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草原之盟

作者:黄易

定神看清,始知虚惊一场。
  这该是一队从西方来出使的某国队伍,由百多个披挂垂至齐膝锁子甲,裤子塞在高筒靴子中,圆领上衣只遮一截手臂的骑土负责护送。令人注目的是战士都戴顶部呈鸡冠状的头盔,有护檐垂至耳际,护颈背,既是头盔,更是沙漠区民族流行防风沙的风帽。
  队中有十多头骆驼,货物就绑扎在双峰所装设的木架上,除此外还有五辆骡车,每辆车由四头骡子拖拉,不缓不急地在他们之前经过,朝东北方推进。
  他们观察马队,对方亦打量他们。
  寇仲低声道:"不知是西方那一国的人?穿得这么古怪。"
  暂失跋锋寒这最佳向导的指点,他们是无从猜估。
  徐子陵道:"骆驼是沙漠的畜牲,他们的帽子又有防晒防沙的作用,应是来自沙漠区的人。"
  一声叱喝,整队停下来,横亘前方达半里之长。
  领头的一个年轻骑士笔直朝他们策骑驰至。那匹马儿头细颈粗,非常精壮。
  骑士身型强悍壮实,肤色黝黑,面容忠厚朴实,但一对眼非常精灵,该是智勇兼备之辈,腰挂马刀,背负长弓,威风凛凛。
  两人直觉感到对方没有恶意,因对方只是孤身来会,更因对方举起右掌,似是向他们打招呼问好,忙学对方般举掌回礼。
  待驰至三人前方,骑士竟以汉语道:"汉人兄弟,你们要到哪里去,是否有人受伤?"
  目光落在平躺草地上的跋锋寒处。
  两人哪想得到对方懂得汉语,大感愕然。且是首次在塞外被人唤作兄弟,更有受宠若惊之感。
  寇仲答道:"他确是身受重伤,须卧地休息。老兄你们是哪里来的?"
  年轻骑士飞身上马,走到两人身前,俯首审视跋锋寒,沉声道:"是否被突厥人打伤的呢?他该是突厥人吗?他应是内脏受伤。"
  徐子陵讶道:"他是我们的突厥兄弟,老兄你怎晓得他是被突厥人打伤的?"
  年轻骑士道:"我叫越克蓬,是吐鲁番车师国王座下护驾将军,昨晚有一群突厥人到我们营地查询两个汉人的行踪,该是你们吧?"
  两人你眼望我眼,始知昨晚赵德言等追兵误追的对象是这来自车师国的使节团。
  越克蓬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道:"我回答他们好象听到有蹄声朝西去了,他们便朝那方追去,哈!"
  寇仲喜道:"多谢帮忙。"
  越克蓬冷哼道:"突厥人满手血腥,横行霸道,不骗他们骗谁。"
  徐子陵忍不住问道:"将军为何能说一口这么漂亮的汉语?"
  越克蓬欣然道:"在你们汉明帝统治中原的时期,贵朝大将班超领兵前来,驱走欺压我们的匈奴,成立西域都护府;后来汉朝覆亡,屯驻的汉军归化我国,娶妻生子,我本身也有汉人血统,故对中土文化非常倾慕,自少学习汉语。"
  两人心忖难怪他会称他们为汉人兄弟,际此跋锋寒受伤,前路茫茫的当儿,遇上有汉人血统的人,份外有他乡遇故知的惊喜。
  越克蓬友善的道:"小弟今趟是奉王命送贺礼到东北的龙泉去,你们若走那方向,大可和我们一道上路,你们的突厥兄弟可在骡车内养伤。"
  寇仲大喜,旋又摇头道:"我们开罪突厥人,若跟你们走在一道,会连累你们。将军的好意心领啦!"
  越克蓬竖起拇指赞道:"很多人都说汉人无义狡猾,我看你们却是好汉子。不用担心,突厥人早认定你们不在我们队中,只要三位肯屈就躲在蓬车之内,包保他们不会生疑。来吧!若给他们的猎鹰发现你们,将是大祸临头的时刻。"
  在密封的骡车内,两人舒适的挨在布帛一类的货物上,护着平躺中间的跋锋寒,三匹马儿紧随骡车之后。
  寇仲叹道:"过去的一天一夜,肯定是我们一生中最惶惑失落的时间,现在终于过去了。"
  徐子陵淡淡道:"不要说得这么早,老跋一天未复原,我们仍不会有好日子过。唉!
  我首次后悔接过美艳夫人的五采石,更怕牵累见义勇为的越克蓬兄弟。"
  寇仲苦笑道:"现在只有见一步行一步,总好过被毕玄干掉我们。"
  另一名懂汉语的车师战士,越克蓬的副将客专在车旁说道:"小心点!突厥人来哩!"
  寇仲的手摸上放在身旁的井中月,两颗心提至咽喉。
  若给发现,他们只好尽力反击,既不能舍下跋锋寒,更不能任对方杀戳义助他们的车师战士。
  蹄声轰鸣,迅速迫近。
  墩欲谷的声音以突厥话喝道:"有否碰上那两个汉人?"
  越克蓬答道:"我们再没有遇上任何人。"
  蹄声远去。
  两人松弛下来,暗叫侥幸。
  到黄昏扎营休息,追兵没再出现。
  安顿好仍酣睡不醒的跋锋寒,两人加入越克蓬一众的野外晚宴,团团围着篝火,在大草原清寒的晚风中,喝互相传递的葡萄美酒,寇仲大喝两口后动容道:"这是我喝过最清醇美味的酒。"
  架在篝火上铁窝内的羊肉汤,香气传遍营地。
  众战士好客热情,把食物以大陶碗盛送到两人手上。
  越克蓬道:"尚未请教两位高姓大名。"
  寇仲不愿骗他,坦然道:"我叫寇仲,他是徐子陵。"
  越克蓬显是从未听过他们的名字,欣然道:"原来是寇兄和徐兄,两个都是好名字。"
  寇仲好奇问道:"若我想称将军为兄,越克蓬三字该以何字为姓?"
  越克蓬答道:"我的全名是越克蓬他古鲁那,鲁那是族名,他古是祖姓,越克蓬是小弟的名字。"
  寇仲哈哈笑道:"那我称将军为蓬兄如何?是否会冒犯呢?"
  越克蓬笑道:"蓬兄叫来很好听啊!"
  徐子陵道:"今趟全仗蓬兄仗义帮忙,让我们避过劫难,我两兄弟永志不忘。明早我们会自行上路,希望将来仍有见面的日子。"
  越克蓬愕然道:"你们的突厥兄弟仍昏迷不醒,为何不待他醒后再作打算?"
  寇仲明白徐子陵不想牵累越克蓬,道:"蓬兄放主,我们自己会想办法。"
  越克蓬面色一沉,不悦道:"两位是否不把我当作朋友?"
  徐子陵忙道:"蓬兄勿要误会,你永远是我们的兄弟。"
  越克蓬断然道:"那就待进入契丹人的牧野,大家才分手吧!"黑实的面容忽露难色。
  寇仲苦笑道:"契丹人对我们不会比颉利的手下好。"
  越克蓬皱眉道:"你们究竟做过什么事?"
  寇仲道:"蓬兄可知我们这位受伤的突厥兄弟,就是跋锋寒?"
  越克蓬和懂汉语的客专同时动容,前者剧震道:"竟是马贼克星跋锋寒,我真的看走眼,大草原谁能伤他?"
  寇仲叹道:"还不是毕玄那老家伙。"
  越克蓬和客专立即色变。
  越克蓬倒抽一口凉气,面上却现出坚决的神情,道:"那此事我更不能不管,跋锋寒曾为我们除去横行吐鲁番绿州的两股马贼,是我们的恩人。"
  客专插入问道:"毕玄一向手段凶残,杀人不眨眼,跋锋寒又是颉利恨之入骨的人,毕玄为何会留他一命?"
  寇仲坦然道:"不是毕玄手下留情,而是我们从毕玄手上把跋锋寒的性命抢了回来。"
  越克蓬和客专瞠目以对,似是不能相信。
  寇仲笑道:"幸好只是毕玄孤身追来,否则我两兄弟肯定没命坐在这里和各位喝葡萄酒。"
  越克蓬难以置信的道:"你们曾和毕玄交手?"
  寇仲道:"真正和他交手的是跋锋寒,所以差点掉命,我们只和他过了两招。毕玄走后,墩欲谷等人就赶来寻我们晦气,我们为照顾老跋,只好跑跑逃逃。"
  越克蓬剧震道:"刚才那批突厥人,竟有墩欲谷在内?"
  寇仲解释一番后,诚恳的道:"向你们问话的那个便是他,蓬兄有任务在身。不宜趟这浑水,蓬兄对我们的恩惠,我们非常感激。"
  越克蓬忽然打个哈哈,欣然道:"两位在中土必是大大有名的人,所以能成跋锋寒的朋友,且能迫退毕玄。实不相瞒,小弟今次到龙泉去参加粟末部的开国大典,是另怀目的,早存舍命之心,不若我们同舟共济,衷诚合作,互惠互利如何?"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愕然,亦被勾起好奇心,暗忖朋友有事,当然该出手帮忙,何况是恩人,更是义不容辞。
  寇仲肯定的道:"蓬兄请直说无碍,只要老跋醒过来,天大的事我们也可想办法。"
  越克蓬沉吟片晌,道:"你们听说过伏难陀此人否?"
  徐子陵道:"是否煽动拜紫亭立国的”天竺狂僧”伏难陀?"
  越克蓬双目杀机大盛,狠狠道:"正是此人,七年前此人到吐鲁番传教,舌战摩尼教和景教两教教主,辩才无碍,法理精深,深得各国君主赞许,并成立天竺教。那时他并不叫伏难陀,整个脸面给毛蓬蓬的胡子掩盖,自称苦僧。那时谁都以为他是法行高深的圣僧,被他骗得贴贴服服,岂知……唉!"
  寇仲道:"蓬兄是否被骗者之一?"
  越克蓬道:"那时我年纪尚少,父母是景教徒,所以没有被骗。可是各国王族无不奉他如神明,在他巧立名目下献金献宝,又着子女随他修法,直到摩尼教和景教两教教主忽然暴毙,才有人怀疑是他下的毒手,但已迟了一步,被他挟带大批财宝逃个无影无踪,更发觉大批有姿色女信徒被他借修法奸淫杀害。此事惹起轩然大波,先王更因曾把他竭诚推介而被众人责难,忧愤而死,此仇此恨,我们车师国的人绝不会忘记。"
  徐子陵道:"吐鲁番有多少国?"
  越克蓬答道:"共有八国,最强大的是我们车师前国,其它就是车师后国和山北六国。两年前,我们有人到龙泉作买卖,凑巧碰上伏难陀,他虽剃掉胡须,仍给一眼辨认了出来。"
  寇仲恍然道:"你们今趟是借送礼为名,其实却是去找伏难陀算帐。照我看拜紫亭亦不会是什么好人,十有八九与伏难陀狼狈为奸,骗你们的财富作开国之用。"
  徐子陵道:"这种淫僧人人得而诛之,何况是蓬兄的事,我们绝不会袖手旁观。"
  越克蓬苦笑道:"问题是我们能否过得第一关,就是把贺礼送抵龙泉。因为契丹恶名最着的马贼头子呼延金得到契丹势力最强的阿保甲全力支持,誓要截劫我们送往龙泉的贺礼。"
  寇仲道:"蓬兄绕道不经契丹,不是可把问题解决吗?"
  越克蓬叹道:"不经契丹,就要经室韦,听说室韦人因反对拜紫亭而和契丹人结盟。
  南室韦的深末桓,据传比呼延金更难应付。"
  寇仲喜道:"那就不如绕室韦把深末桓引出贼巢,因为我们正要找他。"
  客专皱眉道:"我们不识那边的路。"
  徐子陵不愿因一已之私,影响别人的计划,忙道:"没问题,你们依照既定的路线走吧!"
  越克蓬不好意思的道:"小弟尚未请教两位因何事到草原来?"
  寇仲头痛的道:"本来只是要取回八万张被某方劫去的羊皮,可是事情的发展却错综复杂,蓬兄忽然问来,才真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的困难。"
  越克蓬咋舌道:"八万张羊皮,可非一个小数目,又是谁?"
  寇仲道:"正是由拜紫亭作中间人,向回纥人买的。"
  客专一震朝越克蓬瞧去,欲语还休。后者微一点头,道:"同样的事曾在我们身上发生过,约三年许前,我们向拜紫亭买过百车著名的响水稻,途中被人夜里劫走!有几个人侥幸逃生,其它惨遭杀害。一直以来我们只以为遇上马贼,没有怀疑到拜紫亭,看来并非如想象般简单。"
  两人听得面面相觑,寇仲咬牙切齿道:"我们也没怀疑过他,哼!若给我拿到证据,我要他的立国大典变成亡国丧礼。"
  越克蓬和客专只以为他说的是气话,怎猜得到他与突利关系密切,确有倾覆栗末靺鞨的力量。
  越克蓬探出头来,露出誓达目标的坚定神情,道:"由今晚开始,我们就是并肩作战的兄弟,同生同死绝不离弃。"
  寇仲伸手和他紧握,道:"无论如何困难,我们定会为贵国向伏难陀讨回公道。"
  徐子陵紧随寇仲搭在两人握扣的手上,道:"大草原上,是绝不容骗人的淫僧横行的。"
  客专也加入这握手为誓的行列,四人均感壮怀激烈。
  远方狼嗥声传来,提醒他们表面看似宁静和平的美丽大草原,实是危机暗伏,前路艰难。
  两人回到帐幕,跋锋寒仍处于深眠的卧禅状态。
  寇仲为他把脉后喜道:"我操他奶奶的熊,天竺虽产说法的淫僧、亦出产货真价实的换日大法。老跋只余两道主脉未接上,真令人难以相信。"
  徐子陵欣悦道:"这两天将是关键时刻,我们绝不容老跋受到任何外来的伤害。"
  寇仲道:"明天我们进入契丹的势力范围,更是不容有失。所以现在必须好好睡一觉。唉!我们多少晚没睡啦?"
  徐子陵吹熄羊角风灯,道:"照你看,狼盗会否是拜紫亭的人,甚至那个段绪或叫什么管平的,亦是为他敛财的走狗?"
  寇仲呼出一口气道:"若你料个正着,那大明尊教该与拜紫亭一个鼻孔出气。他娘的!我们就到龙泉闹他个天翻地覆,教拜紫亭和那淫憎以后没好日子过。"
  徐子陵苦笑道:"你好象忘掉另一个头痛的问题,娘的国家高丽正全力为拜紫亭撑腰,我们这么插手破坏,跟师姨的仇怨会愈结愈深。"
  寇仲想起在山海关芳踪乍现、旋又敛迹的美人儿小师姨傅君嫱,捧头叹道:"我们只能见步行步,唉!睡醒再说吧!"
  躺往苇席去。
  徐子陵卧于跋锋寒另一边,在帐内的黑暗里瞪大眼睛,心湖浮现师妃暄的绝世玉容,思忖她刻下会否在大草原的另一角落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