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客串保镖

作者:黄易

夜色苍茫下,两人远离许城达百里之遥,雨雪仍下个不休,他们抵达一座小山之顶,山野河流在下方延展至无限的远处。
  寇仲酒意上涌,叹道:"人世间的恩恩怨怨是否真如刘大哥所言,只是一大箩的笑话?"
  徐子陵苦笑道:"假如你真可把香玉山或魔门诸邪当作朋友或笑话,你不但不用再去争天下,更可出家做和尚。不过照我看就算空门中人,仍未能对人世漠不关心,否则师妃暄就不用和我们反目。"
  寇仲颓然坐下,点头道:"还是你清醒点,只要想起香玉山,我心中立生杀机。即使人生只是一场春梦,但这梦境太真实啦!一天未破醒,我们仍要身不由己的被支配。"
  徐子陵在他旁坐下,喟然道:"我们是因眼看著贞嫂自尽的刺激,才会生出对生命的内省,试想想在当时仇恨高烧下,我们一心一意就是要杀死宇文化及,那会想到其他。由此可以推想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会回复正常,再无暇去想生命是否只是一埸春梦。"
  寇仲叹道:"可是我现在确有万念俱灰的感觉,对甚么都提不起兴趣,只想去看看大小姐和小陵仲,更不愿于此与你分道扬镖,各自上路。"
  徐子陵道:"问题是你老哥背上肩负无数的责任和别人的期待,你不但是宋缺的钦选女婿,更是他的功业继承人。寇少帅又是少帅军的领袖,彭梁的军民都等著你回去领导和保护他们。"
  寇仲一呆道:"你好像是首次鼓励我去争天下。"
  徐子陵道:"可以这么说。一旦李世民出漏子,又或李建成得势,突厥的大军便会南下,那时就要靠你少帅军力挽狂澜。这是宁道奇放你一马的真正原因。"
  寇仲沉吟道:"如果大获全胜的是李世民,窦建德、王世充全被击跨,你对我会有甚么忠告?"
  徐子陵目注地平尽处的茫茫向雪,轻轻道:"那时我将难以知道。"
  寇仲剧震道:"你想到那里去?"
  徐了陵双目射出斩之不断的伤感神色,摇头苦笑道:"我的好兄弟要去争天下,中原还有甚么值得小弟留恋之处?"
  寇仲愕然道:"我以为你要到塞外去只是随便说说,雷老哥不是要靠你去对付香家吗?
  唉!至少你该到巴蜀见见石青璇,这么形单只影的到寒外流浪,实教兄弟心伤。"
  徐子陵洒然笑道:"事实上我非常享受孤单的感觉,只有远离人世,我才可以更接近大自然,感受生命的存在和意义,香玉山现在已找到最强横的靠山,将来假若李世民坍台,我必回到你身边,与你并肩作战,把突厥赶回老家,这是承诺。"
  寇仲双目闪亮起来,哈大笑道:"我听到啦,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我绝不会让李小子攻陷洛阳,照你看窦建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徐子陵摇头道:"我不清楚。他的行事总透著点莫测高深的味道,若没有李世民,唐军绝非他的对手。"
  寇仲忽然叫这:"糟哩!"
  徐子陵摸不著头脑的道:"糟甚么?"
  寇仲苦笑道:"刚才竟忘记向刘老哥或小白借几两银子,现在我们两兄弟身无分文,如何捱到乐寿找大小姐?"
  徐子陵笑道:"把你的井中月变卖不就成?只要有赌本,我可多变几两银出来给你花用。"
  寇仲长身而起,下意识地拂扫身上的雪渍,哑然失笑道:"若要变卖,我们尚各有一颗夜明珠,你舍得吗?那可是无可替代的纪念品,每趟拿在手上把玩,就像重历长安城内装神扮鬼那段难忘的日子。"
  徐子陵耸肩道:"那就边行边想办法吧!我们年轻力壮,做苦工大概可赚几个子儿。"
  寇仲豪情奋起,道:"从无到有,从有到无,自离开扬州后,我们是首次被打回原形,重新做穷鬼。就让我们这对穷鬼兄弟,再闯江湖,以天为被,以地为卧席。哈!有了!我们为何想不到去猎两头猝鹿来换赌本?"
  徐子陵悲伤稍减,叫声"好主意",往山下掠去。
  寇仲连忙跟随其后,两人迅速去远。
  历亭在永济渠南岸,是窦建德的属土,为水陆交汇的大城镇,由此往乐寿,可坐船沿永济渠北上,到另一城镇东光登岸,往西两天快马,可抵目的地。另一个方法是渡过永济渠,西行至漳水,乘船亦是两天可抵乐寿。
  不过无论选择那个方法,在实行上都有困难,皆因两人身无分文,在这纷乱的时代,少个子儿也寸步难行。
  他们昼夜不停的急赶三天路,仍没有半粒米饭下过肚,若非他们功力深厚,早冻僵途上,午后时份来到城门外,见到设于城外的几个食档茶寮挤满商旅途人,更感饥肠辘辘,份外难捱。
  徐子陵一把扯著寇仲,道:"除非你想打进城去,否则我们就于此止步。"
  寇仲这才记起入城必须缴税,笑道:"我们既是他们老闯的小兄弟,寇仲和徐子陵两个朵儿又那么响,索性就向城门的兵大哥要求见驻守这里的文官武将,同他们亮出朵儿,借点盘川,医饱肚子,不是甚么都迎刃而解吗?"
  徐子陵没好气的道:"你即不跟随窦建德打天下,却要受他的恩惠,这算甚么英雄好汉?"
  寇仲拍额道:"我是饿得糊涂,受过他的恩,将来怎好意思和他争大下,唉!那些馒头真香。"
  徐子陵别头一看,最接近他们的食档正在蒸包子,热气腾升,香气四溢,不由想起当年贞嫂常义赠菜肉包的情景,历历如在眼前,蓄意压下去的伤情,涌上心头。
  档主见两人目不转睛的盯著蒸笼。还以为生意来了,嚷道:"一文钱一个,趁热吃最松香美味。"
  寇仲拍拍空空如也的腰囊,苦笑道:"要不要请人做粗活,我们不要工钱,只要馒头。"
  档主露出鄙夷之色,不耐烦的道:"这里不请人,到别处去!"
  寇仲、不以为忤,哈哈一笑。洒然耸肩,朝徐子陵道:"看来,是要饿著肚子上路,不若潜进河里捉两尾鲜鱼,凭我两兄弟的身手,该只是举手之劳?"
  档主再不理他们,侍候棚内的几桌客人去了。
  徐子陵心忖这不失为一个解决饥肠的办法,欣然道:"去吧!"
  正要离开,有人叫道:"两位仁兄请留步。"
  两人愕然回头,唤他的人是棚内其中一个食客,独据一桌,是个脸孔圆嘟嘟的中年胖汉,一看便觉是个做生意的人。
  胖子起立笑这:"四海之内皆兄弟,就让我管平作个小东道如何?"
  徐子陵感激的道:"好意心领,怎可要管老板破费。"
  管平欣然坚执道:"两位仁兄怎都要赏管平些许薄面,千万不要客气,请入座。"
  寇仲向徐子陵打个眼色,示意他不要错失机会,领头朝管平的桌子走去,徐子陵拿他没法,只好随他入席。
  管平唤来麦粥馒头,供两人大快朵颐,忽然压低声音道:"两位是否会家子?"
  寇仲一边把馒头塞进口里,一边竖起拇指赞道:"管老板真有眼光,我们都懂两下子。"
  管平欣然道:"我别的不行,但监人之术却颇有点心得。虽对两位姓名来历一无所知,可是只看两位龙行虎步的风雄姿,直已心折。最难得是两位并不恃强横行,宁愿挨饿仍不偷不抢,实乃真正的英雄好汉。"
  徐子陵怕寇仲又给他乱起些甚么小晶、小暄、小璇一类的名字,忙自我介绍道:"我叫傅杰,他叫傅雄。来自余杭,想到乐寿探望亲戚。"
  管平叹道:"实不相瞒,现在我的小命危如累卵,随时会给恶人害死,两位如肯相助、我愿以黄金二两酬谢两位。"
  寇仲一对大眼立时闪亮,道:"谁人竟敢随意伤人害命,难道不惧王法?"
  管平愕然道:"王法?"旋即苦笑道:"官府在远,拳头在近,兼且群雄各自割据称王,在这里犯事,逃往别处便可逍遥法外。坦白说,若在平遥,谁敢动我半根毫毛,但来到这里人地生疏,唉!"
  徐子陵同情心大起,问道:"管老板乃精明的生意人,为何会陷身这种局面?"
  管平压低声音道:"皆因信错了人。今次我随大夥到山海关做生意,请得大道社的人作保镖,本来一切妥当,岂知途中始发觉大道社的人与我的仇家暗中勾结,一时令我进退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寇仲不解道:"既然生命受到威胁,何不一走了之。"
  管平惨然道:"问题是我随夥附运的五百匹上等绸缎,有一半是行家托付的实物,如若一走了之,自己损失惨重固不在话下,回去还要赔个倾家荡产,且信誉受损,以后势将鸡再做生意。"
  寇仲皱眉道:"山海关不是远在边塞的不毛之地?管老板有信心能把这么大批丝绸卖掉?"
  管平解释道:"在北疆最吃得开的就是北霸帮,北霸帮的大龙头”霸王”杜兴在长城两边都是同样吃得开,无论契丹人、突厥人,高丽人多少给他一点脸子。故能把从山海关出口运往塞外诸夷的生意垄断,以前是抽佣了事,近年则自己大做买卖勾当。我这批绸缎是他派人来订购的,还付了一成订金。只要我把货运到山海关,便可收取议定的黄金货值。"
  寇仲大讶道:"北疆竟有如此厉害人物,突厥人为何要卖他的帐。"
  管平道:"一来因他武功高强,被誉为北疆第一高手,更因他有突厥人和契丹人的血统。所以突厥人或契丹人那不视他为外人。"
  徐子陵和寇仲交换个眼色,暗感不妙,这"霸王"社兴极可能是突厥入侵中原的一只厉害棋子等若以前铁勒人培养的任少名。
  寇仲道:"你们请作保镖的大道社又是甚么路数?"
  管平愕然道:"你们行走江湖的人,竟未听过山西最大的帮会大道社吗?自大隋亡后,天下纷乱,盗贼四起,道路不靖,大道社于是在各省市遍设镖局,收费虽然昂贵,却是物有所值。据我所知他们只曾失过三趟镖,事后都能追回部份物资,更把劫镖者赶尽杀绝。"
  徐子陵皱眉道:"镖局最重商誉,若他们监守自盗,以后谁敢信任他们?"
  管平苦笑道:"在一般情理言确是如此,故今趟若非我亲耳听到,绝不肯相信。"
  寇仲奇道:"这样的事,管老板怎会亲耳听到?"
  管平道:"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两条大船泊在这里的码头后,我循例到船舱检看货物,忽然听到负责今趟护镖的大道社副社主”夜叉”冯跋和手下孟得功、苏运三人在舱门处说话的声音,内中提到收取了存义公的百两黄金,要在抵达山海关前把我害死,吞掉我的绸货。我吓得躲起来,到他们离开才敢潜逃出来,连忙离船,来到这里,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却有幸碰上你们。"
  徐子陵问道:"存义公是甚么人?名字这么古怪的?"
  管平道:"存义公是山西最大的布行,与我的蔚盛长和卖颜料的日升行并称山西三大商号。存义公一直想兼营绸缎,我们曾因此和存义公闹得很不愉快。"
  寇仲道:"你们的货船何时继续上路?同行的尚有甚么人?"
  管平道:"明早才起行,一起附运的尚有山西另外十多间商号的货物,包括存义公和日升行在内。每个商号都派出代表多人随货北上,负贲交收的事务。附运的全是北霸帮订的货。"
  寇仲叹道:"管老板你中计哩!"
  管平愕然道:"中计?"
  寇仲道:"这叫”出口术”,冯跋等人根本晓得你在舱内点货,所以故意在舱门附近说话,好让你听个一清二楚,吓得逃之夭夭。我敢包保不关存义公的事,若你就这么赶回平遥向存义公兴问罪之师,就正中大道社的下怀。事后大道社更可推个一干二净,还诿过于你身上。而管老板你则完了,以后再不用干绸缎生意啦。"
  管平听来半信半疑,忽明忽暗,脸色变得更为难看,想得呆起来,喃喃道:"我和大道社社主丘其朋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为何竟要害我?"
  接著探手抓紧寇仲的手,颤声道:"两位好汉定要助我,我决定立即退出团夥,取回实物,再另想办法运往山海关。"
  徐子陵道:"我们助你取回货物只是举手之劳,不过祸根尚未消除,因为摸不清大道社为何要针对贵行下手。"
  寇仲问道:"下一站你们会到甚么地方去。"
  管平道:"我们正是要到贵亲所在的乐寿去,因尚有一批货物会在那里附运,唉!该怎办好呢?"
  寇仲心忖又会这么巧的,笑道:"从这里到乐寿尚有几天路程,我两兄弟就暂作你的私人保镖,到乐寿后再说。"
  管平反犹豫起来,道:"这里是窦建德的地头,加上有你们壮我声势,我尚或有机会把货物取回来,谅大道社亦不敢当著其他商号的人公然害我并强占我的货物,可是一旦离开历亭,大道社人多势众,情况又有不同,倘若连累两位,我管平于心难安。"
  寇仲拍拍吃饱的肚子,长身而起道:"管老板放心,不要看我们穷得发霉的样子,事实上我们是能应付任何场面的高手。出来江湖行走亦是本著替大行道的心。来!让我们先到船上好好睡他娘的一觉,只要你不离我们左右,保证到什么地方那像在平遥般没人能动你半稂毫毛。"
  又一拍背上井中月,笑道:"要蛮来吗?先得问问我另一个兄弟肯不肯。"
  管平疑信半参,又不好意思表示怀疑寇仲的能力,为难至极点。
  徐子陵扯著他站起来,凑到他耳旁低声道:"管老板,该付账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