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凿穿之战

作者:黄易

以千计的火把同时亮起,照得黑狼军延绵七、八座山头的营地明如白昼,就像在个半时辰前熄灭般突然。
  颉利一方瞧得提心吊胆时,敌营那边的平原以万计的黑狼战士齐声呐喊道:"突利必胜,颉利必败。"
  接着两边各亮起以百计的火把,由明到暗地照出黑狼大军摆开横直达两里的战阵,中军则陷于火把光彩以外的暗黑中,充满诡秘不可测度的味儿。只是火把明暗的变化,立收声势夺人的奇效。
  号角声起,前排开始推进,隔开三五个马位之后,轮到第二排出动,前两排均为刀盾手,到第三排和第四排才是箭手,中军的情况始终隐在暗黑中。
  突利、寇仲、跋锋寒、徐子陵、菩萨五人居中军之首,后方是五人一排三千名最强悍且休息充足的黑狼军精锐。他们藉黑暗的掩护,不让敌人看破他们的虚实,令对方摸不透他们的实力。
  突利喝道:"击鼓"!
  战鼓大鸣,全军随着战鼓的节奏,昂扬而坚定地朝敌阵推进。
  菩萨笑道:"颉利定以为我们活得不耐烦,不睡觉的赶着去送死。"
  跋锋寒扫视敌阵的形势。
  起伏不平的山丘上再不见任何营帐,敌方的箭手均藏在山脚的疏林内,骑兵一组一组地布于各处丘顶上,可以推见当箭手以密袭的箭失抵挡他们后,山丘上的骑兵将像潮水般冲下平原来,对他们展开无情的冲击战。
  战略上确是无懈可击。
  可惜颉利的对手再非突利,而是诡变百出,智比天高的寇仲。
  在寇仲巧妙的心理战和疑兵计之下,使颉利对来犯者的部署捉摸不定,加上金狼军本士气低落,又是欠缺休息的疲兵,一旦接战失利,势难守稳阵脚。
  跋锋寒点头道:"若我们全线冲刺,确是等若自寻死路。"
  突利高举托在肩上的伏鹰枪,露出充满信心的笑意,欣然道:"自成为幽、燕两地的可汗后,我尚是首次充满信心的视颉利为必败之将。"
  接着微一沉吟,向左旁的跋锋寒道:"锋寒会否抽空到幽都见芭黛儿一面,她自洛阳南返后,一直不肯与任何人接触。"
  自赫连堡两人捐弃前嫌,突利是首次对跋锋寒提起芭黛儿,两人当年的仇恨,正因跋锋寒掳去芭黛儿而起,听突利的语气,他对芭黛儿仍是很关心的。
  跋锋寒苫笑道:"我会去见她。"
  突利右旁的寇仲竖起拇指道:"这才是肯承担的好汉子。"
  突利以汉语赞道:"少帅的突撅话愈说愈棒哩。"
  徐子陵手提突利给他的重型长铁枪,策着万里斑,心中忽然浮现师妃喧的影子,她会否也到域外来寻找石之轩呢?
  寇仲凑过来道:"那晚在赫连堡,陵少你在颉利迸攻前两眼像是发光的凝想着什么,是否想着某个美人儿,究竟是师妃喧还是石青璇?"
  徐子陵没好气道:"不要胡扯乱说好吗。我当时心中无牵无挂,只想到人死后会否变成天上的星星,那时又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
  寇仲呸道:"竟来骗自己的兄弟,那时我刚向你吐出心事,怎会不勾起你同类型的遐想?快从实招来,否则我绝不放过你,由今晚开始,以后早午晚必追问你一趟。"
  徐子陵投降道:"你这小子真烦,唉!说出来你也许不相信,我当时竟忆起美人儿场主第一次试吃我们怪菜时的情景。"
  寇仲剧震道:"商秀询!"
  敌阵的火把攸地熄灭。
  黑狼军此时离敌阵前线不到三千步的距离,如若采取全面攻势,在敌暗我明情形,肯定要吃大亏。
  突利不慌不忙,再推进千步后,一声令下,全军停止前迸。
  跋锋寒沉声喝道:"是时候啦。"
  突利发出命令,战鼓震响,又急又密,充满杀伐的意味。两翼各二千精骑冲出,循迂回的路线,绕击敌人阵地左右外翼。
  突利一声呐喊,带头冲出,菩萨、跋锋寒居左,寇仲、徐子陵居右,后方是三千精锐,像一条巨龙从暗黑的深渊冒出来,全速杀往敌阵,直指颉利所在的心脏地带。其它队伍则继续缓进,务要压得敌人难以集中力量应付这支由三千精锐组成的巨龙凿穿战术。
  只要能冲击破一道缺口,他们会如破块的洪流,把任何挡路的东西冲毁淹没。
  跋锋寒和寇仲的亡月与灭日首先发箭,横过草原,一丝不误地贯穿两名藏在丘脚疏林指挥箭手的将领胸膛,拉开战争的序幕。
  在星光底下,从两人的眼力,其视野和白昼看物只有少许差别。
  两翼的迸攻部队只是佯作攻击,纯以箭矢牵制敌人两侧的军队。只有这支凿穿军才是出鞘攻敌的利刃。
  敌阵蹄音沓杂,轰传各处山头,号角长鸣,显示颉利终察破他们出人意表的战术,匆忙调动军队变阵迎战,但已失却先机。
  寇仲大喝道:"颉利小儿,我们讨命来啦!"他带着外地口音的突厥话,在金狼军已是耳熟能详,肯定无人不晓得杀过来的是他寇仲。
  箭矢像骤雨般从疏林内洒来,却犯下严重的错误,全以凿穿军的龙头作目标,却给徐子陵、菩萨和突利以长枪盾牌一一挡格,多些来密些手,三人分处左右外档和中间的位置,护体真气般不但保住龙头,还令寇仲和跋锋寒得以放手连珠发射,每箭必中地,射得对方左仆右倒,士气大挫。跟在后方的精锐只须举盾护身,紧随五人之后,等待杀入的一刻。
  在如此情况下,金狼军熄灭所有照明的火把,实是棋差一着,骑兵是草原上最具机动性和灵活度的进攻兵种,六、七百步箭程只是几下呼吸起落的短暂光景,兼之这条采凿穿战术的巨龙可迅速把敌人远程打击的范围收窄,强劲的箭矢对它构不成任何威协。
  金狼军身处前线者纷纷倒地,及见来的是在赫连堡大展神威的寇仲等人,神颤胆怯下竟然四散奔跑,毒龙阵就像锋利的枪尖般刺迸丘坡下的疏林区去。
  暗黑的疏林里喊杀震天,山头上布防的两千金狼军完全摸不清疏林内发生何事时,突利五人带头冲上斜坡,朝丘顶杀去。
  后随的三千战士仍大致保持完整的队伍,位于中间的担任发射手、排边的则以盾牌挡箭,刀枪制敌。这正是寇仲想出来的凿穿战术的历害处,不理你兵力如何雄厚,只集中力量狂攻一点,清除挡路的所有障碍,一往无前的直指敌阵心脏要害,把主动完全操控在手上,以快打慢,速战速决。
  不过胜败决于一线之差,若非金狼军兵疲将倦,又倘颉利方早一步瞧破寇仲的战术,集中力量以强碰强,那黑狼军势将一败涂地。
  火把光再次燃亮,虽照清楚形势,可是恶龙已深入腹地,使纵横无敌的颉利再难挽回颓势。
  在大后方的总指挥结社率晓得敌人已呈乱象,一声令下,两翼骑兵从佯攻变作实攻,全力冲击敌阵。余下的六千黑狼军往前推迸,力压敌人前线阵地,教他们无法分身攻击破入敌阵中央的主攻大队。
  突利的伏鹰枪、跋锋寒的斩玄剑、菩萨的长柄巨斧、寇仲的井中月和徐子陵的重铁枪,对从丘顶迎击的金狼兵展开绝不留情的歼灭战,杀得对方尸横山野,血染草石,势如破竹地登上敌阵内部那座小山之巅。
  四方八面尽是朝他们攻来的金狼军,胆气稍差者保证可吓至手足发软,任人宰割。
  突利第一个从千军万马中发现颉利的汗旗往另一山头移动,截指大喝道:"追。"
  寇仲乘机大喝道:"颉利小儿,想逃到哪里去!"
  声传全场,金狼军的攻势登时窒缓,纷朝移动的汗旗瞧去。
  跋锋寒知道寇仲的攻心之计大奏奇效,狂喝道:"颉利纳命来!"
  带头冲下山,直朝处于两丘间的颉利主力军杀去。
  黑狼军硬在敌人的包围中杀出条血路,全力以赴地摘取胜利的果实。
  前线喊杀震天,迸入短兵相接的肉搏战阶段。
  寇仲等无一不负伤浴血,跟来的三千精锐减至二千五百余人,可见战况的惨烈。不过人人都晓得胜利在望,士气高涨至极点,勇不可挡。
  突利一枪挑得敌方大将翻跌马背,忽然压力大减,原来金狼军纷纷往两边散逃,对向以悍不畏死震慑大草原的金狼军来说,这是从末发生过的事。
  跋锋寒眼中只有颉利在远方金光闪闪的标志,加速奔驰,变成领头的前锋,挡者披靡。
  杀下山坡之际,金狼军全面崩溃,掉在山野的火把燃起数百处火头,浓烟卷天,颉利的主力军从主动优势变成丧家之犬般四下逃亡。
  当突利成功攻上山头,胜负已定。
  颉利虽侥幸逃迸黑暗的林野去,但再非大草原上从未尝过败绩的无敌大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