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太极夜宴

作者:黄易

寇仲步入太极殿广阔壮丽的空间,才发觉自己在长安是多么受欢迎,无论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争着来和他打招呼攀交情。
  他忙个不亦乐乎时,梅洵拍拍他肩头道:"小弟要失陪哩!迟些再找莫先生喝酒作乐,由小弟作小东道。"
  寇仲愕然道:"梅掌门要到那哪去?"
  常何笑道:"梅掌门不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只是各有席位,暂且分手吧!"
  梅洵哈哈一笑,自行去了。
  常何扯着寇仲,往贴近主席的宴席走去,解释道:"建成太子占八席,秦王六席,而齐王则只有四席的配额,席位矜贵,梅洵只能坐到齐王的配席去。"
  寇仲明白过来,道:"小弟当然和老爷公子等坐入太子殿下的配席,对吧?"
  常何笑道:"你老哥是特别嘉宾,坐的是皇上的配席,到哩!"
  寇仲随他停步在东席外档的第三席,两名大官长身而起,道:"莫先生请坐!"
  寇仲定神一看,竟是刘政会和今天在四方楼见过,外事省的温彦博,连忙回礼。
  刘政会亲自为他介绍席上诸人,都是各部省的头号官员。
  他坐到刘政会和常何间,还有两个席位是空着的。
  谈笑两句后,寇仲忍不他问道:"谁人尚未来呢?"
  刘政会笑道:"这要问老温才成。"
  温彦博道:"一位是重要的外宾,礼貌上当然该由我们等他,而非让他呆等!小弟暂且失陪。"
  寇仲没有放在心上,凑近常何道:"这种宴会可把人闷出鸟儿来,究竟什么时候才可到外面玩?"
  常何为难的道:"我本以为你坐的是太子殿下的配席,溜起来没有那么碍眼,现在嘛……"
  刘政会见他两人交头接耳,好奇问道:"什么事?"
  寇仲苦笑道:"没什么,只是我的外游大计完蛋了。"
  ※        ※         ※
  同坐者都是天策府的高手,包括长孙无忌、尉迟敬德、李靖夫妇、庞玉、罗士信、刘德威。
  尚有四个空席,却不知留给何人,徐子陵不像寇仲,虽心中嘀咕,却清楚不宜询问任何人。
  幸好长孙无忌没有坐在他身旁,否则还要招架他的问题。
  爆娥太监为他们的杯子添酒,左边的庞玉叹道:"今晚不知谁家的幸运儿,能坐在秀芳大家的身旁。"
  大殿虽坐满人,但因此乃宫廷宴会,人人庄重自持,不敢喧哗,气氛克制严肃。
  红拂女低声笑骂道:"照我看秀芳的心早另有所属,玉公子勿要痴心妄想。"
  在座诸人无不动容,且亦不无妒忌之意。
  "玉公子"乃庞玉在天策府的诨号,闻言一震道:"那人才是真正令人既羡且妒的幸运儿,究竟此子何人,只要本公子把此讯传出,包保有很多人会找他拚命。"
  红拂女道:"此君姓甚名谁,请恕红拂未能提供,因为我只是猜想出来的。"
  长孙无忌兴致盎然的道:"在下虽没有资格作秀芳大家裙下之臣,但仍关心尚才女的终身幸福,不知大姐是从什么蛛丝马迹猜出尚才女心有所属呢?"
  红拂女道:"昨天红拂到上林苑探访她,见到她在笺上把”长相思、长相忆;珠泪纷纷湿绮罗,少年公子负恩多”这几句诗词反覆写下十多遍,见我来到,还把笺子扔掉,若非深受相思之苦,怎会如此?"
  庞玉颓然道:"多谢大姐提点,这笺子绝不会是为我写的。"
  李靖忽然低声道:"看是谁人来了。"
  众人跟他眼光瞧去,只见一群人昂然人殿,其中两人赫然是东突厥的康鞘利和京兆联的大龙头杨文干。后者显然在长安的权贵间很吃得开,不断和东西两席的达官贵人打招呼。
  随在他们身后的是大仙胡佛和他的女儿胡小仙,想不到这对赌界的名人父女也在被邀之列。
  胡小仙经过时美目朝徐子陵瞟来,还抿嘴浅笑,一副得意盈盈的可恨神态。
  坐在徐子陵旁的罗士信奇道:"莫老师认识胡小仙吗?"
  徐子陵大感尴尬,只好含糊道:"只是一面之缘吧!"
  红拂女此时经推李靖一把,道:"世绩偕夫人来哩!"
  徐子陵听得心神一震,往殿门瞧去,果然是沈落雁小鸟依人般傍着李世绩朝他们走来,不由心中叫苦。
  ※        ※         ※
  寇仲忍不住又向刘政会探问跃马桥一带建筑的来龙去脉,正说得入味时,忽然在座诸人纷纷起立,正不知发生什么事,却见美丽的尚秀芳在今晚负责打点廷宴的太监头儿陈公领路下,翩然直趋席前。附近各席的人无不露出羡慕的神色。
  寇仲醒觉过来,慌忙学其他人般起立迎迓,暗忖尚秀芳可比任何大官巨富,更具有魅力。
  陈公公亲自为尚秀芳亲开椅子,请她入座,岂知尚秀芳竟道:"秀芳有一不情之请,可否改坐莫先生身旁,俾能向莫先生请教一些医学上的问题。"
  若换过寇仲是庞玉又或侯希白那类长相风流的人物,众人必猜是神女有心,但若是寇仲这位丑神医,自然没有人怀疑到这方面去。
  当下刘政正会近然让位,另两名小太监到来为尚秀芳朝迁席位,等尚秀芳安然在寇仲旁坐下,众人才纷纷回座。
  常何凑到寇仲耳旁说笑道:"小心老兄你的童身不保。"
  寇仲惟有以苦笑回报。
  尚秀芳立时成众矢之的,包括常何在内,人人争着向她奉承,而她亦是口齿伶俐,口角生春,绝不得失任何人。
  寇仲则像变成一个哑巴,不时偷眼朝殿门瞧去,先后见到李密、王伯当、晁公错、可达志等人入场。
  当他瞧见入场的是东溟公主单婉晶和她指定的夫婿尚明时,尚秀芳终于"撇下"席上诸人,凑到他耳旁轻轻道:"莫先生知否秀芳为何会给安排到这席来呢?"
  寇仲心知不妥,硬着头皮低声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众人以为他们在讨论医学上的问题,不敢打扰,各自捉对说话谈笑。
  尚秀芳道:"因为这是秀芳特别要求的。唉!你这人呢!差点给你骗了。"
  寇仲心中剧震,愕然往她望去。
  尚秀芳报以迷人的笑容,若无其事的道:"莫神医什么时候可抽空来为秀芳治病?"
  寇仲仍未弄清楚她"差点被骗"的真正含意,苦笑道:"秀芳小姐有命,小人怎敢不从,小姐什么时候要人,小人就什么时候向小姐报到。"
  尚秀芳"噗哧"娇笑,那对能勾魂摄魄的翦水双瞳滴溜溜的在他丑脸上打了个转,凑近把声音压至低无可低,但仍字字清晰,呵气如兰的柔声道:"新春佳节,少帅来上林苑陪秀芳过年如何?今趟可不要失约哩!"
  寇仲立时头皮发麻,完全不晓得在哪里露出破绽,竟给她识破自己的假面目,颓然道:"小人怎敢违命?"
  此时温彦博回来,领着的外宾赫然是东突厥派来作贸易的使节莫贺儿。
  蹦乐声起。
  大唐皇帝驾到,大殿近千宾客肃立恭迎。
  ※        ※         ※
  徐子陵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四个空席分别给两对夫妻填上,一对是徐世绩和沈落雁,另一对是单琬晶和尚明。
  听到"驸马爷"的称呼,徐子陵始知东溟公主单琬晶依照东溟派本身的安排,"纳"
  尚明为婿。难怪先前再会伊人,她表现得那么庄重自持,言谈间尽量避免男女之私。
  沈落雁美目深注他两眼后,装出不再留意他的神情,但徐子陵敢肯定她已看穿自己是徐子陵。
  单琬晶却因有"雍秦"这前科,虽有怀疑,仍不能断定,故眼神不住住他扫射,弄得他更是坐不安宁。
  虽说他从没有与两女发生过什么关系,又或谈情说爱,更早知名花有主,但如此面对面的看着两女成双成对的同席对坐,那种不好受的古怪滋味只有自己才知道。
  幸好此时李渊率领妃嫔、三子和皇亲国戚进场,一行浩浩荡荡的近百人,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他的苦况和压力因而得以舒缓。
  李渊诸妃中徐子陵唯一认识的是董淑妮,她的艳色绝不逊于其他妃嫔之下,紧跟在德妃和怪病罢愈的张婕妤之后,可见甚得李渊爱宠。
  李建成等亦各自领着妃嫔,依尊卑之序入殿,建成后是世民,接着是元吉,最后是李神通、李南天等李阀成员。
  ※        ※         ※
  寇仲的目光从李秀宁入殿后便离不开她,最令他悲苦的是柴绍公然伴在她旁,显是名份已定,才能在席位作出如此安排。
  到李阀诸人在六围主席坐好,殿内群臣宾客,在李渊最亲近的两位大臣刘文静和裴寂领头下,向李渊祝酒三通,令人殿的气氛登时热烈起来。
  李渊再说一番请各人不用拘礼、佳节尽欢的话后,百多名歌舞伎在纪倩的领导下从主席两侧的后殿门彩蝶般飘出来,在悠扬的鼓乐声中,载歌载舞。
  拌舞中的纪倩份外迷人,在众多歌舞伎的衬托下,尤能显得她出众的曼妙姿态。众女和唱下,她轻歌曼舞,声音甜美,虽及不上尚秀芳独特出众的风格,亦另有一番动人的韵味,难怪能成为长安最红的名伎。
  只见裙裾翻滚,长袖飘荡,纪倩婉转动人的歌声,能一顾倾城、再顾倾国的艳色舞姿,连李渊亦难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寇仲尚是初见纪倩,不由也把因李秀宁而来的愁思怅绪暂且放下,看得如痴如醉,耳旁忽然响起尚秀芳娇柔的声音道:"莫先生是否心动哩?"
  寇仲惊醒过来,鼻内充盈着这美女的芳香,忍不住随口反击道:"只有对秀芳小姐,小弟才会动心。"
  尚秀芳微感愕然,俏脸一热,白他一眼低声道:"又在骗人!"
  这次轮到寇仲一怔,暗忖难道尚秀芳看上自己,否则怎会有此女儿娇痴神态,更用这种口气语调和他说话。
  其他人正全神欣赏歌舞,并没有留心在这对男女间发生的小插曲。
  只听纪倩领唱道:
  花萼楼前雨露新,长安城里太平人。
  龙衔火树千重焰,鸡踏莲花万岁春。
  帝宫三五戏春台,行雨流风莫妒来。
  西域灯轮千影树,东华金阙万重开。
  一曲既罢,灯火倏暗,忽然众女手上变戏法般多出一盏彩灯,霞光耀射中百灯齐舞,在大殿的空间变化出千万种由灯火舞动轨迹所编织出的图案,人人看得目不暇给,叹为观止。
  当殿内灯火重明时,众舞伎已从来路退出殿外。
  喝采声震殿响起。
  寇仲席内另一位大臣高士廉边鼓掌,边向尚秀芳道:"秀芳大家编的这场舞曲,确是精采绝伦,教人佩服。"
  寇仲这才明白为何尚秀芳会住进上林苑,原来是为了训练歌舞伎以作这场表演。
  尚秀芳连忙谦让。
  爆娥此时流水般把佳肴美馔奉上席来,又是另一番的热闹。
  轮到李渊向众人祝酒,又掀起一派宾主尽欢的融洽气氛。
  另一边的徐子陵心有所感,暗忖若非大唐声势如日中天,今晚年夜宴的气氛绝不会像刻下般高张炽热。如非宫廷派系斗争不绝,大唐确有谁能与争锋之势。
  酒过三巡后,三百名雄纠纠身披战甲的禁军卫士,从正殿门操入,排成各种阵势,分持刀抢剑盾,表演一场充力学美感的"兵阵"
  比对起刚才旖艳的舞伎,又是另一番满阳刚味道,同样扣人心弦。
  "兵舞"既罢,李建成领着李世民、李元吉和其他王亲贵谓向李渊祝酒,再掀起另一个高潮。
  到平静下来时,李建成长身而起,朗声道:"我大唐自起兵太原,一直战无不克,究其因皆因能以武立国,又广揽各方贤材。今晚际此盛会,依我大唐传统,武试当不可缺,本殿下就抛砖引玉,派出长林军都尉可达志将军,接受挑战,点到即止,不论胜败方,两方各赏十两黄金,以为助兴。"
  殿内立时爆起一阵采声。
  徐子陵心中叫好,想不到这么快就可上场比武。
  在众人注目下,可达志长身而起,昂然来到殿前,向李渊下跪叩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