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龙泉之主

作者:黄易

宋师道送两人到门外,低声问道:"你们的伤势是否如你们所说般严重?"
  寇仲苦笑道:"我只是夸大少许,边走边说如何?"
  宋师道与两人转入朱雀大街,朝南门方向举步,讶道:"为何这么坦白说出来?还要加油添醋。"
  寇仲叹道:"这就是”空城计”,当别人以为我们故意夸张事实我们便能侥幸成功。"
  宋师道问道:"谁干的?"
  徐子陵答道:"是韩朝安伙同深末桓夫妇干的,若非晓得我们与嫱姨之约,那能安排得这么妥贴。"
  宋师道双目杀意大盛,精芒电闪,沉声道:"韩朝安这狗娘养的竟敢完全不把我放在眼内,你们看君嫱是否同意?"
  寇仲沉吟道:"到现在我们仍不明白韩朝安为何这样做?更不清楚嫱姨是否同意或参与。"
  徐子陵分析道:"韩朝安肯向深末桓提供一个安身之所,可说尽了对他们夫妇的道义,再无必要助他们来行刺我们,其中定有些我们不明白的道理。"
  宋师道冷哼道:"管他们那门子的道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们打算如何?"
  寇仲道:"目前当务之急是要迅速复原,否则在龙泉势将寸步难行。二哥可否助我们暗中摸清楚韩朝安那狗娘养的虚实,最好能弄清楚嫱姨是否与他同流合污。我们伤愈的一刻,韩朝安和深末桓将大难临头。"
  宋师道叹道:"我怎可以离开你们,你们疗伤时也需人护法。"
  寇仲哈哈一笑,探手搭着他肩头,笑道:"我们的疗伤法与别不同,在闹市亦可进行,二哥陪我们多走两步后必须回去,否则我们的”空城计”就不灵光。小陵,疗伤开始。"
  徐子陵挽上宋师道的左臂,感觉到寇仲把其气送进宋师道的经脉内,忙收两人结合后澎湃的真气缓缓引进,在奇经百脉、二脉七轮分别运转一周,再以宋师道作桥梁输回寇仲体内,疗治他严重受创的经脉。
  宋师道乃天资卓越的人,兼之得宋缺真传,瞬那间掌握到其中的精微奥妙,大讶道:
  "你们的疗功法确是前所未闻。唉,你们怎能办到的?原来竟是伤得这么重,但表面可看不出来,只是脸色差些。"
  其气在二人体内来而复往,循环不休。借助得宋师道精纯深厚的贯气,当然比两个重伤的人自行疗伤优胜百倍。
  随着人流,三人谈笑自若的迈开步子畅游车水马龙的热闹长街。
  两人回到四合院,术文气急败坏的截着他们道:"别勒爷刚送来紧急消息,说他们无法寻到那运弓矢到龙泉来的船队。若在黄昏前仍没有收获,只好放弃回来。"
  寇仲苦笑道:"所以说祸不单行,我们今晚对着拜紫亭时将处于完全捱揍的下风,还要继续”装伤”,好令他那美女卫士不好意思寻我们动手过招,否则我们会当场出丑。"
  术文道:"事情说不定会转机。"
  徐子陵摇头道:"我们定在某些地方犯错。所以他兄弟找不到那批弓矢。良机一去不返,我们在此事上只好认输。"
  寇仲皱眉道:"我们手上的筹码现在买少见少,若要马吉给我们赎回羊皮,我们的面子该放在那里。"
  术文听得一脸茫然,兼之另有要事,告退离开。
  两人来到温泉池坐下,寇仲迁解衣服,还笑道:"穷可风流,饿可快活。听说温泉均有活肩生肌的神奇疗效,不若我们浸他娘一会的温泉,先抛开一切烦恼。"
  徐子陵骇然瞧着他胸口的剑伤,道:"你这小子原来伤得这么厉害,亏你还不住打哈哈。"
  寇仲把外衣随手挥开,落往院内草地上,苦着脸道:"每个哈哈都是有代价的,那是蚀骨攒心的痛楚。但不死撑行吗?哈!哎唷!"
  片刻后两人浸在温热的池水里,只露出人头。
  热气腾升,寇仲运气行功,道:"假若玉成是另一个陷阱,我们必死无疑。我不是害怕,不过尚未让韩朝安和深末桓安息就一命呜呼,教人死难瞑目,你怎么说?"
  徐子陵苦笑道:"我最担心的并非这件事,而是怕今晚没法玉成祝玉妍与石之轩同归于尽的美事,我几敢确定在明天日出前,我们仍难和人动手,否则会伤上加伤。"
  寇仲道:"在浸进池水之前,我也像你那么悲观,但现在的感觉却是另一回事,每寸肌肤都像贯满生机,似为生命的成长和变化欢呼喝。哈!这叫关心则乱,因为你怕我们的仙子要独力去冒险。兄弟,抛开你的杂念吧,那才能发挥换日大法的奇效。"
  徐子陵愕然道:"你倒瞧得通透,哈,说得好!不过这可能证明你没我伤得那么厉害。"
  寇仲点头道:"袭击你的是敌人的主力,所以你伤得比我厉害才合道理。我的娘,今晚将会是我们出道以来最难应付的一夜。"
  徐子陵沉吟道:"马吉能否赎那八万张羊皮回来,尚是未知之数,但平遥商人那批我们曾拍胸口保证给他们取回来的货则肯定泡汤,唉,怎会找不到那批弓矢的?难道昨晚马吉晓得我们在旁偷听,故意胡乱说个地方?"
  他们原本的大计是取得那批弓矢后,既可与拜紫亭讲条件,更可威胁马吉供出狼盗的秘密,因为若弓矢落到拜紫亭手上,颉利将不会放过马吉,不怕马吉不乖乖的听话。
  寇仲摇头道:"马吉怎能晓得我们在旁偷听?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向赵德士再说谎。"
  徐子陵轻轻拨动温泉池内的水,增强热度,皱眉道:"马吉岂敢向颉利说能被揭破的谎话,我看事情另一个可能性是被人捷足先登,把弓矢劫走。"
  寇仲一震道:"你的猜测不无道理,谁人那么本事?"
  徐子陵分析道:"能劫去弓矢者,必须具备三个条件。首先是晓得有这么一批货在运来龙泉途上,其次是线眼广布,在龙泉四周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最后则是要有能力办到这仲事。"
  寇仲叮出一口气道:"拜紫亭!"
  徐子陵闭上虎目,连功吸取泉水的热气,激发三脉七轮生命的神秘力量,缓缓道:"这不是拜紫亭一向的作风吗?假若狼盗真是他的人,那下手的会是狼盗。"
  寇仲抓头道:"狼盗怎敢动马言的东西?"
  徐子陵道:"狼盗是没有特定的样子,他们甚至可扮作古纳台兄弟,嫁祸给我们。咦,有人来哩!"
  敲门声响。术文从东厢急步走出,前往应门。两人定睛瞧着,均猜不到谁人登门造访。
  门开,只见术文身体一震,退后三步,又避往一侧,恭敬施礼道:"小人拜见大王。"
  两人心中剧震,脸脸相觑,竟是拜紫亭龙驾光临。
  十多人大步进入院内,领头者宽额大耳,悬着两个大耳垂,狮子鼻,中等身材,仪态优雅得像中土高门大族的世家子弟,谦和中隐含高人一等的傲气,并拥有一对使人望而生畏精明而眸神深逢的眼睛,肩色玄董,满脸堆旧固不动的微笑:年纪看上去只在三十许间,只有气势亦给人有点霸道的感觉。最使人难忘的是他的装束打扮,头顶有垂旒的皂冕,身穿的龙袍用萁丝黑缎缝制而成,绣满云龙纹,就像统一战国的秦始皇嬴政从陵苌复活走出来,回到人间。
  陪他来是十多名龙泉武士,其中包括美女卫长宗湘花。
  拜紫亭利目一扫,看到寇仲和徐子陵浸泡在院心的温泉池内,打出手势,着其他人于原处候他,大步朝温池走去,呵呵笑道:"少帅和徐兄请恕本王保护不周之罪,竟容宵小奸邪在闹市中以卑劣手段对两位无礼,还误信谣言以为两位伤重垂危,幸好现在亲眼看到两位洛乐融融,压在心头的大石始能放下来。"
  寇仲点头施礼微笑道:"该是大王怪我们未能恭迎,无礼失敬才对。"
  接着压低声音道:"大王可否帮我们一个忙,勿要把此中情况宣扬出去,最后还捏造一下我们的伤势,说得愈严重愈好,希望可引得凶徒再来袭击我们。"
  拜紫亭负手傲立池旁,微笑道:"少帅胸口那一剑只要右移半寸,拜紫亭可能没有机缘像刻下般得睹少帅笑谈虚者实之实者虚之之道时的神态风。"
  寇仲漫不经意的搓揉伤口,苦笑道:"坦白说,这一剑确差点要我的命,现在仍令我痛楚难熬,但亦激起我的斗志。受伤有受伤的打法,更可以是修行中最精采的片段,日后将会回味无穷。"
  徐子陵心中赞叹,寇仲愈来愈有高手的风范,拜紫亭更是个不能轻视的敌手。两人刚碰面即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内中的凶险比真刀实枪的生死搏击有过之无不及,若给拜紫亭看破他和寇仲的虚实,他们极可能见不到明天升离大草原的朝日。
  拜紫卓拍手道:"说得好,在草原上,受伤的狼是最凶险的。"
  接着沉下脸去,冷哼道:"究竟是谁干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敢到我拜紫亭的地方来撒野?"
  当他说这番话时,神态睥睨,自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其娼体似可畏往虚空,与天比高。
  寇仲双目精芒剧盛,淡淡道:"此等小事,怎需劳烦大王,这批匪类若能够活过今晚,我寇仲两个字以后任人倒转来为。"
  说着望向拜紫亭,刚好拜紫亭也正朝他望来,给寇仲把他眼神捕个正着,毫厘不差。
  拜紫亭龙躯微颤,一点不误的迎上寇仲电射而来的目光,点头道:"少帅的身体虽受伤,信心却是丝毫无损,以前无论什么人在我面前说得两位如何了得,人间少有,我只会觉得夸大其实,现在才知天下间真有如两位般的人物。拜紫亭令晚为两位特设的洗尘宴,两位不会因忙于杀人而缺席吧?"
  徐子陵心中翻起千重巨浪,暗为寇仲的招数欢呼喝采,只有完全抛开生死之念,才可纯以情神气势令拜紫亭处处受制,落在下风。两人打开始便较量高下,互寻对方的破绽空隙,表面双方虽是客气有礼,事实上笑里藏刀,毫不相让。
  拜紫亭一直步步进逼,待到寇仲以精确至分毫不差的时间速度捕捉到他下射的眼神,始令拜紫亭落在下风。那等若瞧破拜紫亭的招数,掌握到他遁去的一。
  不过拜紫亭亦非省油灯,把话题转到今晚的宴会,以守为攻,看寇仲的反应。
  徐子陵插入道:"我们怎可有负大王的雅意,今晚必准时赴会。"
  拜紫亭日光移到他身上,后退平步施礼道:"如此拜紫亭再不打扰两位清兴,今晚恭候两位大驾。"
  寇仲露出疲惫的神色,瞧着拜紫亭离开后关上的大门,颓然道:"他若再多片刻,我肯定支持不下去,他的气势一直紧锁着我,说不定二话不合就下手将我们干掉,幸好他始终摸不透我的虚实。真奇怪,为何他半句不提五采石,是否因晓得美艳那动人的娘子早把五采石要回去?"
  徐子陵伸出右手,与寇仲左手相握,两人同源而异的真气立即水乳交融地在体内经脉往还流通,思索道:"我始终感到美艳不像是烈瑕所说的那种人,所以不要对她这么快下决定。"
  接着叹道:"我明白你刚才是不得不装模作样,可是把话说得那么满,不怕以后难以交待吗?"
  寇仲双日闪闪生辉,回复精神,道:"我并非故意夸张,而是心内真的有那想法。正如我所说的受伤有受伤的战略和打法,假若我们能在这样的劣势下反击成功,宰掉深末桓,那种成功的感觉是多么动人。"
  徐子陵皱眉道:"事实上你只比我好一丁点儿,如若全力出手,正痊愈的伤口必迸裂开来,单是流血足令我们消受不起,何况我们再没有多少血可流。"
  寇仲道:"所以我才说受伤有受伤的打法。要知道如果我们沦为被动,在这人家的地方我们这两条外来龙是逃无可逃,避无可避,虚则虚之的策略只能支持一阵子,当敌人发现我们龟缩不出,只要略作试探,我们势将原形毕露。所以大头鬼定要撑到底,当足自己没有受伤似的,才能置诸于死地而后生。"
  又压低声音道:"说不定当祝玉妍晓得我们眼下那么易吃,又再无利用价值。她会顺手除去我们这两个阴癸派的心腹之患,横竖没有用,留下来斡甚么?"
  徐子陵点头道:"你的话很有道理,听你的口气,似乎已想到受伤的打法,何不说来听听。"
  寇仲道:"经过一轮疗伤,我们受创的经脉接近痊愈,问题只在身体的外伤和严重失血的后遗症。所以只要我们的外伤不再加重或再流血,施展借力打力的本领,并非没有应敌的把握。"
  徐子陵道:"你倒说得轻松,事实上任何剧烈的动作,我们亦消受不起。"
  寇仲道:"这叫穷则变,变则通,一个人不行,两个人加起来就是另一回事。"
  徐子陵道:"说清楚点。"
  寇仲凑到他耳旁道:"灵感来自温泉池,适才我运功抗衡拜紫亭时,泉水的灼热使我因运功而惹发的痛楚大为舒缓,更使我的身体保持活力,气血畅行,令拜紫亭窥不破我的虚实。你的长生气灼热比得上温泉池水,对我的助力更远胜百倍,只要在激战时你以长生气对我作出支援,由我这伤得较轻的人动手,肯定可使人大吃一惊。"
  徐子陵一震道:"这确是受伤后的高明打法,唯一的问题是在群战的情况下,我自顾不暇,恐无余力对你作出支援。"
  寇仲道:"所以必须配合上主动出击的战略,使敌人无法形成群攻的形势。哈,想想看,若深末桓给我们宰掉,谁还敢认为我们伤重不能动手。否则石之轩会是第一个不放过我们的人,他尽可失收拾我们两个小子,再从容对付祝玉妍。"
  徐子陵讶道:"原来你真的要去杀深末桓。"
  寇仲松开握着他的手,爬上池边,笑道:"我少帅寇仲何时说过的话不算数,你这小子因心念师妃暄念到神智不清,快醒过来动脑筋,看如何能干掉深末桓那小子,这是保命的唯一方法。来吧,见玉成的时候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