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廷宴风云

作者:黄易

直至身处局内,分坐不同席位的寇仲和徐子陵始设身处地的体会到御前比试的关系重大。
  李世民凭的是盖世军功,李建成凭的却是正式皇位继承人的身份。兼之得李元吉靠拢相助,形成互有短长的实力争持。
  在两大派系的角力中,最重要一环是争取敌对或中立的人投向自己的一方,而先决条件就是显示自己的一方占在上风。
  可是有李渊瞧着.两方人马总不能来个公开火并,于是只有通过这种御前比武的方式,以表现实力。
  天策府一方连输多场,不过仍只在平日较小辨模的御宴上发生,事后虽被太子党一方渲染传播,损害虽然严重仍不是决定性的。
  但今夜一众大臣与外宾聚首一堂,假若天策府一方再度败北,后果实不堪想像。
  难怪李世民如此紧张,事前亲自点将。
  在李建成口中,似乎任何人都可挑战可达志,事实上只是天策府有资格和敢于出战。
  果然李世民哈哈一笑,长身而起,向李渊禀告道:"王儿天策府新聘得客卿莫为,剑术超群,请父皇允准与可都尉作对比试。"
  殿内泰半人根本不知莫为是何人,见应战的不是头号高手李靖,无不露出兴致索然的神色,更有人猜测是李世民输不起这一场。所以才不让李靖下场。
  大殿静至鸦雀无声。
  站在殿中的可达志容色平静,一派高深莫测的从容姿态。
  李渊显然没想到李世民会派个名不见经传的客卿出来应付如此重要的赛事,立时眉头大皱,此时只见他左旁的张婕妤凑到他耳旁,说了几句话。
  李世民、徐子陵和寇仲同叫不妙时,李渊开龙口道:"莫为若非天策府的最佳人选,王儿最好另择人出战,今晚可非寻常宫廷宴会。"
  徐子陵往李建成瞧去,只见他脸露得色,至此深切体会到太子党和妃嫔党联合起来左右李渊的威力。
  连寇仲也感到他如与李世民掉转位置,亦会同样进退两难。假若他承认徐子陵是最佳人选.其他天策府的高手当然不是滋味。徐子陵一旦败北,等若天策府再无一人是可达志的对手。
  岂知李世民哈哈一笑,道:"孩儿行事,一向讲求兵法。孙子虚实篇有云:”故形兵之极,至于无形;无形,则深间不能窥,智者不能谋。因形而措胜于众,众不能知。
  人皆知吾所以胜之形,而莫知吾所以制胜之形,故其战胜不复,而应形于无穷。”请父皇钦准莫为应战。"
  这段孙武的兵法,大意是说作战方式不应拘于一格,必须灵活万变,让别人看不出半点形迹。既无形迹,对方自是无法看破自己的虚实,纵使智者亦想不出针对己军的办法,甚至不明白因何被击败。所以最高明的战略,就是对应形势变化无方。绝不让对方看破虚实。
  李世民虽没正面回答李渊的问题,却暗示莫为正是令人看不破的一着奇兵。深合兵法之旨。
  比对下,人人都猜到李建成会派可达志下场。便是有迹可寻。
  李建成立时脸色微变.隐泛怒容,李世民这番话正命中他最致命的弱点,就是欠缺军功。而李世民则是现身说教,提醒殿内诸人他乃天下无双的统帅。
  当然,假若徐子陵不堪一击的惨败,李世民的什么虚虚实实之言只会成为笑柄。可是在这刻.李世民不但避过把天策府其他高手贬低的危机,更争回主动。显示出泱泱大度的统帅风范。
  寇仲听得心悦诚服。心中暗赞,更感到李世民与乃兄的斗争,已达表面化的情况。
  徐子陵却有更深一层的想法,适才长孙无忌明的暗的示意要他拣取稳守的策略.很可能是李世民的授意。李世民正是要激得可达志求胜心切,反发挥不出狂沙刀法的最大威力。说到底这并非生死决战,只要他能硬顶一轮,李渊可下令停止比武。
  全殿之人屏息静气,等着李渊的决定。
  李渊沉吟片晌。终点头道:"好:就如王儿所请。"
  在尉迟敬德等示意下,徐子陵昴然起立,移到可达志旁,下跪叩首施礼。
  李渊这时方记起曾见过此人,向他询问岳山的事,登时怜意大生,慈颜悦色的道:
  "原来是莫卿,莫卿虽谨记这只是比武试招,有朕亲自监督,钟声一响,不论任何情况,均须立即停手退开。莫卿只要有出色表现,不论胜败,足可令你名扬关中,朕亦会酌材起用,莫卿平身。"
  经李渊这番特别"关照"的话,徐子陵身价立时不同。
  寇仲则暗叫厉害,若李世民决定要徐子陵出战时。连李渊与徐子陵这关系亦计算在内.那李世民心思的精巧细密。必须重新估计。
  徐子陵卓然起立。
  可达志朝他瞧来,从容微笑,没有丝毫剑拔弩张的味道。
  徐子陵大为懔然,知道可达忘年纪虽大不了自己多少,但修养却到达炉火纯清的境界,故临场时丝毫不受外界影响,李世民激将的说话显然对他不起任何作用。
  这确是个非凡的对手。
  可达志还抱拳为礼,道:"莫兄请不吝赐教。"
  徐子陵回礼。
  由于依例除值勤的卫士将领外,谁都不准携带兵器进来,故两人须等待侍卫送来兵器。大殿内众人窃窃私语.嗡嗡声四起,话题当然离不开猜测谁胜谁负。
  常何收回审视徐子陵的目光,同温彦博旁的莫贺儿道:"次切大人对可都尉该比我们熟悉,比之跋锋寒,谁的赢面较高。"次切是莫贺儿的官衔。
  假如常何问的是有关徐子陵与可达志的胜负问题.谁都不会生出兴趣,皆因早断定徐子陵必败无疑,当然寇仲是唯一的例外。因他抱的是完全相反的信念。
  但常何问的是与新一代最顶尖儿的两大年青高手寇仲和徐子陵齐名的突厥高手跋锋寒,则无人不生出好奇之心,希望能从刚由东突厥来的莫贺儿口中听得一点端倪。
  寇仲尤其关心老朋友的近况,竖起耳朵倾听。
  莫贺儿微一错愕,笑道:"常大人这问题确难倒小弟,跋锋寒自入中原避难后,一直销声匿迹.据传有商旅在回纥听到关于他的事情,就是连续击败当地最著名的三位高手,又斩杀数名肆虐当地的马贼首领。这消息传回突厥,轰动全国。"
  寇仲心中欣慰,知道跋锋寒正作挑战毕玄前的热身武道修行。
  温彦博道:"这么说,次切对可达志和跋锋寒谁高谁低,仍不愿遽下定论。"
  莫贺儿点头道:"跋锋寒能击败”飞鹰”曲傲,当然非是等闲之辈,但本人始终未曾目睹他的惊天手段,不宜作出评论。但他在年青一辈中肯定是可达志的最大劲敌。"
  众人均感他说话中肯.点头同意。
  莫贺儿的眼光像其他人般不受控制的落在尚秀芳的绝世玉容处。在寇仲的丑脸相映下,更显娇艳欲滴,我见犹怜道:"这种宴会比武,在我们处是家常闲事,还动辄流血收场,秀芳姑娘会否不习惯呢?"
  尚秀芳浅叹道:"到长安后,不习惯也变成习惯哩!"接着向寇仲抿嘴娇笑道:
  "有莫神医在,有人受伤亦不怕,对吗?"
  寇仲心中一动,正要说话.刘政会笑道:"兵器到!"大殿再度肃静下来。
  两名卫士分别把刀剑送给可达志和徐子陵,万众期待下,李阀传统的"廷比"终于开始。
  徐子陵和可达志接过兵器,同时向李渊致敬。然后往左右分开。
  可达志左手握鞘平举前方,背着徐子陵把狂沙刀从鞘内拔出.发出一下先声夺人,震慑全场的鸣响。
  两足微分,配合他挺拔如松柏的雄伟身形,确有不动如山,渊亭岳峙的气势。登时惹起一阵喝声,更添其威风。
  狂沙刀在大殿通明的灯火映照下,寒芒烁动流转,仿似具有灵性生命的巽物神器。
  徐子陵也不由心叫好刀。缓缓把剑从鞘内抽出来。
  殿内懂得兵器的人都瞧得直摇头,因徐子陵这把只是普通的精钢剑,比起可达志的狂沙刀实是差远了。
  天策府一方的人也看得心中愕然,料不到他用的竟是这么平凡的剑刃,恐怕挡不了可达志多少刀,便会硬给劈崩劈断。
  徐子陵却丝毫不理别人对他长剑发出的叹息声,把剑鞘交给侍卫后,掉剑细看,又以指尖扫抹剑锋,当移至尖锋尽处,嘴角飘出一丝笑意,从容道:"可兄请赐教。"
  可达志仍背向徐子陵,仰天笑道:"莫兄随便出招,小弟从不怕人从背后进袭。"
  这番话不但豪气干云.且隐含羞辱徐子陵的意味,摆出不把对手看在眼内的傲慢。
  可是徐子陵却绝不作如此想,这东突厥的年青高手从拔刀的一刻开始,巳向自己发动攻势,他如若因此动气,会跌入他布下的陷阱中。
  殿内众人,由大唐皇帝李渊到侍卫宫娥,无不感到那种风雨即临,高手对仗千钧系于一发的紧迫形势。人人屏止呼吸,全神观看。
  "叮!"
  徐子陵以指尖弹在剑锋处,发出深渊龙吟般的鸣响,凝而不散。接着腰脊一挺,整个人像突然长高了般,变得轩昂潇洒,自有其睥睨天下的气概。
  绝不比可达志有丝毫逊色。
  变化来得既突然神奇,又出人料外.充满强烈的戏剧性。
  可达志首当其冲,生出感应,只觉对方强大无匹的气势压背而来,若再背向敌人。
  会立即被迫往下风。
  一声长啸,可达志左鞘右刀.龙卷风般往徐子陵旋转过去。
  全场只寇仲一人晓得徐子陵借弹剑之音暗施真言印法,破去可达志莫测高深的起手招数。
  座上高明者如李渊父子、晃公错、李神通之辈.只看出徐子陵催发剑气,迫得可达志"变招"应付,而不能真正把握其中玄妙处。但巳对徐子陵这莫为观感大。
  徐子陵从大金刚轮印,变为不动根本印,灵台空明清澈.双目神光内敛,心如井中明月,无有遗漏的瞧着可达志住自已攻来。
  每一个旋身,都带起一阵充满节奏感和劲力的呼啸声,左鞘右刀,交又织出锋芒雷射,攻守兼备的罩网。奇异的劲气,以可达志为中心像沙漠刮起的狂暴风沙般,随着可达志的迫近,以雷霆万钧之势往徐子陵袭去。
  不论是否懂得武功.无不感到可达志已化为一个可怕的风暴核心,大有挡者披靡的威力。
  曾与可达志交过手的天策府诸将,又或曾目睹可达志先前出手的人,尚是首次见到可达志刀鞘并用,以这么奇异的身法展开攻势。至此才知可达志一直隐藏起实力。而徐子陵能迫得可达志全力出手,实是非常了得。
  最厉害处是可达志的每个旋转速度都有微妙的差异,教人难以预先掌握他攻势袭体的精确时间。
  可达志的狂沙刀法,分为"旋、吹、滚、卷、破"五诀,刻下使出的正是"旋沙"
  诀,像沙漠里的旋风般变幻莫测,使敌手无法捉摸。
  面对可达志进攻的徐子陵立时生出乾旱渴热的骇人感觉.大殿似被对方转化成一望无际的风沙,如此功法,换过其他人.确会生出望风沙而溃败的气馁失落感。
  徐子陵嘴角再飘出另一丝笑意。忽然往横晃错,当人人以为他要躲避时,又电射往前,长剑疾挑。
  "叮"长剑像一道闪电般迅疾无伦的射进可达志的刀网去,在肉眼难看得清楚的高速下,刀剑交击。
  接着徐子陵一个旋身,撮掌为刀,狠狠劈在可达志扫过来的刀刃处。
  两人同时旋开,当距离拉远至两丈许时,像约好般倏地止旋稳立,正面对峙。
  全殿爆起轰天喝采声。
  两人目光交击。似是全听不到喝采声,更像根本没有人在观战,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手。寇仲看得热血沸腾,恨不得下场把徐子陵替换,如此厉害的对手,到哪里才找得到。
  可达志随手抛开刀鞘,任它掉往一旁地上,接着往前虎扑,狂沙刀依循一道弯旋的弧线轨迹,往徐子陵斩去。
  徐子陵暗捏印法,漫不经意的一剑扫出,全无花巧变化。
  就在刀鞘触地鸣响的刹那,可达志的狂沙刀同时被徐子陵长剑扫个正着。其迅疾可想而知。
  刀剑交击,两人同时虎躯剧震。
  可达志一声长啸.刀法一变.幻出流沙滚动般的刀浪,重重往徐子陵攻去,正是狂沙五诀中的"滚沙诀"旁观诸人无不看得呼吸顿止,透不过气来。
  两人变为近身搏斗,双方均是全力出手,不但动辄分出胜负,且会判别生死。
  徐子陵到此刻方真正领技到可达志的惊天功力,有如置身在狂涛怒飕之中,刀浪滚滚而来,无有穷尽。
  不过他早预占到可达志本领非凡。否则怎能与跋锋寒齐名东突厥。
  反之可达志因先前在上林苑交手留下的印象,从没料到对手能丝毫不让的接住自已全力的出招。
  徐子陵的以攻对攻,以坚攻坚,强大得有如洛阳,长安那种具最严格军事布置的坚固大城,任对方如何摧动狂风沙般的滚沙刀法,亦不能动摇其分毫。
  最令可达志骇然的是徐子陵的剑法表面充满轻灵飘逸的味道,实则剑剑重逾千钧,外虚内实,且剑法幻变无方,有若天马行空,招招匠心独运,去留无迹。如此剑法,他仍是首次遇上。
  众人看得连喝采打气都忘掉。
  "叮"徐子陵挑中刀锋。
  可达志的刀再"滚"不下去.惟有避开,再度回复隔远对峙之局。
  喝采声震殿响起。
  李世民和天策府一方的人这才松一口气,庆幸徐子陵挡过可达志这轮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寇仲亦松一口气,因看出徐子陵实已稍落下风,非因技不如人。只因他不惯用剑。
  众人目光不由望往李渊,看他会否借此停战之机,中止比武。
  可达志捧刀而立,在李渊作出决定前,长笑道:"痛快痛快,想不到莫兄高明至此,请莫兄再接三刀,然后小弟向莫兄敬酒赔罪。"
  这么一说,连李渊也不好意思下令停赛。
  徐子陵翻腾的气血,到这刻平复下来,心知接着来的三刀必定非同小可,微微一笑道:"可兄请刀下留情,让小弟就算输也不至输得太难看。"
  谁都知道徐子陵这番只是谦虚之词,故不会当真,更为他的气度心折。
  可达志微感错愕,有点尴尬的道:"莫兄说笑啦:小弟刚才施展的分别是”旋沙”和”滚沙”两种刀诀,接着来的就是”卷沙”刀法,请莫兄指点。"
  说毕双目奇光大盛,刀收往后,全身衣袂拂扬.气势狂猛至极点。
  最奇异的是周遭的空气像停止了流动,空寂得像没有半滴风的茫茫大漠,空气还灼热起来。
  徐子陵露出凝重神色,全神戒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