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谁能奈何

作者:黄易

黑狼军以整天时间,处理死伤狼籍的战场,收集金狼军遗留下来的粮食、兵器、马匹、营帐等丰富的战利品。
  敌人的尸骸集中一处以柴火烧为灰烬,伤者则尽成俘虏。
  此战突利方面阵亡者八百多人,颉利方面则近三千之众,肯定是一场漂亮的胜仗,可惜因人瘦马倦,无法再立即追击敌人,未能乘势扩大战果。
  已方死者被集中到二十多个帐幕内,于黄昏时分举行公祭,杀马供于帐前,以奠亡灵,在突利的带领下,绕营七圈,每次来到帐门时,以刀击臂而哭,再把死者和陪葬的日用品衣物一起火化,然后收集骨灰,待将来回乡安葬。
  把死者优恤处理停当后,全军大事庆祝,簧火处处,战士舞刀弄枪,把臂高歌跳舞,烤肉的香气弥漫整个营地,充满胜利的气氛。
  突利与一众大酋将领和寇仲等巡视各营,与众同乐,激励士气,才返回主帐,举行最高层的庆功宴。
  此仗胜来不易,众酋将更知全赖寇仲献计出力,又佩服寇仲等于赫连堡力抗颉利大军的壮举,对他们敬若神明。
  酒过三巡后,突利肃容对被安排坐在他右方的寇仲举杯道:"我和少帅生生世世均为兄弟,少帅将来争逐中原,有需要兄弟的地方,我突利敢向草原高山立誓,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结社率等十多名酋将全体举杯,眼神坚定地瞧着寇仲。
  寇仲慌忙举杯,心中一阵激荡,这番话等若突利摆明舍李世民而倾向他的立场,突厥人最重信诺,这番话确是非同小可,影响着中土形势的变化。
  徐子陵却不知是悲是喜,寇仲现在北得突利,南得宋缺这两大靠山全力支持,与李世民再非无一拚之力。兼且寇仲从奔狼原一战中表现出来的战争智能,实是震慑人心,连徐子陵亦对这老朋友及拍档兄弟泛起深不可测的感觉。师妃暄捧李世民为皇之愿,再非像以前般容易实现。
  众人轰然痛饮。
  突利转向坐在寇仲身旁的菩萨敬酒,道:"待大局稍定后,我会派使者通知时健和贵族各大酋,要他们重新推选新的时健,春他们敢否不选你。"
  菩萨慌忙还敬道谢,满脸喜容。
  在奔狼原之战前,老时健有颉利在背后撑腰,根本不用买突利的帐,现在势易时移,当然是另一回事。
  突利亦乐得把菩萨捧为回纥之主,回纥乃草原上除突厥外最强大的民族之一,多了这个盟友,突利更不用把颉利放在眼内。
  跋锋寒正凝视被围在中央闪耀不定的簧火,突利从羊腿割下一片烧得香喷喷的烤肉,递给他道:"颉利有毕玄,我突利却有你跋锋寒,毕玄又何足惧哉。"
  众将轰然叫好,举杯相敬。
  跋锋寒哺哺念出毕玄的名字,一对虎目亮起光芒,哈哈一笑道:"这杯就是为毕玄喝的。"
  一饮而尽。
  突利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豪气干云,充满自信。
  徐子陵问道:"可汗认识马吉吗?"
  突利微一错愕,不好意思的道:"当然认识。我还未有机会问你们为何到塞外来,是否与此人有关。"
  寇仲苦笑道:"我也弄不清楚与多少人有关,杜兴是另一个有关系的混蛋,他还说和你是朋友。"
  突利向结社率道:"杜兴是否和你有交情?"
  结社率老脸微红道:"他不时送些礼物给我,为的是战马的买卖。"
  突利冷哼道:"若他敢开罪我的兄弟,我就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徐子陵暗付自己还是喜欢以前和他一齐共处患难的突利,此刻的突利有种凌驾于一切,随时可决定别人生死的霸主气派。
  跋锋寒提议道:"少帅不若把今次远道前来草原的来龙去脉,详述一遍,很多事说不定迎刃而解。"
  其中一位酋将点头道:"只要我们力所能及,必为少帅办妥。"
  从这两句话,可看出游牧汗国与中土君臣制度的分别。在中士只有君主才能带头作主,但在突厥汗国,领袖由各部落的大酋头推选出来,军队由各个部落组成,部落的酋头都有管事权。至于颉利的大汗,则是通过像突利般的小汗去统治庞大的汗国。
  寇仲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娓娓道出事情始未,最后狠狠道:"马吉肯定是个关键人物,找到他就可把狼盗挖出来,大小姐那八万张羊皮亦有着落,然后我们再回头去找杜兴和许开山算帐。"
  跋锋寒笑道:"找杜兴和许开山算什么帐?这两个家伙一扮丑角一装好人,肯定可推个一干二净,难道你能一刀把他们杀掉吗?江湖规矩就重一个”理”字。"
  寇仲颓然道:"你说得对,这两个家伙确是滑不留手,很难抓着他们的狐狸尾巴。"
  突利哑然失笑道:"有我突利在,你们大可放心。先不论其它,只要给我三个月时间,我可为你们筹措八万张羊皮,先向大小姐交差,由这遣人送去给她。"
  跋锋寒坚决的摇头拒绝,道:"八万张上等羊皮并非小数目,况且这样得到羊皮,太欠乐趣,我要马吉把羊皮呕出来。"
  突利同意道:"我明白锋寒的感受,马吉算什么东西?现在我要他跪下,他就永远不敢站起来。"接着向众将问道:"谁晓得马吉刻下在什么地方?"
  菩萨道:"我知道。"
  寇仲大喜追问。
  菩萨道:"我不晓得他此刻身在何方,却知道他会到龙泉去参加拜紫亭的立国大典,同时和拜紫亭进行一桩大买卖。"
  突利双目杀机大盛,沉声道:"马吉竟敢不把我放在眼内。"
  寇仲乘机问道:"拜紫亭的立国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结社率道:"那是高丽人和颉利的一个阴谋,好牵制契丹人,不让他们插手理会我们和颉利间的纠缠。坦白说,契丹人暗助我们亦是不安好心,最好我们长期分裂,攻战不休,那他们就可大肆扩展,增强实力。"
  徐子陵心中一动,从怀内掏出五彩石,道:"这是美艳夫人在统万交给我们,托我们送往给拜紫亨的五彩石。"
  突利等无不动容,显然知晓此石的来历。
  菩萨震动的道:"这真是靺鞨人的镇族之宝五彩石吗?美艳夫人怎会把此异宝交给你们?"
  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你眼望我眼,心想此石不是从契丹人手上偷出来的吗?为何会是靺鞨的镇国之宝?
  突利把手伸过去道:"可否给我看看。"
  徐子陵毫不犹豫的把五彩石摆在突利掌心,后者拿石后以两指捏起,送到眼前道:
  "在你们南北朝时代,勒銮未分裂为七部,总名靺鞨,其主从波斯人手中得此异宝,遂以之饰大族长的冠帽,五彩石从此成为靺鞨领袖的象征。后来契丹入侵,靺鞨灭亡,族人散逃各地,形成靺鞨七部,最强大的就是北面以黑水靺鞨和南部的栗末靺鞨,其它五部均弱不足道。五彩石从此落入契丹人手上,假设此石能被拜紫亨得到,等若你们中原人得到和氏宝壁,会令他声势大增,顺理成章的借机立国。"
  三人恍然大悟,同时暗叫不妙,因此物对突利是有害无利,但若就这么把五彩石送给突利,他们怎向美艳夫人交待?这就叫江湖规矩。
  寇仲道:"此石会否是假的?"
  突利微微一笑,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把五彩石交还徐子陵,摇头叹道:"如此异宝,哪假得来,就算是假的亦没关系,只要拜紫亭以假作真,亦已收效。"
  突利不愧东突厥最有实力的第二号人物,分析得一针见血。
  徐子陵苦笑瞧着手上的五彩石,道:"现在我们该怎办?听说契丹人会和室韦人联手来抢夺此石。"
  结社率怒骂道:"美艳夫人这婊子真可恶,摆明是要离间我们和契丹人。"
  众人点头同意、若契丹人和寇仲等冲突,夹在中间的突利肯定是左右做人难。
  菩萨皱眉道:"美艳夫人一向与拜紫亭没有交情联系,为何肯帮拜紫亨这个天大的忙?五彩石又怎会入她手中?"
  他的问题当然没有人能回答。
  跋锋寒大讶道:"菩萨兄对草原发生的事了若指掌啊。"
  菩萨微笑道:"这是我以前唯一能办到的事。"
  突利洒然道:"就当我从没见过五彩石。明天我先把菩萨兄送回国去,亲口告诉时健他儿子辉煌的事迹,他老啦!又老又糊涂,早该让位于他超卓的儿子。"
  众人同感愕然,刚才他还说会遣人去向老时键说话。忽然又变作亲自送菩萨回国夺位,教人摸不着头脑。
  菩萨震动得发呆。
  跋锋寒奇道:"可汗不用去追杀颉利吗?"
  突利叹道:"看过五彩石后我又改变主意,若我远征都斤山,际此东北方形势瞬息万变之际,回来时谁知是什么一番光景了,我只好打消这诱人的念头,先安内再攘外,只要菩萨兄重镇回纥,我再不信颉利敢倾师东来。"
  寇仲同意道:"此确为明智之举,且颉利受过教训,再非这么易被吃掉。"
  一把搂着突利肩膀,道:"老兄,我们又要分开哩!真舍不得你。"
  突利反手搂他的熊腰,道:"分分合合,人生就是如此,我真的很感激你们。"
  徐子陵一掌打在跋锋寒肋下,道:"老跋不是要去见一个人吗?"
  突利道:"你们走前要来幽都让小弟稍尽地主之谊,说不定不用等到那时,在龙泉我们便可重聚一堂。"
  寇仲讶道:"你竟肯去参加拜紫亭的立国大典?"
  突利长笑道:"他够胆立国,我就够胆去,有什么好怕的。"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突利摆明车马,绝不会让拜紫亭成为统一靳龈的霸主。其中更牵涉到黑水粟末两部的的大军,形势逆转,再无顾忌。
  此正是突利放弃追杀颉利的主因。
  从另一个角度看,颉利扶助拜紫亭的策略已收到效果,令突利动弹不得。
  跋锋寒笑喝道:"今晚我们不醉无归。"
  众人大笑对饮。
  突利凑到寇仲耳旁用汉语道:"若在龙泉不能碰头,记得到幽都找小弟,我有份礼物要亲手交给你。"
  寇仲立时两眼放光,试探道:"是否头会飞的东西?"
  突利含笑点头,又低声道:"记得把老跋押来见芭黛儿,我真的不介意。"
  突利振臂以内功迫出说话,大喝道:"我的三位兄弟寇仲、跋锋寒和徐子陵联手,大草原上还有能奈何他们的人吗?"
  全体黑狼军轰然应道:"没有!"
  声音直透壮丽的星空,震得山野草原吃惊抖颤。
  三人同时想起"邪王"石之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