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饮马驿旅

作者:黄易

寇仲和徐子陵深切体会到北方边塞雄奇的山水,前方群山耸峙,原始森林广阔浓密,延绵无尽,林荫深处时有河溪淌流,水草茂盛,桦树、栎树参天而起,道路崎岖难行,可以想像商旅路途之苦。
  他们却是悠然自得,由于拟定于饮马驿留宿,所以不用急着赶路,正好欣赏沿途美景。
  天上仍是乌云密布,三人对此习以为常,虽感有点美中不足,但天气凉怏,令人神情气爽。
  走到高处远望,间中可见田野问低矮的农舍和牛羊,颇有与世隔绝无争的味儿。
  穿过一座山丘后,官道转为平直,远处林木上仿佛云气缭绕,如神仙境界,使人着迷。
  任俊喜道:"那就是饮马温泉升起的水气,幸好没走错路。"
  寇仲奇道:"你不是识途老马吗?怎会害怕走错路?"
  任佞嫩脸微红道:"我只来过两趟,仍不是那么有把握。"
  寇仲哈哈笑道:"这是一场误会,我见你对饮马驿馆的老板娘骚娘子印象那么深刻,还以为你来过十多二十次。"
  任俊求饶道:"仲爷放过我吧!"
  蹄声急起,十多骑从后赶来,一看便知是帮会人物,见三人除任俊外都不见兵器,瞥他们几眼毫不停留的越过他们朝饮马驿驰去,马蹄踢起慢天卷扬的尘土,像一堵墙般随风迎头照脸的扑在他们身上。
  寇仲向徐子陵笑道:"能比人赶快一步,总是多占点便宜。"
  话犹未已,蹄声再起,三人别首回望,一个道士打扮的人,孤骡只影的奔来,此骡神骏非常,速度竟比得上马儿,不片刻追至他们身后。
  中年道士生得容貌古怪丑陋,五短身材,隔远就大嚷道:"三位你好,找是骡道人,你们是那个帮会的兄弟?"
  寇仲待他来到马旁才笑道:"我们无帮无派,今趟来山海关是为老板娘办事。"
  骡道人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目光落到两人坐骑,精芒一闪道:"好马!你若肯买给北马帮的人,肯定可赚十多两黄金。"
  寇仲道:"我们的马就像道长的骡,是命根子心肝蒂,绝不出让。"
  骡道人愕然道:"你怎知小蕾是我的命根子?"
  寇仲微笑道:"只看道巨把骡儿的毛色理得这么润泽洁美,就知道长爱骡如命。"
  骡道人仰大大笑,道:"说得好!见你这么乖巧,贫道奉劝一句,若不想把马儿出让,最好勿要到饮马驿,绕道不过花多三天工夫而已!"
  再一阵长笑,越过他们迅速去远。
  寇仲目注他单人孤骠的背影,笑道:"这就是行万里路的好处,否则怎能遇上这么多奇人异士,这骡道人非常有趣。"
  任俊却是脸色凝重,道:"北马帮为何会到饮马驿呢?"
  徐子陵讶道:"你听过北马帮吗?"
  任俊道:"北马帮帮主许开山是东北最大的马商,专和塞外诸族交易,冉把战马卖往南方谋取暴利,高开道也管不着他,夏王与他时有交易。"
  寇仲道:"早先走过那群骑士,是否北马帮的人?"
  任俊道:"若是北马帮的人,马股上均有马蹄形的印记,他们的马既没有这标记,该不会是北马帮的人。"
  寇仲道:"北塞三帮一派是北霸帮、外联帮、塞漠帮和长白派,并没有北马帮的份儿,它该算不上甚么货色,为何小俊说起他们时,神情这么紧张?"
  任俊道:"北马帮之所以名不列于三帮一派之内,皆因他们的崛起只是这几年间的事,许开山三年前仍没有任何人听过他的名字,现在却成家传户晓的人物,霸王杜兴还与他结为兄弟,仲爷该知我为何会紧张啦!"
  寇仲转向徐子陵道:"你看许开山会否是崔望呢?"
  徐子陵问任俊道:"与塞外民族交易,可否以贷易货?"
  任俊道:"一般都是以货换货,少有以金子交易的。"
  徐子陵点头道:"那可能性就相当大。"
  寇仲苦恼这:"怎样能抓着他的痛脚?这家伙定是抢得大批财物后才做交易,否则那会突然冒起得这么快。杜兴肯与他结为兄弟,可见此人背景来历绝不简单。"
  徐子陵一震道:"陆平定是因抓着饿狼崔望的痛脚,才给崔望杀棹灭口,甚至毁灭证据。"
  寇仲先是呆了一呆,接着拍腿道:"说得对,崔望只是求货求财,杀反抗的人只为立威,既不明智亦没道理去冒险杀掉陆平府内所有人,还放火烧屋,那是要毁去可能存在的证物。"
  任俊道:"若陆平晓得谁是崔望,当然会立即广为散播,为何没半点消息傅出来?"
  寇仲竖起拇指道:"小俊开始有思考分析的能力啦!可喜可贺。"
  任俊傍赞赏,嫩脸透出兴奋羞涩的神色,赧然道:"两位爷儿不住蹦励小子,小子当然要动脑筋。"
  徐子陵道:"世事无奇不有。甚么可能性都存在,或者陆平得到证物。却不晓得那是可指证崔望是谁的证据,又或须待某人过目,只要我们弄情楚他被杀前的行踪、见过甚么人,说不定可理出些眉目来。"
  远方忽然尘头大起,骑士、骡车、马车从饮马驿的方向开来。
  寇仲施展玲珑娇亲授的观尘法,道:"尘头散乱,队形不整,这批人看似一队,实是分属不同队伍,且走得匆忙,颇有临急临忙从饮马驿撤走的意味。"
  任俊愕然道:"究竟发生甚么事?"
  三人不由拍马加速,迎上车队,到接近时,更肯定是于饮马驿歇脚的商旅,纷纷从驿馆"逃出来"。
  三人避往道旁。
  寇仲向领先一队问道:"发生甚么事?"
  其中一名商人打扮的胖子回应道:"你们千万不要到饮马驿去,那处现时来了很多帮会人物,绝不会有甚么好事。"
  三人瞧着一队队的商队匆匆经过,又不断有人打心劝他们离开,到最后一队绝尘而去,寇仲笑道:"为着查案的方便,小弟变傅雄,小陵则是傅杰,如何?"
  徐子陵点头表示同意,道:"即使是杜兴这有心人,亦猜不到我们来得这么快日。"
  在杜兴的推想中,翟娇回乐寿后尚须遣人长途跋涉的到彭梁找两人出马,而两人能否分身应约尚是未知之数。若杜兴能把翟娇生擒,当然是另一回事。
  任俊苦笑道:"坦白说,两位爷儿威武如天神,谁都看出你们是非凡人物,改个名字仍不能掩饰你们的真正身份。"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小俊的人生经验仍未够丰富,人的心理很奇怪,不但多以自己为中心,还会下意识地视自己优胜于其他人。你是因为认识我们,才觉得我们有两下子。换作不认识我们的,会在心中蓄意把我们贬低,例如说这两个小子虽粗壮如牛,怛该只是银样蜡枪头,又没有兵器,看!他们都是两眼无神,定因凭着两张小白脸四处欺骗女人,致酒色过度。"
  任俊一呆道:"你们两眼……噢!"
  话尚未说完,蓦然发觉寇仲双目神采敛去,虽仍是精精灵灵,已没有一向慑人的精芒,堪称神乎其技。
  徐子陵为之莞尔失笑,拍马而行,道:"识破我们又如何,来吧!"
  当二人策骑抵达通往饮马驿的坡道下,寇仲和徐子陵叹为观止,想不到在边塞地区,有这么一座造型古怪,气势雄伟的旅馆驿站。
  饮马驿位于峡谷一侧的山势高处,背傍高山,颇有占山为王的山寨味道,具备军事防御的力量。
  主建筑物是一座两层高的士楼,以正圆形高达三丈的石砌围墙包环维护,主楼位于靠山的一方,围墙就由土褛两侧开展,环抱出敞开的大广场,亦是车马停驻的地方。大门与主屋遥相对应,只有一个入口,沿围墙设置客房,足有五十间之多,天井周围是环绕的回廊,置有数组各七、八张椅桌供人歇息谈天,自有其懒闲写意的味儿,天井中心是个宽达两丈的大水他。
  三人策骑进入驿旅,桌椅分别坐着四、五组人,兵器摆到桌面上,近四十人却是鸦雀无声,人人挈眼对三人行非常不友善的注目礼。
  广场嵌置十多组供乡马的木栏,两名看来是旅馆的伙计,正把草料清水注进马槽,供五十多匹马儿饮食。
  气氛透出一种山雨欲来的紧张沉凝,令人感到胸口翕闷。
  寇仲环目一扫,瞪着自己的人有男有女,早前赶越他们的十多名大汉占去其中两桌,却不见骡道人,或许在主楼内,所以不见影踪。
  女的有两个。
  一清秀一妖媚。
  清秀的女子年华双十,与另一高挺英伟的年轻汉子独占一桌,郎才女貌,非常登对,与左右的人都隔开一空桌,有点不愿和其他人杂混在一起的意味。
  另一个女的却坐在七、八名强悍汉子的中间,有如万绿丛中一点红,秋水盈盈的美目透出狐媚的味道,神态优美,但看人的眼神轻佻冶荡,似乎只要是她看得上眼的,就会逢场作兴的来者不拒。她的颧骨特高,长着一对褐色的凤目,该是混有外族血统。
  千甲梦不知是否见到同类,忽然引颈长嘶,弄得本是安静的马儿一阵骚乱,颇有唯千里梦马首是瞻的姿态。
  靠门那桌座中一个作文士打粉,看来十足像个是当大官的师爷那类人物的中年汉,看得双目立时亮起来,坐在他旁的两名武装大汉,亦是如此。
  任俊傍看得心中发毛,寇仲和徐子陵从容自若的甩蹬下马。
  就在此时,一朵彩云从主楼大门飘下台阶,往他们迎来娇笑道:"三位客官切勿给他们吓走,奴家可以子你们最特别的折扣赝惠,唉!千拣万拣,竟拣到奴家的店子来聚他奶奶的武林会,老天爷真不开眼。"
  不用说也晓得她是饮马驿的风骚老板娘骚娘子,只是想不到她对来自各处的帮会恶霸毫不卖账,要骂就骂,没有丝毫顾忌。
  不知谁怪声怪气的道:"骚娘子,我们有说过饮食住宿不付账吗?"
  众汉起哄大笑,由于他们围差广场中心的水池而坐,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震响来回激荡,另有一番声势,亦冲淡先前胶着的沉凝气氛。
  骚娘子来到三人身前,杏目一瞪,挺腰大发娇嗔道:"付账又如何?若传开去给人晓得我饮马驿馆专招呼你们这些爱打打杀杀的人,奴家还用做生意?若惹得崔望迁怒奴家,谁给奴家填命?"
  说话者登时语塞。
  三人交换个眼色,知道所料不差,这些人冲着崔望而在此聚集。
  看清楚"名播中外"的骚娘子,确是身材丰满,且丰满得过了份,年纪早过三十,全赖涂脂抹粉,才能对抗岁月的不饶人。
  穿着俗里俗气的大红彩衣,脂粉香料的气味扑鼻而来,不过她水汪汪的媚眼确有一定的挑逗性,令人联想到廉价的肉体交易。
  清秀少女旁的英俊青年歉意满怀的扬声道:"对老闾娘所引起的不便,世清谨代表家师深致歉意。"
  骚娘子向他媚笑道:"奴家骂的怎会包括吕公子在内?吕公子绝不会惊走奴家的客人。"
  那吕公子给她说得很不好意思,神情尴尬的瞥旁边的清秀美女一眼,见她没有不悦之色,始放下心来,当然再不敢惹骚娘子。
  那妖媚女人发出一阵娇笑,目光全场乱飘的道:"长得好看的男人,永远多占点便宜。"
  她那桌的大汉无不附和及讨好的哄声大笑,充满嘲弄的意况。
  先前怪声怪气被针对的汉子,属于在驿外赶过三人的十多名大汉之一,知道妖媚女子的话是针对自己说的,暗讽他长相不佳,哈哈笑着站起来傲然道:"所谓不知者不罪,青姑尚未试过小弟,所以不知小弟长处,小弟能不会怪青姑的。"
  栈铿话意淫诲亵,登时惹得他一众伙伴别有意味的哄笑。
  那被叫青姑的一桌大汉人人脸现怒色,一副随时动手杀人的样子。
  清秀少女俏脸微红,凑到吕公子耳旁亲昵的耳话。
  寇仲等开始明白邢文秀说的诸帮会各自为政,今趟是首次联合起来对付崔望的意思,只要看看他们现在彼此在言语问互相攻讦践踏的情况,可知各帮派间谁都不服谁。
  反是那青姑丝毫不以为忤,娇笑道:"这位东北会的兄弟怎么称呼,不若随妾身到房内打个转,好让妾身看看你的长处,亦趁许大当家来前解解闷儿。"
  三人听得精神大振,原来众人正恭候许开山大驾光临。
  那东北帮的汉子显然没胆量随青姑入房,坐下笑道:"青姑若在许大当家来时仍起不了床,我罗登岂非罪过。"
  这两句话更是露骨难听,他的伙伴们虽仍发出哄笑助威,但终是无胆上马,气势立即大不如前。
  青姑笑得花枝乱颤,媚态横生的胃道:"没长进的瞻小表。"
  骚娘子不知是否出于对比她年轻漂亮的青姑的嫉忌,向三人道:"不要理他们鬼打鬼。"
  又嚷道:"人来,给三位公子爷牵马。"
  接着眉花眼笑的像用眼睛脱掉三人衣服般打量他们道:"三位公子长得真俊。"
  寇仲和徐子陵尚是首次给女人用眼睛非礼,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
  寇仲指着任俊道:"老板娘这么快就忘掉小俊?他可是你的仰慕者呢?"
  骚娘子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两人身上移开,落到小俊身上,这:"这位小扮确很眼熟。"
  任俊被寇仲出卖,羞得只想找个地洞躲进去以避开所有人的目光。
  徐子陵解围道:"我们要三间客房,明早上路。"
  此时两个伙计应命来侍候马儿。
  骚娘子根本忘记了任俊,趁机下台道:"三位请随奴家到饭堂唱曲热茶。"
  三人正要随她进主楼,忽然有人喝道:"且慢!"
  寇仲和徐子陵停下来,心忖麻烦来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