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刺日射月

作者:黄易

徐子陵和寇仲像回到久已遗忘的童年岁月,变回两个大孩子,与刚学走路的小陵仲爬在地席上嘻耍,玩的不亦乐乎。此时他们那有争雄天下的高手风范,俯首扮牛、扮马,只为讨小陵仲的欢心,旁观的楚楚和诸仆则在推波助澜,欢笑声充满内堂。
  忽然任俊来报,把两人扯回现实的世界,三人到门外说话。
  任俊道:"两位爷们的消息是否有误我查遍全城,仍找不到任何商家有货交给大道社托运,亦没有大道社的镖团会到乐寿来的风声。"
  两人对望一眼,均晓得又给"管平"耍了一记。不过若非管平诈言会途经乐寿,他们当不会搭他的顺水便宜船,更不至成其代罪者。
  寇仲仔细问过任俊查探的线索,肯定他没有遗漏,向徐子陵悻悻言道:"算管平眼前还有点运道。不过只要他真的到山海关去,我们便有机会寻他晦气。"
  徐子陵沉吟道:"假设他所说的全是胡诌出来,我们恐怕连他的影子都摸不到。"
  寇仲苦恼的道:"存义公的欧良材和日升行的罗意都是老实的商家和好人,我们怎忍心眼瞪瞪的瞧着他们被阴险奸邪所害?"
  任俊听的入神,道:"两位爷儿可否把整件事详细道来,说不定小子可另想办法。"
  徐子陵解释一遍。
  任俊断言道:"这不像杜兴的作风,肯定是管平胡说八道。日升行的颜料名闻天下,但塞外诸国各自有一套染色方法,没理由出高价长途跋涉的向中原买货。"
  寇仲一震道:"我猜到啦!定是拜紫亭订的,他一心要学中原文化,且开国在即,自然需要一批道地的华夏货来应景。"
  徐子陵笑道:"若是如此,就算管平倒运,不过仍要防他一着,防他在途中下手杀人吞货,改为自己去交易狠赚拜紫亭一大笔。"
  任俊道:"想杀人吞货吗?美??夫人如何胆大包天,也不敢在关内动手,所以两位爷儿只要能先他们一步抵达山海关,必可把他们截住。"
  两人大感有理,如释重负。
  像大道社这种分行遍行天下的大镖局,与各地的帮会门派都有交情,就算出事,也有办法根查追究,只有在关外人地生疏,致力有不逮。
  无论从那个角度去考虑,管平该留到出关后才敢出手。
  寇仲想起一事,问任俊道:"在关外,汉语是否流行?"
  任俊摇头道:"汉语没多少人懂得,遑论精通,反是突厥话谁都可说上几句。"
  两人大感头痛,岂非踏足关外,不但变成哑巴,且是聋子。
  任俊道:"爷儿放心,小子是榆林人,说起突厥话来连突厥人亦分辨不出是外人说本地话。只要两为爷儿像大小姐交代一句,小子可沿途伺候为爷儿做翻译。"
  徐子陵道:"小俊巴我们一道走应没有问题,但以到山海关为止,在途上你作我们突厥话的师父,教晓我们突厥话,希望不是太难学吧?"
  任俊虽未完全达到目的,但能追随两人近半个月时光,已是喜出望外,忙说作师父是绝不敢当。
  寇仲一把抓着他肩头,微笑看他配的刀道:"你是用刀的吧?可否耍两招来看看。"
  任俊知两人有意指导他,欣喜若狂,忙移到屋前院内空旷处,毕恭毕敬的向他们躬身敬礼,拿出配刀,耍弄起来,一时刀风呼呼,演至淋漓处像人刀融合起来,精彩好看。
  刀光倏止。
  任俊拜倒地上恭敬道:"请两位爷儿提点小子。"
  寇仲把他扶起来,向徐子陵道:"陵少以为如何?"
  徐子陵双目精光闪闪的打量任俊,点头道:"不论体质才情,皆是上上之选,现在虽仍只是块璞玉,但只要加以琢磨,必成美玉,肯定是可造之才。"
  他少有这么倚老卖老的向地位比他低的说这样的话,只有寇仲明白他如此认真的背后原因。
  寇仲喝道:"当你任俊抵达山海关的一刻,你将是另一个不同的任俊,更有机会登上北疆第一刀手的宝座。但你可知为何我们要这么造就你?"
  任俊早听得心头像火烧起来一般灼热,热泪盈框的摇头。
  寇仲微笑道:"因为我们要训练出一个真正高手来终生的保护大小姐,免得她再受到伤害。"
  任俊的热泪,在忍不住夺眶而出,因为他憧憬的梦想,终有可能变成铁般的现实。
  三人连夜上路,翟娇送赠两人的突厥宝马,神骏非常,但对新主人颇为桀骜而不驯服,不时来些动作,要把他们掀下马来,可是寇仲和徐子陵何等样人,任它们施近浑身解数,仍是轻轻松松的坐在马背上。
  寇仲和徐子陵曾在飞马牧场待过一段时日,住近和尚寺懂念经,何况在和尚寺内,来完硬的就来软的,到天明时离开官道,来到一条溪流,让它喝水并亲自为它洗刷理毛,以怀柔手段笼络马儿的心,任俊亦趁此机会,教他们突厥语文。
  两人均是博学多记的好学者,任俊只说几遍,他们就可记的牢固,口音语调把握的精确不差,令任俊大为叹服。
  寇仲爱不释手的伺候马儿,向徐子陵认真的道:"这是我们继白儿和灰儿后拥有的两匹宝贝骏马,给它们改个什么名字好呢?"
  徐子陵想起惨死在宇文无敌手上的爱马,心中涌起强烈的激荡,暗下决心,自己定要全力保护眼前的突厥良马,它以后将会是旅途的好伴侣,微笑道:"少帅有什么好的提议?"
  寇仲道:"人最怕是改坏名,马儿的名字亦不能轻率,我要仔细想想才行。"
  徐子陵定神打量寇仲那匹浑体乌黑,不见一丝杂毛的骏马,淡淡的道:"运筹帷幄,决战于千里之外,不就是你寇少帅的梦想吗?不若就把你的马儿定名作"千里梦"吧。"
  寇仲唯一错愕,旁边的任俊蹦掌赞道:"陵爷才思之敏捷,肯定冠绝天下,这名字不但发人深省,又隐含日行千里的意思,确不能又再好的名字。"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小俊你或者因和我们相处的时日尚短,故不晓得我们都不爱被夸奖,说到才思敏捷,我拍马也追不到"多情公子"侯希白。"
  寇仲叹道:"连我也想拍拍你的马屁,好!就以"千里梦"作我宝贝马儿的大名。"
  任俊忍不住又道:"少帅的梦想终有一天会成为现实,若非少帅出手,谁能大破李密那直娘贼。"
  寇仲笑道:"这是你最后一趟拍马屁,我们要学你那什么娘的突厥话,哪还有空听拍马屁的话。"
  转向徐子陵道:"说到改名,我的是小晶、小宁,你的是莫为、莫一心,相去何止万里且你志在远游域外,路途亦该以万里计量。你的马儿虽以棕色为主,但隐见奇纹,不如就唤作"万里斑"如何?"
  任俊不敢说话,怕又给指为马屁精。
  徐子陵凝想片晌,同意道:"好!我的乖马儿以后就唤作"万里斑",希望一年后我从返中原时,千里梦和万里斑能有聚首的机会,人在马在。"
  寇仲豪情奋起,长身而大声的喝到:"任俊!"
  任俊忙跳起来应道:"小子在!"
  寇仲仰天长笑,忽然一掌往任俊扫过去,任俊哪想的到他会出手,就算全神戒备仍未必挡的住,何况是料想不到。登时往横抛跌个四脚朝天,出尽窝让相。
  寇仲若无其事般牵着三匹马儿到一旁的青草地吃草。
  任俊傻兮兮的爬起来,徐子陵向他打手势,示意他追过去听寇仲说话。
  任俊乃精明的人,否则不会二十刚出头就脱颖而出,深得翟娇的宠信重用,刀然明白寇仲是要传他武技,忙追到寇仲背后,垂首听训。
  寇仲负手卓立,头也不回的道:"你可知刚才为何没有丝毫之力的给我打成滚地葫芦?"
  任俊谦恭答道:"因为小子武功低微,当然不堪仲爷一击。"
  寇仲摇头道:"你的刀其实使得相当不错,我若要收拾你,恐怕非一招半招能办的到。"
  任俊搔头道:"那该是小子没半点准备,想不到仲爷会忽然出手试我。"
  寇仲旋风般转身过来,虎目闪闪生辉道:"若这是答案,你将终其一生攀不上真正高手的境界。"
  徐子陵来到任俊身旁,微笑道:"练武者首重心法,我们的心法叫做井中月,无论何时何刻也像井中清水,反映着外间日月转移和一切神通变化,所以根本没有突击或偷袭的可能,因为没有变化能瞒过我们。"
  任俊倒抽一口凉气,旋又渴望的道:"假设我任俊能达到两位爷儿这种神乎其神的境界,纵死也甘愿。"
  寇仲神态忽转温和,搭着受宠若惊的任俊的肩头柔声道:"井中之水,无胜无败,无生无死,既有情也无情,纯看反映的是什么娘的东西。你明白就是明白明白就是不明白,全要看你自己,谁都不能帮你,我们只能负起提点训练之责。"
  徐子陵道:"现在趁马儿休息的时光,我们会以长生气为你打通并扩充你全身经脉,这并不会令你功力大进,却可保证你更具攀登更高境界的潜力。"
  任俊全身剧震,拜倒地上,颤声道:"得两位爷儿如此造就,小子日后必不负两位爷儿所托。"
  旅程的日子就是这么过去。
  寇仲和徐子陵抛开一切思虑,除睡觉的时间外,其他的时光全用在学习突厥话和骑射,并指点任俊的武功上。
  被他们贯以真气射出的劲箭,可穿透坚实树身,只十天功夫,他们练成能在马上任何角度,用最快速的手法连续搭弦放箭都无不中的,亦令他们随身带的三百多枝上等劲箭消耗殆尽,不得不改变只走荒山野岭的策略,需到大城采购箭矢。
  任俊是识途老马,晓得高开道的燕国京都渔阳,有个被称为箭大师的着名弓箭匠,专为付得出高价的人制弓造箭。此君意识高开道的御用匠人,不过高开道非是豪爽的人,而箭大师而为爱流连青楼不惜千金一掷,故需另钻外快,暗自留起弓矢私下与帮会人物作交易。
  两人此时迷上骑射之术,心付不若连弓也换掉,对方既能被称为大师,怎都该有两下子,所以对任俊的提议完全赞成。
  任俊的刀法在两人悉心诱发和教导下,一日千里的往前大步跨越,三人各有沈迷,旅途毫不寂寞。
  千里梦和万里斑在寇仲、徐子陵善待下,与两人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和关系,两驹通灵而善解人意,骑在它们背上,使他们生出血肉相连的亲切感觉。
  翟娇在渔阳开有分店,专门批发羊皮,主持人刑文秀是翟让旧部,三十来岁,武功虽不怎样,人却玲珑剔透,几年间打通渔阳官商和帮派的所有关节,在区内相当吃得开。
  闻得寇徐两人大驾光临,忙竭诚招待,请他们住进他在城南的华宅。
  三人黄昏时分入城,在洗尘宴上,陪席的尚有刑文秀的左右得力助手庄洪和刘大田,都是翟让旧部的嫡系人物,昔日战场上的悍将。
  酒过三巡后,刑文秀道:"仲爷和陵爷今趟来渔阳,会与燕王见上一面?"
  寇仲从没想过要见高开道,皱眉道:"高开道不是突厥人的走狗吗?我们和突厥人势成水火,见他可是无意有害的事。"
  刑文秀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现在突厥的突利和颉利互相攻占,争持不下,高开道再不需看突厥人的脸色行事,照我得来消息,高开道正思量今后的去向行止,两位大爷名震天下,说不定可与他结成盟约,此实是个难得的机会。"
  寇仲想起张金树,摇头道:"一天李阀与刘武周、宋金刚之战未有结果,高开道该不会轻率做出决定。假若胜的一方是李家,高开道或会向李家投诚,胜的若是刘宋,他只好再乖乖的作突厥人的走狗,怎都轮不到我寇仲。"
  庄洪拍叹道:"少帅看事准而透彻,我们怎都想不到这么深入。"
  徐子陵点头道:"高开道还是不见为妙,以免节外生枝。我们今趟来渔阳,除了要向诸位问好打个招呼,亦望能补充一些优质的强弓劲矢,好为大小姐从杜兴手取必羊皮货。"
  刑文秀道:"这个没有问题,我们这里有一批现成的弓矢,都是上等货色。"
  任俊压低声音道:"两位爷儿心中想的是由箭大师亲制的弓矢,不是一般的上等货。"
  刑文秀欣然道:"我们的弓矢都是从箭大师处高价买回来的,带我着人拿来给两位大爷过目如何?"
  刘大田摇头道:"我们的箭矢虽然不错,但全是由箭大师的徒儿所做,与由箭大师亲自选料下手精制的,无论在耐用或准绳上,仍有一段很大的距离。听说箭大师一生曾制成七把他很满意的神弓,现在手上仅余"刺日"和"射月"两弓,试作私人珍藏,有人出价千两黄金他仍不肯割爱。"
  寇仲大喜道:"只听名字已知非是凡物,就要这两把。"
  刑文秀等为之哑口无言。
  徐子陵好没气道:"先不说你没有千两黄金,就算有比这还多的银两,对方仍不会卖出来,你难道动武和人家强抢吗?"
  刑文秀脸露难色道:"箭大师脾气古怪,谁的帐都不卖,包括高开道在内,嘿!仲爷可否将就点,先看看我们的存货?"
  寇仲双目放光的道:"我定要把这刺日射月弄来,看看神弓是什么样子的?此事由我们去想办法,刑老兄只需安排我们去与箭大师见一面,由我们去说服他,不成就拉倒,明早我们就上路。"
  庄洪看看窗外天色,道:"这时候要找箭大师,需到百花苑去,他迷上百花苑的媚娘,不到那里去绝对睡不着觉。"
  寇仲和徐子陵想到他们的青楼运道,均暗感不妙,但话已出口,兼之确想拥有两把像样点的良弓,既不想亦不愿把话收回来。
  寇仲苦笑道:"只好看看我们今趟的运道如何,对吧?陵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