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巧得元精

作者:黄易

"邪帝舍利"原本是第一代邪帝谢泊,为寻找一套有关医学的帛书,无意中于一座属于春秋战国时代的古墓内发现的陪葬品。
  此墓位于古齐国境内,墓室宏大壮丽,陪葬品极其奢华,只是生葬的骏马竟达百匹之众,可知墓穴的主人生前纵非王侯将相,权势地位亦非常之高。
  谢泊虽因不容于当时独尊儒学的正统社会,致愤世嫉俗,行为怪异,本身却非什么十恶不赦的邪人,独寄情医道,希望能通过医术,破解魔门最神秘经典《道心种魔大法》之谜。
  邪帝舍利被谢泊发现时,是放在墓主所枕后颈之下,满布血斑,晶莹斑驳,因属晶状的半透明特质,故归类为黄晶,事实上它和任何黄晶石都有很大的差异。
  最惹起谢泊兴趣的是此晶球似乎蕴涵某一种奇异的力量,经谢泊长期试验,得出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晶球拥有吸取和储存人类真元和精气的奇异特性。
  这发现实是非同小可。
  在魔门中,早流传有吸取别人功力的各种邪功异法。但不论施术者如何高明,吸取他人真气只属辅助或暂时性质,从没有人能真的把别人数十年功力永久性的据为己有,并大幅和无休止地增加自己的功力。就算能办到,由于真气本质的差异,只会是有害无益,动辄有走火入魔之祸。
  较高明是通过男女采补之术,吸取对方元阴元阳,但仍只是辅助性质,其中不无风险,非是上乘之道。
  但元精却是玄之又玄的另一回事。
  道家有所谓三元,其在天为日月星之三光,在地为水火土之三要,在人为精气神之三物。而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正是整个道家的修炼过程。在元精、元气、元神的三元中,元精乃一切的根本,元气和元神是把元精修炼提升而得。元气和元神因每个修行之士际遇和方法不同,各有差异,元精却并无分歧。
  这一发现令谢泊欣喜若狂,经多年钻研,终创出一种把元精注入晶球得方法,那时他离大归之期不远,遂在临终前把元精尽注球内,并嘱下一代找出提取球内元精的方法。
  自此晶球被命名为"圣帝舍利"。
  这带来魔门两派六道中天邪道最头痛的问题,像谢泊这样博学多才,识见超凡,拥有大智大慧的人实属百年难得一见,历代继承者虽殚思竭力,千方百计,仍像坐拥宝山,分享不到半个子儿好处。且因不得其法,令舍利不断吸取各式各样有害或无害的元气,令问题更趋复杂,更难解决。
  不过历代邪帝,只要非是横死者,临终前均依遗训把元精注进舍利内,这亦成为天邪道历代宗主所选择的辞世方式。
  因为种种变化,研究如何提取舍利元精成为高度危险的事,一个不好,动辄有走火入魔之险。间或有人能提取舍利内有益的元气,确能令功力倍增,这事实使历代传人更是锲而不舍。至于如何提取舍利内的元精,则仍是一筹莫展。直至向雨田出,以天纵之才,修炼"道心种魔大法",忽然悟出提取舍利元精之法,谢泊的梦想才得以实现。
  这时向雨田却因修种魔大法出岔子,又见尤鸟倦四徒没有一个是成材的,临终前把舍利交于鲁妙子,嘱他寻觅魔门其他派系有能之士,传予舍利,便可统一魔道,结束魔门数百年来四分五裂,内斗不休之局。
  最后鲁妙子认为魔门暂时无人有资格承受舍利,遂把舍利密藏杨公宝库之内。
  自知邪帝舍利的存在后,寇仲和徐子陵对舍利从未起过染指之心,若非赵德言凭着从尤鸟倦处得来有关邪帝舍利的资料,蓄意害他两人,他们根本不会与舍利有直接的接触。
  舍利内的杂气是开放的,只有元精才是封闭,与舍利内庞大杂气交通的方法,就是通过真气的交流。要汲取舍利内的杂气实非困难,问题是无法控制杂气输来的份量和没法子过滤随之而来有害无益的死气和邪气。
  假若寇仲只是探手到罐内的水银中把舍利取出,反不会发生任何事。可是寇仲是以井中月探进罐内以刀锋挑起舍利,则必须气贯刀身,以内气把舍利黏取,井中月遂变成一道桥梁,将寇仲和舍利全无隔阂的串联起来,寇仲哪能不立即着了道儿。
  舍利内的大量邪气、死气像永安渠的渠水般沿着这道由井中月搭成的桥梁势不可挡的往寇仲涌去,使他一时脑海幻象丛生,像千万冤魂齐来索命,寇仲能做到的只有拼尽全力,力图把舍利涌过来的异气迫返舍利内,所以像中邪般不能移动。
  幸好此时徐子陵见势不妙,当机立断要把舍利毁去,全力攻向舍利,却不知舍利因蕴藏元精,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摧毁,而赵德言正因晓得这点,才毫无顾忌的放手强攻,且利用舍利这特点尽操主动,占尽上风,屡施杀着。
  徐子陵欲震碎舍利不成,真气狂涌进舍利内,出现自谢泊把元精注入舍利后,从未出现的情况,就是他和寇仲两人同时与舍利建立起交通往来的渠道。
  在寇仲方面,他感到从舍利涌来的异气忽地倒卷回流,哪能收得回真气,反而一发不可收拾的把真气全送入舍利去。
  连谢泊和向雨田也没想过的事此时却在舍利内发生,两人由于功力相若,同源而异质,两股真气竟在舍利内汇聚成流,形成阴阳正反的涡旋,登时把蛰伏其中的元精大幅引发,决堤般往外宣到两人身上。
  换过是别的人,就算高明如赵德言和祝玉妍,恐怕亦经受不起这狂猛的冲击,犹幸两人经过和氏璧改造经脉后,堪堪可容纳这一冲击,否则会立即落得经脉损裂而亡之局。
  不过纵是如此,由于他们引发了舍利内大半的元精,送往他们体内时又夹杂大量来自历代天邪道宗主的杂气,寇仲和徐子陵仍是承受不起,震倒地上,体内经脉真气乱窜,濒临走火入魔之厄。
  亏得香玉山生出歹念,徐子陵借机把正被体内本身真气强烈排斥的杂气尽赠于他,与杂气本质有异的元精立即跟他本身元精结合,功能体力回复过来。
  当他从地上弹起,虽没骤觉功力陡增,却感到整个人像脱胎换骨的与前有别,至于分别在哪里,则一时说不出来,因为他并不明白元精贯体的道理。
  寇仲此时仍在水深火热,随时会走火入魔的困境中,幸好徐子陵积吸取和氏璧和邪帝舍利两趟前无古人的宝贵经验,立即过去一掌拍在他背心,寇仲立时知机地把杂气送往他身上。
  当徐子陵把从寇仲处汲取回来的邪异之气以掌风迫出,一切已成定局。在没有人知晓下,两人分别吸取邪帝舍利内魔门中人梦寐以求高达七成的庞大元精,就像从杨公宝库中取走七成的兵器黄金。
  此时云帅正陷入以康鞘利为首的突厥高手的重围苦战内,他们顾不得找香玉山算帐,连忙赶去援救云帅。
  他们势如破竹的破开一个缺口,心知不宜久战,与云帅会合后穿往北墙的方向,当跃上墙头,刚好是赵德言临空追击祝玉妍,后者则把装有舍利的羊皮袋抛给倌倌的关键时刻。
  羊皮袋打着转斜上近十丈的高空,往远方落下去。
  大雪又浓又密,城中居民因大唐军封路搜渠,若非必要,人人绝足户外,大小街道静如鬼蜮,只有马嘶人声,不时从永安渠一方传过来。羊皮袋打着转斜上近十丈的高空,往远方落下去。
  大雪又浓又密,城中居民因大唐军封路搜渠,若非必要,人人绝足户外,大小街道静如鬼域,只有马嘶人声,不时从永安渠一方传过来。
  祝玉妍往街心堕下,全身衣袂拂扬,落往她身上的雪花,进入半丈范围内就给劲激溅开去,情景诡至点。
  寇仲、徐子陵和云帅见祝玉妍魔功如此厉害,都看得倒抽一口凉。
  云帅低喝道:"为我押阵!"两足一曲一伸,足尖再点,箭般弹墙头,腾空直往正在十多丈外的高空上翻滚的羊皮袋扑去。
  寇仲和徐子陵反手把康鞘利和另两名高手击下墙头,交换个眼色,同时跃落街上,朝羊皮袋的预计落点疾掠过去。
  大街上危四伏,谁也不晓得是否忽然有人从某处冲杀出来。
  白影一闪,赤足的倌倌幽灵般从一座华宅凌空飘出,迎往空中的羊皮袋,瞬那间羊皮袋只有三丈许的距,由于羊皮袋正朝她的方向抛过去,肯定云帅追到时她可安然携宝开。
  几道人影从暗处冲出,赫然是阴癸派的四在元老高手边不负、辟守玄、闻采亭和霞长老,他们非是要拦截三人,而是要在地面为往空中接宝的倌倌押阵。
  "蓬!"
  祝玉妍硬接赵德言凌厉无匹的"青龙嫉主",被击得往后飞退,以化解对方的劲,两人旋又战在一团,场面火爆眩目,劲交击之声连串响起。雪花激溅中,两条人影兔起鹘落的展开激烈无比的剧战,魔门宗师级的两大绝顶高手,奇招学层出不穷的作遨殊死决战。
  这边眼看羊皮袋要落入倌倌手上,忽然横空剑光骤闪,天仙般的师妃暄凌空御剑而至,化作一道白芒,朝高空中的倌倌激射。若倌倌仍一意去接羊皮袋,肯定要饮恨在她命运注定的大敌剑下。
  倌倌当立断,娇呼一声"师伯公",天魔带从袖内射出,往师妃暄拂去。
  辟守玄立即腾身而起,往从高空落下的羊皮袋抓去,配合得无懈可击。
  此时康鞘利等一众突厥高手逾墙而出,康鞘利环目一扫,把握到形势后,大喝道:
  "随我来!"带头往羊皮袋所在处全速奔去。
  此时长街的一端是祝玉妍赵德言凶险的尘战,另一边则是以羊皮袋。为中心的你争我夺,形势杂,但阴癸派一方仍是占尽先上风。
  师妃暄在祝玉妍从云帅手上夺得羊皮袋的一刻抵达现场,她本打定主意不到外宾馆来,原因正如徐子陵所猜测的,是认为徐子陵骗她。
  后来接到天策府的通知,晓得两人中伏,逃进永安渠的渠水里,终按捺不下对徐子陵的关心,暗中在旁监视建成、元吉大规模的搜渠行动。
  当她判断出两人该早已渠时,立即往外宾馆,见到祝玉妍把羊皮袋抛给倌倌,赵德言则找祝玉妍拚命,心内仍是半信半疑,未敢肯定羊皮袋内的是真舍利。不过既然魔门中人不顾一切,大开杀戒的你争我夺,她抱着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之心,全力出手拦截倌倌。
  "啪"!
  天魔带拂中剑锋,师妃暄借力改变方向,身随剑走,仍往羊皮袋凌空掠去,姿态潇洒美至点,亦教人意想不到。
  倌倌吃亏在临时变招迎敌,只能施出七成的功力,天魔带拚上师妃暄全力的一剑,登时相形见拙,泛起强烈的波浪卷纹,倌倌往侧飘堕。
  此时辟守玄至羊皮袋下方,只要升高丈许,就可把羊皮袋抓个结实。他功力深厚,五指生劲,羊皮袋抛势立止,如被磁摄的直往他掉下去。
  假若师妃暄要如他般争夺羊皮袋,肯定慢他一线,可是师妃暄的目的只是要摧毁邪帝舍利,当然又是另一回事。
  横空而来的师妃暄一点不把从下方跃上来以隔空取物手法抢夺邪帝舍利的辟守玄放在心上,色空剑脱手射出,仿似一道闪电般破空而去,所到处雪花激飞,后发先至的在辟守玄只差寸许就可抓着羊皮袋边沿的关键时刻,击中羊皮袋。
  "轰"!
  袋剑交击,发出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外的劲撞击,低沉若闷雷的激响,羊皮袋被炸成漫天碎粉,黄芒盛射下,周遭方圆三丈被劲震成漫天雪尘的雪花,往四外溅去。
  首先遭殃的是辟守玄,硬给震得往下堕跌。
  色空剑倒飞而回的同时,邪帝舍利化作黄芒,朝正御空来的云帅射去,至奇怪是舍利的黄芒逐渐黯淡下去,似若有灵性的生物。
  师妃暄终于色变,知道错怪徐子陵。一把接着色空剑,降往地面,至此才知邪帝舍利非是人力所能摧毁。
  最高兴的是云帅,以为鸿鹄将至,好运临门,连忙保持势子迎往舍利,立下决心只要舍利落入他手上,将不顾一切的远千里,全速返西突厥。
  后面三丈外从地面追来的徐子陵和寇仲大失色,怕云帅重蹈他们的覆辙,齐喝道:
  "碰不得!"
  云帅乃是才智高明之士,更晓得两人不会骗他,又想起刚才两人可怕的遭遇,灵一,就那么凌空卸下外袍,挥前往舍利卷去。
  这边变化,另一边亦生出变化。
  赵德言本打定输数,才将怨恨发泄在祝玉妍身上,他一向不忿排名在祝玉妍和石之轩之下,所以数十年在东突厥潜修魔功,希望能攀上邪道八大高手的首席位置,此趟和祝玉妍交手,虽仍未落在下风,但心知肚明仍是稍逊祝玉妍半筹,这时见到另一方出现转,无心恋战,他仍保持主攻之势,于是使个假身撤出战圈,往舍利所在处去。
  祝玉妍要把他缠着是易如反掌,不过一来她仍未想收拾赵德言,更怕两败俱伤,又怕舍利重入寇仲和徐子陵之手,遂把赵德言放过,追在赵德言身后往现场。
  数方人马,人人各施各法,目标都在正于大雪漫天上方疾飞的舍利。
  云帅和舍利在地三丈的上空不断接近,眼看云帅可把舍利收进袍内,一道人影以没有人能看得清楚的高速,从旁边的院落扑出,以比云帅更快的人速度,在云帅外袍接舍利之前,一手把舍利抓个结实,横过长街,落在对面另一座华宅的院墙上,仰天长笑,并把舍利送至眼前,双目射出狂热的芒。
  赫然是"邪王"石之轩。
  云帅失魂落魄的堕往地上,发觉所有人等无不呆在当场。
  凭他的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就算全有所有人齐心合力,怕仍无法把他留下,何况大家互相对敌,各鬼胎。
  寇仲和徐子陵来到他身后,愕然相望,心中奇怪石之轩手抓舍利,却全无样。
  石之轩一副君临天下的姿态,邪目缓缓扫过众人,左手一挥,一道火光直冲上天,爆出一朵血红的烟花,傲然道:"一年之后,我石之轩将会重出江湖,统一魔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祝玉妍和赵德言同时怒叱一声,往他掠去。所有人包括云帅在内,此时才如梦初醒的往墙头上的石之轩拥去。
  石之轩一个倒翻,消没墙后。
  寇仲和徐子陵都颓然若失,茫不知舍利内七成精华,早给他们摄入内。
  师妃暄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淡淡道:"这是否你们希望的结果呢?"
  两人无言以对,回头看时,师妃暄仙踪渺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