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爱情承诺

作者:黄易

从厅堂传出来的筝音竟是如此动人,没有任何虚饰,宛如天生丽质的美人卸下盛装,益发清丽脱俗。
  寇仲本是烦躁和沾满尘俗的心灵,因受筝音涤洗,竟在他不自觉下升至忘忧无虑的境界,差点连徐子陵也忘掉。心忖音乐练至如此层次,天下间恐怕只有石青璇的萧音差可比拟。
  他舍正园而取横过花圃,来到厅堂侧的格窗,朝内瞧去,只见尚秀芳一人席地坐在厅心,专心的抚筝,奏出简单而无比丰盛的音符,不知他寇仲正饱餐其秀色,作她的知音人。
  坦白说,直到今天他寇仲仍对音乐一窍不通,在这方面他的灵性和爱好亦稍逊徐子陵。可是当他把筝和尚美人儿视为一体,登时魂为之销,像喝着最香醇的响水稻米酒般,有无比酣畅和飘飘然的感觉。
  在这充斥战争仇杀的年代,再无一片乐土和人间世,这厌恶战争的美女,彷彿荒旱大漠中一股清洌的流泉,超然于恶劣的环境之外,悠然自得的追寻她艺术的理想,要以她的音乐打动千万人枯萎的心灵与受折磨的精神。
  寇仲首次涌起配不上她的感觉。
  宋玉致亦是爱好和平的人,所以宁愿违反心意拒绝寇仲的追求,怕的是宋缺和他联手去争霸天下,带来岭南人民的灾难。
  唉!我并非偏好战争,只是要通过战争去一统天下,达致和平。
  问题是李世民,很多人均视他为统一天下的明主,但说到底他只是大隋的旧臣,更非李渊指定的继承人,将来若当皇帝的是李建成,那不如由他寇仲来当家作主更佳。
  寇仲耸身穿窗而入,缓缓移至尚秀芳身后坐下。
  尚秀芳双手奏出连串清音,倏地收止,轻叹一口气,道:"少帅终于来哩!"
  寇仲感到她说话的语气声调,有种见外陌生的味道,心中暗叹,再说不出调皮话来,苦笑道:"死不掉自然要来听秀芳的训诲。"
  尚秀芳别转娇躯,清丽脱俗的绝世玉容泛起幽怨神色,秀眉轻蹙的再叹一声,道:
  "少帅的人生目标除了击败敌人,尚余什么呢?"
  寇仲微一错愕,顿悟道:"原来我在秀芳眼中,只是个好斗的人,我还可怎样解释?"
  尚秀芳凝望着他,摇头道:"我只是在昨晚才生出这对少帅的想法,以前在秀芳心中对少帅的印象并非如此。"
  寇仲心中一震,暗忖难道她真的爱上烈瑕,所以对自己改变想法,立时涌起忿忿不平的失落感,旋又把这恼人的情绪抛开,心忖罢了,自己因宋玉致的关系,已失去得到她的资格,既然她移情别恋,自己只好乘势抽身而退。
  问题是若她真的爱上烈瑕,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自己怎容此事发生在她身上?
  寇仲矛盾得差点要喊救命,无可奈何的道:"小弟从没有改变过,一直身不由己扮演寇仲这个角色。秀芳有哪趟见小弟不是打打杀杀、与人斗个你死我活的?"
  尚秀芳白他一眼,像会说话的眼睛清楚传出"亏你敢说出来"的心意,淡淡道:
  "你少帅寇仲不想做的是,谁敢迫你或惹你?"
  寇仲摇头道:"秀芳的话很新鲜,我倒从未想过这问题。这么说我应是四处撩事生非的人,弄得天下大乱的祸首。"
  尚秀芳"噗哧"娇笑,有若鲜花盛放,看得寇仲一呆时,又横他千娇百媚的一眼道:
  "少帅生气啦!好吧!人家说些你爱听的话吧,假设少帅舍弃争霸天下,秀芳愿常伴君旁,弹筝唱曲为你解闷儿。"
  寇仲虎躯剧震,不能置信的呆瞪着这色艺双全、能倾国倾城的人间绝色,一时连宋玉致都忘记。
  尚秀芳瞟他一眼,幽怨的眼睛像在说"有什么好看的,你这大傻瓜",然后垂下螓首,那种不胜娇羞的动人女儿情态,可以把任何铁石心肠的人溶化打动。
  如能和她双宿双栖,享受真正琴瑟之乐,天下间哪还有比这更惬意的美事?
  只可惜……
  唉!
  只可惜自己已身陷尘网之中,一手创立的少帅军正等着他回去领导参与统一天下的斗争,且还有宋缺对自己的期望,还有其他数也数不清的人事纠缠,岂是说退就退。更何况尚有宋玉致。
  寇仲暗叹一口气,苦笑道:"秀芳是否明知我办不到,才会说出这番话来耍我呢?"
  尚秀芳娇躯轻颤,迎上他的眼神,语气出奇的平静,柔声道:"是秀芳不好,就当秀芳没说过这话吧!从少开始,秀芳早立下志向,要穷一生的精力时间,全心全意钻研音律曲艺之学,再无闲暇去理会其他。"
  寇仲听出她说话间暗含的怨怼,偏是无法安慰解释,难受至极点,只好岔开问道:
  "突厥大军即来,秀芳一向讨厌战争,何不及早离开这是非之地,以免卷入战争这无情的漩涡去。"
  尚秀芳淡淡道:"你根本不明白我,少帅只管自己的事好吗?秀芳有自己的主张。"
  寇仲心中苦叹,道:"颉利虽非好人,拜紫亭又能好到哪里去,我只是为秀芳着想。
  唉!我对秀芳……"
  尚秀芳打断他,微笑道:"少帅可知口说无凭?好听的话秀芳早听够听厌,寇仲啊!
  你可知秀芳欣赏你什么呢?"
  寇仲老脸一红,道:"以前或许尚有些优点,现在该已荡然无存,只留下恶劣印象。"
  尚秀芳没好气的摇头道:"少帅错哩!秀芳仍是那么欣赏你,因为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凯子和大混蛋。"
  寇仲听得目定口呆,"傻瓜、凯子和大混蛋"虽是骂人的话,但吐自她的香唇,以她动人的声音说出来,却是情意绵绵,诱人至极。
  尚秀芳别转娇躯,双手抚筝,弄出连串音符,若无其事的悠然道:"没事啦!不再阻少帅的时间,你去办你的大事吧!"
  寇仲头皮发嘛,进退两难,招架乏力。
  尚秀芳收回抚筝的玉手,安坐筝前,柔情似水的道:"少帅有很多闲暇吗?"
  寇仲不能控制的探手抚着尚秀芳香肩,感觉着她动人的血肉,把脸孔凑在她天鹅般优美的香项后,颓然道:"秀芳!我很痛苦。"
  尚秀芳纹风不动,亦没有拒绝他的冒犯,轻轻道:"秀芳并不比少帅好过。"
  寇仲嗅吸着她的发香体香,心内却在滴血,忽然坐直虎躯,放开双手,一字一字缓缓道:"我要送秀芳一份小礼物,以报答秀芳对我寇仲的恩宠,那是我寇仲永志不忘的。"
  尚秀芳玉容平静,唇角逸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摇头道:"罢了!少帅请!"
  寇仲失去理性的激动道:"秀芳你怎能这样把我赶走?"
  尚秀芳别过俏脸,凝视他好半晌后,柔声道:"是秀芳赶你走吗?秀芳怎么舍得呢?"
  接着望往前方,美目异彩涟涟,像陷进令她魂断神伤的回亿般道:"我第一次认识少帅,是在洛阳王世充府内,少帅和其他人均不同,多出他们没有的坦承和率直,更好像天下间没有任何困难可把你难倒。你看人家目光直接,不会有任何隐瞒,现在仍是那样。要说的话秀芳全说出来啦!"
  寇仲呆头鸟般说不出话来,心儿给激烈的情绪扭曲得发痛。
  尚秀芳又回过头来,抿嘴笑道:"你要送什么礼物给秀芳,何不说来听听?"
  寇仲虽矛盾痛苦的想自尽,仍不由被她多采多姿的风情倾倒,道:"倘若我能化解龙泉这场战争,秀芳可肯笑纳,并暂缓对小弟判极刑。"
  尚秀芳秀眸采芒大盛,迷人至极点,喜孜孜的道:"少帅哄人家的话真厉害,你可不要骗人,此事你怎能办到?"
  寇仲心中稍定,又暗骂自己作孽,问题是他纵使牺牲性命,亦不愿尚秀芳伤心难过,叹道:"确是难比登天,却非绝无可能。人说倾国倾城,只为博美人一笑,我只好来个反其道而行,救回龙泉无辜的百姓,让秀芳可在和平安乐的环境下阐发仙姿妙乐。"
  接着把大头凑过去,爱怜地在她香滑娇嫩的脸蛋香上一口,哈哈笑道:"就当是秀芳给小弟的奖赏和鼓励吧!"
  尚秀芳横他一眼,娇羞的垂下头去。
  寇仲长身而起,心中百感交集,眼前明明是自己心爱的玉人,但他却因种种原因,不能抛开一切令她幸福快乐。
  徐子陵说的对,他根本不应见尚秀芳,可是若时间能倒流,事情能重演,他仍禁不住要见她、接近她。
  眼前情景实在太动人。
  寇仲转身离开,直抵大门。
  尚秀芳的话从后方像清风般拂来道:"少帅何时再来见秀芳?"
  寇仲答道:"只要我有空便来,纵使要过五关斩六将的杀进来,我也要见到秀芳才肯罢休。唉!又是斗争哩!秀芳定不爱听,不过事实如此,我更没有夸大,请秀芳见谅。"
  说罢大步踏出。
  来到堂前花园,客素别迎上来道:"大王正恭候少帅大驾。"
  寇仲依依不舍的回首一瞥,深吸一口气道:"请引路!"
  客素别领路前行。
  寇仲仰望晴空,想起不知去向的徐子陵、生死未卜的阴显鹤、压境而来的突厥大军和自己为讨美人欢心的承诺。
  暗叹一口气,迈开步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