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邪王本色

作者:黄易

徐子陵离开小河,登岸续行,整个人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没有一种经验比潜泳水中,更有回归大自然的感觉,适才他在绝对的松弛下,进入深沉而清醒的半睡眠状态,思维意识仍在活动,身体却处于休息的情况,体内真气如日月运行,周游流转,先天气由左右涌泉穴分别涌注,左热右寒,阴阳调和,令他内伤立即大有起色。
  迎着清寒的夜风,他虽衣衫湿透,并没有寒冷的感觉,且由于催气疗伤,水气被蒸发,当镜泊湖林区在望时,他的衣衫已经乾爽。
  虽连番遇挫,致伤上加伤,但却能令他的疗伤心法更上一层楼,将卧禅推至新的境界。
  更隐隐感到自吸取邪帝舍利的精华后,到此刻才彻底地与体内真气融合。
  他不敢去想师妃暄,怕会因而心浮气躁,只决定抵达邪帝舍利的位置,再作打算。
  徐子陵穿林而过,心忖这岂非是位于湖旁镜泊亭的位置?
  自然而然地他朝昨夜与师妃暄和寇仲暗里远远监视镜泊亭时的高大树摸去。
  蓦地师妃暄盘膝于大树枝干上的倩影入眼帘,这仙子回首往他瞧来,秀眉轻蹙,不用说话,徐子陵清楚体会出她"你这人哪!为何仍要赶来呢?"的心意。
  徐子陵喜出望外,又大惑不解。
  寇仲和可达志仍保持最快速度的冲刺,怕的是深末桓的飞云弓。
  寇仲拔出井中月,向可达志长笑道:"杀一个归本,杀一双有赚,这生意划算啊!"
  可达志回头一瞥,露出不解神色。
  寇仲亦感到有异,原来深末桓那方面的战士纷纷勒马,弄得马儿嘶啼仰身,情况混乱。
  两人停下步来,另一边的骑士漫野冲来,看清楚点,寇仲一震道:"是我的兄弟古纳台的人。"
  一把声音传来道:"少帅别来无恙!"
  寇仲闻声大喜道:"老跋你究竟到哪里去哩!害得我们瞎担心了好几天。"
  领头者除别勒古纳台、不古纳台,尚有多时不知踪影的跋锋寒。
  五百多名战士旋风般驰来,扇形散开,与深末桓一方结阵的三百多名战士成对峙之局,强弱之势,清楚分明。
  寇仲和可达志绝处逄生,执回两条小命,自是欣喜莫名。跋锋寒和古纳台兄弟驰至两人身前,三人目光灼灼的打量可达志,寇仲连忙引介。
  跋锋寒跃下马来,以古纳台兄弟听得懂的突厥话哈哈笑道:"见面胜过闻名,任我跋锋寒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你两人为何会走在一块。不过此事迟些再告诉我,处置深末桓比这更重要。"
  识英雄重英雄,虽是敌友难分,别勒古纳台兄弟对可达志仍表现得很友善。
  可达志对跋锋寒特别注意,道:"有机会定要领教跋兄的斩玄剑。"
  跋锋寒微笑道:"那小弟将求之不得。不过剑再非斩玄,已易名为偷天。"
  移到寇仲旁,欢喜的搂着他肩头道:"你这小子真命大,我们守在这里并非因晓得你会给人追杀,而是准备伏击和截劫老拜那批弓矢,交给我的事,小弟定会给你办妥。"
  接着双目杀机大盛,投往约千步外的敌阵,沉声道:"今趟该用什么战术,才可杀敌人一个片甲不留呢?"
  别勒古纳台皱眉道:"我们虽比对方多上二百多人,大胜可期。可是深末桓最擅遁逃,若给他逃进树林,极可能落得功亏一篑。"
  寇仲内察体内伤势,发觉已回复六、七成功力,伤口亦大致愈合,心中大喜,暗忖这飞驰疗伤之法,肯定是由自己所创得的旷古绝今的疗伤奇功,道:"小弟有个提议,包保深末桓不会拒绝,但问题是只能杀死深末桓,却要放过其他人。"
  可达志一震道:"这怎么行,深末桓非是只懂绣花的娘儿,你又内伤未愈,太冒险哩!"
  跋寒愕然望向寇仲,道:"谁能伤你?小陵呢?"
  寇仲笑道:"此事说来话长,迟此再向你老哥禀报。"
  转向古纳台兄弟道:"我若代你们只把深末桓干掉,可有异议?"
  别勒古纳台道:"只要能干掉他便成,其他人无足轻重,木玲一向不能服众,不会有什么作为,但……"
  寇仲打断他道:"不用担心,我似是蠢得把宝贵生命甘心献给深末桓的人吗?"
  先拍拍可达志肩头,着他安心,始踏前三步大喝过去以突厥话道:"深末桓,有胆与我寇仲单打独斗一场吗?"
  紧凝的沉默,好一会后,深末桓的声音传过来道:"寇仲你是在找死吗?哈!这样的狡计我也有得出卖,你不过想缠着我后,再挥军进击。哼!休想我会中计,有种的就放马过来,大家明刀明枪对阵,看谁更为强硬。"
  寇仲暗骂一声"以小人之心度我君子之腹",哈哈笑道:"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落荒而逃。又或教手下为你送死,自己却逃之夭夭。"
  深末桓怒道:"我岂是这种人?"
  别勒古纳台帮腔喝道:"既然如此,你就和少帅决一死战,假如胜的是你深末桓,我以袓宗之灵立誓,日出前任你逃跑,绝不干预。"
  原野上一片沉默,只有夜风呼呼作响,双方人马静待深末桓的反应。
  寇仲却是不愁深末桓不答应。深末桓比任何人更清楚他伤势的严重,此正是取他寇仲之命的千载一时良机,且又可全军安然撤走,有什么比这更划算的。
  深末桓和身旁的木玲交头接耳一番后,果然大喝回来道:"你寇仲既然不想活,我就成全你。"
  双方战士同时呐喊,一时杀气凝聚,决战的气氛笼罩草原。
  只要有仙子在旁,就像能离开这充满仇杀气氛的残酷现实,抵达仙界的洞天福地。
  往亭子方向看去,祝玉妍赫然背着他们面湖安坐,凝然不动。马吉营地一方不见灯火,显是这大胖子已仓惶撤离。
  徐子陵糊涂起来,亦放下心事,因她们显然尚未遇上石之轩。
  师妃暄在他凑近时柔声道:"寇仲呢?"
  徐子陵道:"他去寻深末桓的晦气,并不晓得我会到这里来。"
  师妃暄秀眉轻蹙道:"你怎晓得要到这里来?"
  徐子陵道:"我感应到舍利的邪气。"
  师妃暄的眉头皱得更深,讶道:"难道祝后在骗我,她说一直感应不到舍利的所在。"
  徐子陵一呆道:"竟有此事。不过我亦只曾在某一刹那感应到舍利,之后也再没有感应。"
  师妃暄沉吟片晌,轻叹道:"我忽然有很不祥的预感。"
  徐子陵问道:"你们为何会在这里?"
  师妃暄道:"我找到祝后,她收到石之轩的便条,约她今晚二更在此解决他们间的恩怨。啊!来哩!"
  徐子陵定神瞧去,一条小船缓缓朝镜泊亭划来,高昂潇潇的石之轩立在艇尾,轻松的摇动船橹,唱道:"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驱车策马,游戏宛与洛。"
  徐子陵听得发呆,石之轩不是要杀祝玉妍吗?为何却似来赴情人的约会?
  祝玉妍纹风不动,似对驾舟而来的石之轩视如不见,对他充满荒凉味道的歌声亦充耳不闻。
  深末桓一身夜行装,手提他的蛇形枪,大步踏出,来到两阵对垒正中间的位置,朝寇仲以突厥话大喝道:"寇小子滚出来受死!"
  跋锋寒等来到寇仲左右两旁,可达志凑近寇仲低声道:"这家伙信心十足,你得小心点。"
  跋锋寒讶道:"可达志你何时变成寇仲的朋友或兄弟?"
  古纳台兄弟亦露出注意神色,显然对此大惑不解。
  可达志叹道:"此事真是一言难尽,不过我们敌对的立场尚未改变,除非少帅肯归顺大汗。"
  寇仲却在凝望五百步外的深末桓,不放过他任何微小的动作及任何不起眼的表情,沉声道:"若我十刀内杀不掉他,你们立即挥军进击,同时设法救我的小命。"
  不古纳台失声道:"十刀,少帅有把握在十刀内宰掉他?少帅勿要轻视此人,他的蛇矛名震戈壁,否则亦不会纵横多年,无人能制。"
  跋锋寒微笑道:"我赌寇仲八刀内可把他干掉,谁敢和我赌。"
  可达志苦笑道:"若是受伤前的寇仲,我绝不敢和你赌,现在却是不想赌,因为不希望嬴。"
  寇仲深吸一口气,淡淡道:"那就八刀吧!倘不成功,你们还是不用来救我为佳,因为这会令我的心志不够坚定,他娘的!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寇仲压箱底的本领吧!"
  昂然举步。
  看着他的背影,大草原上声名最著名的四大年轻高手,均露出尊敬的神色,寇仲的气度确令人心折。
  深末桓只是中等身材,脸容阴鸷,予人冷狠无情的感觉。双目则神采飞扬,闪闪有神,在窄长的脸孔上,份外慑人,是那种长期纵横得意的人。
  寇仲却是有苦自己知,他因曾夸下海口,声言要在今晚杀死深末桓,故此纵使拿命去博,也要以井中月把对方斩杀。而且因时日无多,他必须尽速赶回中土去,设法死守洛阳。但如让深末桓今晚逃掉,他若不多花时日务把这家伙干掉,如何向箭大师交待。
  幸好刚才在狂驰逃命间悟出他独有的吸收天地精华的疗伤大法,所余无几的真元不但没有损耗,还回复至平时六、七成的水平。可最大的问题是失血过多,那并非短短一晚时间内可回复和补充得到的。气血两者互为关连,表里相依,他定下十刀之限,正是迫自己速战速决,因为实在支持不了太长的苦战。
  第一刀最是关键,他必须把主动抢到手内,再全力展开刀势,把对方操控得无法反攻,始有在八刀内斩杀武功高强如深末桓者的可能。
  跋锋寒赌他八刀胜,并不是随口说说,而是一个提示。提醒他只要将"井中八法"
  全力使出,深末桓会饮恨当场。
  寇仲脚步加速,井中月遥指前方,似攻非攻,似守非守,刀锋随着行步之势不断加强对敌手的威胁。
  第一式"不攻"。
  此招如此使来,再非守式诱式,而是进手主攻的厉害招数。
  深末桓显然看不破寇仲此虚,脸上露出凝重神色。
  长枪移到身前,两手轻握蛇形枪的一端,枪尖颤震,伺隙而发。
  到寇仲步入丈半的距离,他狂喝一声,蛇形枪电疾刺出,直搠寇仲咽喉,试图凭蛇形枪丈三的长度,不理寇仲的井中月,先一步把对方刺杀。
  在深末桓后方的木玲尖喝一声,众手下立时齐声呼喊,为首领打气助威。
  人声轰鸣大地。
  儒生打扮的石之轩闲适自得的飘飞上岸,左手提着一坛酒,缓步入亭。
  师妃暄娇躯轻颤,凑到徐子陵耳旁道:"这就是遇上心师伯前的石之轩,能谈笑间下手杀人,说的话愈好听,下手愈是狠辣无情,杀人前后均可保持满脸笑容。"
  徐子陵听得目定口呆,也看得目定口呆。
  眼前的石之轩绝对和患上性格分裂的石之轩大相径庭,在长安他遇上的石之轩,一是冷酷无情只懂杀人没有人性的妖魔,一是深情自责的伤怀君子,从不是现在这潇洒神情模样。
  只见他脸带微笑,直抵亭内石桌前,在祝玉妍对面背湖坐下,油然把酒搁在桌面,柔声道:"为了张罗这美酒,好与玉妍对月共酌,致累玉妍久等,石之轩罪过罪过。"
  祝玉妍默然片晌,由于她背向两人,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只猜祝玉妍大概会像他们般对石之轩戏剧性的转变生出疑惧。
  石之轩讶道:"玉妍不是很爱和我说话吗?夜深人静时,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回想当年温馨甜蜜的日子……"
  祝玉妍冷冷打断他道:"闭嘴。"
  石之轩不以为忤道:"对!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一切由今天重新开始,圣舍利就当是见面礼,请玉妍笑纳。"
  魔门人人梦寐以求的圣舍利从他宽袖内滑出,滚往桌面,到桌心倏然而止。
  晶石仍是黄光湛然,但徐子陵再感应不到它内蕴的邪气异力。
  他的心像忽然沉往万丈深渊,更愧对身旁仙子。
  石之轩成功了,舍利的邪气异力已尽归他所有,治好他的精神分裂症,使他变回遇上碧秀心前那谈笑杀人的邪魔。
  他公布退出江湖一年之期,极可能是惑敌之计。
  不!我拚死也要助祝玉妍把他除去。
  祝玉妍娇躯一颤,语气却出奇的平静,似是早知如此般柔声道:"之轩啊!你不是要张罗美酒而迟到,而是为吸尽舍利的圣气迟到。唉!时至今日,因何仍要对我谎话连篇呢?"
  徐子陵虎躯一震,醒悟过来,早前与伏难陀对战正值紧张关头之际,感应到舍利的邪气,定是与此有关。后因舍利之邪气与石之轩融合,故再没法感应得到。
  而石之轩完成吸取邪气的地方,大有可能就在附近的湖水深处。
  师妃暄凑近徐子陵道:"祝后要出手哩!"
  石之轩苦笑道:"说谎?唉!有些事不说谎怎行?因为谎言才是最好听和最美丽的,所以谁都爱听。人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缠绵恩爱的日子岂此一晚,念在昔日之情,我们何不捐弃成见,携手合作,重振圣门声威,泽被大地。隋杨已破,天下纷乱不休,实我圣门之人久等近千年的难得机遇。"
  祝玉妍娇笑道:"你美丽的谎言人家早听厌哩!"
  石之轩朝两人藏身的浓密枝叶处漫不经意的瞥上一眼,看得自以为隐藏得全无破绽的徐子陵和师妃暄遍生寒,知道瞒不过他,偏又毫无办法。
  祝玉妍当然晓得石之轩的心意,柔声道:"没办法啦!邪王你想杀玉妍,怎都该冒风险吧!"
  一指戳出,点向桌心的舍利晶球。
  大战如箭脱弦,不得不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