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借水遁身

作者:黄易

杨虚彦当然不是真的消失,而是徐子陵双目被他独有的手法催发剑光剑气所眩,配以他的幻魔身法,无法掌握到他的位置和行迹。
  自杨虚彦出道以来,饮恨在他这种别树一帜的凌厉剑法下的俊杰豪雄,多不胜数。
  徐子陵无法抢得主动,一时处于捱打之局,只能纯凭感觉的两袖挥出。
  "叮叮"!
  袖内护臂先后击中影子剑。
  这一着大出杨虚彦料外,哪想到一向以空手对敌的徐子陵袖内暗藏护臂,无论在运力和招数上皆因错估敌情而失败。
  剑影散去,杨虚彦锐气大减。
  徐子陵一声长笑,两手从袖内探出,变化万千的朝后撤的杨虚彦攻去。
  杨虚彦不慌不忙,冷哼一声,瞬息间连劈两剑,任徐子陵招式如何玄奥莫测,仍被他破去。
  第三剑更是凌厉无匹,硬把徐子陵迫开。
  徐子陵想不到他如此强横,两手又缩回袖内。杨虚彦今次学乖了,闪电窜前,影子剑幻出千百剑芒,细碎锋利的剑气立即把徐子陵笼罩紧锁。
  徐子陵左袖拂散他的剑气,另一袖拂上剑锋,当杨虚彦以为他会以袖内护臂再硬拼一招时,徐子陵使出卸劲法,利用袖子的柔软带得杨虚彦差点失去势子,往他右侧斜冲过去。
  杨虚彦骇然抽剑后撤,徐子陵一个翻腾,头上脚下的飞临杨虚彦的上方,双掌全力下击。
  这数着交手都是以快打快,变招之速,令人难以捉摸。
  杨虚彦一阵冷笑,长剑化作一道电芒,冲天而上,竟然毫不理会压下来的双掌,若大家原式不变,他肯定要伤在徐子陵掌下,但他的影子剑将会由两掌间贯入,洞穿徐子陵的面门。
  徐子陵亦要心中佩服,这可说是对方扭转局势的唯一方法。
  哈哈一笑,两掌合拢,重重拍打在剑锋处。
  气劲交击,狂飙往四处激溅散射,立时台折椅翻,厅内家具首先遭殃。
  杨虚彦往旁错开,心叫不妙之际,徐子陵借反震之力,整个人像风车般凌空急旋,刹那间旋往窗外,落在院内。
  杨虚彦全力展开幻魔身法,瞬眼间穿窗而出,长剑直击徐子陵。
  他本以为徐子陵千辛万苦从他剑势的锁缠下脱身,必会立即逃之夭夭。哪知徐子陵竟沉腰坐马,一拳轰上他的剑尖。
  拳剑交触,两人有若触电,同时口喷鲜血,徐子陵被震得"砰"一声撞上院墙,杨虚彦则给他硬轰得飞回屋内。
  徐子陵贴着墙壁往上弹射,长笑道:"今天恕小弟不再奉陪。"
  杨虚彦落入屋内微一踉跄,徐子陵早升至墙头,脚尖用力,斜冲而起。
  李元吉的大喝声响彻雪花漫空的黄昏,高呼道:"格杀勿论。"
  箭矢声响,近百枝劲箭从附近瓦面和街巷射至,织成一片无所不包的箭网,向徐子陵射去。
  就在这命悬一发的时刻,一团雪球不知从哪里掷出,直送至徐子陵脚下。
  徐子陵早晓得寇仲会在暗中接应,轻踏雪球,感觉到雪球内暗含的强猛真功,再一阵长笑,借劲倏忽改向加速,在箭网布成前,横过十多丈的遥阔空间,往临近的房顶窜去。
  李密、王伯当和十多名高手同时在徐子陵扑去的房上现身,李密喝道:"看你今次能逃到哪里去。"
  另一团雪球又再雪中送炭的来到徐子陵前方脚下,出乎所有人意料外,徐子陵不但没有改变方向,还在踏雪借劲后,加速往两丈许外的李密扑去,一副送上门受死的样子。
  李密心中一动,大鸟般腾身而起,向徐子陵迎去,两掌卷起狂猛的劲气,务要在空中把徐子陵迫落地面,让正从四处聚拢过来的己方人马,把他困在重围内。策略上确是无懈可击,不愧是曾纵横天下的一方霸主。
  李元吉是第一个赶到徐子陵下方的人,只要徐子陵被截下来,他敢写包票可把徐子陵杀死。
  他虽明知一旁有徐子陵的同党在暗中帮助徐子陵,但由于形势混乱,一时间连对方的位置都摸不着,只好先把徐子陵困死,到时哪怕极可能是寇仲的徐子陵同党不现身受死。
  晁公错此时赶到雪球掷出的地方,却连寇仲的影子都见不着,他是老江湖,立即腾身而起,到高处环目四顾,搜寻敌踪。
  杨虚彦追了出来,往徐子陵所在赶去。
  徐子陵离开云帅的宅院后,就像磁石吸铁般,牵动整个包围网。
  全场只有寇仲一个人明白徐子陵的逃生策略,趁此黄昏大雪,天色昏暗的时刻,他就那么的杂在敌人队伍中,赶往最佳接应徐子陵的地点,令晁公错的高空搜索徒劳无功。
  到离李密尚有丈许距离,劲风压体的一刻,徐子陵凌空换气,旋出云帅启蒙的回飞之术,倏改方向,往外斜飞。
  正在要窜房越屋赶来的梅洵和宇文宝,从侧赶至,见徐子陵似要改向他们处掠去,如获至宝,同时腾身而起,全力截击。
  李密扑过了头,眼睁睁瞧着徐子陵斜移开去,一指点出,指风袭向徐子陵肩背,变招之快,且在凌空的当儿,显示出他非是浪得虚名之辈。
  岂知徐子陵又回飞过来,不但避过李密的指风,还教梅洵和宇文宝齐齐扑空。
  徐子陵拐个弯,仍向没有李密,只剩下王伯当做把关大将的十多名敌人扑去。
  陇西派派主金大椿和两名徒弟"柳叶刀"刁昂、"齐眉棍"谷驹恰好赶至,加入王伯当的阵营,看得下方的李元吉心中大定,断定无论徐子陵如何了得,仍闯不过这一关,大喝一声,冲天而起,裂马枪朝徐子陵后背攻去。
  寇仲就在这要命时刻,出现在王伯当等人后方,人随刀走,井中月化作无可挡御的长虹,往敌阵后方冲去。
  徐子陵心叫寇仲你来得好,双拳轰出,分取对方最强的王伯当和金大椿。
  即使据守屋顶是最强的晁公错、杨虚彦、李元吉、梅洵或李密,在徐子陵和寇仲的前后夹击下,亦要溃散避开,更何况是王伯当和金大椿这些较次的高手。
  寇仲和徐子陵默契之佳,天下不做第三人想,见徐子陵把攻击集中在王伯当和金大椿两人身上,他立即推波助澜,收窄井中月的攻击范围,所有变化,均针对两人而发。
  王伯当和金大椿那肯冒这个险,分别往左右避开。
  其他人见己方最强的两个人分头逃避,又见不论是凌空飞来的徐子陵,又或从后方突袭的寇仲都是势不可挡,一副与敌偕亡的狠劲。人人虚晃一招后,朝两旁溃散。
  牢不可破的包围网,终露出缺口。
  徐子陵踏足瓦面,与寇仲错身而过,两掌拍出,分别击中再由左右攻来的王伯当的双尖矛和金大椿的长剑,硬把两人已失锐气的反攻瓦解。
  寇仲则直赴瓦缘,井中月疾挥,狠狠砍中李元吉刺来的裂马枪头,还大笑道:"齐王请回吧!"
  李元吉被逼得连人带枪往下堕跌,偏是无可奈何。
  晁公错凌空而来。飞临两人上方。
  徐子陵和寇仲同时出击,双拳一刀,就算是来的是宁道奇亦难以讨好,何况是晁公错,与徐子陵的双拳硬拼一掌后,便借力飞开,否则寇仲的井中月大有可能把他的头斩下来。
  两人肩头猛撞,借力腾飞,飞过众人头顶,竟朝相反的方向逸去。
  这一着又是大出众人料外,一时间都不知追赶谁才对。
  李元吉大喝道:"追!"
  带头往寇仲追去。
  杨虚彦这才赶至,展开幻魔身法,倏忽间赶到徐子陵背后两丈许处。
  形势乱成一片。
  徐子陵自知若论轻功,实逊以轻功身法名震当代的杨虚彦一筹,不过他却是有恃无恐,只要不给人截着,便大有逃生机会。
  两人分头逃走,后面各有一群如狼似虎的强敌穷追不舍。
  双方都是逢屋过屋,好象在比试轻功身法。
  片刻后徐子陵和寇仲分别绕了大半个圈,竟又走在一块,前方就是跃马桥。
  追的两人最近的就是杨虚彦,接着是晁公错、李元吉、李密和梅洵。
  此时天已尽黑,不过杨虚彦等追兵都有把握可在短时间内赶上两人,不容他们脱身溜掉。
  敌人愈追愈近,两人同声发喊,从瓦顶跃往地上,肩头再碰,速度陡增,拔身而起,往永安渠水投去。
  "咕咚"两声,齐齐没入黑沉沉的河水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