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卑鄙刺杀

作者:黄易

两人转进朱雀大街,只见行人如鲫,车马争道,颇有寸步难移的拥挤盛况,关乎到靺鞨族以至整个人草原命运的渤海国立国大典,将在三天后太阳升离地平的古时举行,要来的人均该来了。
  寇仲搭着徐子陵的肩头享受肩摩踵击的繁华都会乐趣,四周闹哄哄的,占其门如市,盛况空前。不同种族的人说不同的话,构成民族大融浑的热闹常烘。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边道:"你说今早见过三个人,一是师妃暄。一个是阴显鹤,另一个是谁?"
  徐子陵道:"是美艳夫人,唉!"
  最后一声叹息,是因烈瑕的话,使他弄不清楚美艳夫人是正是邪,会否真如烈瑕所说的不但是个骗子头头,更是伏难陀的女人。
  寇仲明白他的心情,他自己也为烈瑕那番话感到心中忐忑难安,如此一位千娇百媚的女郎,竟是这样一个蛇蝎美人!实教人惋惜。当然此事仍有恃证实。
  皱眉道:"竟然是她,是凑巧碰上还是她来找你。"
  徐子陵边迈步往前,朝王城和外宾的方向行进,边答道:"我在回家途上给她截着登上马车,她向我讨回五采石,我只好还给她。"寇伸失声道:"甚么?"
  扼要的解释一遍,徐子陵苦笑道:"情和理当时均在她那一边,我能怎样做呢?"
  寇仲道:"这女人真不简单,没有五采石就没有五采石吧!只要古纳台兄弟成功夺得那批箭矢,那怕拜紫享不俯首低头。"
  又道:"老跋为何去这么久仍未回来?"
  徐子陵道:"他定有很多的理由。除非是遇上毕玄,谁能奈何他,打不过就逃,该不用担心他。"
  一阵小孩的欢叫声从左方传来,两人循声瞧去,原来是一群七、八个十二、三岁许的小孩子,到热闹的大街玩耍,在人群中左钻右穿,奔跑追逐,正嬉闹着的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徐子陵莞尔道:"以前我们在扬州也是这般在人堆中挤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别人的钱袋,希望这群天真活泼的小孩,勿要是我们的徒子徒孙。"
  寇仲笑道:"他们似乎看上我们的钱袋哩!"
  话犹未已,小孩们来到两人旁,其中之一躲到寇仲身后,发出小孩天真响亮的笑声,抓着寇仲外袍的后摆,上气不接下气的笑道:"抓不着!抓不着!"
  其他小孩一拥而上,团团绕着两人你抓我逐,钻来钻去,情况混乱,更不断扯他们的衣衫。
  在小孩们欢乐的渲染下,两人停下步来,童心大起,相视而笑。
  就在此刻,两人忽感不妥。
  前后左右均有人迫近,杀气骤盛。
  他们均是身经百战,在一般的情况下,纵使误陷重围,亦可先一步发动攻守之势应付敌人。可是现在前后缠着七、八个无辜的小孩,将他们活动的空间完全封闭。甚至拔身而起亦会令孩子受伤,何况在时间上已来不及。
  刺杀者掣出隐藏在外袍内的兵器,丝毫不理孩子的安危,一时刀光四起,向两人攻至,配合得无懈可击。
  由于事情来行大快太突然,冲上的行人弄不清楚发生甚么事,看见刀光闪闪的都是本能地的往四外避开,令混乱的情况更混乱。
  在电光石火间,两人均想到这是敌人精心布置的陷阱,以卑劣的手段利诱小孩,教他们缠在两人身边嬉玩,然后从四方八面发动攻击。
  部份小孩感觉到危机骤生,自然而然挤进他们怀中或抱紧他们,以求保护,使他们更是有力难施,心中叫苦。
  刀光连闪。
  寇仲瞧着刀锋的一点精光,从正面循着一道弧线,照他面门刺来,刀气把他完全笼罩,若在没有任何牵绊的情况下,他可以往旁闪开,可是现在他们两条腿均给小孩抱着,除非他忍心把他们震伤,否则纵使能够脱身,时间上正会慢一慢。
  正面攻来者脸貌陌生,但刀法已达一流刀手的境界,不过这一刀仍难不倒他,问题是还有右侧划颈劈来的一刀和从后方朝他背心疾刺的长剑。最可怕是背后那看不到的剑手,才是他寇仲的劲敌,剑锋离他尚有尺许的距离,可是他整个背脊像浸在寒冻的冰水里,显示出此人的功力即使及不上他寇仲,然所差无几。
  寇仲由于在敌人进攻时来不及拔出井中月,暗叹一声。直挺挺的朝前倒下去,带得两个小孩和他一起往地面仆去。
  徐子陵的情况比寇仲更不堪,一个小孩惊惶失惜的挨在他怀中,两个在后面扯着他外袍下摆,余下二个小孩两人跌坐在他和寇仲之间,一个则滚倒在他左侧。
  眼前刀光像风卷狂云般翻腾而至,前方攻来者左右手各持一把锋尖泛红的淬毒匕首,其人身材不高,作男装打扮,但徐子陵却晓得是第二趟与对方交手。
  她虽把本该冶艳绝伦的玉容弄得黑而粗糙,徐子陵仍从她的手法一眼认出是深末桓的妻子木玲,既狠且辣,完全不顾及他怀内核子的安危。
  同时向他突袭的尚有三人,两人从后方攻来,其中一人肯定若非深末桓亦是与他同级的高手,用的是两把短柄斧,车轮般阵动着攻来,狂猛无俦,若给劈中,保证筋裂骨碎,甚么护体真气都捱受不住。
  另一人功力虽逊上几筹,亦属一流好手,用的是双钩,分取他颈侧和右腰眼。
  余下一个刀手则封死他左方,搠胁而至,在腹背受敌的形势下,对他威胁极大。
  刹那间,他两人被迫入进退不得的绝境,最令人难受是被卷入刺杀攻势中的无辜小孩肯定没有人能悻免,敌人的狠毒,令人发指。
  深末桓此次行动可说计划周长,因晓得他们午时必来赴会,故设下唆教小孩缠戏的毒招,当小孩在两人身边嬉玩,移至战略位置的敌人发动雷霆万钓的突袭猛攻,务求一举置他们于死地。
  徐子陵狂喝一声,神功发动。
  他心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已是必伤无疑,只盼能够伤而不死,又能使小孩们悻免大难。
  羊皮外袍寸寸碎裂,往敌射去。
  "叮!叮!"
  寇仲在倒往地上时,忽然扭身变成脸孔朝天,两手挥击,同时命中前方和右侧攻来的刀锋,并争取得避开从后方刺来的长剑少许空隙。
  抱着他双腿的小孩滚坐地面,使他纵有千般绝技武功,一时亦无法派上用场。
  两名刀手闷哼一声,往后跌退,传入他们刀内的螺旋劲乃寇仲毕生功力所聚,岂是易捱。
  岂知后方攻来的剑手功力之强,变化之巧妙大大出乎寇仲意料之外,竟冲飞而起,来到寇仲上方,长剑原式不变的从上疾刺而下,笔直插往他心脏要害。
  对方虽改变脸容,又黏上胡子,但寇仲可从对方不能改变的眼神感到这凶狠的刺客十有九成是高丽的韩朝安。
  寇仲两手一时来不及收回来挡格,双脚又因受小孩的抱缠用武无地,只能勉强借腰力把上身硬往右扭。
  长剑朝胸直刺。
  徐子陵羊皮袍的上半截被他以劲气迫成碎片,朝敌弹去,每片均含蕴凌厉真劲,足可伤敌,若割中对方眼鼻等脆弱部份,更可做成永久的伤害,不怕敌人没有顾忌。
  最妙是下截袍摆脱离时,使两个小孩"咕咚"一声跌坐地上,也令他们避开后方攻来的双斧双钩。
  功力较次的刀手和钩手忙往旁闪移,避开碎片,再变招进攻;木玲和深末桓则仍原式不变的攻来,两人凭口吐劲气,吹掉袭面的布片,对其他袭体的布片纯以护体真气应付。
  微妙的变化,使徐子陵从绝境中寻到一线生机。
  徐子陵暗捏不动根本印,身子扭转,把迎着木玲淬毒匕首的小孩转往安全的位置,口吐真言沉喝一声"临",有如在洪炉烈火般的战场投下冰寒的雪球,以木玲和深末桓的悍狠,仍在骤闻下心神大受影响,躯体一震,手上攻势缓上少许。
  徐子陵正是要争取这丁点的间隙。
  本玲左右两把淬毒匕首变成分往他耳门和肋下划来,招式精奇奥妙,即便在单对单和没有羁绊下他仍要小心应付,何况从后方变成左侧的深末桓双斧亦正像车轮滚般朝他攻至。
  徐子陵双手分弹,迎向两边攻势。然后凭右腿保持平衡,左腿曲提,再闪电向深末桓下阴处。
  双方乍合倏分。
  木玲左匕首成功刺向他右胁下要害去,深末桓则以斧柄下沉截着他可致他老命的一脚,另一斧给徐子陵封个结实。
  徐子陵真气激送,使木玲的淬毒匕首在做成更大伤害前弹离胁下,但再无法避过接踵攻来的单刀双钩。
  鲜血激溅,刀子刺入左臂,划颈的一钩落空,另一钩则在他左后肩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衣衫裂碎。
  这还是徐子陵上身迅速连晃,才能避过要害。
  木玲和深末桓二度攻至。
  一声惨嚎,刀手被徐子陵反攻的一掌扫在肩头,往横翻滚跌开,刀子未及深进便给拔出来,带起一股由徐子陵体内流出的鲜血。
  另一遍的寇仲亦处于生死存亡的关口,他背脊尚差尺许触地,敌剑搠胸直进,他两手合栊,堪堪夹着深进达两寸的敌剑,心知若给这该是韩朝安的剑手在体内吐劲,定可把自已心脉震断,忙两手传出真劲,猛朝对方攻去。敌人雄躯剧震,无法催迫内力,借势抽剑飞退。
  寇仲反手拍往地面,强忍胸口攒骨摧心的痛楚,另一手拔出井中月,带着两个小孩回弹立起时宝刀旋飞一匝,叮叮两声,把二度攻来的两刀荡开。
  井中月化作黄芒,疾射攻向徐子陵的木玲。
  "蓬"!
  徐子陵双掌先后拍在深末桓攻来的两斧,震得对方左右两斧都无法续攻,另一脚侧踢那钩手,迫得他仓惶急退,却无暇应付木玲的匕首。
  幸好寇仲井中月到,"呛"清响,木玲硬被迫退。
  寇仲妄动真劲,胸前伤口血如泉涌。
  混乱的战况似波浪般以他们为中心往四方蔓延,途人竞相走避,有些朝对街走去,横过车马道,弄致交通大乱,马嘶人嚷。
  一队巡兵呼喝着从王城方向驰至,更添紧张扰攘的气氛。
  鲜血从左臂涔涔流下,痛楚令徐子陵难以举臂,右拳击出,宝瓶气发,此招含怒出手,到钩手察觉有异,高度集中的宝瓶气已命中他胸口,钩手应拳喷血抛飞,跌往车马道。
  疑是韩朝安的剑手刺客立即掠往钩手,把他提将起来,发出尖啸。
  众敌应啸声分散遁逃,或掠上屋顶,或逃进横巷,转眼走个一乾二净。
  徐子陵感到一阵失血力竭后的晕眩,孩子此时才懂哭喊,这可使他放下心来,晓得他们没有受伤。
  途人团团围着他们指点观看,较勇敢的走过来把孩子扶起牵走。
  寇仲勉强站定,运功止血,移到徐子陵旁低声问道:"有没有伤及筋骨。"
  徐子陵回过神来,见寇仲胸膛伤口仍有鲜血渗出。只要伤口往左稍移寸许,肯定可要他的性命,摇头道:"还死不去。木玲的匕首淬有剧毒,换过别人必死无疑。"
  寇仲低声道:"我们绝不能示弱!"
  徐子陵点头同意,际此强敌环伺的当儿,若让任何一方的敌人晓得他们严重受创,肯定没命回中原去。
  只石之轩已不肯放过他们。
  围观者纷纷为他们说话,一致赞扬他们舍身维护众小孩的义行。
  巡兵驰至,领队的军官大喝道:"谁敢当街械斗?"
  寇仲还刀鞘内,强颜笑道:"我们寇仲徐子陵是也,就算有甚么违规的行为,今晚自会亲向大王解释。"
  巡兵被他们声名所慑,立即改变态度,反问他们有甚么要帮忙的地方。
  徐子陵见自己和寇仲均是满身血污,微笑拒绝对方的好意,扯着寇仲往一旁走去,凑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说小师姨有否参与这次突袭刺杀。"
  寇仲强忍胸口的痛楚,叹道:"很难说,先找间店铺买套新衣,这样去见敌人怎成样子。"
  他们浑身浴血的模样,看得迎面而来的人骇然避退,两人心中的窝囊感,不用说可想而知。
  自出道以来,他们从未试过这般失着狼狈。
  他们身上多处负伤,寇仲以胸膛的伤最严重,徐子陵则以胁下和左臂伤得最厉害。
  即使怀有极具疗伤神效的长生气亦休想能在短时间内完全复原。
  对方兵器均蓄满具杀伤力的劲气,侵及经脉,外伤内伤加上大量失血,若非他两人内功别走蹊径,早趴在地上不能起来。
  在这危机四伏的城市中,打后的日子绝不好过。
  徐子陵道:"敌人必派有人观察我们当前的情况,若露出底细,后果不堪设想。"
  寇仲哈哈一笑,故意提高声有道:"今趟算是阴沟里翻船,幸好只是皮肉受苦,我们定要讨回公道。"
  徐子陵在一间成衣店外停步,一个街口外就是傅君嫱下脚的外宾馆,然笑道:"换过新衣,我们就去寻他们晦气。"
  寇仲领头步进成衣店去,心知肚明若深末恒等倘敢于此刻来袭,会发觉他们均是不堪一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