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千金一诺

作者:黄易

起始时只泥丸一窍不住跳动,接着是最顶的天灵穴和两足的左右涌泉穴。
  两人顿感通身发痒,四肢麻,那种感觉难受得没法形容,幸好藏身雪内,冰冷的雪减轻他们的痛苦,否则不立即罢手分开才怪。此时当然更不能破雪而出,只好苦忍死守。
  体内真气绵绵,往返不休,俄而全身窍穴一齐跳动,两人福至心灵,任由阴阳元气上下升降,先天真气贯项穿足而来,守得心静如死灰,毫无挂碍。
  最妙是早先两人由于埋身雪内,真气几致油尽灯枯的地步,刻下经过这般施为,等若严冬后春回大地,枯竭的川流重新注准两水,枯毁的草树欣欣回复生机。
  元精组合本是个漫长的过程,先前他们在雪林内只是误打误撞的把释放出来的元精勉强稳固,到现在才真正把元精化出来的元气纳入仔大小窍穴之内,据为己有。
  更情是包围身体的积雪形成一个密封的雪囊,令元气安于本位,不会外,使两人得益更大。
  寇仲的真气愈趋冰寒,徐子陵的真气则愈趋火热,一阴一阳,浑浑沌沌,两人听且自然,任其流通,不急不惑,不助不忘,以长生诀学来的修练方法,空无所空,寂无所寂,神无浑然如一,恍恍惚惚,如若重返盘古初开前的太虚境界。深合道家一炉内火逼,白虎轫于灵合鼎中水融,青龙游于深渊"之境。
  风火同炉,水暖生霞。
  大雪不住降下,到把两人头顶盖过,外呼吸自动转回内呼吸,不但没有真元损耗之像,体内真气流转更盛。
  忽然异像纷呈,魔相业现,两人心志何等坚毅,一样不理,守稳灵台,续向武道的至境迈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侯,两人忽然"醒来",体内众窍齐息,经脉却胀痛欲断,两人自然而然破雪而出,弹上地面,又重重堕下。
  "蓬"!"蓬"!
  两人真气互相狠狠激撞,反方向往外抛跌,卷起漫天雪粉,蔚为奇观。
  他们这时才想到或有敌人在旁窥伺,骇然起来,经脉的胀痛消失得无影无踪,浑体舒泰,说不出的受用安适。
  大雪收止,雪原上空一片灰朦朦。
  雨人又聚到一起,瞰察远近,雪原荒空,山林虚寂,那来敌人敌鹰的影子。
  寇仲骇然道:"为什么仍是白天?"
  徐子陵明白他的意思,囚两人在雪内练功的时间颇为悠长,现在即使不是深夜,也该是黄昏时份,此际虽然看不见太阳,仍感到太阳在乌云后中天的位置,这是不合这理的。
  皱眉一想,道:"你肚子有什么感觉?"
  寇仲下意识的摸着肚子道:"本来满肚是气,给你这么提起,立时变得饥肠辘辘,只想大吃一顿。"
  接着大吃一惊,失声道:"你是说我们在雪内过了一天一夜,现在是第二天的正午吗?"
  徐子陵道:"我们等闲三、四天粒米不进,亦不会饿得像刻下这般厉害,初三日我们都吃得肚满肠肥,初四清晨逃离长安,初五日出时来到这里,今天说不定是初七或初八,你认为这推断有道理吗?"
  寇仲咋舌道:"若真是如此,那必然有些很美妙的事发生在我两兄弟身上,你有没有增进了数上年功力的感觉?"
  徐子陵展开内视之术,哂道:"世上那有这回事。不过由邪帝舍利而来的东白确令我们更上一层楼,作出很大突破,体内真气运转流通的情况大异往昔,但绝非忽然增长多年功力。"
  "锵"!
  寇仲掣出井中月,迅快无伦的疾劈三刀,每刀力道如一,速度却一刀比一刀快,使来得心应手,痛快畅美。
  徐子陵看得眼都呆了,不能置信的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寇仲横刀而立,哈哈笑道:"这不是功力大进是什么?"
  徐子陵摇头道:"我不是指你功力猛增,而是你出刀那种举重若轻,浅描淡写的意态,比之你以前凶霸狠辣的刀法,完全是另一便味儿。"
  寇仲愕然道:"你说得对,事实上我并不觉自己功力有什么长进,但体内真气的运行确是收放自如,随心所欲。来!我们过两招看看,瞧你的什么"有无之道",究竟是什么厉害功夫。"
  话尚未已,童心大起的徐子陵鬼魅般闪至他右侧,学足石之轩的幻魔身法一肘住寇仲撞去,真正的杀着却是下面的一脚。
  寇仲倏地横,运刀挥劈,大笑道:"想我中你的脚计吗?"
  徐子陵拇指接出,止中寇仲刀锋,劲气交触,两人都无以为继,朝反方向错开。
  徐子陵大讶迫:"你怎晓得我要起脚?"
  寇仲愕然停下,抓头道:"你说得对,那纯出于一种无法解释的直觉,我的娘,我们今次的突破肯定非同小可,直想找妖女或可达志来试刀。"
  徐子陵喝道:"看拳!"
  一拳击出。
  寇仲见他此拳不带起丝毫劲气,笑骂道:"想用什么劳什子宝瓶气来算计老子吗?
  哈!咦!"
  拳劲再非高度集中的一团,而是像一堵墙般直压过来。
  寇仲感到挡无可挡,因不知该劈往何处,只好闪身避开。
  徐子收拳笑道:"这是宝瓶气的变种宝墙气,是由石老轩亲身临场傅授,长生气为我们奠下根基,和氏璧改造我们经脉,而邪帝舍利大幅提升我们窍穴的效能,所以我们才能到达这种把真气玩得出神人化的境界。"
  寇仲还刀鞘内,舒展筋骨道:"总言之是涤筋冼髓、脱胎换骨,大大有利于我们逃返彭梁。"
  徐子陵沉吟道:"假设我们真的在雪内渡过两三天,敌人肯定失去我们的位置,且会以为我们到了潼关那方去,我们就依原定计划,到黄河去看看有否便宜船坐吧!"
  寇仲哈哈笑道:"便宜船其实绝不便宜,都不知坐得多么辛苦。"
  "锵"!
  又再掣出井中月,道:"我的手痒得要命,边打边行如何?"
  徐子陵往后飘退,大笑道:"即管放马过来,难道怕你吗?"
  寇仲人随刀走,化作黄虹,往徐子陵追杀过去。
  两人你追我遂,全无顾忌的在雪原上过招,他们既是功力相若,却各自随着自己的性格喜好和际遇发展出风格截然不同的武技,又同是天才横逸的武学奇材,这么放手练习,不用担心错漏破绽,自是精纷呈,两方大有裨益,把这些日子来的心得融汇贯通,而最重要的是深切体会到目下臻达的能力和境界层次。
  这正是两人能屡作突破的最大优势。
  换过宁道奇、石之轩、祝玉妍之辈,傲视群侪,那处可寻对手,故只能独自苦思摸索,没有他们两人这得天独厚,互相参研的方便。
  他们就像适才埋在雪层内练功般浑然忘我,愈打愈快淋漓,寇仲把他的井中八法"不攻"、"击奇"、"用谋"、"兵诈"、"棋奕"、"战定"、"速战"、"方圆"
  反覆使出,每施展新的一遍,都有新的体悟,不同的变化。
  自他因"天刀"宋缺悟得八法后,直至此时此地,始告成熟成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