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与卿决裂

作者:黄易

徐子陵和高占道一众从永安渠的入口潜回宝库,寇仲正等得心焦如焚,见他们安然抵达,大喜过望。
  两方面把遭遇说过,均互感侥幸,阴差阳错下,只要李元吉以假库为真库,他们反得到障护。
  寇仲道:"现在千万不要弄出任何机关移动的声音,否则绝瞒不过李元吉一方监听地底动静的专人耳目,所以现在两条秘道仍保持开放,有机会才封闭通往永安渠的秘道。"
  真宝库共有四条秘道,寇仲和徐子陵开启了通往城外和永安渠的两条秘道,其他两道则保留原状。但这并非说明到出口是打开的,而是通过机关把填塞入口的巨石移开。
  若想从秘道离去,尚另有一道巧妙的活门。
  高占道皱眉道:"那我们怎样把东西运走?"
  寇仲胸有成竹道:"天亮后,长安城的街道将满是此来彼往的行人车马,那将是最好的掩护,我们下面干什么都不虑有人听见。"
  又问道:"还有多久才天亮?"
  牛奉义答道:"该还有小半个时辰。"
  查杰道:"安隆一直没有出现。"
  寇仲冷哼道:"算他命大。"
  他们昨天本打定主意宰掉安隆才入井探宝,岂知安隆并没有到北里乐泉馆,致英雄用武无地。
  寇仲向众人欣然道:"往地道出口那边有个超级宝库,内藏数十件该属极有名堂的神兵利器,为酬谢各位兄弟,你们可去挑选一件趁手的。"
  高占道等无不欣喜若狂,对练武者来说,神兵利器乃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比任何珍宝更有价值,顿有入宝山果然没空手而回的动人感觉。
  众人依循寇仲至少前去取宝后,寇仲从怀内掏出一张面具,笑道:"这本是杨素备作逃亡之用的,他既用不着,就由你承受。"
  徐子陵接过面具,爱不释手的道:"多一张面具,等若多个身份,以往的面具曝光得太厉害,这一张正好作生力军。"
  接着道:"你打算怎样处置宝库内的东西?"
  寇仲叹道:"要一次都搬走这么多东西,既不智又不可能。我只打算搬走超级宝库内的超级兵器和超级珍宝,就算给李小子或任何人截到,因见我们收获不多,只会以往是原属假库的器物,仍猜不到另有乾坤。"
  徐子陵道:"可想象李阀必会派人到地库来作彻底的搜查,其中当然有通晓土木机关的内行人,说不定会发觉真宝库的秘密。"
  寇仲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我还有另一记绝招,就是刚才我趁李元吉等退往井口后,把通往充满沼气那个洞穴的钢门打开,现在该灌满沼气,只有能长时间闭气的高手才能进入,想刘政会那类专家在清除沼气前,唯有望门轻叹。"
  徐子陵愕然道:"这么狠毒的招数,亏你想得出来。"
  寇仲笑道:"我不是想出来的,事实上我绝非狠毒之人,故想不出狠毒的事。当时我是一心要制造出从地底河逃遁的假象,到沼气涌入洞内,才想及此事。哈!希望李元吉不是持着火把钻入地道,否则怕他的眼眉和头发势将难保。"
  徐子陵道:"今趟你可能会牵累沙家。"
  寇仲道:"放心吧!我立即赶回沙府,随机应变,保证可蒙混过去。"
  徐子陵道:"沙家上下都是老实人,你这小子可欺之以方,但你不怕涫涫来缠你吗?"
  寇仲傲然道:"邪帝舍利仍在我们手上,怕她什么?任涫妖女如何狡猾狠毒,亦只有被我玩弄于掌上的份儿。"
  顿了顿续道:"这里可交由占道负责,你最好以雍秦的身份在各处露面,那就谁都不会想到假库之外,另有真库,云帅还要靠你去联络呢?"
  ※        ※         ※
  寇仲潜回沙府,偷偷入房,往枕底一摸,出走的留书仍在,放下一件心事。
  此时天已微亮,仍有点飘雪,寇仲索性倒头大睡,听到沙福的惊呼,才醒过来。
  一脸喜色的沙福道:"莫爷何时回来的?"
  寇仲拥被坐起,道:"昨晚有没有人找我?"
  沙福道:"秀芳小姐和青青夫人分别派人来找过你。"
  寇仲心忖幸好自己是这副尊容,若戴的是象侯希白般模样的面具,定惹来更多美人青睐,并给人以为是到处留情。
  沙福追问道:"莫爷究竟到哪里去,老爷他们还以为你怕给挽留,来个不辞而别。"
  寇仲道:"这几天我肯定要趁皇上离城,溜之大吉,大舅爷有没有找我?"
  沙福道:"大舅爷昨晚轮值,没有空闲。"
  寇仲暗叫谢天谢地,压低声音道:"我昨天黄昏遇上天策府的李靖,给他硬架回府中喝酒,岂知三杯下肚,竟醉得不醒人事,到早先醒来,才匆匆回府,是从后院爬进来的,因大老爷绝不欢喜我和天策府的人来往得这么密,你有什么方法帮我隐瞒?"
  沙福眼也不眨的道:"这个容易,府内下人谁不尊敬莫爷,谁不肯为莫爷尽力办事,只要我打点一下,就说莫爷昨晚初更才从秀芳小姐又或青青夫人处回来,包保没人知道。"
  寇仲欣然道:"就说是去见秀芳小姐吧,有劳你老人家打点照拂。"
  沙福叹道:"这是小事。老爷自从知你要一意离开,很不高兴呢。"
  寇仲道:"我只是出去打个转应应命运,有什么大不了。"
  沙福压低声音道:"可是有消息说皇上要任命你为御医,莫爷这么走掉,皇上不高兴起来,说不定会怪罪大舅爷。"
  寇仲倒没想过这问题,眉头一皱,计上心头道:"你叫老爷不用担心,我待会入宫向张婕妤禀告陈情,她向皇上说一句话,比任何人说上千句更有用,包保大舅爷不受影响。"
  沙福道:"那就要快点。听说皇上今天要起程往终南别宫,说不定会带张贵妃同行。"
  寇仲心想杨公宝库的事势将纸包不住火,李渊不因此延迟起行才怪,点头答应。
  沙福匆匆离开,为他的谎话圆谎,减去寇仲一件心事。
  梳洗妥当,正要出门,涫涫芳驾光临,见到寇仲神态安详,象没有任何事发生过的留在房内,难掩惊讶神色。
  寇仲亦想弄清楚她们和李元吉间发生过什么事,在一旁坐下道:"亏你还有面来见我。"
  涫涫在床沿坐下,幽幽怨怨,楚楚可怜的道:"你怎能怪人家,食言的是你,迫不得已下,我们只有采取自保的手段。"
  寇仲摊手道:"好啦!现在来个一拍两散,你没有舍利,我失去宝藏,唯一可庆幸的是仍可吃饭走路。"
  涫涫"噗哧"娇笑道:"你该多谢我们才对,你的所谓秘密行动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如非祝师刚好进入宝库,引开李元吉,谅你寇仲插翼难飞。"
  接着摊开手掌道:"拿来!"
  寇仲心中暗凛,涫涫方面肯定有人潜在李阀之内,才能第一时间掌握到库内的情况,并晓得他从地底河"逃生",皱眉道:"你以为舍利在我手上吗?"
  涫涫道:"你们两人在李元吉寻得入口前,有足够时间把宝库倒翻过来看,我们见到子陵时,他穿的是紧身水靠,没有可能把舍利藏在身上。既然不在他处,当然在你那里。"
  寇仲洒然笑道:"若非看在你仍能装神弄鬼份上,真不愿再和你交易。但现在你只能听我的,今晚戌时初在外宾馆见吧!"
  涫涫还要说话,足音传来。
  寇仲向涫涫眨眨眼腈,迎出小厅去。
  下人来报,可达志在东厅等待他。寇仲早猜到他会闻风而至,欣然去了。
  ※        ※         ※
  徐子陵变回岳山,在客栈耐心等待。
  果然天色大明,飘雪停下之际,大唐皇帝李渊换上骑猎装束,龙驾光临,劈头便道:
  "杨公宝库出土哩!"
  徐子陵悠然瞧着李渊在他旁坐下,道:"有没有抓到那两个小子?"
  李渊摇头道:"算她们走运,分别从井口和地底河溜掉,杨素真狡猾,竟来个库内有库,差点给瞒过。"
  徐子陵立时浑身冒出冷汗,暗忖难道给他们发现真库所在?那高占道等岂非凶多吉少?可是听他口气,却象没抓到任何人:"什么库内有库?"
  李渊不厌其详的解释道:"早在多年前,当杨玄感兵败身死,就有人来向我说,杨玄感生前曾说过”库内有库”这句话,所以我们进入宝库后,特别留心,终于在一个箱子下发现开启下层的入口,里面的兵器保存得很好,足可装配整个千人队。"
  徐子陵暗里松一口气,心道原来如此。不由对鲁妙子的"心战术"佩服得五体投地,换作是他们,假设不幸地发现"库下有库"亦会奉假为真,就此鸣金收兵。
  沉声道:"小刀今次大丰收哩!"
  李渊点头道:"确是意外之喜,遗憾处是抓不着那两个神出鬼没的小子,且要得到库内的洞穴,尚要花费一番工夫,因为目下库内充满沼气,若非宫内藏有一颗夜明珠,进取亦看不见东西。"
  徐子陵隐隐想到李元吉之所以糊涂得把祝玉妍当作是他徐子陵,必然是杨虚彦从中弄鬼,不让李阀生出警觉,以致破坏他杨氏为旧朝复辟的阴谋。
  李渊感激的道:"我李家的好运道,全拜大哥所赐,待我收服奸邪妖孽归来,定要请大哥到宫内喝酒谈心,以作庆祝。"
  徐子陵叹道:"我早没有这种心情,小刀好好做你的皇帝吧!"
  李渊一震道:"大哥要走吗?"
  徐子陵装作老气横秋的道:"人生聚散无常,有什么还看不通想不透的!趁我岳山尚有点气力,定要在死前完成一些未了之愿。"
  李渊呆了半晌,低声道:"岳大哥要到岭南决战宋缺,小刀谨在此预祝成功。”天刀”宋缺乃是中原武林百年难遇的奇才,现在更在背后大力支持寇仲,实我李家的心腹大患。"
  徐子陵心想这正是师妃暄不惜一切阻止寇仲夺宝回彭梁的原因,宁道奇亦因此答应出手。宋缺加上寇仲,一旦寻得立足之地,成其气候,天下间除李世民外,确难有能与匹敌之人。李世民若非占上关中地利,兼根基深厚稳固,说不定亦要惨淡收场。
  李渊的担心绝非过虑。
  徐子陵目射远方,缓缓而坚定的道:"这一战我是不计成败,不理生死,只求一个痛快。"
  "痛快"两字颇有不祥的意味,但李渊却不敢点出来。"天刀"宋缺乃宁道奇那般级数的高手,自击败岳山名震天下后,从未尝过败绩,即使魔门高手辈出,仍要乖乖避开他势力范围所在的岭南一带,免得触怒这被誉为天下第一用刀高手的超卓人物。
  李阀招纳晃公错和南海派,背后自有原因,是希望他们可牵制宋阀。
  现在江湖四大门阀,独孤阀因与王世充斗争失败而式微;宇文阀连吃败仗,声势如江河下泻;李阀虽如日中天,可是宋阀稳踞南疆,一天宋缺仍在,一天不肯俯首称臣,恐怕谁人要一统天下,仍是奈何不了他。
  宋缺欠的是一个肯为他去打天下的人,没有人比寇仲更胜任此职,正如宋缺女儿宋玉华所形容,宋缺见到寇仲,就象蜜蜂遇上蜜糖,没有人能把他们分开。
  徐子陵呆想片刻,沉声道:"小刀去吧!老哥在这里祝你马到功成。"
  ※        ※         ※
  寇仲在可达志旁坐下,苦笑道:"你这么大清早来找小弟,不怕启人疑虑吗?"
  可达志长长呼出一口气道:"连可某也不得不佩服少帅神通广大,现在宫内盛传少帅已葬身宝库里的沼气洞内,只徐子陵安然逃脱,怎想得到少帅不但仍活得好好的,还似刚睡醒气力,春风满面的样子。"
  寇仲道:"没点道行,怎到江湖来混?"
  可达志道:"少帅当然有高得令人难以相信的道行,只是言帅担心,你们可能来不及带走舍利。"
  寇仲扬眉哈哈一笑,道:"有人在库内找到舍利吗?"
  顺手掏出夜明珠,虽不能象先前于地库的暗黑中光芒绽射的辉煌情景,但任谁都可一眼判断此乃稀世奇珍,实事胜于雄辩,可达志登时哑口无言。
  寇仲把夜明珠纳回怀内,道:"可兄请回去通知言帅,交易如期在今晚进行,千万别耍花样,否则他杀掉我们都得不到圣舍利,何况我寇仲更非可欺之辈。小弟现正百废待举,要立即去办的事多不胜数,恕小弟失陪。"
  可达志长身而起,双目精光闪闪的打量寇仲,讶道:"少帅似乎对宝库得而复失并不在意,究竟是什么回事?"
  寇仲陪他站起来,神秘兮兮的道:"入宝山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有钱自能使得鬼推磨,可兄对敝国的谚语这么熟悉,当明白这两句话的含意。"
  可达志拿他没法,一知半解的离开。
  正要出门,沙福来道:"李靖将军来哩!他说想看看你宿酒醒后,有没有头痛。我不敢让老爷小姐晓得,请他到外院的小厅候莫爷大驾?"
  寇仲暗赞李靖机灵,顺着沙福的口气助他圆谎,令胡诌出来的假话变得天衣无缝,匆匆往见,心知肚明这一关比可达志那一关更难过。
  ※        ※         ※
  李渊去后,师妃暄法驾光临,见到徐子陵的岳山,淡然道:"寇仲没事吧?"
  只从这句话,徐子陵晓得她和李世民有比他想象的更为高效率的联系,所以她才这么快收到消息。
  微笑道:"托福!"
  师妃暄秀眉深锁的在他旁坐下,语气却很平静,柔声道:"子陵为何忽然间象对妃暄的态度有很大的改变呢?"
  徐子陵心中涌起连自己也不十分明白的"痛快",旋又排去杂念,岔开话题道:
  "邪帝舍利在我们手上,今晚的计划会如期进行,小姐准备妥当吗?"
  师妃暄玉容回复一贯的古井不波,凝视他半晌,轻轻道:"真的没有第二个办法?"
  徐子陵若无其事的道:"只有这方法才可杀死香玉山,更可令魔门各派分裂,小姐有更好的提议吗?"
  师妃暄淡然道:"子陵为何对妃暄早先的问题避而不答?"
  徐子陵苦笑道:"小姐教我怎样回答呢?我们的问题是因目标有异,才在如何处置邪帝舍利上出现分歧。"
  师妃暄轻叹一口气道:"毁去邪帝舍利只是举手之劳,但却可去一大患。"
  徐子陵心想如果师小姐你没有请出宁道奇来对付寇仲,他们说不定会这么办,可是眼前却只有这个办法,可把正邪最顶尖的几个人,完全牵制。
  无论谁成功夺得邪帝舍利,均要忙于应付其他的人,无暇去管别的事。
  说到底,他和寇仲毫不害怕邪帝舍利落在魔门的人手里,武道绝无一蹴而就的速成法,和氏璧正是最好的例子。他们的造诣虽进展钝缓,但每天都在进步中,根本不怕任何人。
  徐子陵不想和师妃暄纠缠下去,他对师妃暄亦早已心死,平静答道:"若小姐能说服寇仲,我徐子陵不会有何异议。"
  师妃暄微微一怔,俏目往他瞧来,显是隐隐捕捉到徐子陵对她态度改变的原因。
  好半晌,她才道:"现在宝库得而复失,寇仲有什么打算?"
  这是徐子陵最怕的一个问题,无论他如何不满师妃暄密谋对付寇仲,向她说谎仍非所愿。暗叹一口气,道:"小姐何不顺道亲自去问寇仲?"
  师妃暄一对秀眸射出复杂的神色,幽幽浅叹,道:"若可选择,妃暄是绝不想更不愿与你们为敌,如事情真的发展到那地步,子陵当知妃暄是情不得已。"
  徐子陵心中苦笑,当寇仲寻得杨公宝藏,这是必然的发展,谁都无可奈何。
  师妃暄美目一片凄迷,正是在她身上从未出现过的神情,唇角飘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淡然道:"不过妃暄对两位今趟义助秦王,仍是非常感激,子陵珍重。"
  言罢飘然而去。
  徐子陵头皮发麻的呆坐椅内。
  终于和师妃暄决裂,心中涌上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触和伤情。
  他或者不致要与师妃暄正面为敌,当寇仲势将成为她最大的敌人,再没有象以前般有转寰的余地。
  自踏进杨公宝库后,寇仲确走上他进军争霸天下大业的艰难道路,除非有人能把他击倒,否则终有一天,他会成为威慑天下的霸主。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寇仲的实力,一旦他开展大业,每过一天,他的根基会多稳固一分,更加难被遏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