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击掌立誓

作者:黄易

寇仲和徐子陵坐马车离宫,前者怕御者听到他的说话,运功把声音束聚低声道:
  "如非魔门各怀鬼胎,杨文干就可从赵德言处知道你是徐子陵,莫一心是我,更会猜到火器的秘密可能被我们察破。比起来,石之轩在争夺邪帝舍利上,正处于最不利的位置。"
  徐子陵叹道:"恰恰相反,他该是最有机会夺得邪帝舍利的人,为何你不问问我,有否干掉安隆。"
  寇仲愕然道:"发生什么事?"
  徐子陵凑到他耳旁道:"尤鸟倦横死当场,岳山苦战下侥幸逃生。"
  遂把事情扼要说出。
  寇仲咋舌道:"尤鸟倦是否吹牛皮,世间竟会有这么厉害的邪术,能于百里之内感应到邪帝舍利的存在。"
  徐子陵道:"邪帝舍利本身正是诡秘莫名的东西,尤鸟倦骗我有什么好处,我们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寇仲头皮发麻,轻轻道:"照你估算,我们两个加起来能否击退石之轩。"
  徐于陵微笑道:"为何忽然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只要我们联手合壁,我还想不到天下间有谁可独力收拾我们。问题是石之轩若采取偷袭暗算这一类手段,又或有胖子安隆或杨虚彦牵制着我们其中之一,另一个必完蛋大吉。"
  寇仲道:"怎么想个方法,先干掉石之轩,那就天朗气清,无风无雨。"
  徐子陵道:"根本没有方法,在与石之轩交手时,我创出”有无”之法,忽有忽无,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令他难以借用转化和看破我的虚实才勉强似模似样的多挡得几招,不失岳山他老人家的威望。可是这始终非是破他”不死印法”的良方。"
  寇仲听得头大如斗,道:"什么有有无无,你在说什么?"
  徐于陵道:"有机会过两招你就会明白,快到沙家哩!今晚如何行动?我要去见见占道等才安心,也须让他们晓得最新的形势。"
  寇仲道:"我先回沙家打个转,丑时头我们在跃马桥底会合,那时你该和美人儿军师幽会缠绵完毕啦!"
  徐子陵早忘掉沈落雁的约会,苦笑道:"真要去见她?"
  寇仲道:"你应酬她也好,敷衍她也好,女人使起性子来比男人更狠。不过你得小心点,不要给李世勃那小子捉奸在床,证据确凿下,连我扬州双龙另外的这条龙都要蒙羞。"
  徐子陵道:"亏你还有心情说笑,唉!不知如何,尤鸟倦虽死不足借,但我总对他这么惨死仍感到歉疚。"
  寇仲双目一黯,道:"谢显庭和他的心上人可能亦死于石之轩手上,我们和魔门诸邪是势不两立。所以我们定要争气,令武功更上层楼,否则只会任人渔肉。"
  马车停下,抵达抄家大门外。
  寇仲事实上还有千言万语想向徐子陵倾吐,但碍于环境,只好拍拍他肩头,无奈下车。
  马车载着徐子陵迅速远去。
  寇仲收拾心情,回到沙府,沙福在大厅旁回廊处把他截着,神色古怪的道:"莫爷是否到秦王府去?"
  寇仲帮作惊讶的道:"有什么问题?"
  沙福忙道:"我当然没什么问题,老爷子却不太高兴,莫爷难道不晓得太子府和秦王府是死对头吗?"
  寇仲耸肩道:"我从不管这类事。人家盛意拳拳,我难道要拒人于千里。今晚有什么人找我。"
  沙福道:"齐王府和太子府都派人来找莫爷,老爷子不敢让他们晓得你去见秦王,所以推说莫爷由于早一晚没睡过,所以提早上床休息。"
  寇仲心中叫妙,道:"我真的很累,回房后切勿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沙福忙道:"莫爷请先去见老爷,他想和你说话。"
  寇仲点头,若无其事的道:"也好!该是时候向老爷道别了。"
  沙福失色道:"什么?"
  寇仲搭着他肩头,朝沙天南居住的内院走去,道:"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京城的生活不大适合我,何况我命中注定要在三十岁前四处奔波济世,来了此地这么久,好该走啦!"
  沙福不解道:"三十岁前?莫爷今年贵庚?"
  寇仲差点哑口无言,始记起这丑面具予人感觉的年龄,至少有三十四、五,只好道:
  "我因闯南荡北,饱历风霜,样子才这么老,事实上我只有二十八岁,还要再劳碌两年,才能过得了关。"
  沙福听到与性命有关,还有什么好说的。
  想到要走,寇仲整个人轻松起来。因经过这些日子来的日夕相处,他对沙家上上下下已生出感情。
  若能"公然撤走",而不是被揭破身份致牵累抄家或老朋友常何,他会心安很多。
  ※        ※         ※
  徐子陵见过高占道等人,告诉他们救回雷九指的太好消息,众人都深感欣慰,士气大振。
  徐子陵道:"我们现时的形势仍是险阻重重,非常微妙。假若今晚我和少帅仍找不到宝库所在,明天我们将全体撤离长安。"
  高占道、牛奉义和查杰三人听得你眼望我眼,难掩错愕失望之情。他们两年多前长途跋涉的从余杭远道来到长安,苦心经营,从一无所有挣扎奋斗到今天在长安的身份地位,其中的得失起落,确是一言难尽。忽然间发觉以前所有事都是白做的,感觉如何,可想而知。
  徐子陵首次感受到寇仲的压力。
  少帅之名,已轰传天下。在这乱世之中,谁不愿追随明主,一统天下,创立不朽之业,名传千古。
  寇仲雄材大略,胸怀广阔,又有情有义,当然具备使人卖命追随的过人魅力。但说到底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打算,或被本身的情绪支配。
  下面追随者的渴望和目标,亦会反过来支配统率他们的领袖。
  像徐子陵此刻,就首趟希望可真的找得宝库,为的只是不想高占道三人失望。
  查杰道:"两位爷儿定可寻得宝库。"
  牛奉义道:"究竟有什么线索,徐爷可否说出来,我们毕竟在这里住了几年,说不走可帮少帅和徐爷参详,作出贡献。"
  他还是第一次直接询问宝库的事。徐子陵知道若仍隐瞒不告,等若摆明对他们非是完全的信任。权衡轻重下,断然道:"线索就是”跃马桥”三个字,初时我们还以为是在跃马桥底的河床上,现在却想到秘密可能与桥身有关。"
  高占道等本以为他两人是有宝库的秘图,可按图索骥的寻出宝库,听得真相如此,均愕然无语。
  连徐子陵都对自己有些不解,这时他真希望能令三人相信他有多些把握线索,可找到宝库,以安抚他们。
  想起在彭城的宣永、虚行之、陈长林、任媚媚、焦宏进及一众手下,寇仲就算寻宝失败,也很难说退便退,来个金盘洗手,而要顾及他们的安全与情绪。徐子陵从没较深入的去考虑寇仲这方面的处境,此刻却深深的体会着。
  徐子陵还有什么话好说,此时只想尽快离开,比起面对三人,与沈落雁的约会忽然变成轻松许多的事。
  ※        ※         ※
  寇仲回到房间,耳内仍萦绕着沙老爷子和老夫人挽留他的说话,与及五小姐沙芷菁的眼神。
  去秦王府比起他的请辞,变得再微不足道。
  他亦语重心长的提醒沙天南,切勿卷入任何政治斗争的游涡,明哲保身之法是尽量保持中立,虽不易办到,却是最聪明的做法。
  寇仲油然步进房内,美女正在他床上作海棠春睡。
  他早猜到涫涫今晚不会放过他,毫不惊异的在床沿坐下,且毫无顾忌的在她高耸而充满弹性的臀部轻拍一下,道:"天亮哩!娘子快起来。"
  涫涫一声娇吟,把娇躯转向另一边,喘息细细的轻吟道:"不要吵!快宽衣脱鞋来睡觉吧!"
  寇仲讶道:"你不侍候我宽衣解带,难道要我为你宽衣解带吗?"
  涫涫嗔道:"人家是第一次嘛,当然由你来侍候我。"
  寇仲吹一下口哨,轻松的站起来,脱掉外袍,随手掷在椅上,笑道:"那为夫就不客气啦!千万不要待老子上床后,又推三搪四,累得我箭在弦上,欲发无靶!"
  涫涫娇笑道:"惩多废话,够胆子的就上来吧!外强中干的小子。"
  寇仲停止脱衣的行动,颓然道:"你爱说我什么都好!今晚来又有什么事?"
  涫涫大获全胜,"噗嗤"一笑,又转身向着他,以手支颊,双目笑意盈盈的盯着他道:"谁这么好心,给你把刀子换掉?"
  寇仲退到靠窗的太师椅,一屁股坐下,没好气的道:"可能是石之轩,可能是赵德言,甚至是宁道奇、李渊、李世民,教我怎样答你这问题。"
  涫涫讶道:"看你的样子神态,你竟似知道是谁干的?"
  寇仲暗付涫涫太熟悉自己的言行性格,只看他眉头眼额,轻易把他寇仲一览无遗,绝非好事。
  皱眉道:"闲话休提。我已大概把握到你们布在沙家的奸细,涫大姐若不安排她自动消失,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他纯是胡诌大气,为沙家尽点心力。事实上他既没法子更没时间查出沙家那个是阴癸派的人。
  涫涫倏地坐直娇躯,黛眉含煞的道:"你自身难保,竟敢来管我们的事。"
  寇仲双目神光大盛,丝毫不让的与她对视,冷然道:"我只是好心才提醒你。至于涫涫大姐想怎样做,涫大姐有绝对自行决定的自由。"
  涫涫回复一向笃定清冷的漠然神态,轻叹一口气道:"唉!你这人真是死到临头仍不知悔悟,究竟是谁把你的刀掉包?"
  寇仲不敢开罪她太厉害,赔她叹道:"最有可能的当然是石之轩,涫大姐以为是谁?"
  涫涫定神的凝视他片刻,道:"此事关系重大,为何你却像不太在乎的样子。"
  寇仲苦笑道:"一个知道何争乎两个知道,你们间有点竞争,我和子陵就可变得矜贵些,对吗?"
  涫涫深邃的秀眸精光闪闪,语调平静的道:"你根本没有和我们合作的诚意。"
  寇仲随口反问道:"贵派有诚意吗?"
  涫涫想不到寇仲敢这么顶撞她,微感愕然,秀眉轻蹙的道:"你今天受过什么刺激,是否要一拍两散?这样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在我们的立场来说,既得不到圣舍利,只好不择手段的把你们毁掉,胜过一无所得。"
  寇仲现在敢十拿九稳的肯定涫涫不会在这形势下揭破他们行藏,理由非在邪帝舍利,更不是有怜才之意,而是怕节外生枝,破坏她们倾覆大唐的阴谋。
  比起争天下霸权,邪帝舍利再非什么一回事。
  找不到宝藏,魔门各系间的均衡将保持不变。
  微微一笑道:"我想通哩!假若形势不妙,我就立即逃离长安,涫大姐该清楚我们别的不敢说,但逃命的本领却不在石之轩之下。只要宝库仍在那里,我们总有起出宝藏的一天。"
  涫涫平静无波,轻描淡写的道:"你若一走之了,我会鸡犬不留的尽杀沙天南全家,不留一个活口。"
  寇仲心中好笑,她若真有此打算,绝不敢宣之于口。
  在江湖上除非是亡命之徒,谁都不愿于这种灭绝人性的行为,因怕惹起公愤。即使阴癸派亦要考虑本身的利害,若惹出宁道奇或四大圣僧那级数的高手出头干预,祝玉研也要吃不完兜着走。
  要干就秘密去干,事后不留半丝让人可根查的线索。
  寇仲冷笑道:"那我和子陵就见一个阴癸派的人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看看有多少个可供应。"
  涫涫双目杀气大盛,沉声道:"你是摆明要和我们对着干?"
  寇仲哈哈笑道:"这只是你过度敏感,我仍是那几句话,你信我的,就不要看管囚犯的盯着我,取得圣舍利,我又肯定你不会过桥抽板,圣舍利自然会交到你手上。"
  涫涫软化下来,叹道:"最伯是你交到我们手上之前,早给石之轩抢走。"
  寇仲道:"这个更容易解决,我们起出宝藏后,把圣舍利仍留在那里,由你涫大姐自行去领赏,不是皆大欢喜吗?"
  涫涫摇头道:"现在城内探子处处,你们想把宝藏运离长安只是妄想,这样吧,我和你们一起进入宝库,取得圣舍利后我再不管你们的事。"
  寇仲苦笑道:"你好像不明白现下是你信得过我们,我们却信不过你。圣舍利送给我们也没什么用处。好吧!一人退一步,我们把宝库内的东西搬到城内安全地点,再通知你去取宝。我们击掌立誓,保证彼此不会食言。但由此刻开始,你再不可像吊靴鬼般到晚上就跟在我身后,神出鬼没似的。"
  涫涫柔声道:"你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若有师尊和我为你们押阵,纵使石之轩下手强夺,亦不用惧怕。"
  寇仲道:"说得好。正因你们和石之轩同样可怕,我才想出这两全其美的折衷办法,假使我们违约,带着那么多东西能逃得多远?"
  涫涫道:"我可以作主答应少帅的提议。唯一条件是你必须告诉我何日何时进入宝库,这要求不太过分吧!"
  寇仲点头道:"很合情合理,可是我明天才能告诉你。"
  涫涫盯着他的丑脸好半晌,俏脸忽然绽开一个甜美迷人的笑容,道:"涫儿忽然感觉到你以前并没有说谎,因为直至此时此刻,你寇少帅仍不晓得宝库在哪里,对吗?"
  寇仲心中大为凛然,不是因涫涫看穿他的底牌,而是涫涫因何忽然得出这推论?
  自己刚才的话该没有问题。所以涫涫定因晓得些连他都不知道有关宝库的事,所以他才会在无知下泄露玄机,被涫涫掌握到实况。否则就算要明天才告诉她,亦不代表他不知道宝库在哪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岔子。
  表面上当然不会显示心中的激荡,只莫测高深的报以一笑,油然道:"你倒看得通透,因为实情确是如此。好啦!我今晚还有得忙的,是战是和,一掌可决。"
  涫涫含笑竖起晶莹洁白的玉掌,情深款款的道:"涫儿就和你寇仲击掌为誓,违诺者会噩运临身,不得好死。"
  寇仲举掌印上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