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真假难分

作者:黄易

李靖用神瞧着寇仲好半响后,道"昨晚究竟发生什么事?"
  寇仲道:"我们运气欠佳,被李元吉的人监听到在地库内的活动,所以……"
  李靖打断他,道:"你说的现在全城皆知,我想问的是你既被迫逃进地底的沼洞去,为何又这么轻松出现在这里,这比见不到你更令人感意外。"
  寇仲道:"这叫天无绝人之路,我的闭气神功虽练得不错,但仍不可永无休止的涯下去,只好顺着地底河拼命游。哈,岂知竞能从城外一个小湖钻出来。"
  李靖一瞬不眨的盯着他,还是无法判断他说话的真伪,兼且两人关系微妙,若他迫得寇仲太紧,寇仲大有可能翻脸。一阵沉默后,李靖叹道:"为何小仲你好像并不因失去宝库而有半点失望?"
  寇仲微笑道:"不是得,就是失。坦白说库内的东西除那几箱珠宝还可以买几个子儿外,生绣的兵器送给我也嫌阻地方。他奶奶的杨公宝库,竟是这么一回事。"
  李靖道:"天亮前皇上亲率秦王,齐王和十多名高手入内,本意是要把你们生擒,岂知你已从地底沼洞逃走,沼气还不断涌入库内。皇上立即命人遍搜库内,终在其中一箱珍宝下发现启下层真宝库的机关,发现一批可装可装配一个千人队的兵器甲胄。"
  寇仲适才暗松一口气,心道好险,也像徐子陵般想到如果先一步发现下层宝库的是他们,肯定会被鲁妙子和杨素愚弄了。
  李靖续道:"现在宝库内的情况被列作最高机密,待封好通往沼洞的入口,抽尽沼气,我们会派人下去辙底搜查,看看可否找得邪帝舍利,再交由师小姐送返静斋,免留后患。"
  寇仲至此才晓得师妃喧己把邪帘舍利一事告知李世民,在现今的情况下,李世民自然要如实禀上李渊。
  寇仲却暗叫不妙,假若赵德言和可达志认定他们手上没有邪帝舍利,今晚的刺香大计如何进行。
  敌人只会将计就计,布局全力将他们击杀。可达志这小子真阴险,还诈傻扮槽,诱自己去骗他。
  李靖此时对寇仲没有进入真正的宝藏一事深信不疑,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生不忍,道:"佛家有言,每个人自身都是个宝库,只要懂得取用,可终生受益无穷,天数有定,非是人力所能强求。小仲以后有什么打算?"
  寇仲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个枯涩的笑容,装出心灰意冷,萎靡不振的摸漾,叹道:
  "我现在只想速离长安,以后都不再回来。"
  ※        ※         ※
  徐子陵独坐房中,思潮起伏经过一番思索,他才明白师妃喧先前为何会表现的对自己那么失望。
  事实上是一场误会。
  他说的是实话,师妃喧却当他骗她。
  也难怪她会这么想,因为鲁妙子若要收藏邪帝舍利,理所当然要藏在最秘密的地方,对师妃喧来说,库内最秘密处,自然是下层宝库,他和寇仲既茫然不知有下层宝库的存在,怎能找出邪帝舍利。
  这样情况下事情就变得非常严重。
  倘若徐子陵睁大眼讲谎话的宣称舍利己在他们手上,岂非摆明想骗师妃喧入局,累她要和赵德言和祝玉研硬拼一场。难怪她离开露出那么伤感难过的神色。
  对此徐子陵并不想解释,自己既问心无愧由得她怎么想也算了。
  她对自己己失望,自己何尝不对她失望。
  什么人来到窗后,他仍是一无所觉,旋又心中一动,冷然道:"我早猜到你会来的,进来吧。"
  窗门张开,人影一闪,脸覆重纱的祝玉研现身房内,柔声道:"你凭什么猜到我会来呢?今日的岳山再非昔日的岳山,大清早先后有大唐皇帝和静斋数百年来最杰出的传人来拜侯你。"
  徐子陵冷笑道:"小研你若想从我口中打听任何事,恐怕不但找错地方更找错了人。"
  祝玉研移到他身前,语气转寒道:"你这不近人情的性格何时才可改过来,信否我把明月的女儿杀掉,看看你如何伤心难过。"
  徐子陵双目射出岳山式的凌厉精光,不眨半下的盯着祝玉研,没说半句话,却比说任何话更可令对方感到压力。
  祝玉研忽然背过身,直抵窗前,似要离开,又改变主意,幽幽叹道:"我只是一时气话,听说你曾和石之轩剧战一场,对吗?"
  徐子陵保持岳山阴冷沉狠的表情,沉声道:"若我斗不过石之轩,恐伯你也不会来吧?"
  祝玉研旋风般转过身来,怒道:"我今天来并非要你出手帮忙,我祝玉研纵横天下,谁能奈何得了我?"
  徐子陵点头道:"说得好,字宇擞地有声,不过假如石之轩得到圣舍利,能统一魔道的再非你祝五研,而是石之轩。你就是为此事来求我岳山,对吧?"
  祝玉研摇头娇笑道:"你仍是那么自以为是,李渊没告诉你吗,现在库内充满沼气,谁敢冒险进入?所以这并非是我的当务之急。"
  徐子陵心中暗骂自己糊涂,他本以为祝玉研来央他开口向李渊求取库内藏于某处的邪帝舍利,一时忘记了杨文干正密谋刺杀李渊和李世民,如若成功长安会乱成一团,到时舍利谁属,就要看谁的道行最高,当然,这是假设邪帝舍利真的仍在宝库内。
  皱眉道:"既非邪帝舍利,你来找我干什么?"
  祝玉研默然片晌,柔声道:"我来找你,是念在一夜夫妻百夜恩,请你立即离开长安,否则你将永无再战宋缺的机会。"
  顿了顿叹道:"你可以听一次我的话吗?事实上我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徐子陵弄不清楚她说话的真正含义,只好含糊其辞道:"谁想杀我岳山?"
  祝玉妍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接着以寒若冰雪的语调一字一字缓缓道:"岳山你听着,要杀你的你的人多着哩!石之轩、赵德言、还有晃公错。李渊因宝库之事,把春狩推迟两个时辰,当他离开后,长安城将落入长林军的手上,那时你将变成四面受敌。若你只懂逞匹夫之勇,该明白会有什么后果。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说罢穿窗而出,消没不见。
  ※        ※         ※
  寇仲现在不但是长安名人,更是皇宫熟客,首次独赴皇宫,不用报上大名,守卫已把他认出来,还特别请出负责朱门的兵尉级将官,来招呼寇仲,令他受宠若惊。
  横贯广场上,春狩的队伍整装待发,除健马偶尔发出呼啸外,数千人不作一声,也没有人露出不耐烦或散漫的等待神色,也可见人马训练精良,不愧大唐雄师。
  比起彭梁所谓受过几天训练的乌合之众,确是天与地之比。在少帅军内,只有宣永的部队算得上是精锐。希望在他离开后,虚行之,宣永等能好好把握这段太平日子,提升少帅军的素质和作战能力。
  假如能立即把真库内大量的财富兵器运返彭梁,他的少帅肯定实力大增,在乱世中,没有东西比黄金和上等兵器甲骨更为实用。
  左思右想间,领路的外城卫依规矩地把他交给承天门的郎将,郎将知他不但是常何的老朋友,更是皇上和二贵妃身边的红人,自然敬礼有加,亲自领他往内谒见张婕妤。
  忽然迎头一人声势浩大的朝他走过来,寇伸尚未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郎将慌忙把他扯到一旁,道:"皇上驾到,快跪下"。
  依皇宫规矩:凡把守城门城楼的侍卫,即使见皇帝,只须致敬而不用施跪礼,但若像这么在路上遇上,不但要避道,更要跪地垂首,不准平视直望。
  轩昂的开路队伍过后,李渊的声音在寇仲身前响起道:"停下!"
  有人立即领命喝停,从兵猛一踏步,忽然而止,整齐划一。
  李渊讶道:"这位不是莫先生吗?请立即起来,先生是我大唐的贵宾,不用执君臣之礼。"
  寇仲装作慌慌张张站起来,目光一扫,发觉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在他左右,后面还有一群大臣,包括他的老朋友刘政会,其他尚有裴寂、刘静、肖禹、陈叔达、封德等近臣,看来刚开过紧急会议,刻下正往广场,与春狩的队伍会合,出发往终南别宫。
  不由心中叫好,这么恰逢其会的现身,除知情者如李世民外,谁都不会怀疑他是寇仲的化身。因为在李渊等的猜测内,就算他能侥幸生离沼洞,也绝无可能这么快赶回来。
  李建成视他为已系的人,开口帮他说话道:"莫先生这些天来,四处奔波,忙于济事,太辛苦了。"
  寇仲打蛇随棍上,躬身道:"谢皇上和太子殿下的关心,小人今次入宫,是想看看张夫人调养的情况,顺道辞行。"
  李渊愕然道:"先生即将远行吗?"
  寇仲忙把李建成拉下水,道:"小人曾向太子殿下禀告,因小人命有克星,三十岁前,不宜在任何地方长久停留,所以这几天就会离开长安,到别处历练。此乃家叔吩咐,小人不敢违命。"
  李渊朝李建成瞧去,李建成心中暗惊,偏是确有此事,无奈下道:"莫先生曾向王儿提过此事,只是没想过先生这么快便要起行,故没向王父禀报。"
  李渊也拿他没法,只好道:"先生今年贵庚?"
  寇仲硬着头皮道:"小人今年28岁。"
  若非有李渊在,群臣和众兵保证哗然起哄,因他的样子横看竖看也超过35岁。
  李渊道:"莫先生原来这么年轻,那即是尚有两年四处游历济世的时光,令叔乃高人异士,即然有此严命,背后必有深意。两年后先生过游而回,朕必不会待薄你,起驾!"
  ※        ※         ※
  徐子陵的岳山匆匆离开长安,打转后又以雍秦的身份折返城内,由于出入城的文件雷九指为他准备充足妥当,故过关不成问题。虽然在战乱之际,关中仍算太平,长安为促进强大的经济贸易,故保持城关开放,只要依足规矩辨妥入城手续,缴纳入城税,外地人到长安不会受到留难。
  入城后,在约定处发现李靖要紧急见他的暗记,忙匆匆到李靖的将军府,见他正准备出门,李靖见他来到,改乘马车,道:"我本以为秦王会留我在此,好与你们联络接触,岂知秦王刚才忽然改变主意,要我夫妇随他到终南山去,此事令我很不舒服。"
  徐子陵同情的道:"李大哥为我们的事,作出很大的牺牲,希望不会影响李大哥和世民兄的关系。"
  心中想到大有可能是因师妃喧和李世民说过话,使李世民狠下决心对付他们,遂把李靖夫妇调离长安,以免节外生技。
  里巷深处仍偶而传来鞭爆声,自不及前两天的频繁热闹。
  李靖断然道:"大家兄弟,不用说这种话。今次若非你们仗义帮忙,后果不堪设想。"
  徐子陵道:"事情有何进展?"
  李靖胸有成竹的道:"一切全在我们的控制下,现在只等杨文干去偷沙家那批火器,交收时来个人赃并获,我们就可把京兆联一举荡平,逮捕任何牵连在内的人。"
  李靖傲然道:"在我们的地头,这种小事怎难得倒我们。唉,正因这原因,我才不放心你们,现在杨公宝库已成泡影,为何小仲仍没有丝毫收手的意思?"
  这问题教徐子陵如何答他,只好道:"一时间他很难接受这事实,过几天冷静下来,说不定有别的想法。"
  李靖苦笑道:"可是照我看秦王仍认为小仲不会罢休,一旦变成正面冲突,事情本身的推展会改变人的观感意愿,当变得只有仇恨而没有交情时,一切都会失去控制。"
  徐子陵心中暗叹,自寇仲决意争霸天下一切正朝这方向推展。
  李靖颓然道:"起始时,天策府大部份人对秦王这么看得起你们,都不以为然,可是事实不断证明秦王对你们的看法是正确的,所以你们已成为天策府群将最顾忌的人,知道一但让你们取得立足据点,会成为最可怕的敌人"。
  徐子陵苦笑道:"他们不用把我算计在内吧?"
  李靖道:"他们并不晓得你和寇仲的关系,但晓得又如何呢?谁不怕若只杀寇仲,将来会遭到你们的报复!现在无论朝内朝外,你两人已被视为继宁道奇和宋缺后,这几代的人中最杰出的高手。假以时日,更不得了。"
  徐子陵愕然道:"我们被捧得太高了。"
  马车在城门前停下,李靖双目射出深刻的感情,眼眶一红,凄然道:"我已失去一个好妹子,再不想失去两个好兄弟,想起将来或要对仗沙场,更令人神伤魂断,希望那一天永远不要来临,子陵保重。"
  强忍着英雄热泪,下车改乘战马,出城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