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一章 初具规模

作者:黄易

"笃笃……"
  窗门敲响,就像杨公卿刚才叫门般。
  寇仲微一错愕,移到窗前,把窗推开,竟是龟兹美女"胡姬"玲珑娇活色生香的俏立窗外,身穿夜行衣,清减少许,却另有一股打骨子里惹人怜爱的味儿,不知是因她再没有像以前般冷若冰霜的神态,还是因多添在眉眼间的一丝淡淡哀怨。
  玲珑娇轻柔的道:"少帅你好!"
  寇仲冒起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那必是非常醉人的享受,特别是忆起她一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可恨姿态,不过他只是在脑袋中腾起幻想,却不会付诸行动。
  他有点不知说甚么才好的道:"很久不见啦:"
  玲珑娇横他一眼,秀眉轻煌的微项道:"为甚么那么目不转睛的盯著人家?是否因早把我忘掉呢?"
  寇仲暗吃一篇,心想当女人说这种怨怒的话时,肯定是大有情意,迫自己表态。不由想起在长安向尚秀芳道别而苦候不果的伤心往事,干咳一声道:"怎会忘记娇小姐?进来再说好吗?"
  玲珑娇摇头道:"我奉圣上之命要立即到常平采察唐军的动静,起行前特来向少帅打个招呼而已。"
  从撞关到洛阳,水路经黄河,陆路剌出撞洛官道,常平位于撞洛官道中途,紧扼黄河南岸,同时控制著水陆两大要道,更是洛阳西面最大粮仓的所在,无论在经济上或军事上,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在关东诸城纷纷向李阀投诚之际,常平仍牢牢控制在王世充手中,但若落人李世民之手,关中唐军将可直出撞关,经弘农到常平,或从水路抵洛阳之北登岸,叉成循唯一的陆上要道攻打洛阳西撞洛官道上两大重镇渑池和慈涧。
  寇仲道:"娇小姐怎知我在这里?"
  玲珑娇白他一眼道:"在这里发生的事,很少能瞒过我的。唉!真不明白圣上这般待你,你仍肯来助他。"
  寇仲苦笑道:"这就叫利害关系。娇小姐应明白王世充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何仍恋栈不去?一但洛阳失陷,可不是闹著玩的?"
  玲珑娇耸耸香肩,迷人娇态不经意的益发流露,皱起鼻子道:"人家是奉命行事嘛。他若完蛋,我将可回复自由,到时就转到你旗下当个小探子吧!"
  寇仲颓然道:"希望我还有命享受那个福份。"
  玲珑娇微项道:"少帅怎可对自己这般没有信心,不跟你说哩!"
  一个翻腾,灵巧如狸猫的抵达墙头上,不忘对他打出道别的手势,迅速消失墙外。
  寇仲摇头苦笑,对李世民的雄材大略,用兵之奇,他有深刻的体会。除非王世充立刻让位予他,又或把兵权尽托付于他寇仲,那说不定仍有少许逆转的生机。这并非他自以为韬略超群,足可抗衡李世民,而是至少他能安抚王世充毫下早有离心的诸将,量材用人。而不是像王世充般只懂任用亲族。由现在开始,到洛阳城破,对它的少帅军将是最重要的时间。这时期愈长,对他愈是有利。他将透过杨公卿与宣永、白文原、上天志等见面,安排攻守大计。
  只有夺得它的老家江都,他才有希望问鼎天下,与所向无敌的李世民逐鹿中原。
  接书的十五天,寇仲足不出户,专心一意的把从宁道奇处领悟回来的宝贵体会消化,更深入的去提升"井中八法"的精微玄奥。每当杨公卿找上门来,则和他研究洛阳的地理形势与兵法的应用,生活安静而充实。
  第十六天,王世充没理由地延迟了至少五天的军事会议终于召开。
  杨公卿奉命来接他人宫,甫登马车,杨公卿愤然道:"你知道王世充为何硬要把会议拖延了几天?"寇仲问其故。
  杨公卿狠狠道:"王世充今早下诏公告,王弘烈镇守襄城,王行本守虎牢,王泰守怀州,王世挥守南城,王世伟守费城,互应太子守东城,王玄恕守合嘉城,王道伺守曜仪城,他自己则率兵二万,抗击唐军。"
  寇仲听得愕然以对。这批镇守洛阳八方重城的将领,全是王世充的宗亲,显示他根本不信任外姓将领,如此举措,肯定会令外姓诸将进一步离心。王世充可能是因李密前车之监,知道一但兵败,手下诸将会出现连锁式的降敌反应,不过这么任亲不任材,调兵遣将,只会把郑军置于必败之地。这安排亦曾使王世充为之大动脑筋,费尽心力,致使会议延迟。寇仲道:"张镇周来了吗?"
  杨公卿道:"镇周六天前已抵步,来的尚有显州总管田坟和管州总管杨庆。但李密的降将段达和单雄信并没被他召人京来,因为王世充更不信任他们。唉!少帅你说吧,这场仗不用打也可知输赢。"
  寇仲苦笑道:"王世充就是那个不晓得自己会输的人,我们对它的期望是想他能捱久一点。"
  杨公卿点头道:"除此之外,对他尚有何求?"马车进入皇城。
  当三艘风帆从黄河驶进通济渠,朝梁都开去,徐子陵已知道不负寇仲所托,成功把宝货运回彭梁。
  由于同兴会一向做足工夫,定期孝敬,谦之信誉良好。所以没遭郑军任何留难。
  众人兴高采烈,急忙换上少帅军的双龙旗号,免致惹起不必要的误会。
  离梁都尚有个把时辰的水程时,卜天志闻风而至,亲率战船相迎,各人久别重逢,当然欣慰异常。
  船队浩浩荡荡的顺流而下,徐子陵、卜天志、高占道、牛奉义、查杰聚在舱内说话,互道别后情况。
  高占道等见到卜天志如此人材,亦投靠寇仲,更是信心倍添。
  卜天志道:"少帅已安抵洛阳,正与老狐狸交手,希望他能稳守洛阳,四天前少帅才传来消息,说子陵和高大将等随时会到。"
  众人正担心寇仲近况,得知此事,立即放下心头大石。
  却只有徐子陵晓得寇仲成功地由宁道奇手底下溜掉,更晓得从那刻开始,如若单打独斗,天下间已数不出多少个人可奈何寇仲。
  高古道讶道:"卜先生为何称我为大将?"
  卜天志微笑道:"这是虚军师的安排。少帅确有眼光,虚军师真是难得的人材,把我们这盘散沙组织成真正的少帅雄师,治理经济民生等方面更是井然有序。高兄现在正是我少帅军八镇大将之一,等若少帅的得力肪股,牛兄和查兄则分别为左右飞将,一镇的兵力暂时是三千五百人,日后当然会大为扩充。"高古道等做惯海贼,有二百多人聚众纵横,已感非常了不起,听到一下子有三千多人拨给他们指挥,立时精神大振,喜出望外。
  卜天志压低声音道:"少帅的口讯对杨公宝库只字不提,究竟情况如何?"
  徐子陵道:"你们听到甚么传闻消息吗?"
  卜天志叹道:"收到的全是坏消息,据说你们寻宝出了岔子,反被李阀把宝库据为己有。不过钱财兵器始终是身外物,只要人能安全无恙,其他实不用介怀。"
  徐子陵压低声音道:"事实刚好相反,在我们这三艘舶的底舱中,运载的黄金加起来足可够彭梁全区军民至少三年的花用。此乃少帅军的秘密,切不可传泄出去。"
  卜天志不能置信的瞪著他,经徐子陵扼要解释后,卜天志拍腿嚷道:"这将解决了虚军师最头痛的问题,我们把曹应龙各地密藏起出来后,虚军师依少帅意思还富于民,免去彭梁区所有税项一年,又通过龙游帮的泽岳从各地购得大批粮货建材,把库存用得七七八八,现在得到这批黄金,当然这是另一回事啦!"
  牛奉义问道:"彭梁目下情况如何?"
  卜天志欣然道:"在虚军师的治理下,彭梁万众归心。欣欣向荣。就算唐军明天便到,我们也有信心撑上一段日子。"
  查杰兴致盎然的问道:"八镇大将除高大将外,尚有甚么人?"
  卜天志答道:"现在只得六镇大将,尚有两个空位待贤,另五位大将就是宣永、陈长林、白文原、焦宏进和小弟,各领一镇,总兵力在二万人间。"
  徐子陵奇道:"当日我离开之际,总兵力应过此数。"
  卜天志道:"这正是我佩服行之的一个原因,以前我们是军民不分,装备兵器马匹都不够分配,人数看似有四、五万,其实都是乌合之众。行之于是大事兴革,先把全军解散,再从有意参军效忠者中选拔精锐,组成六镇大军,严加训练,又把彭梁分为六区,每区一镇,既可维持治安,又可协助地区农事生产,建屋修路,并加强各区防御军事。少帅军再非以前的少帅军哩!"
  徐子陵暗赞寇仲行运,更明白李世民为何对寇仲日增忌惮,皆因彭梁的情况,必会经探子之口向他详报。
  卜天志谈得兴起,续道:"在内政方面,行之创立四部督监,由任大姐任户礼督监,掌六区田户、度用、钱帛、仓库、礼仪、主客、膳饲等各部。陈老谋任工部督监,掌土木建造、屯田、拓田、山泽苑囿、舟揖河渠等司职;行之自己则兼刑吏督监和兵部督监,管官吏铨选、考谋、勋赏、刑律、兵事各项。由于大家都非常齐心,整体运作既精简又有实效。"
  徐子陵听得不知是何滋味。
  少帅军在虚行之等苦心经营下,终具备规模,若给大唐军趁其仍未成气候下以泰山压顶的强势摧毁,人亡军散,他徐子陵绝不好受。
  查杰兴奋的道:"少帅有甚么指示,我们会否出兵助王世充守洛阳呢?"
  卜天志苦笑道:"我们名义上虽有二万兵力,实际上能作战者只有万二、三人,其他的是囊括各式人材的工事和轴重兵,且因尚要派人留守彭梁,免得被虎视沈沈的李子通乘虚而入,实质能抽调的人手绝不过三四千。幸好少帅明言我们只须守稳大本营,并嘱我们偕子陵兄回赴洛阳与他碰头商议。"
  徐子陵道:"准备甚么时候去?"
  卜天志道:"若你不反对,我们今晚立即起程。"
  徐子陵点头道:"好吧!我们今晚便走。"决定郑国兴亡的军事会议在议政殿内举行,由王世充亲自主持,包括王玄应、王玄恕、王弘烈、王行本、王世挥、王世伟、王道徊等太子王子及规王,外姓将领则有杨公卿、张镇周、宋蒙秋、郎奉、杨庆和田坟,勉强加上寇仲,才能两边人数相等。
  王世充显然消化了寇仲初来通报的震撼,显得胸有成竹,从容不迫。不过至少在表面上仍尊重寇仲,让他坐在右首的上座,与对面的王玄应并列。
  寇仲本以为会见到玲珑娇,但这位龟兹美女却没有出现。
  王世充开腔道:"刚接到消息,宋金刚以二万精骑突袭愉次,击溃了唐将姜宝谊和李仲文的部队,下一个目标非平遥则为介州。"
  众皆哗然,只有王玄应脸含冷笑的观察寇仲,与其他人反应截然不同。
  寇仲心中纳闷,王玄应不盛惊讶,自因早晓得此事。但对自己表现得这般不友善,却是耐人寻味。
  究竟有甚么地方不妥当?
  王玄恕不解道:"宋金刚虽是猛将,不过唐军仍不该弱至如此不堪一击的地坊。"
  王玄应得意洋洋的道:"王弟是有所不知。今趟宋金刚南侵太原,后面有颉利全力支持,不但供应战马装备,还以突厥精锐乔装宋金刚的手下,岂是唐军所能应付。"
  寇仲开始明白李渊为何对突厥如此忌惮,不敢公然开罪颉利。如若扯破脸皮,颉利毫无顾忌的联手与宋金刚挥军南下,谁架得住他们?还幸现在仍未致如此明目张胆。
  张镇周道:"宋军一但攻陷平遥和介州,将可直接围攻太原本城,太原不但是李渊的老巢,更是唐室的后援粮仓,不容有失,不知李渊有何对策?"
  王世充朝寇仲瞧来,神态轻松的道:"假若真如少帅所猜,李世民是故意让李元吉吃败仗,以诱宋金刚深入,那他极可能犯下令李家由盛转衰的大错失。"
  寇仲淡然道:"错在甚么地方?"
  王世充提高声音,字字铿锵有力的道:"错在低估敌人,现在李渊以李元吉出守太原,又命裴寂为晋州道行军总管,率军援助李元吉,可知李渊觉察危险。一但太原失守,宋金刚部可沿扮水南下,循李渊当年入关旧路,渡黄河直指长安,否则何有裴寂往援之举?"
  王玄应阴侧测地笑道:"只要我们能牵制李世民在关外的大军,当宋金刚顺利南下,任李世民三头六臂,也要在腹背受敌之下覆亡,没有人可改变他的命运。"
  寇仲耸耸眉头,没有答话。
  田坟道:"李世民兵力如何,屯驻何处?"
  王玄应抢著道:"李世民的主力大军刻下集中在弘农西北的稠桑,行军两天即可抵桃林,看情况是想进犯常平,今趟我们定要他来得去不得。"
  寇仲心中暗叹,以王玄应的低能无知去猜李世民的能耐,等若夏虫语冰,不知所云。
  张镇周皱眉道:"以李世民的精明,怎会蠢得妄开两处火头,谁都知道就算洛阳剩下一座孤城,亦非一年半载所能攻克的。"
  王玄应不悦道:"他不来攻我,就由我去攻他,务要令他泥足深陷,不能分兵去对付宋金刚,等到宋金刚与李军两败俱伤时,我们乘虚而入,尽收渔人之利。"
  王世充干咳一声,打断王玄应洋洋自得的滔滔话河,转向寇仲道:"少帅对此有甚么意见,请放言直说,不用有丝毫避忌。"
  寇仲心中暗骂,王世充虽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事实上却早有安排,使各亲王出掌洛阳四周的战略重镇,目的就是要确保洛阳安全及粮道畅通,并防止手下叛变。倘要围困洛阳,首先得清除重重屏障。
  当下徐徐道:"李世勋一方有何动静?"
  王世充道:"李渊任命淮安王李神通为山东道安抚大使,助李世勋攻打魏县宇文化及的军队,希望能比窦建德早一步攻陷宇文化及,好阻截窦建德的大军。"
  寇仲拍案叹道:"这正是李世民屯军稠桑的作用,目的是牵制圣上的郑军,使李世勋能向北扩展。"
  张镇周点头道:"少帅之言有理。"
  王玄应冷笑道:"我却认为李世民是自寻死路。宇文化及灭亡在即,这是无人能挽回的事实,无论是那一方攻陷宇文化及,在失去援冲下夏唐势将正面交锋,对我们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王弘烈等一众王玄应的"自己人"纷纷交相赞许,对他作出支持。
  王世充再干咳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扯回他身上,沉声道:"今天我们这个会议,就是要决定应否出兵攻打李世民,此事关系重大,干戈一动,我们将正式和李渊扯破脸皮。"
  王玄应断然道:"此乃千载一时之机,我们绝不可错失。"
  张镇周和杨公卿交换个眼色,没有说话。田坟和杨庆两人地位低于他们,更不敢作声。
  宋蒙秋自己先表态赞成,郎奉和其他宗亲亦相继附和。
  王世充见寇仲像呆了般皱眉苦思,奇道:"少帅是否有别的想法?"
  寇仲猛地醒过来般,点头道:"确是另有想法,愚见以为在现时的情况下,绝不宜出车攻唐。"
  "碰"
  王玄应重重一掌拍在几上,大怒道:"早知你是李世民派来的奸细,还不露出狐狸尾巴。"包括王世充在内,众皆愕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