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连闯险关

作者:黄易

寇仲踏出房门,刚好撞着常何领着李元吉的手下将领宇文宝来找他,只好招呼两人回小厅相叙,心中嘀咕与宇文宝只有上林苑夜宴的浅缘,宇文宝为何会特别来访。
  喝过两口热茶后,宇文宝笑道:"齐王嘱小弟来请教先生,秀劳大家患的是什么病呢?"
  寇仲仍摸不清他这句话背后的意义。
  有两个可能性:一是李元吉是尚秀芳的仰慕者,关心她一切的事情,看看有什么可供他大献殷勤的地方。
  另一个可能性就非常可虑,就是李元吉清楚把握到他见过李秀宁离宫后,至往上林苑之间有一段时间不知到哪里去,而那正好是寇仲在波斯寺的一刻,所以派宇文宝时来试探。
  不过细想又不像是第二个可能性,因为宇文宝是比较真性子的粗汉,不太适宜干这类探口风的任务。若果来的是梅殉,情况就会非常不妙。
  事实上寇仲和尚秀劳从没谈过治病的事,幸好寇仲从沙成功口中晓得尚秀芳一向患有偏头痛症,故不致哑口无言,又或胡乱搪塞,硬着头皮道:"秀芳小姐患的是偏头痛症,不过经我施针后,大有起色。齐王对秀芳小姐确是非常关怀。"
  常何笑道:"目前长安上下,谁不对我们的尚才女关怀备至。"
  又向宇文宝道:"你们的消息确是灵通,昨晚秀芳大家邀约莫神医的事,只有在座的几个人听到,照理他们都不会说出去的,仍瞒不过你们。"
  宇文宝叹道:"坦白告诉你们吧!今早我们向皇上贺年后,小弟陪齐王到上林苑求见秀芳大家,岂知她的婶子挡驾说莫神医正为秀芳大家施针治病,结果我们吃了个闭门羹,新年伊始,便要碰壁,意头真个不好。"
  寇仲大叫侥幸,暗付原来如此,尚秀芳因为亡母忌辰,借他来挡驾下无心插柳的帮他一个天大的忙,自己刚才想当然的推想,完全不是那回事。
  假若李元吉深入调查,肯定可知尚秀芳只是借他来挡驾,当时他根本不在上林苑。
  不过李元吉没理由会怀疑尚秀劳,所以寇仲安然又渡过这一难关。
  寇仲感到运气似又降临身上,立时精神大振。
  宇文宝皱眉道:"偏头痛症?这可教人为难,莫神医有什么好提议,齐王打算送些补品灵药一类的东西给秀芳大家,以示对她的关怀。"
  寇仲和常何恍然大悟,明白宇文宝专诚来访的背后使命。
  今回轮到寇仲头痛,对能治偏头痛症的药他一无所知,作提议只是个笑话。只好道:
  "宇文兄请齐王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待会我和常大人到药店买得足够份量的名贵药材,再送往齐王府便成,这方法不是更理想吗?"
  宇文宝大喜道:"有神医亲自全心全力挑选,当然最理想,齐王必会非常感激。"
  又压低声音道:"两人不用为齐王节俭钱囊,为秀芳大家花多少钱都没有问题。"
  寇仲心想的却是如何去找救星,好知道该购什么补品仙药,而又不让常何拆穿自己是冒牌货。
  假设他有选择的话,绝不让常何跟在身旁,只恨今天是新春佳日,所有药材铺都关门大吉,没有常何,买一粒莲子都出问题。
  心中暗叹,他的好运似乎只限于大处,小处则仍不甚理想。
  ※        ※         ※
  甫踏下马车,徐子陵立即感到有人埋伏在主宅的正门后,待他穿门而过时施袭。
  这是城南启夏门旁曲池里的一所私人宅院,门面讲究,房舍华丽,若虹夫人住在这里,颇切合她的身份。
  两名大汉迎上来道:"夫人在正厅等雍爷。"
  徐子陵暗中观察两人,判断出这两人即使在京兆联这种威霸一方的帮会中,亦可晋入高手之列,他们的身手明显比平日追随虹夫人的保镖打手高出很多,不由倍添戒备之心。
  心念电转下,他掌握到此刻的处境。他敢肯定杨文干已亲来此处,看看他这个由虹夫人推荐的人是否可靠。由此可知,事情确是关系重大,且极有可能与整个对付李阀的大阴谋有关。否则际此紧张时刻,杨文干哪有兴趣来会他这个赌棍。
  伏在正门后左右两旁的人,则是用来试探他是否徐子陵或寇仲乔扮的。现在谁不是因弄不清楚他们伪冒的身份致杯弓蛇影,所以遇上体型高挺的陌生人,都要以种种方法核实身份。
  想通这些关节,徐子陵深吸一口气,点头道:"请领路!"
  两名大汉交换个眼色后,才领头步上石阶,往大门走去。
  徐子陵暗捏不动根本印,把所有杂念排出脑海外,灵台一片空明,以应付任何突变。
  因为若他判断错误,敌人早肯定他是徐子陵,故借虹夫人布局在这里对付他,那他除全力突围而走外,再没有第-二条路。
  在这种情况下,他将要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凭他现在的武功,他有信心在敌人偷袭时,在刹那间判断出对方是想试探他,还是认定他是徐子陵或寇仲而痛下杀着。
  两名大汉倏地加速,跨过门槛即往两旁散开,其中一人并高呼道:"雍爷到!"
  从徐子陵的角度瞧进去,虹夫人坐在对正大门另端的-组太师椅处,悠然朝他望来。
  李真在身后道:"雍爷请进!"
  杀气从门内两旁迫至。
  徐子陵反松一口气,因为假如对方肯定他是寇仲或徐子陵,伏击者必包括扬虚彦在其中。以杨虚彦的身手,怎会窝囊得没出手已透出杀气。
  他装作毫不察觉的跨门而入。
  刀光连闪。两把刀左右劈至,似是劲力十足,但徐子陵却知道对方留有余力。
  徐子陵脸上装出惊骇欲绝的样子,欲躲闪时,冰冷的刀锋左右压在他肩项处,令他动弹不得。
  两个伏击者的刀都锋快准确,但若徐子陵全力反击,保证他们要吃大亏。
  徐子陵乘势把脸垂下,为怕给人发现他的脸色全无变化,惊呼道:"不要杀我!"
  两刀移开。
  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虹夫人盈盈起立道:"雍兄万勿见怪,我只是想看看雍兄的武功高明至什么程度。"
  徐子陵站直身体,悻悻然道:"说得好听。还不是要施下马威吗?此事就此作罢,休想我雍秦再与你合作。"
  长笑声从内厅方向传来,杨文干昂然步出,道:"若小虹赔罪尚未足够,就让我杨文干再向雍兄赔罪。试探雍兄的事,实由我一手策划,其中另有不得已的苦衷,请雍兄原谅。"
  接着向手下喝道:"你们出去!"
  徐子陵暗松一口气,知道杨文干已对自己释疑,那还不趁机下台,装出小人物见到大人物那战战兢兢的神态,干咳一声道:"原来是杨联主,嘿!鄙人……"
  杨文干来到他身前,微笑道:"雍兄若肯帮我这个忙,以后就是杨文干的朋友,雍兄的事就是我杨文干的事。来!坐下喝口热茶再说。"
  ※        ※         ※
  徐子陵回到秘巢,雷九指正为寇仲苦思李元吉准备赠与尚秀芳的礼物清单,遂在圆桌另一边坐下,寇仲得意洋洋的道:"我查出虹夫人摆天仙局要对付的人是谁啦!"
  徐子陵愕然道:"我刚见过杨文干,安排好今晚在明堂窝大仙厅的贵宾室开赌局,我仍不知对象是谁,你竟已晓得,这么神通广大。"
  寇仲解释后,雷九指皱眉道:"此事不合常理,就算输钱,也不用赔火器,更且沙大少怎向沙老爷子交待。"
  寇仲道:"适才出门时,我曾向管家沙福旁敲侧击,探听到原来沙老爷子最不喜欢大儿子去赌,二儿子去嫖。所以两人去赌去嫖时,都要瞒着沙老爷子。"
  徐子陵道:"沙家必有阴癸派的内奸。"
  寇仲点头道:"我亦想到这问题,阴癸派看上沙家的原因,不但因他是洛阳首富,更因沙家是北方最大的兵器和火器制造商,谁不想招揽沙家到自己的一方。"
  徐子陵道:"当年马许然和那艳婢毒害小进,肯定是阴癸派的阴谋,只是给我们凑巧破坏。可是沙家内该仍有阴癸派的人。"
  寇仲道:"我之给涫妖女轻易识破,亦因沙家有阴癸派的妖人,否则他们怎能晓得沙家有一批火器,从洛阳运抵关中。"
  雷九指道:"以阴癸派的神通广大,何须转转折折的要通过天仙局从沙成就身上迫出火器,只要派人跟踪沙二少便成。"
  寇仲道:"问题是谁在事前猜到沙家会派一向游手好闲的二少爷在新春日去接收火器?可知沙家对火器的运送非常保密,因为照正理这种事该由三少爷处理的。"
  徐子陵道:"今晚的天仙局怕要取消哩!"
  寇仲同意道:"肯定要取消。这批火器关系到整个阴谋的成功失败,阴癸派的内奸定会严密监视府内每一个人的动向,沙二少这么忽然离城,不成为跟踪的目标才怪。"
  又苦恼的道:"我的脑筋仍不够灵活,没乘机打听那批火器究竟藏在什么地方。"
  徐子陵沉吟道:"此事可交由天策府去办,只要盯紧香玉山,就有那批火器的着落。"
  寇仲唉道:"今晚我们仍找不到宝库所在,明早我们就撤离长安。"
  徐子陵和雷九指为之愕然,想不到寇仲这么有决断。
  寇仲苦笑道:"我不能只为自己着想,现在我们看似无惊无险,只因敌人想待我们起出宝藏后再动手而已!"
  雷九指道:"还要对付安隆吗?"
  寇仲斩钉截铁的道:"早说过这是事在必行,就算我放弃天下,与魔门的斗争仍要继续。何况安隆这家伙令我一直看不顺眼,宰掉他可使人耳目清净。"
  雷九指把高占道那张乐泉馆的简图再摊在桌面上。
  寇仲皱眉道:"澡堂在新春日仍开门做生意吗?"
  雷九指道:"北里的店铺是城内在春节仍不关门的唯一处所,因为青楼赌馆不休业,所以连带其他店铺都继续营业。问子陵吧!北里现在比平日兴旺多哩!"
  寇仲欣然道:"那就注定安隆大祸临头。唉!有什么方法可嫁祸给阴癸派?"
  徐子陵和雷九指沉吟无语。
  现今魔门三大巨头,对付的虽是同一目标,但却是为各别的利益努力。
  祝玉研是希望林士宏能在群雄中脱颖而出,一统天下。
  石之轩欲助杨虚彦复辟,而他则成为在背后操控的人。
  赵德言表面上为东突厥办事,但底子里可能只是借助突厥人的力量,令他自己坐上天下至尊的宝座。
  所以他们间充满利益的冲突和矛盾,只要好好利用,加深他们的猜疑,寇仲等可从中取利。
  雷九指打破闷局,道:"照你们猜估,经过这几天的事后,石之轩或赵德言会否猜破你们的身份?"
  这几天的事,就是徐子陵扮莫为大战可达志,事后寇仲扮作为他疗伤一道离宫去助侯希白盗取印卷,最后是寇仲中计在波斯胡寺遇袭,其中过程,实有很多破绽。
  寇仲道:"我总算是有点运道。"顺便把李元吉往访尚秀芳,而尚秀劳借他来挡驾一事说与徐子陵知晓。然后道:"李元吉理该没有生疑,且可肯定我不是寇仲。哈!加上莫为变回弓辰春,又留书出走,任何人纵有怀疑,亦给弄得失去方向,糊涂起来。"
  徐子陵亦道:"刚才杨文干亦试探过我,幸好给我预先识破,没有露出破绽。现在我可算半个京兆联的人,其他帮会该不会怀疑我。"
  雷九指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目光落在乐泉馆的简图上,道:"除非待安隆离开时下手,又或跟踪他回家,否则必会惊动其他人。"
  徐子陵向寇仲道:"好运道不会永远在我们这一边的,不若安隆交由我处理,你在同一时间故意在公众场合现身,那就不会有人再对你生出怀疑。"
  寇仲皱眉道:"首先凭你陵少一个人,有把握杀死安隆吗?其次若只是你一个人出手,石之轩仍可以怀疑我。"
  徐子陵微笑道:"山人自有妙计,少帅尽管放心。"
  寇仲笑骂道:"好小子!竟然大卖关子。尚有件事差点忘记告诉你:刚才我回沙府,沈落雁在等我,坚持要今晚子时约你在永安渠西安里外的渡头见面。我出尽法宝为你力推搪,她却不肯听入耳去。"
  说罢作出个无奈的表情。
  徐子陵苦笑道:"确是个好消息,亏你还可以笑嘻嘻的说出来。"
  寇仲岔开道:"云帅见李小子的事安排好了吗?"
  徐子陵道:"该没有问题,李大哥很快有消息传回来,我要去对付安隆,此事就交由雷大哥负责。"
  寇仲道:"你什么时候去杀安隆,我就什么时候把李元吉献殷勤的礼品送往齐王府。
  唉!真不知你葫芦里卖什么药,这么神秘兮兮的。"
  眼光移往雷九指。
  雷九指表白道:"不要看我,我和你般一样不晓得。"
  徐子陵长身而起道:"寇仲你要记着你的诺言,若今晚寻不到宝藏,明天我们不但要撤离长安,你更要放弃争霸天下的想法。解散少帅军后,我们就一道去找宇文化骨算账,然后再想其他的事。"
  雷九指忙道:"还有对付香贵的大计。"
  寇仲望望徐子陵,又瞧瞧雷九指,忽然哑然失笑道:"我有个预感,今晚我们定能在跃马桥寻出宝藏的线索。否则就是天亡我寇仲,要我做不成皇帝。"
  徐子陵摇头失笑,道:"过了今晚,我们将可清楚老天爷对你的心意。"
  言罢飘然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