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逍遥拆气

作者:黄易

祝玉妍冷然道:"金环真夫妇理应亦感应到舍利所在,因时间上的配合,大明尊教的人会误以为我是感应到舍利追出城外,所以必不顾一切尽起高手全速迫来,以收渔人之利。我们就让大明尊教的蠢材先打头阵,三位有什么意见?"
  寇仲道:"一切听你老人家吩咐。"
  祝玉妍叹道:"唉!造化弄人,谁猜得到祝玉妍竟会和梵清惠的徒儿合作对付石之轩呢?"
  说罢掠出林外,在前引路。
  三人紧随其后。
  寇仲和徐子陵并肩而驰,师妃暄稍堕后方。寇仲轻撞徐子陵一记,打个眼色,徐子陵微一颌首,表示感应到舍利所在。
  山野在四人脚下迅速倒退,不片刻穿过密林,来到镜泊湖东北岸,马吉营地的灯光在右方,湖水仿如一块不规则的大镜般在脚下延展。
  除马吉的两条船外,不见其他船只。然而镜泊湖河支流众多,四岸杂树丛生,把船隐于暗处容易方便。
  祝玉妍幽灵般立在林木暗黑里,三人不敢打扰,静在她身后。
  祝玉妍柔声道:"石之轩在等我。"
  接着幽幽一叹,道:"我一生人只曾对两个男人动真情,最后都要设法毁掉他们,命运总爱戏弄人?"
  寇仲首次感到她像普通人般,也有七情六欲,人的感情,怜意大生,道:"祝宗主身份特别,事事不得不以教派为重,故不能像普通女子般享受到一般的男女爱恋。"。
  视玉妍像变成一个多愁善感的小女子,轻轻道:"男女间的爱恋真能是一种享受吗?"
  徐子陵道:"敢问曾令宗主动真情的男子,石之轩外尚有何人。"
  祝玉妍朝夜空望去,苦笑道:"我是否明知必死,所以忍不住真情流露。"
  听到"真情流露"四字真言,徐子陵忍不住朝身旁的师妃暄瞧去,这仙子玉容平静,秀眸闪烁着圣洁和智慧的采芒,却不肯迎接他的目光。
  徐子陵立即生出失落的感觉!旋又把这种扰人的情绪排出脑域外。大战当前,他必须在最颠峰的状态下对付石之轩。
  祝玉妍声音转柔,道:"另一个是鲁妙子,唉!他太高傲啦!"
  寇仲和徐子陵心叫可惜,若能在鲁妙子死前告知他此事,鲁妙子肯定会有一番奇异的感受。
  祝玉妍回复平静,像述说与她无关的事般淡谈道:"石之轩不死印法最厉害的地方,是任何进入他经脉内的真气均会被他化解转化盗用,妃暄曾读过印卷,是否想到应付之法?"
  师妃暄道:"敝斋心法与石之轩魔功天性相克,石之轩虽身兼佛门奇功,但只要妃暄把真气集中和局限在剑锋间,务求只伤他筋骨要穴,当对他有一定的威胁。"
  祝玉妍道:"这不失为一个方法,妃暄须小心他凭幻魔身法作出的反击,令你难再坚持既定的战术,你两人又如何?"
  寇仲道:"我们曾和他两度交手,晓得他的厉害,到时会随机应变。宗主尚有什么指示?"
  大敌当前,他们只有抛开以前所有恩怨,为除去石之轩衷诚合作。
  祝玉妍缓缓道:"我会利用石之轩急欲杀我的心态,先和他来个单打独斗,当我的天魔大法全面展开,会生出一个把他缠死的气场,只要我把气场逐渐收窄至某一范围,便能与他同归于尽,破掉他的不死印法。"
  师妃暄问道:"石之轩晓得阴后这与敌偕亡的秘技吗?"
  祝玉妍凝望在月色下闪闪泛光的镜泊湖,沉声道:"若非他顾忌这招”玉石俱焚”,阴癸派早臣服在他的淫威之下。"
  寇仲一震道:"这么说石之轩将不会容宗主把天魔大法展至”玉石俱焚”的地步。"
  他的震骇非是没有理由,听她语气,晓得这位一向被其祟为魔门第一人的阴后,心底里承认及不上石之轩,全赖这招"玉石俱焚",教石之轩不敢妄动,勉强保住"邪道八大高手"首席的宝座。
  祝玉妍道:"所以我须你们从旁协助,当他力图破毁我的气场时,你们必须全力出手,令他应接不暇,此至关紧要。因为若他晓得我会与你们联手,势将远遁;直至练成舍利的圣气后,始敢出世,那时纵使天下三大宗师联手,怕亦未必能置他于死地。"
  徐子陵道:"宗主施展天魔大法时,会否影响我们?"
  祝玉妍摇头道:"天魔大法只会针对石之轩一人,不过当你们与他真气交触,他说不定可利用气场对付你们,此正是不死印法最可怕的地方,根本不怕围攻。"
  忽然把目光投往左方密林外的山头,道:"大明尊教的人中计出动啦!"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心知肚明自己比之祝玉妍仍逊一筹。因为他们听至祝玉妍此句说话,醒觉过来连忙运功察听,才勉强接收到远方传来的衣诀破风声。
  师妃暄仍是那恬静无波的动人样儿,无忧无喜,教他们猜想这或许就是剑心通明的境界。
  俨有君临天下之威的石之轩负手卓立两座山头间广阔的平野,出奇地衣衫不觉半点湿气,背上挂着的却是个曾经湿透的小皮袋,神色冷酷,似对从四方围上来的敌人全不介怀,嘴角还露出一丝不屑和残酷的笑意。
  祝玉妍和三人藏在石之轩左侧山坡的密林处,隔远观战。
  大明尊教来了三十二人,在五类魔的"浓雾"鸠令智、"熄火"阔羯、"恶风"羊漠的率领下,把"邪王"石之轩重重围困,却不立即动手。
  三魔的手下全是一流好手,以这样的实力,确可把石之轩留下,可惜石之轩的不死印法配上幻魔身法,并不惧怕群战。
  "浓雾"鸠令智瘦高长面,长相颇有点吊死鬼的味道,两眼不时翻露眼白,武器是一根重铁杖,看上去至少百斤以上。
  "熄火"阔羯中等身材,肩膊宽横,容貌凶恶丑陋,狮子鼻头红点满布,用的是双刀,脚步沉实,该是擅长攻坚的悍将。
  "恶风"羊漠在三魔中长得算最令人顺眼,白净面皮,眼睛似醒非醒,还有几分文秀之气,背上长剑仍未出鞘。
  只看外表,三魔年纪均在三、四十岁间,不过练气之士均能把真实年龄隐藏。像石之轩和祝玉妍那个级数,横看竖看都不应超过三十岁,事实上已是成名近一甲子的前辈高手。
  石之轩目光扫过三魔,皱眉道:"为何还不动手?"
  一阵娇笑在寇仲等藏身的对面山头响起,在七、八人的簇拥下,一位媚态横生的半老徐娘从斜坡缓缓走下来,喘息细细的以汉语道:"石老哥不是刚和老相好碰过头吗?
  为何只剩得一人只影形单?"
  石之轩冷笑道:"原来是”善母”莎芳法驾亲临,为何大尊没有侍奉左右?"
  "善母"莎芳面如满月,体形丰腴诱人,气质高贵,穿锦靴,戴貂领,身穿紫金百凤衫、杏黄金钱裙,头结百宝花髻,长裙前据拂地,后裙拖拽尺余,双垂红黄带,奇怪的是仍予人飘逸灵巧的感觉。
  她手捧一枝银光闪闪,长约两尺像饰物多过像武器的银棒,面上挂着迷人的笑容,似是情深款款的瞧着石之轩。
  在静观的祝玉妍道:"莎芳手上的银棒叫”玉逍遥”,她的逍遥拆共有二十八式,但变化无穷,即使石之轩亦不敢小觑。想不到她竟会亲自出马,可知其对舍利的重视。"
  寇仲和徐子陵心忖莎芳愈厉害愈好,最好和石之轩来个两败俱伤,他们可趁手捡便宜。
  不过若祝玉妍不须和石之轩同归于尽,那时舍利谁属,会是另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
  "善母"莎芳的侍从由五男两女组成,回纥战士打扮,均备有弩弓劲箭,杀气腾腾。
  莎芳仪态万千的来到包围圈外,包围石之轩的战士往两旁让开,使莎芳视线无阻的与石之轩对话。
  莎芳敛起笑容,肃容道:"莎芳谨代大尊向邪王请安,假如邪王肯割爱让出圣舍利,我们大明尊教的宝典《婆布罗干》可任由邪王翻阅过目。"
  石之轩仍是那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淡定模样,冷然道:"废话!我石之轩创的不死印法旷绝古今,倘若不信,就拿你善母从《婆布罗干》演化出来的”逍遥拆”试试看。"
  围着石之轩的大明尊教众多高手,没有人哼半声,显然被石之轩的气势震慑。
  "善母"莎芳倏地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娇笑,道:"邪王仍是豪气如昔,唉!大家终属同道,自相残杀太没意思啦!莎芳有一提议,只由我向邪王领教几招,敢请邪王俯允。"
  寇仲等心中均暗赞莎芳高明,发觉形势有变,祝玉妍并没与石之轩对上,立即改变策略,改群战围攻为单打独斗,表面是冠冕堂皇,实质上却是为自己和手下着想,既免得石之轩借去手下的真气反过来对付她,又可令石之轩不能突围逃走。
  不过她敢单挑石之轩,已是个非常有胆色的人。
  石之轩仰天长笑道:"善母若肯和我单对一场,石之轩求之不得,怎会拒绝。"
  "善母"莎芳媚笑道:"邪王快人快语,就以二十八拆为限,莎芳若仍不能破邪王的不死印法,以后将永不过问圣舍利的事。"
  石之轩淡淡道:"就此一言为定,可是善母你二十八拆施毕之前,绝不能退。"
  莎芳双目杀气大盛,冷哼道:"你有本事就在这二十八拆间取我莎芳的命吧!全部退到我这边来!"
  最后一句是向她一众手下说的,三魔等不哼半声,乖乖听命,全退至莎芳身后二丈许处,莎芳左右五男两女,亦往后退开。
  气氛立趋紧张。
  两大魔道顶尖高手,隔远对峙。
  莎芳身上的华服和飘带,忽然无风自动的拂扬起来,娇笑道:"邪王背上的是否圣舍利。"
  石之轩反手一拍背上囊袋,微笑道:"正是!杀了我石之轩,它就是你的。"
  那边的祝玉妍沉声道:"这是个没有破绽的石之轩,就像遇上碧秀心前的石之轩。"
  徐子陵心想那在长安遇上的石之轩该算是有破绽的石之轩,因为只要提到石青璇的名字,足可对他生出影响,最后更分裂出另一种截然相反的人格。现在再对他施展这套,恐怕不会起任何作用。
  寇仲道:"我该很想石之轩成功宰掉莎芳,但事实上我却颇为她担心,这是否同情弱者的心态?"
  祝玉妍道:"莎芳并非弱者,石之轩用的是攻心之术,令莎芳不敢放尽,从此可看出石之轩对莎芳不无忌惮。"
  包括师妃暄在内,都听得心中佩服。暗付祝玉妍不愧宗师级的人物,确是识见高明。
  莎芳倏地移前,由于拽地长裙掩盖着她双脚的动作,使她有点像不着地的幽灵,住石之轩飘过去。
  人影一闪,石之轩忽然已抵莎芳左侧,一掌往她颈侧切去。
  动作行云流水,潇洒好看。
  莎芳冷哼一声,往外旋开,手上爆起点点银光,迎向石之轩削来的一掌。
  两大武学巨匠,终于正面交锋。
  "蓬"!
  掌棒交击,狂飚刮起草泥,以两人为中心向外激溅,声势惊人至极点,双方退开。
  感受最深的是徐子陵,因他多次与石之轩交手,深悉此君的厉害,莎芳能力挡此招而无丝毫狼狈之态,便知她至少胜过仍在长安时的他。
  师妃暄轻叹道:"我们今晚的行动失败啦!"
  祝玉妍展出深思的神色,寇仲和徐子陵则愕然以对,尚未动手,师妃暄凭何预知结果。
  莎芳娇笑传过来道:"莎芳自创出二十八拆后,从没对手能把二十八拆由头看到尾,邪王会否是唯一的例外?"
  脚踩奇步,玉逍遥在她手上灵巧得令人难以相信的画出无数眩人眼目的光影银牌,落在寇仲等人眼中,却看破她以迅疾无伦的诡异手法,从不同角度趁石之轩进击前向他虚点十五下,发出十五道凌厉的劲气,有些直接攻击石之轩的要害,一些看似击往空处,实际上却对封死石之轩闪躲的变化。
  十五道劲气,像十五支气箭,把"邪王"石之轩完全笼罩在内。
  寇仲和徐子陵哪想得到莎芳的玉逍遥神乎其技至此,心忖若换过自己下场代替石之轩,必然非常狼狈。
  假若莎芳的真气可以无有穷尽,永远保持目前的强大,那天下将没有人能挡得住她的逍遥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但要支持至她真气枯竭的一刻,肯定非常难捱。
  石之轩一声长笑,身体在窄小的范围内鬼魅般闪移!两手化作漫天掌影,竟是以快对快,迎上莎芳的拆气。
  一时劲气轰鸣之音,连串响起,密集似长安太极宫烧的爆竹塔。
  "蓬"!
  两人硬对一掌,二度分开。
  祝玉妍点头道:"妃暄说得对,石之轩设法从莎芳身上盗取半分真气,所以纵胜亦会损耗大量真元。在这种情况下,他今晚绝不肯冒险和我作生死决战。"
  寇仲和徐子陵恍然大悟,暗赞师妃暄兰心意质,眼力更是高明,在场中两人交手的第一招,已看破石之轩就算能击杀莎芳,胜来亦非常艰难辛苦,再无余力应付祝玉妍,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远扬一途。
  以他的幻魔身法,根本没有人可以追上他,故师妃暄有今晚行动宣告失败的结论。
  退开的莎芳一个旋身,像变成千手观音般玉逍遥幻化出千百计虚虚实实的拆影,把她的躯体紧里在光影之中,全力主动进击。
  石之轩冷哼一声,动作似乎缓慢下去,一拳击出,偏偏毫不逊于莎芳惊人的高速,当莎芳透过玉逍遥刺出八道气箭,他的拳头刚好命中虚实幻影中的真主。
  "砰"!
  拳拆交击。
  莎芳娇躯剧震,往后飘退,显是吃了暗亏。以三魔为首的一众手下全瞧得目瞪口呆,莎芳明明至少有三道气箭命中石之轩的要穴,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并施以最凌厉的反击。
  祝玉妍等当然清楚看破石之轩虽不能盗用莎芳高度集中的拆气,凭其不死印法在化解上仍是游刃有余。
  石之轩一声长笑,由守转攻,倏地抢至莎芳身前,全力强攻,他不论拳击指点,掌削肘撞,每一下动作都是清楚分明,似拙实巧,莎芳再无法射出拆气,只能见招拆招,虽未露败象,已应付得非常辛苦。
  不过在石之轩来说,这是非常耗力的打法。
  "当"!
  石之轩指尖点正玉逍遥的尖端,莎芳显是不敌石之轩的指劲,剧震后撤。
  出奇地石之轩没有乘胜追击,反手负在身后,傲然道:"善母仍要斗下去吗?"
  莎芳立定,双目杀机大盛,狠狠盯着石之轩,一字一字的缓缓道:"不死印法确是名不虚传,由此刻起,我大明尊教绝不再过问圣舍利,我们走!"
  石之轩一声长啸,倏地横移,鬼魅般逸往十丈开外,再拔身而起,投往附近的密林区去,转瞬走得无影无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