《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证实内奸

作者:黄易

徐子陵非是侯希白,故不清楚纪倩的脾性,更怕说错话被她发觉是"冒牌"的,只道:"我和她在关外曾有一面之缘,就是这样而已!"
  纪倩冷哼道:"若只仅是一面之缘的关系,她为何四处派人查你,又费神在东市等你回兴昌隆。照我看你定是和她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还要隐瞒人家。"
  徐子陵开始发觉此女并不简单,同时给她问个措手不及,大为狼狈。只好洒然耸肩道:"纪倩姑娘不相信的话,小弟也没有办法,我和她的唯一关系,就是曾在赌桌上赢过她一铺半铺,真的就止于此。"
  纪倩一对明眸亮起来,盯着他道:"原来你是懂得赌术的,莫公子在什么地方挫过胡小仙那丫头的威风呢?"
  徐子陵暗叹一口气,知道已为侯希白惹上麻烦,来个两方扯平,低声道:"在九江。"
  纪倩欣然道:"那定是在由『赌鬼』查海主持的因如阁,对吗?可是天九大赛的得胜者是胡小仙而非你莫大爷啊。"
  徐子陵这才晓得天九大赛的胜出者,道:"我并没有参加天九大赛,只是赛前和她赌过两手。"
  此时几位公子哥儿模样的人朝他们走来,纪倩叹道:"那班冤鬼又来了!"接着探手到他的小臂狠狠捏了一记,低声道:"迟些再和你算账。"就那么飞快的溜掉。
  ※        ※         ※
  可达志挟美而至,哈哈笑道:"终于见到梅大掌门,听说梅兄曾与寇仲和徐子陵碰头交手,不知是否确有其事?"
  喜儿则笑意盈盈的向众人施礼,对沙成功则态度冷淡,目光反落在寇仲的丑神医身上,似乎有话要说。
  梅洵被他惨揭疮疤,心中暗恨,又不能不答,只好道:"确有碰头,却没有真正交手,这两人乃无胆之徒,最出色的本领就是逃跑。"
  寇仲听得心中好笑,常何脸上露出不屑神色。
  沙天南、沙成就和沙成德三父子另给人截着在后面各套寒暄,未能参与他们这小圈子的谈话。
  横贯广场的宾客人数已达数千,仍是不觉挤迫。且天公作美,明月当空,兼之北面有宫墙挡住寒风,所以广场分外和暖。
  可达志微笑道:"有齐王和梅兄率队,他们自然要望风而逃。照梅兄的看法,这两人究竟哪个比较高明?"
  寇仲和常何对梅洵都没有好感,交换个眼神,心中暗笑。皆因听出可达志弦外之音,在嘲讽梅洵凭着人多势众,对方当然要突围逃走。
  梅洵是聪明人,怎会听不出他话里有话,不过可达志是长林军最当红的人,兼有东突厥在背后撑腰,他不得不忍下这口气,装作若无其事的道:"这个颇为难说,他两人各有所长,但均是不拘一格,无论多么简单平凡的招式由他们使出来,均能有点石成金之妙。"
  寇仲从未这么听敌人评论他和徐子陵的武功,感觉非常新鲜。
  可达志神往的道:"听梅掌门的形容,这两人确已臻大家境界,始能化腐朽为神奇,寓巧于拙。若能和他们任何一人决胜争雄,必是人生快事。"
  沙成功终于找到机会,狠狠的道:"这两人在洛阳亦是威名甚盛,可兄若碰上他们,会有多少成胜算?"
  可达志耸道:"半成都没有。"
  包括寇仲在内,各人对可达志的谦虚都大感讶异。
  沙成功哈哈大笑道:"如此可兄得小心快事会变成恨事。"
  可达志露出一丝充满嘲弄的笑意,淡然自若的先朝喜儿深望一眼,才向沙成功道:
  "二公子对武事始终是外行人,不明白武学不但讲求招式与功底,更重心法。小弟狂沙刀法的心法是”败中寻胜”,此道理颇为玄奥,非是三言两语可解释清楚。"
  寇仲首先动容,他虽未能完全把握可达志所说的心法,但能以力图化败为胜的精神去和敌人交手,已非常特别。不由有点为徐子陵担心起来。
  喜儿露出崇拜的神色,这比可达志的说话,对沙成功造成更大的伤害,登时作声不得。
  梅洵大讶道:"可兄竟有此独门心法,难怪狂沙刀法令人人防不胜防,变幻莫测。"
  可达志若无其事的道:"小弟这套刀法是从大漠领悟出来,任何到过大漠的人都该体会到那是个充满死亡味道、不测和绝望的地方,而从绝处寻生机,正是败中求胜的至理。"
  喜儿赞叹道:"可爷说得很动人哩!"
  可达志像故意要气沙成功似的低头柔声道:"喜儿姑娘不是爱看杂耍吗?那边的杂耍刚开锣表演呢。"
  ※        ※         ※
  喜儿喜孜孜的点头,又道:"可爷请稍待片刻,喜儿想和莫先生说两句话。"
  徐子陵往找卜家兄弟,瞥见寇仲正和喜儿在说话。
  他只依稀记得喜儿当年的样儿,故一时间认不出长得更漂亮的她,正嘀咕为何会有美女看上寇仲现时这副尊容,冷不防有人拦在前方,哈哈笑道:"想不到竟碰上莫兄。"
  徐子陵愕然止步,赫然是突厥高手可达志,一时间他仍未习惯"认识"他,不由有点慌了手脚。
  常何和梅洵来到可达志身旁,常何还在礼貌上和徐子陵打个招呼,梅洵则嘴角含着一丝冷笑,一副看热闹和落井下石的样子。
  寇仲舍下喜儿朝他们走来,沙成功则乘机去向喜儿纠缠。
  四周的宾客以为可达志和徐子陵是朋友打招呼,并不察觉两者间的敌意。
  可达志见徐子陵怔怔的瞧着自己,大讶道:"莫兄不是心怯吧!"
  徐子陵恢复过来,心中剧震。
  凭着过人的直觉,他几敢肯定可达志是因知道今晚出手的人是他"莫为",才会误以为他在心怯。这资料极为管用,因可由此断定刚才天策府内的人里,有李建成的内奸在其中,否则可达志理该没可能猜到出手的是他而非李靖。
  此事非常重要,必须立刻通知李靖。
  乾咳一声道:"可兄何出此言?"
  可达志亦是才智高绝之辈,立即察觉到说的话有问题,脸不改容的微笑道:"本人精于观人于微之道,且只是随便一句话而已。奉劝莫兄一句良言,良禽择木而栖,莫兄若选择错误,恐有不测的后果。本人若非对莫兄的剑法非常欣赏,也不会白费这□唇舌。"
  此时寇仲来到,呵呵大笑道:"可爷的中原话修养真好,出口成章的,小人万万不及。嘿!这位是……"
  常何道:"这位兴昌隆的莫为老师。"
  寇仲道:"我们早见过面哩!莫兄和家叔同名同姓,比同姓一家亲更要亲近,又这么有缘,找个机会我们定要碰碰头摸摸酒杯底。"
  徐子陵装作不认识梅洵般目光落到他脸上,梅洵傲然望往夜空,寇仲故意讶道:
  "梅兄不是与莫兄有什么过节吧!"
  梅洵冷然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有机会定要领教一下莫兄连可兄都要赞赏的剑法。"
  这番话充满火药味,气氛登时紧张起来。
  寇仲乾咳一声,正要说话,可达志截入道:"莫兄请考虑一下,勿要悔之莫及。"
  徐子陵哈哈笑道:"我莫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不知什么叫后悔。"
  说罢拂袖而去。
  梅洵发出嘿嘿冷笑,充满不屑的意味。
  寇仲低声问常何道:"什么事?"
  可达志盯着徐子陵远去的背影,微笑道:"今晚我可达志会令他明白什么是后悔。"
  ※        ※         ※
  "当!当!当!"
  廷宴的钟声,终于敲响。
  在近臣妃嫔和建成、世民、元吉三子陪同下,鼓乐喧天声中,李渊头戴龙冠,身穿皇袍,登上承天门楼,接受群臣宾客的祝贺,并说了一番应节的话。
  便场的气氛立时沸腾起来,当李渊从门楼退回太极宫,各类表演随即开始。有资格的人则鱼贯往太极殿赴廷宴。
  进入承天门,就是嘉德门,位于承天和太极两门之间,明显是为宫禁的安全隔断承天和太极两门的一道屏障。
  步出太极门后,左右建有钟楼和鼓楼。前方雄伟壮观的太极殿,气象万千的坐落在广场正北处。在满铺灰砖地面的广场中,用大石板在大殿前铺出一条道作御路,直抵殿门。
  太极殿乃是皇宫内最宏伟的建筑物,开阔十二间,进深十五间。最使人叹为观止是殿顶采单檐四坡式,斗拱出啕四层,构造简单中见复杂,实是美感和力学的结合。
  便阔的殿堂在北端设六张圆桌主席,能坐入这六席者当然是王族的人。东西两边安排入座,一切井然有序。
  徐子陵随天策府的人往太极殿走去,觑空找个机会向李靖说出内奸的事,李靖听得眉头大皱,却因不便说话,只点头表示晓得。
  长孙无忌来到徐子陵另一边,淡淡道:"莫兄和李将军很谈得来啊!"
  徐子陵知他细心多智,不敢轻忽,苦笑道:"长孙兄是误会了,李兄只是不放心鄙人的功夫吧!"
  李靖装作尴尬的道:"莫兄勿要多心,因事情关系重大,李某才好奇的多问上两句。"
  长孙无忌道:"据闻可达志那晚在上林苑与莫兄交手后,事后曾对人说,莫兄的身法比剑法好。小弟和敬德曾仔细推研他对莫兄这古怪的评语,仍是百思不得其解。莫兄是当事人,当比我们更能把握可达志这句话的含义。"
  徐子陵心中大懔,不由要对可达志重新作出评价。他当然明白这句话,指的是侯希白的剑招不能完全配合他潇洒玄异的身法,却不知因他用以应战的非是惯使的美人摺扇。
  但他怎可揭破?
  李靖道:"我们到一旁去。"
  为免阻碍别人,三人移步到太极殿广场的一角,继续先前的话题。
  徐子陵瞧着寇仲扮的莫神医在常何和梅洵左右陪伴下,杂在宾客中登上大殿的白石台阶,道:"那晚因有建成太子在座,鄙人不敢把剑法使尽,所以可达志才有这样的批评。"
  庞玉和尉迟敬德隔远见到他们,走过来打招呼,前者笑道:"是否在商量今晚的征恶大计,我们都要倚仗莫老师呢。"
  尉迟敬德神色凝重的道:"可达志的狂沙刀,恐只有宋缺的天刀才可稳胜他,即管寇仲的井中月对他,胜负仍属未知之数。所以莫老师切勿犯上求胜心切之忌,因为可达志不但韧力惊人,且最擅以坚攻坚,乃打硬仗的高手。"
  徐子陵心忖尉迟敬德认识的寇仲,只是洛阳时的"旧"寇仲,经过洛阳至今的一番历练,又得"天刀"宋缺苦心栽培点化,更与四大圣僧对仗过,今时的寇仲已非洛阳时的寇仲了。
  他当然不会因而轻敌。
  李靖道:"敬德放心,莫老师绝不会犯上轻忽的毛病。"
  长孙无忌讶道:"小弟有种奇怪的感觉,莫老师似乎一点都不把可达志放在心上,这是否无忌看错?"
  此时鱼贯入殿的队伍忽然一阵哄动,原来是尚秀芳来了,陪着她的正是红拂女,男男女女竞相争看她的风采,足见其惊人的魅力。
  见到李靖,两女朝他们走过来,惹来不少艳羡妒忌的目光。
  徐子陵趁两女尚未抵达前,向长孙无忌道:"我这人对名利看得很淡泊,今晚又不是要分出生死,所以没有把这事怎么放在心上,抱着事到临头才去应付的念头,并不像长孙兄所想的不把可达志看在眼内。"
  长孙无忌似对他颇有猜疑,虽因尚秀芳驾到不再问话,一对剑眉仍紧蹙不放。
  众人齐向尚秀芳亲热周旋。
  尚秀芳确是天生丽质,有倾国倾城的艳色,最动人处是她行立坐卧,均是仪态万千;一颦一笑,无不能颠到众生。
  当她来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包括李靖在内,无不被她从淡妆秀出来异乎寻常的迷人美态慑服得屏住呼吸。
  她若似含情脉脉的大眼睛滴溜溜的在众人身上打个转,最后停在徐子陵脸上,话却是向各人说的,微笑道:"秀芳生性好奇,见诸位讨论得兴高采烈,忍不住央红拂姐姐带秀芳过来聆听聆听。"
  镑人当然知她在说笑,她肯过来和他们寒暄应酬,不但令他们大感有面子,更是受宠若惊。
  庞玉笑道:"我们正研究今晚秀芳大家会否开金口,在廷上为皇上献上一曲?"在天策府诸将中,庞玉乃著名风流的人物,像这种语带调侃的话,绝不会出自尉迟敬德、李靖等人之口。红拂女代答道:"秀芳今趟是应皇上邀请来赴会,而非表演歌艺。"
  假若尚秀芳是应李世民又或李建成之邀来出席除的廷宴,是顺理成章的事。若邀请来自李渊,那他们的关系便大不寻常。徐子陵直觉感到其中非是因男女关系,而是与尚秀芳的母亲明月有关。
  尚秀芳的美目从庞玉移回徐子陵处,柔声道:"莫老师不但剑术高明,原来还是琴棋书画,无有不精的风流人物,秀芳尚未有机会讨教。"
  徐子陵大感尴尬,暗骂侯希白"不知检点",但惟有把这暗含讽刺的恭维硬咽下去,更知尚秀芳私下留心"他"在青楼的史迹,说不定连与纪倩"鬼混"的事亦了如指掌。
  硬着头皮道:"鄙人只是陪我家二少爷到上林苑去凑兴趁热闹吧!"
  尚秀芳大有深意的瞟他一眼,以徐子陵的心胸修养,心神仍不由悸动。
  李靖道:"时间差不多哩!秀芳请。"
  众人往殿门瞧去,大部分宾客均已入殿,再不起行,便要迟到。
  尚秀芳亦不谦让,在红拂女陪伴下,领先朝太极殿婀娜多姿的轻移玉步。
  徐子陵正要举步,长孙无忌溱近道:"秦王嘱我提醒莫兄,只要莫兄能挡可达志十五刀,他会中止比赛,我们天策府已可争回颜脸。"
  徐子陵微笑道:"最好由皇上来终止比赛,那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言罢再不理长孙无忌,追在李靖背后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