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虚虚实实

作者:黄易

两人离开成衣店,换上新衣,除脸色较平常稍为苍白点,表面实看不出他们身负重创。
  成衣店的老板及伙伙们晓得刚才街上发生的事,一方面佩服他们拚死维护小孩的义行,另一方面更因他们是对抗颉利大军的英雄,所以非常热情,不但分文不收的供应合身衣服,更让他们用后院的温泉井水洗涤血迹。
  寇仲因羊皮外袍是楚楚亲自用她的玉手缝制,故虽沾血破损,仍不肯舍弃,取回灭日弓和井中月,将外袍交由成衣店修补清洁。
  天空仍是灰檬檬的,就像两人此刻的心情。
  寇仲叹道:"离开山海关时,还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情到大草原来,以为可以轻轻松松过段日子,岂知有老跋差点掉命在前,我们更有今日的险况,事前那能想及。"
  徐子陵左臂报废,如与人动手,只得右手可用,但却会牵动胁下的伤口,只两条腿仍由他差使,闻言失笑道:"你看这条毒计会否又是香玉山在暗中筹划的?"
  两人此时横过车马道,来到外宾馆门外,寇仲听罢立定,沉吟道:"你这猜测大有可能,只有那天杀的小子才如此明白我们的禀性,想到利用小孩子缠身这辣招。深未桓一向是颉利的走狗,赵德言则对我们恨之入骨,他们易容改装后来狙击我们,正是不想突利晓得是他们干的。他奶奶的,此仇不报非君子。"
  徐子陵压低声音道:"假若韩朝安待会来试探我们的伤势,例如美其名曰较量试招,我们该怎么办?"
  寇仲下意识地按按胸膛阵阵牵痛的伤口,狠狠道:"我们可否直斥刚才的事乃他所为,那时他只能砌词狡辩,再拿我们没法。"
  徐子陵摇头道:"这不失为一个办法,却绝不明智。首先以我们的作风,定会跟他翻脸动手,变成自取其屏,其次更重要的是让韩朝安晓得我们知道他和深未桓夫妇狼狈为奸,以后更有所提防。"
  寇仲头痛道:"不知是否信心受到挫折,我的脑袋空白一片,想不出任何办法来,你有甚么好主意?"
  徐子陵微笑道:"来个实者虚之,虚者实之如何?说到将说话弄得失实夸大,小弟自愧弗如,当然由你老哥出马。"
  寇仲闻弦歌知雅意,哈哈一笑,扯着徐子陵进外宾馆去。
  傅君嫱在外宾馆的上厅会见两人,金正宗和韩朝安两人陪伴左右。
  宋师道是安排这"和谈"的中间人,见他们迟到近一刻,皱眉轻责。
  两人目光先后扫过正得不耐烦的傅君嫱,气度沉凝的金正宗,潇洒自如的韩朝安,三人神态各异。
  傅君嫱鼓起香腮,一副悻悻然不能释的样儿,却不知是在怪他们迟到还是因为宇文化及的旧恨。
  金正宗表面不露任何内心的感受,可是他们仍感到他深藏的敌意。
  反是刚对他们进行刺杀的韩朝安态度热诚,使人感到他是欲盖弥彰,猫哭鼠假慈悲,就这么看去,还分不清楚傅君嫱和金正宗是否晓得或同意韩朝安对他们刚才的作为。
  韩朝安显然不晓碍两人看破他是突施刺杀的罪魁祸首。
  寇仲苦笑道:"诸位请恕我们迟来之罪。刚才在朱雀大街遇伏,我们同被重创,差点来不成。"
  宋师道大吃一道:"你们受了伤?"目光灼灼的在他们身上巡视。
  傅君嫱冷笑道:"谁那么本事能令你们受伤,伤在那里呢?就这么看却看不出来。"
  徐子陵特别留意金正宗的反应,见他露出错愕的神色,似乎对刺杀的事并不知情,若他没有在此事上同流合污,傅君嫱理该没有牵涉其中。
  寇仲一扫身上新簇簇的衣服,笑道:"我们本来满身血污的见不得人,全赖这身新衣遮丑。哈!可以坐下吗?现在我两腿发软的,谁都可轻易收拾我们。"
  韩胡安双日闪过惊疑不定的神色,显然两人"示弱惑敌"的策略奏效。
  宋师道忙道:"坐下再说。"
  众人分宾主次序坐到设在厅心的大圆桌,傅君嫱在金正宗和韩朝安左右仲持下坐在面向大门的一边,两人背门坐一边,和事老的宋师道居中而坐,形势清楚分明。
  徐子陵见韩朝安不住留神打自已,心中好笑。晓得对方因自己中了木玲的毒剑,理该剧毒攻心而亡,偏偏他的长生气不惧任何剧毒,故像个没事人似的,更令韩朝安怀疑他们的"重伤"是装出来的,以引深末桓等再来对付他们,其实是个陷阱。
  此正实则虚之,虚则实之的上上之计。
  金正宗沉声道:"究竟是谁干的。少帅可否说得详细点?"
  傅君嫱嘟长嘴儿,带点不屑他们装神弄鬼的意味道:"你们真有本领,身受重伤还可谈笑自如。"
  寇仲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向傅君嫱道:"小师侄的心脏给刺了,里面仍在流血,哈!幸好我的长生气有起死回生之力,才勉强到这里来,让嫱姨见我可能是最后的一面。谈笑自如则是不得不装作样,以免给刺客看破我们伤得这么严重再来检便宜。至于小陵的伤势,由他自己报上吧。"
  徐子陵为之气结,寇仲的夸大实在过份。
  傅君嫱大嗔道:"胡言乱语,谁是你的嫱姨?"
  心知肚明那一剑没能命中寇仲心脏的韩朝安终忍不住,眉头大皱道:"少帅请恕在下多言,直到此刻,我们和两位仍是敌非友,少帅这么坦白,不怕我们乘两位之危吗?"
  寇仲愕然向宋师道道:"宋二哥不是说嫱姨肯原谅我们吗?大家既是自己人,更是同门一家亲,我们怎可隐瞒真相?"
  傅君嫱见他始终不肯放弃"师侄"的身份,生气道:"再说一句这种无聊话,我以后不和你们交谈哩!"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均心中暗喜,因从傅君嫱口气听出双方问的嫌隙确有转圜余地。
  宋师道责道:"小仲不要惹怒君嫱,我已将你们放过宇文化及让他自行了断的为难处清楚解说。"
  金正宗不悦的道:"少帅仍未答在下先前的问题,当今龙泉城内,谁有能力伏击重创两位。"
  寇仲叹道:"他们不是够本领,而是够卑鄙。"
  当下把遇伏情况加油添醋,眉飞色舞的详说出来,少不了把伤势挎大至他们早该死去多时,命赴黄泉的地步。
  听者中以韩朝安的眉头皱得最厉害。
  说罢寇仲压得声音低无可低的道:"这批刺客最有可能是大明尊教的人,因为其中一个刺伤小陵的是个易容改装扮作男人的女子。"
  徐子陵补充道:"也有可能是深未桓的妻子木玲。"
  众人沉默下去,傅君嫱和金正宗都没有特别的反应,宋师道则虎躯轻震,模糊地掌握到两人的策略,因他晓得韩朝安与深未桓夫妇的关系。
  两人心中奇怪。
  徐子陵故意提出木玲,是在测探傅君嫱和金正宗的反应。若他们与刺杀的事无关,除非他们根本不知道韩朝安跟深末夫妇同流合污,否则想都该有点异常的反应,例如朝他瞧去诸如此类,应是自然不过的行为。
  寇仲正容道:"这都是题外话,我们今趟前来,是想听嫱姨有甚么吩咐。"
  众人目光集中到傅君嫱俏脸,这个高丽美女双目亮起来,盯着寇仲道:"若不想我追究你们,你们要答应我三个条件。"
  寇仲恭敬的道:"嫱姨赐示,只要我们办得到,绝不会令嫱姨失望。"
  他这番话发自真心,因傅君绰的关系,他们最不愿与傅采林为敌。
  傅君嫱目光扫过徐子陵,然后回到寇仲处,沉声道:"第一个条件,就是你们以后再不能自称是我们奕剑门的弟子,我更不是你的师姨。"
  寇仲无奈地苦笑道:"师姨你不用请示师公就逐我们出门墙吗?唉,好吧!以后我再不敢唤你作嫱小师姨,只唤嫱姨箅了。"
  傅君嫱嗔怒道:"仍要耍赖皮?"
  金正宗为之莞尔,同韩朝安摇头失笑。
  宋师道打圆场道:"少帅正经点好吗?江湖有调不拘俗礼,长幼忘年也可以兄弟相交往,以后唤句傅姑娘这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他不愧世家大族出身,说话两面讨好,使人听得舒服。
  寇仲从善如流地哈哈笑道:"下一个条件请傅姑娘赐示。"
  傅君嫱脸容稍霁,道:"第二个条件是若寇仲你异日一统中原,绝不能对高丽用兵。"
  寇仲欣然道:"这个即使姑娘没有吩咐,小弟亦不会对娘的祖国动祖,事实我根本不是个爱动干戈的人。哈,嫱…噢…姑娘看我的长相像有皇帝的运道吗?是否太抬举我呢?"
  金正宗叹道:"少帅可知你自已已成在大草原最具影响力的汉人,看好你的大有人在,颉利现在最顾忌的人再不是李世民,而是少帅你。"
  寇仲和徐子陵恍然大悟,之所以有今次和谈,宋师道的于中斡旋,只是促成的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寇仲的声望和势力正不住膨胀。
  寇仲不但以铁般的事实诸明他是无敌的高手,更是助突利击败金狼军运筹帷幄的军师,现在寇仲在中土有名慑中外的"天刀"宋缺为靠山,大草原则有突利、菩萨和古纳台兄弟作盟友,谁再敢轻视他。
  所以高丽人不愿与他为敌,至少不敢与他有冲突,韩朝安亦只能在易容改装的情况下刺杀他,更很有可能把傅君嫱和金正宗都蒙在鼓里。
  宋师道喜道:"两个问题均已解决,君嫱请说出第三个条件。"
  傅君嫱淡淡道:"第三个条件更简单,我知五采石仍在你们手上,只要将五采石交出来,你们偷学九玄大法和奕剑术的事我可代师尊答应一笔勾销,以后谁都不欠谁。"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心中叫苦,脸脸相觑,无言以应,谁想得到她第三个条件会是与她没有直接关系的五采石?
  宋师道讶道:"究竟有甚么问题,为何你两个脸有难色?"
  徐子陵颓然道:"若五采石仍在我们手上,我们会立即交给嫱姑娘,只恨今早美艳夫人来找过我,要我将五采石还她,现在五采石已经回到她手上去。"
  傅君嫱三人同时露出震惊神色,似乎五采石回到美艳夫人手上,乃最坏的情况。
  宋师道插入道:"竟会这么巧的?"
  转向傅君嫱劝道:"我明白他们的为人,既然五采石归还美艳大人,君嫱可否略去这条件。"
  傅君嫱摇头道:"这是三个条件中最重要的,何况他们一向谎话连篇,我怎知他们不是骗我?"
  韩朝安道:"解钤还须系钤人,两位只须向美艳要回五采石,可完成全都三个条件,以后大家即可和平共处。"
  这番话若由金正宗说出来,寇仲会觉得易接受点,可是换过出自韩朝安这以卑鄙手段务要置他们于死地,口是心非者之口,寇仲只听得心中火发。
  冷然道:"韩兄以为美艳是我们的甚么人,说要回五采石就可要回来?"
  傅君嫱闻言玉容立即沉下去。
  宋师道听到双方间的火药味,做好做歹的道:"这五采石对君嫱有甚么用处?是否非要回来不可呢?得到后是否送给拜紫亭,若是如此,何不让拜紫亭自己去处理。"
  金正宗叹道:"我们正是不想五采石落到拜紫手手上。"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恍然,高丽支持拜紫亭立国以作为他们和突厥、契丹两族间的缓冲,却不愿见到拜紫亭统一,变成威胁高丽的强邻。
  事情错综复杂的程度,想想也会教人头痛,寇仲乘机问道:"美艳和拜紫亭无亲无故,该不会白白将五采石送给拜紫亭吧?"
  傅君嫱冷哼道:"你们晓得什么呢?美艳一向和伏难陀关系密切,所以在花林才有托你们二个傻瓜送五采石给拜紫亭之举。现在见你们迟迟不肯将五采石交出来,所以出面向你们讨回五采石。气死人啦!"
  寇仲和徐子陵给骂得你眼望我眼,同时心中震动,因为烈瑕似乎在美艳与伏难陀的关系上没有说谎。
  宋师道道:"他们只是不明真相下致有无心之失,君嫱可否不把此事弄得过份认真?"
  傅君嫱气愤难平的道:"他们办不到就是办不到。看在宋公子份上,我可竟容他们几天,只要他们能于立国大典前把五采石送到我手上,我答应过的绝不反口。"
  寇仲苦笑道:"傅姑娘可知我们正身负重伤,别人不来找我们麻烦,我们额手称庆,那还有本事去找人家的麻烦。"
  傅君嫱大嗔道:"还要疯言乱语?信你们受伤的就是呆子,你们好自为之,条件我是绝不会更改的。"
  说罢气鼓鼓的拂袖走了。
  剩下五个男人你眼望我眼。
  宋师道无奈摊手,表示尽了人事。
  寇仲和徐子陵是有苦自已知,想不到这招对付韩朝安的实则虚之会有这样的反效果,会与傅君嫱误会加深。
  徐子陵见金正宗泛起无奈的神色,似在同情他们,又似惋惜他们与傅君嫱关系破裂恶化,生出希望,道:"两位可否帮我们劝劝嫱姑娘。让她明白纵使拜紫亭得到五石,亦难以统一,因为突利绝不容这情况出现。"
  金正宗叹道:"这是另一个我们不希望出现的情况。拜紫亭人虽精明,但对伏难陀却是盲目的崇信,事情起因在伏难陀以天竺神算占得他为统一大草原的真主,其中最重要的征兆就是已失去久矣的五采石会重回他手上。假如此事真的发生,后果实不堪想像。"
  寇仲和徐子陵至此才明白五采石的关键性。如若五采石落人拜紫亭手上,拜紫亭那还不以为自已是老天爷拣选的真主,因而不自量力的大兴干戈,对自顾不暇的高丽当然有害无利。
  韩朝安起立道:"君嫱本以为可因取得五采石立下大功,岂知两位竟把五采石交回美艳,失望之情可想而知。"
  寇仲叹一口气道:"好吧!让我们想想有甚么办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