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邪凶内哄

作者:黄易

寇仲狠狠盯着香玉山,道:"香公子是否早猜到我们晓得你藏在屋内?"
  香玉山惨然道:"你害得我这样子,还要说风凉话。"
  当香玉山碰上除子陵的眼神,立时打个寒噤,垂下头去,他从未见过徐子陵这种眼神,没有半丝喜怒哀乐,冰冷深遂得令人心悸胆寒。
  大雪愈下愈密,人人身上披上厚厚雪花。
  赵德言不耐烦的道:"闲话少说,少帅请把圣舍利取出来,我们立即把人送过来给你。"
  寇仲仍看不穿这大邪人的后着,求助的朝徐子陵瞧去。
  徐子陵随手一抛,铜罐落到两人脚前,没溅出半滴水银。淡然道:"用刀把舍利挑出来。"
  寇仲暗忖这是没办法中较安全的做法,邪帝舍利诡异难测,谁都不知深埋地下多年后,它会有什么变化?把井中月下探,伸进水银液内。
  院内鸦雀无声,包括香玉山在内,人人屏息以待。
  徐子陵不妥当的感觉更趋强烈。
  香玉山既是自身难保,为何竟仍对舍利的"出土"如斯期待和重视,他应没有这"闲心"才合理。
  赵德言深沉如故,不透露出丝毫内心的情绪。
  这大邪人对舍利的认识,该是从尤鸟倦处听回来的,但可肯定不晓得尤鸟倦那套能感应邪帝舍利的秘法,否则必会要求把舍利连铜罐一并接收。
  黄芒倏现,把寇仲和徐子陵笼罩往诡异的暗黄色光内。
  在井中月刀锋尖处,一个拳头般大的黄晶体,刚离开罐内的水银液。
  晶体似坚似柔,半透明的内部隐见缓缓流动似云似霞的血红色纹样,散发着淡淡的黄光。
  邪帝舍利随井中月慢慢升离罐口。
  赵德言眼中射出狂热的厉芒,一瞬不瞬的盯着舍利。
  寇仲忽然虎躯剧震,像给人点中穴道般动作凝止。
  香玉山猛挺身躯,大笑道:"你们中计哩!"
  赵德言首先发难,百变子菱枪再从袖内射出,一上一下,分取寇仲脸门和小腹下要害,说到就到,事前无半分徵兆,阴损厉害至极点。
  寇仲却像一无所知,如中邪术般目瞪口呆的直勾勾盯着连在刀尖处的魔门异宝邪帝舍利。
  徐子陵当机立断,在卷入混战前身子一晃,挡在寇仲前方,左脚把铜罐桃起,罐内水银像一道银柱般往攻来的赵德言迎头冲去,右手反手后拍,重重击向舍利,务要把舍利这魔门凶物拍成碎粉,了此祸患,在此千钧一发的生死关头,把寇仲解救出来。
  赵德言二度收回菱枪,往横退开,避过袭来的水银柱箭,大喝道:"动手!"
  寇仲则是另一番光景。
  刀锋刚碰到水银内的舍利时,他仍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可是当他把舍利以黏诀挑离银液,一股沉重如山,奇寒无比,邪异极点的至阴气流,立即沿井中月如决堤巨浪般狂涌而来,若被侵入经脉,他肯定要全身经脉错乱爆裂,不死亦落得残废。
  到此才知赵德言的诡计,难怪这么大方的装作肯把香玉山交出来,就是要他猝不及防下,失去还手之力。
  寇仲全身玄功,全用在对抗邪帝舍利的异力上,失去保护自己的能力。
  "砰!"
  聚集徐子陵所有功力的一掌,疾拍在刀锋处的邪帝舍利上。
  邪帝舍利黄光陡地以倍数剧增,竟是夷然无损。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剧震,触电般分往前后仆跌倒地。
  邪帝舍利终离开刀锋,掉往雪地。
  当徐子陵击中舍利的一刻,舍利内出现奇妙难言的变化,就像往核心凹陷下去,变成一个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奇异空间。
  无间亦有间,有限又无限。
  寇仲的真气狂涌入舍利时,徐子陵的真气亦一丝不留的被舍利汲个剩尽。
  两人大叫不妙时,他们的真气狠狠在舍利的奇异空间内碰头,若换过是另两个人,等若被舍利牵着鼻子硬拚一招。可是他们的真气都是来自《长生诀》同一源头,兼且一偏阳热,一偏阴寒,相互不但不互相排斥,反变成一团螺旋劲气,像太极内阴阳二气生生不息,弹指间以惊人的高速连转十多匝。
  接着就是赵德言目睹的舍利陡放光明,寇仲和徐子陵则感到舍利的核心像爆炸开来般,一股无可抗拒的巨力把两人抡得朝反方向抛开,隐隐感到舍利不但把两人同流合运后的气劲分别送回体内,还多加了两人不明白的惊人力量。
  两人掉往地上时,浑体疲麻乏力,只要敌人的兵器此时招呼到身上,肯定必死无疑。
  破风声在上空响起,一道人影以任何人难以相信的高速,横空而至,刹那间来到晶球堕地处,手中弯月刀旋飞一匝,芒气大盛,把涌过来突厥方面的人马尽数迫开,暂解分别仰卧和仆倒雪地上的寇仲和徐子陵杀身之厄,右脚把舍利挑起,变戏法般把舍利收进另一手提着的羊皮袋去,所有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浪费半分时间。
  赵德言首先朝那人攻去。百变菱枪缠往来人弯刀,另一挥打其拿着羊度袋的左手,并大喝道:"云帅大驾光临,赵某人怎敢不竭诚款待。"
  康鞘利是另一个没有被云帅刀气迫开的人,知云帅轻功冠绝天下,腾身而起,就在云帅把舍利收进羊皮袋之际,飞临云帅斜后方两丈许处,马刀化作十多道芒影,罩头往云帅直压下来。
  赵德言和康鞘利配合得天衣无缝,云帅唯一方法就是往横避开,不过无论闪往任何一个方向,势将陷身其他突厥高手阵内,那时不要说逃走,保命亦大成问题。
  这批突厥高手人数不过三十,但无一非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加上悍勇凶狠,善于群战,实力不容轻侮。
  香玉山刚佯装束手就缚没有出手,此际见状朝战圈窜来,从怀内掏出见血封喉的锋利匕首,目标却非云帅,而是伏在地上生死未卜的寇仲和徐子陵。
  事实上赵德言早打定主意,只要抢到近处,会先行一脚把最接近他的徐子陵踢毙,去此大患。
  云帅不愧为名震西域的宗匠级人马,更表现出对寇仲和徐子陵的义气。大喝道:
  "起来!"
  左手羊皮袋往后上方疾挥,右手弯月刀划出芒虹,迎向子菱枪。
  寇仲和徐子陵似给云帅的喝声惊醒,同时一颤。
  香玉山此时离开徐子陵只有半丈的距离,以为徐子陵会立即醒过来,竟不敢继续扑过去,抖手射出匕首,直取徐子陵颈侧要害,人却往后急撤,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
  "蓬"!
  康鞘利的马刀劈上云帅贯满真劲的羊皮袋,给震得向后一个倒翻,落往远处。
  "叮"!"叮!"
  云帅脚踏奇步。在窄小的空间以绝世身法迅速晃动,迫得赵德言不信变招,仍给他的弯月刀连续命中他的菱枪尖锋。
  不过赵德言亦知云帅挡格他和康鞘利的联攻,已出尽浑身解数,竟收起菱枪,一掌拍出,迫云帅硬拚内功。
  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其实乃赵德言毕生魔功精华所在。把敌手完全紧锁笼罩,五指箕张,似缓似快,拙中见巧,变化无穷,乃赵德言压箱底的本领"归魂十八爪"的起手式"朱雀拒"。所谓"朱雀不垂者拒,如山高昂,头不垂伏,如不肯受人之葬而拒之也"。
  云帅本待尽了对徐子陵和寇仲的道义后,立刻冲天而起,再以回飞术脱身逃走,岂知赵德言爪势一出,竟把他牵制得动弹不得,只恨此时再无暇去惊叹这宿敌的超卓魔功,明知此招绝不该去硬拚,怛已别无选择,猛咬牙龈,弯月刀破空而去,迎击"魔帅"赵德言凌厉无匹的一击。
  蓦地徐子陵一个翻身,险险避过香玉山射来的淬毒匕首。
  大吃一惊的是赵德言,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到云帅的弯月刀去,根本无暇去研究徐子陵真正的状况。只知他倒仆之势忽变成仰卧,如若配合云帅攻他下盘,那就大为不妙,为了不吃眼前亏,无奈下只好往后移回。
  云帅终争取得一线空隙,喝道:"兄弟扯呼!"冲天便起。
  康鞘利和赵德言同声怒叱,斜冲而上,希望能在云帅全力展开身法前把他硬截下来。
  香玉山见徐子陵转身后再无动静,对围在四周的突厥高手喝道:"先干掉这两个小子。"
  岂知这群突厥高手只是新近方随赵德言或康鞘利入关,没人懂得汉语,且人人均知云帅是西突厥的国师,乃最重要的死敌,竟没有人理会香玉山,纷纷散开扩大包围网,以阻止这以轻功名着西域的大敌逃出重围。
  香玉山气得差点把肺炸掉,恶向胆边生,箭步抢前,提脚往徐子陵顶门天灵穴去。
  升至十丈高处的云帅发出一阵长笑,潇从容的还刀鞘内,再以牙咬住羊皮袋口,两手像鸟翼般振动,一个回旋,避过两大劲敌的追击,就那么从高空泻下,朝最接近的北院围墙滑翔过去,姿态优美至极。
  "砰!"
  香玉山重重一脚踢实在徐子陵头顶,除子陵没有应脚头骨碎裂,亦没有头破血流,原来他的头发根根竖起,形成一个保护罩,不但化去香玉山贯满内功的一脚,还送出丝丝阴寒之气,狠狠破开香玉山的护体真气,攻进他体内去。
  虽说气功高明者能气贯毛发,甚至以长发攻敌,但是像徐子陵这么以头发反攻破敌,香玉山虽见多识广,仍未听过和见过。
  魂飞魄散、自作自受下,香玉山整条踢人的腿疲麻刺痛,顿时跄踉跌退,到十多步外才"咕咚"一声一屁股坐倒雪地,阴寒劲气蔓延至大半边身子。
  最接近他的是那两名装模作样押他出来的突厥高手,他们本是奉赵德言之命负责保护他,见状忙奔过来,一左一右把他扶起。
  除子陵忽然跳将起来,不屑的往两丈外的香玉山瞥过一眼后,移到寇仲身旁,一掌拍在仰躺地上寇仲的胸口。
  此时云帅快要落在墙头处,只要足点墙头,可生出新力,落荒逃去!心中暗喜时,忽见衣袂飘飞,重纱掩脸,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首的"阴后"祝玉妍蓦然现身墙上,纤手盘抱相迎,似要把云帅抱个结实。
  云帅能逃到这里,已是出尽浑身解数,再无余力凌空变招,晓得唯一保命之法,就是乖乖献上叼在口上的羊皮袋,暗叹一口气,张口一吐,猛摇下颔,羊皮袋往祝玉妍投去。
  祝玉妍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得意娇笑,一手把羊皮袋接过,另一袖拂出,道:"难得你这么乖,回去吧!"
  她确是手下留情,更是不安好心。以她的天魔大法,虽未必能置云帅于死地,但要重创他却是绰有余裕,可是她此一拂旨在把云帅送给从后赶来的赵德言和康鞘利等一众突厥高手,好以云帅牵制敌人。
  另一边的香玉山则大叫侥幸,当两名突厥人好心把他扶起,寒气已侵遍全身,可是他虽恶贯满盈,尚命未该绝,忙把体内寒气分别送入两突厥人体内,以他们作替死鬼。
  在一般情况下香玉山的功力肯定办不到此一着,可是徐子陵送入他体内的乃来自舍利奇阴奇寒的邪异真气,像寄生虫般专找更理想的居所入侵,遂顺势朝那两个不幸的突厥人沿其手臂经脉钻进去,虽然两人功力高于香玉山,仍为他所乘。
  两突厥高手触电般左右倒跌,脸无人色。
  寇仲刚好从地上跳起来,香玉山哪敢久留,忙朝已方人马所在逃过去。
  "蓬!"
  云帅于忍痛割爱献宝后一掌拍在祝玉妍挥来的的罗袖处,被送得倒飞而回,向赵德言、康鞘利投去。
  假若赵德言此刻全力出手,加上康鞘利一众突厥高手相助,肯定明年今夜是云帅的忌辰,幸好赵德言志在舍利无心于此,竟从半空硬是改向下堕,直趋北墙,急喝道:
  "祝尊者请听赵某人几句说话。"
  祝玉妍本要立即离开,但总不能连这几分面子都不给赵德言,没好气的道:"有什么好说的,舍利给我,人给你,言帅总不能占尽天下所有便宜吧!没我祝玉妍,你怕是物人两失。"
  兵器交击声从赵德言后方传来,显是云帅陷身重围,正在浴血苦战。赵德言却没有回头看一眼的兴趣,停在离墙头十步许处,沉声道:"圣舍利乃敝上准备献给武尊作他老人家九十大寿的贺礼,祝尊者若这么携宝离开,德言只好回去如实报上,尊者请三思。"
  以祝玉妍的纵横天下,亦不由心底一阵犹豫,赵德言虽说得平淡客气,但不啻告诉她若这么夺走舍利,等若一举开罪了整个东突厥,还与东突厥最顶尖的三个人赵德言、大汗颉利和"武尊"毕玄结下梁子,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后方的打斗蓦地趋剧,惨叫悲呼接连响起。
  祝玉妍淡淡道:"言帅再不过去帮忙,你的人恐怕没多少个能剩下来,那两个小子复原啦!"
  她终于下了决定。
  赵德言怒叱一声,斜冲而起,两爪齐攻,施出"归魂十八爪"的第一式"玄武悲泣",其诀云:"玄武为水,衰旺系乎形态,以屈曲之玄为有情,有是形则有是应。"忽然间他双手左爪变为直急冲射,湍怒有声!另一手变得屈折弯曲,悠扬深缓。如此爪法,不是亲眼目睹,谁都难以相信。
  祝玉妍娇笑道:"言帅功力大有精进,可喜可贺。恕玉妍不再奉陪!"
  飘身退离墙头,往对街宅舍的瓦面投去。以她的"天魔大法",竟不敢硬挡此招,只谋急退,好令赵德言难以穷追,可见赵德言此招如何厉害。
  四大魇门巨头,终因邪帝舍利正式决裂。
  赵德言一点墙头,增速往仍在凌空倒退的祝玉妍射去,长笑道:"能与祝尊者决一死战,确是人生快事。圣门八大高手的排名已属陈年旧事,应依最新情况重排名次,尊者以为然否。"
  从第一式"玄武悲泣"变化为最厉害的第十八式"青龙嫉主",双手先收回胸口,再卷缠而出。
  祝玉妍知道自己是倒退飞掠,在速度上吃了大亏,肯定会给赵德言后发先至的一击在半途中赶上,当机立断下把提着的羊皮袋横挥抛离,娇呼道:"儿接着!"
  赵德言双目凶光尽露,知这休想能把羊皮袋抢回来,原式不变的全力往祝玉妍攻去,将怨恨全发在她身上。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