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饮马之盟

作者:黄易

寇仲往骚娘子扑去时,已迟一步,只见她脸色转黑,与舒丁泰中的剧毒如出一辙,知她在衣袖内暗以那把淬毒匕首自尽。
  寇仲抓着她双肩,喝道:"指使你的是杜兴吗?"
  骚娘子目露奇光,念道:"汝等当知,即此世界未立以前,净风、善母二光明使入于暗黑无明境界,拔擢骁健常胜大智甲五分明身……"声音低沉下去,至不可闻,头侧,黑血从七孔流出,毒发身亡。
  寇仲听得心中发毛,她临死前念的显是经文一类的东西,秘异诡奇,令他感到事情更不简单。
  此时徐子陵把四个壁炉硬以掌风扑减,蹄声愈是接近,听来有不下过百之众,寇仲放好骚娘子的尸身,跳将起来,往大门冲去道:"陵少负责救人,小弟能挡多久就多久。"
  拉开大门,忽然这密封的世界又与外面风雨交加的天地连系在一起。
  寇仲消失于门外雷电风雨中,徐子陵刚把所有门窗以拳劲震开。
  堂内诸人无不在闭目行功,希望能尽早把毒素迫出,以应付狼盗,形势紧张。
  徐子陵朝阴显鹤掠去,堂内以他武功最高,若能先让他回复过来,会更有克敌制胜的把握。
  蹄声在墙外入口处倏然而止,接替是撞击坚门的声响,一下一下的传进来。
  徐子陵的长生气从阴显鹤背心输入,际此生死开头,这孤傲的人再不客气自持,迎进徐子陵的真气,一点一滴把侵入脏腑的毒素迫出。
  "轰"!
  门关断裂,外门终被破开。
  寇仲背挂箭筒,手持灭日弓,卓立台阶之上,严阵以待,任由雨点洒在身上,两旁尚各有两袋后备的箭。
  箭矢为东北帮徒众所有,他对铁弹的应用还未有把握,仍是用箭较为稳妥。
  他另一手挟着四枝箭,对他来说,利用灵巧的手指连续发射四箭,不用费吹灰之力。
  雨水无孔不入的朝衣领内钻进去,他就像在狂风雷暴中屹立不倒的雕像,完全不受任何影响,双目射出慑人的桔光,借主楼透出的灯火,凝视被猛烈撞击的大门。
  他立下决心,宁死亦要阻止敌人杀进上楼去,否则必有人在无力反抗下遭劫。
  "砰"!
  门闩断折。
  三骑从暗黑中幽灵般闯进来,挟着风雨,人人以黑头罩掩去脸目,只露出眼耳、口鼻,状如妖魔,正是肆虐东北,横行无忌的狼盗。
  寇仲发出震天长笑,"嗤嗤"声中,四枝劲箭连珠射出。
  任何人骤从黑暗走到光明,视力多少受到影响,何况灭日弓疾如闪电,越过圆形广场中心的水他,横跨近六百步的远距离,速度丝毫不减的直贡敌胸而过,最后一箭没入门外暗黑处,响起另一声临死前的惨叫。
  四匹马儿受惊下四处乱闯,敌势大乱,马嘶人叫,如在梦魇之中。
  再有六、七骑杀入门来。
  寇仲立知自己用对策略,若他守在水池和外门间的任何一点,由于敌人人多势众,他应接不暇下,势将被敌人突破防线,演成混战之局。无论他刀法如何高明,能白保已相当不错,休说阻截敌人。
  现在他凭灭日弓的远射程,既守住主楼入口,又一眼无遗的监察整座广场,把爱马千里梦和徐子陵的万里斑置于他神弓的保获下,进可攻退可守,实是怃懈可击。
  另四枝箭疾射而去。
  箭无虚发,再有四敌跌下马背,可是另十骑成功冲入门内,高举兵器,绕池往他杀来。
  寇仲静如井中之月,一丝不误地计算敌人杀至的时间。
  此时再有二骑进入大门,马上狼盗俯身弯弓搭箭,往他瞄准,显出出精湛的骑射功夫。
  八箭近乎不中断的发射。像八道闪电般射入敌人体内,箭矢的高速令敌人无从挡格,乖乖的带着一蓬鲜血颓然坠马。
  两骑左右杀至,骑士腾空而起,往他扑来,寇仲来不及取箭,斜弹而起,恰恰避过冲至水他边缘三骑射来的长箭,名副其实的左右开弓,就以灭日弓把来敌连人带兵器扫得飞跌往台阶下。
  尚未踏足实地,四枝箭来到手上,箭声嗤嗤,那池边三名射手同告完蛋。
  无人的战马在广场内冒雨左窜右突,跳蹄狂嘶,绑在四周回廊的马儿受到影响,不安的嘶叫踏蹄,加上闪电雷响,滂沱大雨,有那么混乱就那么混乱。
  "当"!
  第三批冲进来近二十名狼盗领先者的铁盾给寇仲命中,登时四分五裂,惨叫后抛。
  敌人出现在三丈高的外墙顶上,纷纷跳进广场,聪明的更借回廊马儿的掩护,往他立处掩来。
  寇仲像射出兴头般毫不理会,以他能达到的最高速取箭射箭,射得对方人仰马翻,没法形成有组织的阵势。
  到终有敌人迫近台阶之下,寇仲左手把灭日弓摺叠收藏,另一手掣出名震天下的井中月,大笑道:"谁人能档我寇仲三招,老子饶他狼命。"
  "当"!
  一敌给他连人带刀,劈得飞坠台阶,又撞倒另一正要扑来的同伙。
  寇仲往后退守,拦着大门,刀势开展,来者就算能挡住他的刀,亦无能抵挡他超凡的劲气,硬被震得喷血跌开,瞬那间变得血流成河,洒满台阶的惨烈情景。
  在雷电的笼罩下,广场上满是敌人,此时寇仲渐气虚力竭,身上又多处负伤,纯靠坚毅过人的意志撑着。悍不畏死的狼盗仍是前仆后继的攻来。
  蓦地剑光大盛,接去狼盗大部份的攻势,赫然是"蝶公子"阴显鹤。
  寇仲压力大减,精神剧振,笑道:"好剑!"
  阴显鹤刚划破一敌咽喉,只答一句"刀更好",又忙于应战。
  "我来哩!"
  任俊从寇仲另一边钻出来,接着寇仲右侧的攻势,寇仲登时轻松起来。往前跨出自被围攻后的第一步,劈飞两敌。
  骡道人和丘南山的声音同时在后方响起,暴喝道:"勿要放走崔望。"
  寇仲苦笑道:"你们出来认认看。"
  战圈倏地扩阀,在两个生力军的增援下,敌人被迫得撤往台阶下。
  寇仲一方终守稳阵脚,形势逆转。
  徐子陵此时从门内扑出,一个空翻,飞离台阶,落入广场的敌丛中,只见狼盗东跌西倒,立时溃不成军,混乱的情况像波纹般扩展往敌人全阵,有组织的狼盗终于阵脚大乱,变成各自为战。
  寇仲等以泰山压顶之势,联手杀下台阶,把原本如狼似虎攻上来的敌人,杀得东窜西逃,锐气全消。
  号角声起。
  敌人争先恐后往大门逃去,寇仲等与徐子陵紧跟着敌人尾巴追杀,挡者披靡,留下更多的尸体,落在广场中的雨水给鲜血染个血红,令人触目惊心。
  杀到大门外时,仅余的四十多名狼盗逃进风雨的暗黑去。
  雷雨稍竭,天气仍不稳定,远方天际不时闪亮,隐传雷鸣。
  包括徐子陵在内,出战狼盗者无不多多少少负伤受创,那种群斗混战的情况,正是个看谁伤得重,谁捱不下去,以命搏命的死亡游戏。
  苏青、师爷化、贝晨分和手下们死里逃生,又知两人是寇仲和徐子陵,态度大改,说不尽的感激尊敬。
  七名伙计和厨房工作的三名师傅中毒太深,返魂乏术,平添冤魂。
  丘南山在北马帮、外联帮、东北帮一众帮徒协助下清理遗骸,更看看可有活口,以供盘查崔望的秘密。
  尚有个许时辰就天亮。
  阴显鹤虽肯与众人围坐,仍是不吭一声,没有半句说话,谁都不晓得他脑内打转的是甚么与常人有别的念头。
  寇仲、徐子陵运功迫干衣服,行气调息,以恢复元气。
  徐子陵因负起助人驱毒之责,损耗得比寇仲更厉害,疲倦欲死,坐下后学阴显鹤般不言不语。
  寇仲没有丝毫大胜的感觉,既让崔望溜掉,驿馆的伙计又无辜丧命,使他感到非常窝囊。
  师爷化打破难堪的沉默,干咳一声,以严肃的神情换去可厌表情多多的神态,谦恭的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请少帅爷和徐大侠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包涵。"
  郎婷婷露出鄙夷之色,显然看不起师爷化前倨后恭的小人嘴脸,由于吕世清到广场助丘南山清理敌人死伤者,只留下她在饭堂内。
  寇仲瞥一眼被布盖在一角的伙计遗体,其中尚有骚娘子和舒丁泰。心中暗叹一口气,道:"大家不用说这种话,曾共过生死的就是战友。"
  师爷化嗫嚅道:"早前少帅爷指敝大当家与此事有关,不知是否……嘿……"
  寇仲朝阴显鹤瞧去,道:"阴兄可否瞧在小弟份上,点大师爷一条活路?"
  阴显鹤木无表情,惜字如金的道:"许开山就是崔望。"
  师爷化求助的眼神移向寇仲,他心知肚明由他去追问,只会碰壁。
  阴显鹤像不晓得师爷化的存在般,向寇仲续道:"第一个怀疑许开山是陆帮主他老人家,陆帮主曾到北平找我,着我出手相助对付许开山,本人一向对这种事不感兴趣,故断然拒绝,唉!"
  寇仲知他心生悔意疚歉,道:"陆帮主说过甚么话?"
  同桌的苏青、贝晨分、郎婷婷均露出留神倾听的神色。谁都晓得许开山野心极大,只是没想过他是狼盗首领崔望。只有骠道人仍在闭目疗伤。
  阴显鹤缓缓道:"陆帮主曾花费庞大人力、物力去调查他的出身来历,说他与回纥兴起一个叫大明尊教的邪恶教派有牵连。"
  寇仲一震道:"你们听到骚娘子身亡前念的古怪经文吗?"
  除徐子陵外,其他人只能茫然摇头。
  寇仲道:"她念的是甚么世界未立前,净风、善母两个光明使入于无明之界的似经非经、似咒非咒的古怪说话,光明之使不是有个"明"字吗?可见陆帮主不是无的放矢。"
  苏青问师爷化道:"安乐惨案发生时,许开山在甚么地方?"
  师爷化的面色变得更难看,垂首避开众人目光,低声道:"他刚好孤身一人到关外去,惨案后三天才回来。"
  徐子陵道:"这么说,陆帮主得到的证物,该是能证实许开山是大明尊教的人或甚么使者,而他可能把此事告诉舒丁泰,而致招满门惨死的大祸。"师爷化剧震道:"我该怎么辨?"
  徐子陵没有答他,沉声道:"我和崔望交过手。"
  众人精神大振。
  徐子陵苦笑道:"却留不下他,即使单对单动手,我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把他留下。"
  众人露出失望神色。
  丘南山和吕世清联袂而回,看他们神情,便知没有好消息。
  果然丘南山甫坐下,长叹道:"没有半个活日,伤者都以淬毒匕首自尽殉战,也没半个熟面孔的人,身上均有奇怪的刺青,吕世兄猜他们是来白回纥的外族人。"
  最大反应的是师爷化,颤声道:"吕兄弟敢肯定吗?"
  吕世清点头道:"晚辈少时曾随敝师到关外游历观光,在回纥见过这种形式的刺青技术和纹样,据说是属于当地一个神秘教派,但对该教却知之不祥。"
  贝晨分道:"社兴却非回纥人。"
  苏青冷哼道:"教派是没有种族和国家之分的!"
  贝晨分狠瞪苏青一眼,没有反驳,此刻实非斗嘴的时光。
  寇仲向听得一头雾水的吕世清和丘南山解释一番梭,后:"丘老总打算怎样处理此事?"
  丘南山苦笑道:"这会是非常头痛的问题,不瞒你说,我们燕王名义上虽是束北之主,但很多地方仍不由他话事,像杜兴这种一方霸主,背后又有突厥和契丹人撑腰,虽明知他暗里无恶不作,仍莫奈他何,兼且此人武功盖东北,谁都忌他几分。"
  苏青和贝晨分颓然点首。
  寇仲微笑这:"栈锎好办,昨晚发生的事,我们可如实说出去,只把对许开山和杜兴的嫌疑,与及骚娘子临死前的怪经文一字不提,杜兴和许开山交由小弟去对付。"
  阴显鹤沉声道:"怎可不算我阴显鹤的一份。"
  出奇地贝晨分道:"我们东北帮绝不会置身事外的。"
  苏青亦道:"此事最后当然由敝帮主作主,但无论道义上或实际的利益上,我们也要扳倒杜兴。"
  她说得坦白,能除去东北最大的帮会北霸帮,外联帮肯定势力剧增。
  吕世清接着道:"敝师和陆帮主有过命的交情,此事不能不管。"
  各人表明立场后,丘南山断然道曰:"我禀明大王后,再找少帅说话。"
  骡道人张开眼睛,哈哈笑这:"有名震天下的寇仲和徐子陵看上杜兴,杜兴肯定是走衰运。"
  寇仲问徐子陵道:"陵少有甚么意见。"
  徐子陵道:"那就我们在明,诸位在暗,到山海关后我们再随机应变,最好在许开山来前我们离开,不与他碰头,那他就不会思疑我们看穿他和杜兴联成一气。"
  师爷化苦着面近乎哀求的道:"诸位请指点我一条活路,是否该立即有那么远逃那么远,唉!可怜我还上有高堂,下有妻儿。"
  寇仲道:"千万不可如此,大师爷是我们非常有用的一着奇兵,我包保许开山不会动你,当然是看你能否骗得过他。"
  徐子陵道:"大师爷要装作若无其事,千万不能在神态上露出害怕他或怀疑他的神色。
  还要大赞我和少帅,显出感激我们的样子,这样贵当家反不会怀疑你。"
  丘南山拍案道:"这一着确是妙绝,恩不到徐兄如此明白人的心理。"
  众人商议好行事的细节,寇仲、徐子陵和任俊立即上路。
  与杜兴的斗争,出现柳暗花明的局面,再非如先前想像般的简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