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妙手空空

作者:黄易

三人头戴黑布罩,只露出一对眼睛,幽灵般来到主舱的廊道时,足音在甲板上响起,在舱门外传进来,迅快迫近。
  寇仲此时掠过左右各两道房门,离尾端的房间只有七、八步的距离,想退返原房已来不及,无奈下推开最接近他左边的一扇房门,闪身而入,打定主意无论房内住的是天王老子,又或仙佛圣僧,也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在对方弄出任何声音前,把房内的人制服。
  侯希白和徐子陵先后闪入房内,后者顺手掩门,外边的舱门刚被推开。
  房内一片黑漆,房窗紧闭。
  寇仲立在床头,床上隐见有人拥被而眠,两人想当然的以为是他们入房前已给寇仲制服。
  徐子陵和侯希白移往房门两侧,若有任何人进来,先要闯过他们的联手突袭。
  足音在门外经过,停在尾房外,一把苍老的声音道:"少爷:安爷来了!"好半晌后,杨虚彦的声音从房内传出道:"请他在舱厅喝口参茶,我立即过来。"
  老者领命去了。
  徐子陵和侯希白交换个眼色,心中大讶。本以为这是荣姣姣的座驾舟,现在看来应属于杨虚彦的才对。否则老者就该向荣妖女请示。
  寇仲来到徐子陵旁,三人凝神细听。果然是一阵穿衣服的蟋蟀声,均大感有趣,因为一直以来,杨虚彦以来无踪去无迹称着江湖,人人闻"影子刺客"之名而色变,今趟却给三人误打误撞下缀上,还窥伺一旁,对他有所图谋,想想也要大叫过瘾。
  接着是荣妖女的声音道:"真是扫兴,迟不来早不来,偏在这个要命的时间来。"
  杨虚彦沉声道:"没有紧要的事,安胖子不会来找我,得去看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房门推开,两人出房后左转,从旋梯拾级而下,往舱厅去了。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床上有个女人,给人喂了迷药一类的东西,正昏迷不醒,你去看看。"
  徐子陵大感愕然,移到床旁。
  寇仲和侯希白来到他两旁,见徐子陵看得虎躯一震,低呼道:"这不是金环真吗?"
  尤鸟倦、丁九重、周老叹和金环真同为"邪帝"向雨田的徒弟,为争那帝舍利反目内哄。当日在蝠洞迷宫,石青璇把四人诱人洞内,再以箫音催动蝙蝠袭击四人,丁九重被徐子陵所杀,金环真和周老叹先后披尤乌倦以卑鄙手段偷袭重创,落荒而逃,想不到此刻金环真竟出现在杨虚彦的船上。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教人感叹。
  金环真正是其中一个懂得使用邪帝舍利的人,地出现在这里,代表着杨虚彦可能已得悉此法。
  寇仲低声道:"要不要把她移走?"
  徐子陵摇头道:"这种那人死不足惜,我们不要节外生枝,你和小侯到他们的房间踩探,我负责偷听他们说话。"
  寇仲一声得令,与侯希白闪出门外,徐子陵则扑伏地上,贴耳偷听。
  安隆的声音从舱厅的方向传上来道:"云帅来了长安。"
  徐子陵在全无准备下收到这么好的一个消息,知道云帅逃过石之轩的毒手尚在人间,不禁大喜过望。
  寇仲和侯希白先后闪进杨虚彦和荣姣姣的豪华舱房,无论大床小几,装饰设置,均极尽请究。
  两人二话不说,展开遂分遂寸的搜查,到肯定杨虚彦没有把印卷留在房内。又聚在一起商量。
  寇仲道:"此房一目了然,只有榻底可以藏人,就由我躲在下面。只要你们能在适当时间把他引开,我就动手偷东西。"
  侯希白摇头道:"太接近啦:杨虚彦必能生出感应。"
  寇仲蛮有信心的道:"我不但可长时间闭气,还可以运功把毛孔封闭,不会发出热量,包保他一无所觉。"
  侯希白摇头道:"除非你能把生机断绝,否则只是心跳的声音,已会惹起杨虚彦的警觉,此计绝行不通。"
  寇仲苦笑道:"都是你想得周到,不过除此法外,尚有什么办法?"
  侯希白道:"我们回到刚才的房内再说,现在我们既把握到杨虚彦的虚实,实力又稳胜于他。必要时就动手强抢。"
  寇仲皱眉道:"正因我们占上风,才要抢得来漂漂亮亮的,事后更要他疑神疑鬼。
  弄不清楚是谁抢了他的东西,这才叫”上兵伐谋”。哈,隔邻是什么地方?"
  侯希白道:"该是另两间舱房。记得我们进来前左右各有一道门呢?"
  寇仲迅速移至左右壁,贴耳细听,伸手道:"有没有匕首一类的利器?"
  侯希白掏出美人扇,道:"这家伙可当匕首般用,你是否要在壁上开个洞?"
  寇仲笑道:"果然话头醒尾,我们就在墙角开个老鼠洞,到时就由老子表现隔空取物的本领,把印卷手到拿来。"
  侯希白双目亮起来,道:"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就索性在左右两壁各开三个洞,到时可看情况从那个洞出手。不过你真可以只凭内劲取得两丈外的东西吗?"
  寇仲道:"只是骗你,不过只要有布带那一类东西,等若把我的手延长。来吧,快动手,切口要整齐,以便补壁。我则负责戳出窥视的眼孔。"
  两人分头行动,不片刻完成任务,此时徐子陵来到,道:"安隆走哩!"杨虚彦和荣姣姣进入房内,茫然不知大敌正伺伏两旁,觑机发动。
  左边的房间寇仲和徐子陵席地坐在漆黑的舱房内,闭气敛功静待。寇仲还以手捂着用手指刺穿的洞口,以免因光度不同,令场虚彦生出警觉。
  这小窥洞开在隔壁一张小几底下,非常隐秘。
  两人你眼望我眼的,不敢说话。
  接着是一阵亲热拥抱的声音,两人显是打得火热,不肯浪费任何光阴。
  荣姣姣喘着气道:"淑妮肚内的孩子是你的吗?"
  杨虚彦道:"这个当然,亏李渊一向自以为是花丛老手,竟看不破淑妮已非完璧。"
  荣姣姣笑道:"你该怎么多谢奴家。若非我传她秘法,怎瞒得过李渊。"
  杨虚彦邪笑道:"谢你这小淫妇只有一个方法。"
  按着是宽衣解带的声音。
  寇仲向徐子陵眨眨眼睛,移开手掌,伏身睁眼去看。
  徐子陵脑海中不由浮起荣姣姣美丽诱人的身段,风情万种的玉容,也大感香艳刺激。
  寇仲边看边打出手势,表示两人正互相为对方宽衣,还丢到在地上。
  徐子陵可想见另一边的侯希白,亦正作壁后观。
  两人倒在榻上的声首响起。
  寇仲坐直身体,凑到徐子陵耳旁道:"成功啦!"移到正中墙脚的方洞处,贴掌运劲,无声无息的把破壁吸起移开。
  徐子陵俯头瞧去,赫然见到被油布重重包里的不死印卷,连着衣物弃在舱板上。离地洞只丈半许的距离。
  "砰砰蓬蓬!"子时终到,皇宫燃起两座鞭爆塔,迎接新一年的来临,响声传遍城内。
  寇仲心中叫妙。手上以撕下布条编成的绳子灵蛇投在内劲驱动下,探出洞外,往目标延去。
  ※        ※         ※
  寇仲在喜气洋洋的鞭爆声中,一觉醒来,窗外正下着毛毛春雪。
  想起昨夜侯希白把两截印卷合而为一的喜悦表情,心中大感欣慰。
  现在他们虽然奈何不了石之轩,却可从其他方面予这可怕的大敌各种影想和深远的打击。
  下一个就是"四川胖贾"安隆。
  只要杀死此人,石之轩将断去各方面的联系。
  寇仲从床上弹起来,梳洗更衣后,随手把被人偷龙转凤的假井中月取下来,抽出一截呆看半晌,叹一口气。
  对井中月他虽有着深厚的感情,但又心情矛盾,始终那是仇人萧铣赠他之物。拿在手上总有点不自在的感觉。
  唉!索性不问涫涫,就让井中月无疾而终。凭他现在的功力,什么刀来到他手上也可变成神兵利器。来到大厅,喜庆满堂,沙家上下大小全聚在那里互相恭贺,大说好意头的话。
  寇仲的驾到更惹起全堂起哄,人人争相向他恭喜。
  接过老爷子特大的红封包后,常何扯着他到一旁坐下说话道:"太子殿下对你昨晚的做法非常欣赏,此着确是高明,这么一来谁都晓得输的是那天策府的莫为,他的伤好了没有?"寇仲倒没想过此点,记起尚秀芳的约会,道:"我只是想医人吧,他的伤经小弟施针后巳没有什么大碍,十来天当可复原。"
  大少爷沙成功来道:"我们到明堂窝玩几手,应应春节。"
  常何道:"待会我还要和莫兄去向太子拜年,晚一点才成。"
  又同寇仲问道:"莫兄爱入赌馆吗?"
  寇仲一边心中叫苦,边应道:"只是闲来赌两手松驰一下而已,既然要去太子府拜年,不如早些去,我还要到上村苑为尚小姐治病,是昨晚约好的。"
  "有客到!"三人暂停说话,往大门瞧去。
  只见娇俏可人的独孤凤巧笑情合的走进来,美目环视一下全厅,当目当落在寇仲身上时,忽然明亮起来,还展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这才朝座坐在北端主位的沙老爷子和沙夫人走去。
  寇仲心中升起异样的感觉,一向爱看俊男的独孤凤,难道竟看上自己这个丑陋的神医?
  ※        ※         ※
  徐子陵和雷九指在崇贤里的落脚处悠闲的喝茶赏雪,心中一片平和。
  雷九指道:"照你这么说,你们偷去阴癸派那批火器,定令她们阵脚大乱,须马上从其他地方补充火器。不过时间急迫,却到什么地方找呢?"
  徐子陵呷一口热茶。道:"恐怕要涫涫有说才晓得。但现在巳可肯定他们的阴谋会在初四后发动,目标就是李世民。"
  雷九指沉吟道:"若能趁他们发动偷袭的混乱时刻。我们乘机把宝藏运走。将更万无一失。"
  徐子陵苦笑道:"问题是我们现时连宝藏的影子都沾不着半点边见。假若宝藏的入口真在无漏寺内。情况就更糟糕。坦白说,就算我和寇仲联手,恐怕仍胜不过石之轩。
  他的不死印法根本不惧你人多。"
  雷九指道:"定要想个什么办法把他引开。"
  铜环叩门声响。
  两人脸脸相觑,谁会在新春节的清晨来找他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