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玉石俱焚

作者:黄易

寇仲从深末桓的尸身捡到这恶贯满盈的人从箭大师处偷得的飞云弓,始稍觉安慰。
  到塞外后,他们看似纵横得意,威风八面,但若从所负任务的角度去看,可说"一事无成"。
  现在深末桓伏尸授首,总算可向箭大师交待。
  跋锋寒和可达志在他身旁甩蹬下马,前者笑道:"我的亡月弓应改回原名射月,你的则是刺日,对吗!哈!好小子!好一个井中八法。"
  可达志欣然道:"少帅的刀法确令我大开眼界,心痒得紧,可惜看不到最后两刀。"
  寇仲把飞云弓张开把玩,叹道:"最好不要看到,唉!将来若要和你老哥对阵,怎办才好?"
  可达志苦笑道:"公还公,私还私,有些事最好不去想。"
  寇仲把弓摺收好,望向跋锋寒道:"你这几天究竟滚到哪里去?"
  跋锋寒遥观古纳台兄弟率领手下追杀敌方四散逃走的败军,答非所问的道:"如非见你受伤,就算我还得穷追千里,也要把木玲和她的手下逐一斩杀,寸草不留,以免后患。"
  可达志拍拍寇仲肩头,道:"小弟必须立即去见大汗,希望明天黄昏前能赶回来和你喝酒。"
  寇仲微一错愕,旋即醒悟过来,道:"可兄真够朋友,大恩不言谢,请!"
  可达志哈哈一笑道:"告诉古纳台兄弟我借他们此马一用,明天物归原主。"
  飞身上马,迅速去远。
  跋锋寒凝望他远去的孤人单骑,颌首道:"这是个难得的朋友,也是非常可怕的敌人。"
  寇仲点头同意,可达志知情识趣,看出跋锋寒不想在他面前吐露这几天的行踪,他更晓得众人要去截劫那批马吉从颉利处买来的箭矢,知自己不宜卷入此事,遂选择立即离开,日后可对颉利诈作不知此事,等若帮他们一个大忙。
  跋锋寒移到寇仲背后,双掌按他背心,轮入真气助他疗伤,道:"长话短说,这两天我施尽法宝,包括严刑迫供,始查探到弓矢的下落,岂知仍给拜紫亭派出的人先一步抢走,正要回来找你们帮忙,幸好遇上古纳台兄弟,布下天罗地网,岂知弓矢未至,却遇上你这鸿福齐天的人,使我愈来愈想信冥冥之中,确有定数。"
  寇仲一震道:"不会因此错过截劫弓矢的机会吧?"
  跋锋寒笑道:"可以放心,由放弓矢沉重,故敌人运送车队速度缓慢,应该尚在途中。算木玲她走运,若非有此要务在身,古纳台兄弟绝不肯让她活着离开,他们回来哩!"
  古纳台兄弟率众凯旋而归,人人意气昂扬。
  寇仲以突厥话笑道:"弓是我的,首级是你们的。"
  别勒古纳台道:"到刚才我始真正见识到少师名震天下的刀法,确是精采。"
  不古纳台叹道:"到现在我仍不相信深末桓会挡不过八刀。"
  跋锋寒沉声道:"木玲是否逃掉?"
  别勒古纳台目落在深末桓伏尸处,点头道:"正事要紧,让她去又如何?她尚能有多少日子好过。"
  寇仲想起生死未卜的阴显鹤,暗叹一口气,道:"说得对,正事要紧,我们立即去办。"
  色空剑黄芒横空,剑光烁闪,连环十多剑,每剑均令石之轩不得不全神应付,每剑均是朴实古拙,偏又有空山灵雨、轻盈飘逸的感觉。且招招均针对石之轩的身形变化,似是把他看通看透,以石之轩之能,应付起来仍是非常吃力,再不像适才般挥洒自如。
  这并非说师妃暄比祝玉妍更高明,而是她觑准时机,故能甫入战圈立即以养精蓄锐的一剑,抢得先机,故能控制主动。
  她秀美出尘的玉容仍是恬静闲雅,不会像一般人在狠拚时睁眉突目,咬牙切齿。仙子毕竟是仙子。
  祝玉妍压力大减,使出另一套带法,飘带彷似重若千斤,举轻若重,而看石之轩的情况,似对他有重大的威胁。
  剑光带影,分由两个方位向他强攻猛打,可是石之轩竟凝立不动,纯以精奇玄奥的手法,着着封挡,没有露出丝毫败状。有如任由怒潮急浪冲击的深海巨礁,永能屹立不倒。
  气劲漫空,呼啸连连。
  徐子陵从石之轩身后潜至,到抵达三丈许的距离立定,不住提聚功力,准备以宝瓶印气,对石之轩作出致命一击。
  他的人神晋入井中月的境界,灵台清明,无有遗漏。
  祝玉妍的天魔劲场不住收窄缩紧,笼罩以石之轩为核心的方丈之地,攻势由四方八面袭往对手,改为正面强攻,因为师妃暄精微的剑法成功封锁石之轩所有后着,故这邪人虽空有幻魔身法,却是无从施展。
  祝玉妍和师妃暄的武功路数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子,经脉运气路线更是截然有异,联手起来却别具威力,恰又可针对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兼之两人深识不死印法的威力,气劲紧束,令他借无可借,卸无可卸。除非肯冒险硬撼对方的剑或带,那当然要冒极大的风险。
  但石之轩毕竟是石之轩,在两大顶尖高手夹攻下,仍能守得固若金汤,无懈可击。
  天魔场收窄至半丈的范围。
  徐子陵受气机牵引,一步一步缓慢而稳定的向石之轩移去,他无形而有质的威胁,使石之轩生出感应,两手使出大开大阖的招数,精采处层出不穷,应付两方涌来的攻击。
  双脚仍像钉子般凝立镜泊湖岸旁的草地上,踏出深入土中达三寸的痕迹。
  师妃暄凭她的剑心通明,在祝玉妍的配合下,始成功破去他的幻魔身法。
  可是石之轩似有无际无涯的潜力和耗之不尽的真元,若非祝玉妍有最后一着的"玉石俱焚",师妃暄和祝玉妍大有可能至筋疲力竭,仍未可致他于死地。
  眼前这形势,是全赖师妃暄的无上智慧和超凡剑术心法争取回来的。
  祝玉妍一人之力,确没法把石之轩困死留下,直至玉石俱焚的地步。
  天下间根本没人能把石之轩困得不能脱身,使他的幻魔身法不起作用,宁道奇和四大圣僧亦没成功办到。
  但祝玉妍的天魔场和师妃暄的色空剑,终成功办到。
  祝玉妍和师妃暄闪电疾移,狂撼稳固似山岳的石之轩,两动一静,情景诡异非常。
  天魔场不住收缩。
  徐子陵逐渐接近,谨慎地不入侵祝玉妍的气场,以免激起意想不到之变,削弱天魔场对石之轩的纠缠。
  他因未愈的内伤,只有一击之力,所以必须小心行事。
  宝瓶气劲逐步积蓄至巅峰状态,同时无有遗漏地掌握石之轩的情况,他要以集中破分散,击破并削减石之轩的护体真气,让祝玉妍有机可乘。
  祝玉妍目射奇光,瞳孔紫芒刻盛,天魔飘带愈趋缓慢,带起的呼啸声却不断增强。
  石之轩失去挂在嘴角的笑意,面容寒若冰霜,双手招数仍是那么狠准精奇,深沉阴鸷。
  师妃暄花容静如止水,进入无人无我的通明境界,色空剑来去无痕,式式均是妙至毫巅的杰作。看似随意,但无不是最能针对敌手的高明剑招。
  就在这忘情激战之际,祝玉妍忽撮嘴尖啸,发出天魔音。
  不论是敌人的石之轩,战友的师妃暄和徐子陵,耳鼓均填满她惊天动地的尖啸声,就像在长途跋涉的荒漠旅途上,狂猛风沙忽起,四方咆哮怒号,开始时已是短促有劲、刺激耳鼓,接着天魔音变成无隙不入、似有实质的沙石,没头没脑铺天盖地的袭来。
  徐子陵感到在魔音侵袭下,连视线也变得糢糊不清,天地似若旋转,魔音像狂风怒涛般把他淹没。
  更骇人是天魔劲场倏地以石之轩为中心收缩,细窄至近一点,却有种扩充爆炸的势,若依此情况发展,不但石之轩会首当其冲,连他和师妃暄亦会被波及。
  祝玉妍玉容逸出一丝凄然无奈的笑意,蓦地把天魔音提至极限。
  师妃暄双目射出坚决神色,仍是义无反顾的向石之轩狂攻。
  石之轩身子旋动,由缓转快,面对徐子陵的方向时,似对他视如不见,双手仍着着封挡两大高手的色空剑和飘带。
  际此最吃紧的关键时刻,天魔场以"一点"作玉石俱焚发生前的积蓄之际,徐子陵猛然醒悟过来。
  祝玉妍实是用心狠毒。
  她之所以邀徐子陵、寇仲合作对付石之轩,又肯和大敌的门徒合作,实是不安好心、一石数鸟的卑鄙奸计。
  既可借他们之力困死石之轩,俾她能施展玉石俱焚,与石之轩同归于尽,更可同时拉他们上路。
  如能一举除去寇仲、徐子陵、师妃暄、石之轩至乎跋锋寒,对以后由婠婠领导的阴癸派自然是大大有利,比之目前的情况完全是两回事。
  可是她千算万算,仍未能算到寇仲缺席,而徐子陵则因伤只能作出一击,故此刻仍位于天魔场的直接影响之外。
  徐子陵晓得自己必须立即作出决择,在保他和师妃暄之命与杀死石之轩间作出拣选,否则他和师妃暄均要陪祝玉妍和石之轩一起上路。
  师妃暄由于一直陷身天魔场内,虽非被天魔场针对,却如掉落蛛网般无法脱身。
  石之轩则因师妃暄而被祝玉妍锁死不放,只能硬捱祝玉妍的玉石俱焚。
  徐子陵猛下决心,一声长啸,倏地闪过石之轩,朝搠剑直刺的师妃暄扑去。
  只有他才不受天魔场的影响。
  祝玉妍厉叱道:"太迟哩!"
  惊人的真劲,从一点爆开,以惊人的高速扩散波及达两丈方圆的空间。
  尘草往四外激溅。
  徐子陵能做的事不多,只能把宝瓶印气收回,广布背部形成抵挡的气墙,气劲的呼啸疯狂提升加剧,像成千上万的飞箭般袭至。
  模糊中他感到师妃暄收回变成朝他来的色空剑,他却搂着师妃暄香软的娇躯。
  致命的气劲把一切淹没。
  "轰"!
  祝玉妍爆作漫天精血碎粉,身体神迹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子陵再看一下石之轩如何化解和抵挡祝玉妍毁去自身的邪门大法的功夫都没有,只知与师妃暄双双离地凌空撤走的当儿,一股浑融气劲的精血袭至,铁锤般轰散他护背的气墙。
  他和师妃暄硬给抛往远方,似狂风吹袭下轻飘无力的两个稻草人在地上翻滚,完全迷失方向。
  接着喷出鲜血,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徐子陵醒转过来,发觉仍未死去,躺在师妃暄香怀内,浑身酸痛无力。
  天上繁星满天,明月降至地平线上。
  他从未试过与师妃暄如此亲近,涌起就那么直躺至宇宙终末的意愿。
  师妃暄的玉容从他的角度看上去像嵌进了壮丽的星空,平静宁恬,秀眸射出海样深情,爱怜地审视着他,语气却平淡无波,柔声道:"她去哩!"
  徐子陵误会了她的意思,喜道:"收拾了石之轩吗?"
  师妃暄轻摇螓首,摇头道:"我指的是祝玉妍,她害人害己,只能重创石之轩,照我看没有一年半载的时间,石之轩休想能复元。"
  徐子陵苦道:"真令人失望。"
  师妃暄微笑道:"人世间每天发生无数的事,怎会事事尽如人意。幸好你的长生气与祝后的天魔功性相似,否则必送命无疑。来!坐好身体,让妃暄为你疗治内伤。"
  徐子陵在师妃暄协助下坐起来,让师妃暄一对温柔的玉掌按在背心。
  真气输入体内,徐子陵浑浑融融,不到半晌已能运气行血,说不出的受用。
  师妃暄的声音在耳旁轻响道:"石之轩复元之日,将是石青璇遭劫之时,子陵勿要忘记此事。"
  徐子陵心中一震,醒悟到师妃暄诸事已告一个段落,为自己疗伤后,将会告别江湖,返回静斋修天道,故提醒自己对石青璇的责任。
  一线曙光,出现在镜泊湖的水平线上。
  悠长的一夜,终于过去。
  寇仲和跋锋寒在城门开吞启不久入城。
  龙泉的守卫明显加强,街上塞离开的人,城卫得到指示,客气地让两人进城,其他想入城者则严密盘查,非是本城居民,禁止内进。
  寇仲骇然道:"不好!陵少定是因感应到邪帝舍利,不顾伤势的赶去援手。唉!怎办好呢?"
  跋锋寒冷静的道:"事情已发生,急也急不来。我现在到城外设法找他,你则去见拜紫亭依计行事。"
  寇仲想起尚秀芳之约,叹道:"我给陵少弄得六神无主,石之轩岂是易与?像陵少昨晚的状态,恐怕禁不起老石一个指头。我的娘!怎办才好!"
  跋锋寒道:"只有什么都不去想,脚踏实地地的去做。你也要小心点,因你尚未回复平时的状态。"
  寇仲行气一遍,点头道:"若陵少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子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伏难陀。他奶奶熊,若非他使陵少伤上加伤,陵少至不济亦该有自保之力。"
  跋锋寒拍拍他肩头,道:"你最好在这里调息一会,待脑筋清醒才去找拜紫亭摊牌,我先行一步啦。"
  跋锋寒去后,寇仲因关心徐子陵生死的心不但未能平复,反更心烦意乱,叹一口气,离开该处。
  茫然穿街过巷,不知不觉切进往宫城正门的朱雀大街。
  大街已是另一番情况,再没有趁热闹的游人,途人均脚步匆匆,似要赶往某处去。
  马道上则不住有战士押送装载辎粮食的骡车牛车,往宫城方向开去。
  一派大战将临的紧张气氛。
  宫城朱雀大门在望时,有人在后方叫他道:"少帅!少帅!请留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