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谁是奸邪

作者:黄易

师妃暄秀眸异采涟涟,轻轻声道:"美艳夫人刚才找你为的是甚么事?"
  徐子陵苦笑道:"她是为五采石而来,我已如她所愿将五采石还她。"
  师妃暄讶道:"她不是请你们把五采石送给拜紫亭?"
  徐子陵道:"她只是借我们为她押送五采石到龙泉来。当时她成为众矢之的,室韦、契丹、突厥各族均欲夺得此石。她随从众多,目标明显,不得己下惟有兵行险著,使我们接替她,转移目标。现在目的已达,当然须将五采石取回。"
  顿一顿续道:"美艳夫人正与大明尊教展开生死存亡的激烈斗争,不过看来她视此为教派中的家事。不愿外人插手其间,故不肯进一步透露个中内情。"
  师妃暄思索道:"颉利若要在山海关对付我,大可在你们离开后实行。"
  徐子陵道:"颉利只能在对付你或对付我们两者中拣选其一。且他已从历史深悉,无论他的军力如何强盛,由于人数与中原相比太过悬殊,纯靠武力绝不足征服和统治中土这么广阔的一片土地,所以定下以李建成为傀儡供其操控的策略,就如刘武周和梁师都。而凡阻碍他们这个目标的人或物均要除掉。"
  师妃暄点头同意。
  徐子陵的推断合乎情理。可以想像若师妃暄被害,中原以慈航静斋为精神领袖的白道势力将受到严重的打击,对李世民的损害更是无法估量。颉利更可嫁祸阴癸派,一石二鸟,使中原武林掀起轩然大波。
  至于寇仲,则成为颉利要入主中原李世民外的另一个最大障碍,皆因他有雄霸岭南的宋缺撑腰,本身又具号召力。即使成功铲除李世民,留下寇仲这心腹大患,仍有机会令颉利的雄图霸略功亏一篑。
  所以在两个选择中,权衡轻重下,颉利选择先除寇仲,才再看有没有机会收拾师妃暄。
  师妃暄柔声道:"子陵对此有甚么好的应付提议?"
  徐子陵长身而起,移到安坐石阶的师妃暄面前,从容道:"眼前由于颉利和突利息止干戈,颉利绝不会主动破坏与突利间的和平气氛,故改变策略,暂时不来对付我们三人,可是对妃暄却没有这样的顾忌。昨晚摆明是个对付妃暄的陷阱,只是妃暄没有中计而已。"
  要伏杀像师妃暄这种特级高手,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必须把她引到一个难以脱身的环境,始有可能办到。
  周老叹大有可能早一步制服周老方,从他口中迫问出大明尊教对付他和寇仲的计划,于是将计就计,希望他两人悲愤急怒下鲁莽的硬闯神秘庄园,与庄园的人来个大火并。
  至于留下暗记另行知会师妃暄,则可能是周老叹所为,这亦解释了周老方难以分身的疑惑。
  徐子陵续道:"周老方该是从许开山处晓得周老叹夫妇与妃暄的联络手法,所以周老方才可冒充乃兄而不露出破绽。"
  师妃暄盈盈起立,欣然道:"下一步该怎办?"
  徐子陵毕恭毕敬的打拱道:"小弟恳请仙子恩准,让我送仙子回到那刻有”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门坊外。"
  师妃暄哑然失笑道:"这是我第二趟想揍你一顿。"
  徐子陵开怀哈哈笑道:"妃暄不用认真,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妃暄考虑一下也无妨,只当是个”小习作”就成。"
  说罢大笑去了。
  徐子陵回到四合院,寇仲正失魂落魄的坐在温泉池旁,见徐子陵回来,勉强振起精神佯骂道:"好小子,滚到那里去啦!现在是甚么时候?宋老哥和我们约定午时正去跟小师姨请和,趁还有点时间,我们立即去找越克蓬。"
  徐子陵讶然审视他,奇道:"发生甚么事情,为何你的神色这么古怪的?"
  寇仲站起来搭著他肩膀朝街门步去,叹道:"刚才有三位贵客临门,其中之一当然是师道兄,另两位你猜是谁?"
  徐子陵剑眉蹙起,这:"这么多可能性,教我怎猜得到。"
  寇仲颓然道:"秀芳大家是也,今回你要设法打救我。"
  徐子陵一震道:"发生甚么事?"
  寇仲苦笑道:"你答应不骂我,我才敢告诉你。"
  徐子陵在街门前止步,日光灼灼的审视寇仲,好半晌叹道:"看你的样子这么徨然凄惨,做兄弟的怎再忍心骂你。情之为物最是难言,可以令人变蠢变傻,说吧!"
  寇仲垂头像个犯错的小孩子似的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我亲了她香喷喷的小嘴。"
  徐子陵失声道:"甚么?事情竟这么严重,我的娘!"
  寇仲苦笑道:"你的娘也是我的娘。我当时糊涂得不知自己在干甚么!最糟是直至此刻仍期待一错再错,唉!怎办才好,此事该如何了局?我总不能对她说我只是一时糊涂才亲她嘴儿,请她大人有大量不要记小人之过。"
  徐子陵沉吟道:"除吻她外你这小子再有没有动手动脚?"
  寇仲忙道:"当然没有。我是非常尊重她,吻她只因她当时挨到我胸前来,使小弟一时情不自禁而巳!"
  徐子陵叹道:"坦白说,这种事我虽是兄弟,也很难帮忙你,只知若你与尚秀芳发展下去,会很难向宋玉致交待。这因尚秀身份不同,反是宋玉致较易容忍楚楚,肯让你纳她作妾。"
  寇仲骇然道:"你不帮我谁来帮我?快运用你聪明的小脑袋给我寻出解决的办法。"
  徐子陵苦笑道:"不知是否因这处远离中土,所以做甚么事犯甚么错都像不用负担责任和后果似的。但男女间的手谁能插手帮忙?我只能劝你悬崖勒马。不要对尚秀芳有进一步的行动或发展。希望她因醉心锺情于塞外的音乐宝藏,将你这小子忘掉了事。"
  寇仲惨然道:"我很痛苦!"
  徐子陵道:"另一个是谁?"
  寇仲道:"是可达志那小子了,专诚来告诉我烈瑕昨晚在尚秀芳处逗留整夜。你不要误会,他们只是研究秘谱。"
  徐子陵皱眉道:"就只告欣你此事那么简单,这不像可达志的作风。"
  寇仲知道很难瞒他,只好把不想说出来的亦和盘奉上,苦笑道:"他和我商量如何修理烈瑕那混蛋,而事后秀芳大家又不会怪责我们。"
  出奇地徐子陵没有骂他,思索道:"要收拾烈瑕绝非易事,一个不好我们反要阴沟里翻船。且最大的问题是烈瑕并无明显恶迹,所谓怒拳难打笑脸人,难道我们能以他追求尚秀芳作罪名,捉他出来狼揍一顿?"
  寇仲得他附和,兴奋起来道:"不是揍一顿,而是干掉他一了百了,更可削弱大明尊教的实力。"
  徐子陵道:"差点忘记告诉你,玉成终留下暗记,著我们申时头在朱雀大街南门处一所饭店碰头。"
  寇仲喜道:"约的是公众埸所,肯定不会是陷阱。算他吧!你一早出门不是去见师妃暄吗?她答应委身下嫁?对吧!"
  徐子陵没好气道:"少说废话,走吧!"
  两人来到街上。朝外宾馆方向进发。
  徐子陵道:"我也是见过三人,除妃暄外尚有阴显鹤,真奇怪,我请阴显鹤寸步不离的在暗中监视许开山,他却整夜在一位叫慧深的龙泉名妓家中渡过,没有离开。这个人真令人难猜虚实。"
  寇仲道:"你似乎认定许开山是大奸大恶的人,我却对他感到糊里糊涂。"
  徐子陵把向师妃说过对许开山的分析无有遗漏的边行遍说出来,最后道:"说不定玉成可为我们证实此事。"
  一粒豆大约雨点打在寇仲额上,惹得他抬头望天,嚷道:"今天发生太多的事,令人一时忘记观天。这是他奶奶的乌云盖顶,快走。"
  不过十多步,骤雨哗啦啦的洒下来。两人无奈下避往一所专卖羊奶茶和烧酪饼的食店内,躲雨兼填饱尚未吃早点的肚子。
  寇仲边吃东西边叹道:"这是否好事多磨?每趟我们去找越克蓬,总有些事发生,使我们去不成的。"
  他对此只是说说就算,跟著压低声音道:"我对尚秀芳的行为,算否行差踏错,不过我真的有些不忍心拒绝她,辜负她的深情好意。唉!你没见过她新春日孤零零一个人悼念亡母的凄清样儿,教人更不忍心稍微伤害她。"
  徐子陵正凝望大雨滂沱下的街景,一辆马车冒雨驶过,他从寇仲的话想起因娘亲被亲父加害致心如死灰的石青璇,有感而发的道:"事实上我并没真的深责你,因为尚秀芳对任何男人来说均是难以抗拒的女子,我只是为你担心,怕你泥足深陷后难以取舍。现在只要你再踏前一步,肯定会身堕深崖,当前是悬崖勒马的唯一机会。办好事后,我们立即离开,否则你终会出事。"
  雨势渐歇,只有零落的雨点。
  寇仲苦笑道:"但打后这几天最难捱!想起她我就心儿卜卜跳。如此动人的美女。唉!
  我的娘!陵少你定要寸步不离的守著我,拉我拖我,不让我掉往深渊去。"
  徐子陵皱眉道:"这怎么成?难道她约你私下见面,我可以不识趣的坐在旁又听又看吗?这还是要靠你自己把持得住,别人如何帮忙?"
  寇仲道:"假如你是我,会怎么做?"
  徐子陵气道:"说到底你仍是对尚秀芳难以割舍!宋玉致可非一般女子,而是高门大阀的千金之躯,你就算想纳妾亦须得她同意点头。问题是尚秀芳乃天下景仰尊崇的才女,怎甘心在这种情况下做你的小妾。你有坦诚告知她关于你和宋玉致的婚约吗?没有的话就是欺骗的行为。"
  寇仲苦著脸道:"给你说得我像罪大恶极的情场骗子,不是这么严重吧?今天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哩!唉!我有机会便依你之言向她如实禀告,听任发落。却又怕她一怒之下改投烈瑕怀抱,那会使我以后不再想做人。"
  徐子陵探手抓著他肩头,叹道:"我的话说重了。坦白说,当我对著石青璇时,我真的没想过师妃暄,反之亦然,所以该没有资格怪你。我的不幸中的大幸是她们两个都不会嫁给我,你的问题刚好相反。你说得对,尚秀芳若被烈瑕这邪人得到,会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我们要从详计议。"
  寇仲得到徐子陵在这方面罕有的谅解,登时精神大振,兴奋起来道:"我和可达志那家伙商量出一条叫赶狗入穷巷的妙计,就是对大明尊教展开全面的扫荡,先拿死剩的四个五类魔祭旗,见一个杀一个,何愁烈瑕等不反抗,那我们就出师有名将烈瑕顺手除去。"
  徐子陵道:"除非我们能证明狼盗是大明尊教的人,否则我们如何出师有名。"
  寇仲道:"单是上官龙杀害复志等三人的深仇大恨,我们已出师有名,上官龙是大明尊教的人,这可是祝玉妍亲囗证实的。不要想那么多,只要你陵少不反对我干掉烈瑕就成。他奶奶的熊,我们又不是官府查案,需甚证据?见到玉成后问上两句立即进行荡魔大计。还有半个时辰,我们横竖顺路,先向越克蓬打个招呼。"
  两人正要结账离开,一人跨槛进来喜道:"终找到两位哩!"
  两人愕然瞧去,竟是他们正在研究如何除去的烈瑕。
  这小子春风满脸的来到两人桌子坐下,欣然道:"昨晚是愚蒙一生人最快乐的时间,不但能得睹秀芳大家的仙颜,更得闻她妙手奏出来的仙韵,两位代我高兴吗?世间竟真有如此内外俱美、色艺双全的女子。若她肯与愚蒙共谱白首,我减寿十年也心甘情愿。"
  两人听得脸脸相觑。
  寇仲闷哼道:"烈兄此话颇为矛盾,若真减寿十年,岂非少去十年与她相处的机会?"
  烈瑕像醒觉过来的细审他的神情,讶道:"少帅不是为此妒忌吧?据闻宋缺之所以肯全力支持你,就是因为你肯作他的快婿。唉!大家兄弟,千万勿要因任何事伤和气。"
  寇仲给他命中要害,登时哑口无言。
  徐子陵淡淡道:"烈兄请先答我一个问题。"
  烈瑕欣然道:"子陵请指教。"
  徐子陵沉声道:"上官龙和荣姣姣是否你大明尊教的人?"
  烈瑕沉静下来,凝神瞧著徐子陵好半晌后,露出一丝落在两人眼中充满邪气的笑意,点头道:"可以这么说,也不可以这么说。严格而言,他们只属我们在中土的分支,并不用听我们的指示,他们只向中土道祖真传的辟尘道长负责。此可是我教的一个秘密,不过两位问到,我烈瑕岂敢隐瞒。"
  徐子陵为之诸塞,除非祝玉妍肯出来顶证他,否则凭甚么来戳破他的谎寇仲狠狠道:
  "你这小子倒推得一乾二净,希望你不是在说谎,否则我们会要你好看。"
  烈瑕一脸冤屈的嚷道:"我怎敢骗你们?还有甚么怀疑误会,大家一并说清楚,免得影响我们的交往。"
  徐子陵叹道:"这可是你的要求,五采石究竟对你有甚么意义?"
  他们愈和烈瑕接触,愈发觉难对付他。
  若许开山确是大明尊教的大尊或原子,那烈瑕跟他正是采取相同的战略,就是避免与他们正面为敌。
  烈瑕苦笑道:"子陵是否见过美艳那贱人,受到她唆摆。"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均看出对方心中的惊懔。只凭徐子陵一句话,烈瑕立即推断出徐子陵见过美艳夫人,并猜出他问这句话以证实他是否说谎的背后用意。思考的敏捷,才智之高隽,令人刮目相看。
  徐子陵感到自已落在下风,心忖这般下去,如何还能出师有名的进行荡魔之举。
  只好点头表示见过。
  烈瑕压低声音道:"你们千万勿要信她说的任何话,因为她是伏难陀的女人,更千方百计助拜紫立国,偷蒙拐骗无所不为。唉!这女人其难缠,再来破坏我的事。"
  寇仲和徐子陵再次你眼望我眼,同时想起管平,心忖烈瑕的话不无一点道理。
  寇仲皱眉道:"她和你有甚么嫌隙?为何偏要针对你?"
  烈瑕挨往椅背,无奈地摇头苦笑道:"这叫因爱成恨,在跟伏难陀前,她曾是我的女人。唉!愚蒙的丑争都要抖出来哩!"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失声道:"甚么?"
  烈瑕俯前低声道:"此女貌美如花,毒如蛇蝎,千万勿要碰她。她的武功或者比不上我们,可是骗人的本领,我们肯定望尘莫及。"
  寇仲和徐子陵惟有苦笑以报,因为他们再难抓著烈瑕的把柄。
  徐子陵很想向他质问周老方的事,终于忍住,以免暴露已方的秘密,道:"我们有个约会,迟些再和烈兄喝酒聊天。"
  烈瑕笑著站起来道:"如此再不打扰两位。今晚见!"说罢欣然去了。
  寇仲愕然向徐子陵道:"今晚见?那是甚么意思。"
  徐子陵拉他站起来苦笑道:"那代表我们今晚和拜紫亭、伏难陀同吃响水米时,他会是座上宾客之一。不用担心,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玉成或可助我们寻出对付大明尊教的方法。"
  寇仲叹道:"我多么希望自己是个横蛮无理的人,就不须听他这么多的废话。"
  午时已至,两人无暇往找越克蓬打招呼,匆匆应约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