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八刀之约

作者:黄易

寇仲倏地换气,刹止冲势改为横移之势,避过刺喉长枪,井中月侧劈枪尖尽处,只要毫厘之差,便会劈在矛尖前空处,最妙至毫颠的地方,是掌握到对方枪劲因刺空而急欲变招,气势由盛转衰的刹那。所以此刀虽只有寇仲平常六、七成功力,效果却与功力十足时无异。
  正是井中八法另一式"击奇",以奇制胜。
  "当"!
  深末桓浑体剧震,刀锋击中的虽是枪尖,承受的却是他全身的气血经脉窍穴,有如给螺旋疾转而至的大铁锥硬刺胸口,难过得差点吐血坠跌,不过他亦是非常了得,急往后撤,蛇形矛摇摆震幌,形成枪网,务令寇仲难以乘胜追击。
  支持寇仲的一方立时爆起欢呼喝采,而另一方则人人呆若木鸡。
  谁想得到受伤的寇仲,刀法仍能精妙凌厉如斯。
  寇仲事实上亦给深末桓反震之力弄得血气翻腾,并不好受。
  而且他此刀犯了"天刀"宋缺所传心法的一个大忌,就是没有留有余力,因为他根本无力可留。
  刚才的一刀,他已尽得宋缺所言"身意"的法旨,纯凭心神合一后的超然状态,任由身体去作出最精微的反应。
  他的心仍是静若月照下的井水,无惊无惧,抛开成败得失。
  "噗!噗!噗!"连跨三大步,在双方众目睽睽下,看似比不上急退的深末桓的速度,竟能赶到深末桓左侧枪势的空处,挥刀疾砍,无声无息的划向深末桓左胁。
  高手如古纳台兄弟、跋锋寒、可达志之辈,都看出这三步大有学问,不但跨出的距离不一,急缓有异,最厉害是其缩地成寸的玄奥作用,令深末桓未能及时反击。
  深末桓怒叱一声,扭旋身体,蛇形枪幻作漫天颤动的异芒,迎着寇仲罩去,但谁都晓得是他看不破寇仲的刀势,更欺寇仲内伤未愈,无法可施下迫寇仲硬拚。
  寇仲哈哈笑道:"老深啊!这招叫”用谋”,你中计哩!"
  说话间,一个旋身,刀势不改,改变成向深末桓后颈斩去,极具移形换影之妙。井中月由没有声息变成破空呼啸,黄芒大盛,到此全场始知他刚才用的竟是虚招,真正的力量集中于此旋身疾砍的一刀。
  跋锋寒等无不叹为观止。要知若先一刀是注足功力,后一刀绝不能像如今的凌厉惊人,仓卒变招只能予敌可乘之机。说到底仍是他的步法生出作用,令虚招成为深具威胁的必杀一刀,使深末桓不得不全力反应。亦正因是由虚变实,才让对方看不破摸不透。
  "当"!
  深末桓施展浑身解数,勉力以枪尾挑中寇仲必杀一刀的刀锋,但螺旋劲再侵体而来,深末桓惨哼一声,往前跌倒,寇仲哈哈再笑,抢到他身后。
  两人位置交换,除非能击杀对方,否则再难退返己阵。
  那边的木玲从阵内抢出,尖叱连声,隔远向丈夫提点说话,本是艳丽的玉容青筋暴现,狰狞可怖,寇仲自是听不懂她的室韦话。
  深末桓一个旋身,摆开架势,力图反攻。
  寇仲大喝道:"奕棋来啦!"
  就那么一刀劈在空处,生出的气劲狂飙,卷起一蓬尘土,形成一个像天魔大法的气劲力场。
  深末桓生出要往刀仆跌过去的骇人感觉,在寇仲一招比一招惊奇、一招比一招出乎意料之外的凌厉刀法下,他本是大足的信心所余无几。
  狂喝一声,蛇形枪疾刺而去,取的是寇仲刀势朝下露出的上身。
  寇仲嘲笑道:"都说是奕棋哩,怎能乱下子哩?"
  刀往上挑。
  "锵"!
  寇仲纹风不动,深末桓却往后跌退。
  这并非受伤后的寇仲功力仍比深末桓强,而是寇仲用上卸力借劲打劲的奇法,深末桓那能不吃亏,最妙是寇仲仍保留借来的部分劲力,以备下招杀着之用。
  寇仲至此总共使了四刀,离八刀之约尚有四刀。
  他双目不眨的注视退移开去的敌手,到对方终于站定,大声以汉语喝道:"非必取不出众,非全胜不交兵,缘是万举万当,一战而定。"
  说毕化繁为简,一刀劈出。
  在众人瞪目结舌下,寇仲人随刀走,一缕轻烟般越过与对方间的距离,朝敌照头照脸的劈去。
  深末桓茫然不知被寇仲借去劲气,只知交拚一招后变成气虚力怯。最要命是从交手开始,主动全操纵在对方手上,要他往前他往前,要他退后他退后。
  寇仲这看似简单的一刀,刀势却把他完全笼罩,气势紧锁下,他是避无可避,只能硬拚。先前他是迫寇仲硬拚而不得,此刻则是在绝不心甘情愿的心态下被牵着鼻子去硬拚。
  枪刀交击。
  深末桓雄躯剧震,再退三步。
  寇仲暗呼可惜,若自己在平常状态,加上借来的气劲,至少可令深末桓吐一口血,此刻只能把对方震退三步。
  作出个要往深末桓左侧抢去的姿势,他这动作深具感服力,包括跋锋寒等在内,在他姿势形成的刹那,谁都以为他是重施故技,想移至深末桓枪势弱处另组攻势。
  深末桓也有这错觉,但他和旁观者不同,因是性命悠关,必须争取时间先一步作出反应,立即侧身运枪,希望能对寇仲迎头痛击。
  寇仲心忖能否大功告成,还看此招,大笑道:"中计哩!小弟”战定”后好该来个”兵诈”罢!"
  动作由往侧变成朝前,劲贯刀锋,照深末桓颈侧割去。
  全场鸦雀无声。
  深末桓急怒下仓皇变招,再没有交手前沉稳如山岳的高手风范。
  寇仲倏地冲前,似是投进深末桓的矛影内送死,偏是身形能毫无阻滞的穿枪影而过,在不闻刀枪交击声下,抵达深末桓身后。
  全场静至落针可闻。
  "锵"!
  寇仲还刀鞘内,忽然双膝一软,坐倒地上,喘着道:"老跋赢啦!只是六刀!"
  "蓬"!
  深末桓倾金山、倒玉柱的直挺挺仆往地面,扬起尘土,鲜血横流。
  寇仲一方爆起轰天采声,五百多骑齐发,往敌阵杀去。
  木玲悲叱一声,要冲前拚命,给手下硬拉回去,四散落荒而逃。
  草原被追和逃的战士蝗虫般覆盖。
  就在祝玉妍指尖戮中失去异力的邪帝舍利同一刹那,石之轩后发的左手同时轻拍晶球。
  "噗"的一声,魔门著名奇异的圣舍利变成粉碎,祝玉妍娇躯一颤,忽然幽灵般飘起,动作似缓实快,倏忽间立足石桌上,裙下双腿连环踢向石之轩脸门,招数狠辣迅快,令人防不胜防。
  徐子陵一颗心直沉下去。遍体生寒,他曾和石之轩数度交手,对他的功力比任何人清楚。在长安的石之轩,由于受到精神分裂的困扰,总有可乘之隙,且动手似像一根拉紧的弦线,终欠了像毕玄那般级数高手的风范。但现在眼前的石之轩,却是脱胎换骨的变成另一个人临敌从容,神态悠闲,动作潇洒完美,面对祝玉妍迅雷疾电的攻势,仍是一派游刃有余的架势。
  祝玉妍打开始就落在下风,她本意图先发制人,把晶石击炸成粉末摧袭石之轩,最理想当然是伤残他双目,至不济亦可迫他离桌躲避,那就可乘胜追击,杀他一个措手不及,岂知竟给他轻易化解。桌面上的碎片,没有半块掉往桌下,可知祝玉妍的天魔指劲完全给他封挡规限,只是这一手,已知眼下的石之轩在成功吸取邪帝舍利的异力后,厉害至什么程度。
  石之轩就那么安坐石凳,双掌翻飞,嘴角含着一丝微笑的见招拆招,挡格祝玉妍变化无穷的脚踢。
  石之轩长笑道:"玉妍这是何苦来由,你真正的敌人并非坐在这里的石某人,而是外面人世间当道的虎狼。大家若能捐弃成见,天下将是你我囊中之物。"
  祝玉妍拔身而起,一个翻腾,直抵三丈高空,变成头下脚上,双掌朝石之轩头顶按去,厉叱道:"我曾错信你一趟,累得师尊含恨而终,绝不会一错再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石之轩露出哑然失笑的神色,离桌冲天而起,双拳迎往祝玉妍双掌。
  纵使身在暗处的徐子陵和师妃暄,也感到气流的改变,晓得祝玉妍正全力展开天魔大法,务要凭最后一式"玉石俱焚",与石之轩来个同归于尽。
  视当世高手为无物的石之轩,亦不得不全力应付。
  祝玉妍那看似简单的掌击,实是毕生功力所聚,没有变化中隐含变化,凌厉无匹,徐子陵可想像到若换过自己身当其锋,当会发觉所处空间凹陷下去,被天魔劲场笼罩绑缚,有力难施。可是石之轩却不受任何影响,针对祝玉妍的掌势作出最凌厉的反击。
  师妃暄甜美的声迫在他耳旁响起道:"非到最后关头,你千万不要出手。"
  "蓬"!
  拳掌交击。
  祝玉妍应拳上升,再一个斜掠翻腾,落在亭顶。
  石之轩笑道:"玉妍中计啦!"
  出乎徐子陵意料之外,接过祝玉妍掌劲的石之轩不但没向下堕,反仍有余力的在空中打个筋斗,"飕"的一声往上斜飞,掠往立在亭顶的祝玉妍上方,宛似卓立虚空,神采飞扬。
  师妃暄闪电抢出,先落往四丈外另一棵大树近顶的横枝上,借力人剑合一,化作长芒,色空剑朝正在半空下击祝玉妍的石之轩刺去。时间、角度、速度,均是精采绝伦。
  祝玉妍左右袖内分别射出天魔带,左带直冲石之轩双脚,右带现出波纹状,绕弯卷往石之轩头侧。
  一时破风之声大作,远处的徐子陵也感到啸声贯耳,彷如厉鬼悲泣。
  设身处地,徐子陵暗忖即使自己没有受伤,在这一老一少,一邪一正两大高手夹击下,他除了逃命闪避外,再无他法。
  师妃暄虽不像祝玉妍般熟悉不死印法,但石之轩却一直是她的头号大敌,故曾下过一番参究的功夫,看过不死印卷,琢磨出许多攻守之道。故石之轩要同时应付她的色空剑,当非易事。
  石之轩际此生死关头,竟从容笑道:"贤侄女忍不住出手了,清惠斋主近况如何?"
  色空剑在半丈之外,惊人和高度集中的剑气将他完全笼罩,他却仍是好整以暇,看似漫不经意的飘身下降,同时脚尖下点,正中祝玉妍带端。
  徐子陵暗叫不妙,他从婠婠处认识到天魔飘带可和天魔场配合得天衣无缝,飘带制敌缚敌,令敌人无法脱出气场之外,就像蜘蛛织网,猎物陷身网内,只有待吞噬的份儿。
  祝玉妍那表面看来似要迎刺他脚心的飘带,真正的作用是绞缠他双腿,使他的不死印法难起作用,最后的杀着是上拂的带式。
  现在缚脚的飘带给他点中,对他的威胁自然大幅消减。不过他仍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石之轩如何应付师妃暄横空击至的一剑。
  答案立现眼前。
  蓦地石之轩凭着足点带端之力,陀螺般急旋起来,缓缓升起,情况怪异到极点。
  "噗"的一声,色空剑明明命中变成一股龙卷旋风般的石之轩,偏无法戮破他气墙,剑刃往外滑开,师妃暄只能错身而过,投往镜泊湖的方向。
  祝玉妍攻向他头侧的天魔飘带亦无功而还,硬给震开。
  两大高手的凌厉攻势,全被瓦解。
  石之轩发出震天长笑,道:"玉妍可知与梵清惠的徒弟合作对付石某人,乃欺师灭祖之事。"
  说话间往右旋开,降往亭旁空地。
  师妃暄落往岸旁,祝玉妍已如影随形,从亭上往石之轩扑去,天魔带幻出无数带影,朝这令她爱恨交缠的邪王疾卷。
  尘土飞扬,草树断折。
  带势把石之轩完全笼罩,气劲交击之声不绝于耳,魔门最顶尖儿的两个人物,终于展开生死力战。
  在漫空带影中,石之轩宛若鬼魅般化作一缕轻烟,兔起鹘落的左右闪移,活动的范围被祝玉妍的狂攻严厉限制,但始终能守稳那半丈许的地盘,以指掌拳脚应付从四方八面攻来的天魔带。
  祝玉妍显示出高踞魔门首席的功夫,真气似是无穷无尽,催动招招夺命的骇人攻势,忽左忽右,上攻下袭,其诡奇变化,非是目睹难以相信。
  师妃暄移到战圈旁,没有插手,亦根本无从插手,只能严阵以待,防止石之轩逸出战圈。
  至此徐子陵才明白祝玉妍因何说只有她才能与石之轩偕亡。
  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实是融合佛门和魔道武学大成的巅峰之作,旷古绝今,一般的功法不能对他做仍任何威胁。
  即使面对武学大师如宁道奇、四大圣僧,他至不济也可来个全身而退。
  只有祝玉妍飘带与劲场配合的天魔大法,才有可能把他缠死,直至最后的"玉石俱焚"。顾名思义,祝玉妍这令石之轩戒惧的一着,必是牺牲自己以求与敌同归于尽,不用说连石之轩亦无从估计其威力。
  而石之轩唯一杀死祝玉妍的方法,就是在她施展此招之前将她杀死,但也要冒上面对此招"玉石俱焚"的风险。
  照目前的情况,祝玉妍的天魔飘带一旦全面开展,强如石之轩也只要紧守不失,难以把此局面扭转。
  假如石之轩敢抵挡祝玉妍的"玉石俱焚"而不死,当然毫无疑问跃升为中土魔门第一人,更会成为再无人能制的外道邪魔。
  看得徐子陵惊心动魄时,石之轩哈哈笑道:"玉妍技止此耳。"
  倏地左右掌分别劈出,命中两带。
  祝玉妍娇躯剧颤,带影一滞。
  师妃暄一声不响的挥剑攻去,剑尖颤震,似圆欲方,去势凌厉无匹,人和剑予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浑然天成,似要刺往石之轩后方空处,偏又令石之轩不得不全神对付。
  石之轩目露讶色,喝道:"好!"
  右手挥洒自如的画出个圆圈,往剑锋套去,另一手握拳击打祝玉妍。
  徐子陵心知师妃暄晋入剑心通明的至境,看通石之轩的后着,故能后发制人,破去石之轩一个重创祝玉妍且可从容脱身的机会。
  徐子陵知时机已至,滑落地面,提聚功力,往战圈潜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