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决战魔僧

作者:黄易

跋锋寒心中叫绝,若要杀死伏难陀,确没有比这着更精采。早先寇仲虽有把伏难陀诱往卧龙别院之策,一来完全被动,二来纵使对方中计,以伏难陀天竺魔功的变化无穷,在旷野之地,只要一个不好,让他逃进树林,谁有把握拦截他。
  但目下只要拜紫亭点头,伏难陀将不得不起而应战,至死方休,当然比任何其他计策更高明、更稳妥。
  徐子陵却是大吃一惊,除寇仲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伏难陀可怕的实力,虽说经一晚半天的调息,他和寇仲在长生气神迹般的功效下内伤外伤已告复原,但失去的血却仍需一段时间补充。际此重伤初愈之时,与伏难陀进行决战,这个险冒得太大。
  寇仲从小时开始就是个爱冒险的人,自昨晨受伤后的种种挫折,令他憋下满肚冤屈不忿之气,现在见到拜紫亭和伏难陀,再忍不住爆发出来。加上时间无多,只有杀死伏难陀,才可令拜紫亭和龙泉军失去信心,使他踏出完成对尚秀芳所许诺言的最关键性的一步,更可让越克蓬快意地回国交差。
  他不是不晓得伏难陀的厉害,但这个险却不能不冒。
  伏难陀闻言仰天长笑,接着肃容道:"大王请赐准此战。"
  拜紫亭目光闪闪的打量寇仲,显是龙心大动,点头道:"少帅确是胆色过人,不把生死放在眼内。好吧!此战就在外面大街进行,不过何用分出生死,只要胜败分明,我们依约定交易。少帅请!"
  在拜紫亭指示下,城兵把这一截的朱雀大街两端封锁,在禁止进入的范围内所有店铺立即关门。
  守南门的士兵哄动起来,城上城下挤得水 不通,争看这场有关龙泉存亡的大战。
  一方是粟末人的精神导师,来自天竺精通瑜伽术的玄门大师,人称"天竺狂僧"的伏难陀。
  一边是来自中土,名慑中外,连颉利和毕玄亦不放在眼内的"少帅"寇仲。
  寇仲立在街心,神态轻松的向仍伴在左右的徐子陵和跋锋寒道:"不用担心,照我看他仍未从昨晚一战回复过来。"
  徐子陵苦笑道:"我的大爷,别忘记”换日大法”正是从天竺来的,人家疗伤的方法会比你差吗?"
  跋锋寒冷哼道:"子陵说得虽然对,因为瑜伽追求的正是超越人体的极限,所以这狂僧的体质肯定异乎常人,既不易受伤,纵受伤又比人快复原。不过管他内伤是否痊愈,昨晚他在十拿九稳下仍奈何不了你们,而寇仲这么快敢向他单挑独斗,对他的信心肯定会有重大打击,少帅只要把握此点,将可把他的魔心制住,大有机会胜此一仗。"
  寇仲凝望正陪伏难陀步往对面街心的拜紫亭,微笑道:"这叫英雄所见略同,要杀伏难陀,此实千载一时之机。"
  忽然念颂道:"精者身之本,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谓之魂,并精出入谓之魄,心之所倚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道。天人交感,阴阳应象。"
  两人听得动容。
  寇仲微笑道:"这是宁道奇那趟出手教训小弟临走时说的,小弟一直一知半解,似明非明。到昨晚伏难陀击倒陵少,想取他性命时,我忽然明白了,来个他娘的天人交感,阴阳应象,成功使出井中八法最后一式”方圆”,刀法至此真臻大成之境。因而昨晚才能有负伤斩杀深末桓的壮举。他奶奶的态,想起小陵差点给他宰掉,老子就绝不肯放过他。"
  徐子陵心中一阵感动,少时寇仲比他长得粗壮,每逢徐子陵被人欺负,寇仲必挺身出头,就算明知敌不过对方,亦绝不退缩。现在只不过是历史重演。
  宗湘花此时和一群将领飞驰而至,显是闻风赶来观战,益发令人感到此战的重要。
  拜紫亭踏前三步,朗声道:"少帅是否准备妥当?"
  寇仲哈哈笑道:"随时可以动手。"
  又低声向徐子陵和跋锋寒道:"我绝不会比伏难陀先死的,放心!"
  两人退往一方。
  拜紫亭再走前五步,来到两人对峙中间的位置,稍作横移,到可同时看到双方的位置,环目一扫,大喝道:"开始!"再往后退,至行人道才止。与另一边的徐子陵和跋锋寒遥遥相对。
  决战的大街一端是挤满南门城楼上下以百计的粟末兵,一端是宗湘花、宫奇等十多名将领,决战者左右两边行人道上分别是拜紫亭和徐跋两人,人人默不作声,气氛沉凝紧张。
  伏难陀仍是那袭招牌式的橙黄色宽袍,两手隐藏袖内,神色从容自然,傲立如山如岳,虽没有摆出任何迎战的架式势子,可是不露丝毫破绽,就像与天地浑成一体,超越人天的限制。
  跋锋寒尚是初次感受到"梵我如一"的境界,首次担心起来、低声道:"这家伙的信心似乎没受影响。"
  徐子陵叹道:"此仗将是寇仲出道以来最艰苦的一战。"
  寇仲先把双目睁得滚圆,神光电射的凝望对手,接着把眼睛眯成只剩一线隙缝,就像天上浮云忽然遮去阳光,变化神奇之极,也令目睹此景的宗湘花等一众将领生出震撼的感觉。
  同一时间寇仲脊挺肩张,上身微往前俯,登时生出一股凛冽的气势,越过近三丈的空间,朝神秘莫测的伏难陀迫涌过去,伏难陀的橙色长袍立即应劲拂动,使人晓得他正在承担寇仲气劲惊人的压力。
  高手相争,不用刀来剑往,足使人看得透不过气来,更猜不到下着如何,谁会先出手。
  场中最了解寇仲的徐子陵和跋锋寒均有点意料不到寇仲的武功进步到如斯境界。因为他发出的气劲并非只是一股真气,而是如有实质的一堵气墙,处处平均,可令对手难以避重就轻的化解进击。比之以前的他当然更为高明。
  天人交感,阴阳应象。
  寇仲先是脸罩寒霜,接着颜容放松,嘴角逸出一丝笑意,淡淡道:"大师可以开始说法哩!"
  "锵"!
  井中月离背而出,遥指对手。
  一柱圆浑的刀气,从刀尖以螺旋的奇异方式江河暴涨地狂涌而出,往伏难陀攻去。
  气墙为方,刀劲为圆,竟是隔三丈的距离发出井中八法中最后一式"方圆"。刀法至此,确已臻天人合人的至境。
  方为阳,圆为阴;阴为方,阳为圆。阴阳应象,天人合人,再不可分。
  跋锋寒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都看出对方心里的惊异。
  寇仲摆明是一出手就是雷霆万钧之势,务于数刀内与伏难陀分出胜负,免去应付伏难陀出人意表,层出不穷的天竺瑜伽奇术。
  伏难陀再难保持他与天地浑成一体的梵我不二,左右袍袖环抱拱起,抵挡寇仲的方圆奇招。
  "蓬"!
  两气相交,响彻全场。
  伏难陀再非无懈可击。
  拜紫亭那想得到寇仲厉害至此,脸容立即阴沉下去。
  寇仲被伏难陀的反击震得上身往后微晃,大笑道:"生死之道非是沉迷,而是超越和忘记,我有说错吗?请国师指点。"
  伏难陀冷哼一声,往前踏步,左袍袖看似随意的画出一个方整的圆,枯黑的右手从袍袖探出,朝寇仲遥抓过去,道:"没有沉迷何来超脱?少帅勿要思路不清。"
  寇仲心神晋入井中月的通明境界,感到伏难陀看似随意的挥圈子,事实上却把自己的气墙卸往一旁,还带得他生出横跌的倾向,厉害非常。而遥施攻来的一抓,五指分别发出劲气,将自己紧裹其中,只要他一个应付不好,对方的会接踵而至,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至死方休。
  寇仲却是不惊反喜,他和徐子陵昨天的负伤迎敌,死里求生,实是修行上无比珍贵的经历,在生死的威胁下,迫得他们穷智竭力,把潜能释放出来,与敌周旋。例如在察敌一项上,以前他寇仲虽非粗心大意,但总不及负伤时专心细意。
  因为既没有筹码犯错,更没有补救的能力。故每一着进攻退守,必须达至百分百的精准。现在伤势大致痊愈,但这些从负伤迎敌时身体力行领悟回来的妙谛,已成为他的一部份。
  寇仲长啸一声,身子旋转起来,井中月与他合而为一,再分不清人在那里,刀在那里,往"天竺狂僧"伏难陀旋转过去。
  拜紫亭、宗湘花、宫奇、客素别等和一众将领士兵,因深悉伏难陀的本领,所以纵使寇仲名气如何大,在两人交手前对伏难陀仍是信心十足,从没有想过伏难陀会有输的可能性。
  可是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寇仲的刀法有如天马行空,燕翔鱼落,打开始就抢在主动,终于令他们要为伏难陀担心起来。
  龙泉军的信心有大半是建立在伏难陀身上,若他落败身亡,那到拜紫亭等不担心。
  徐子陵和跋锋寒却是叹为观止。想不到寇仲能以遥距式的方圆,破去伏难陀本是无隙可寻的梵我如一,否则寇仲将陷攻无可攻的劣境。而随着施展这招的攻势更是凌厉,人旋刀转,轻轻松松的从对方的卸劲脱身出来,又化解抓劲,兼仍保持主攻之势。
  当寇仲旋至适当距离,井中月可从任何角度劈出,岂是易挡。
  在双方观战者看得紧张刺激之际,寇仲龙卷风般旋进离伏难陀一丈内可随时出刀的危险范围。
  伏难陀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寇仲的接近,他是场内看破寇仲这招真正厉害处的寥寥可数几人之一。寇仲看似全速旋转,事实上每一下转身和旋进的速度均有轻微差异,身法巧妙至此,已达神乎其技的至境。
  伏难陀冷笑一声,往横移开,两手收入袍袖内,袍袖倏地鼓张,然后塌缩,就像青蛙的腮子,忽涨忽缩的往攻来的寇仲拂去。
  两人迅速接近。
  眼看寇仲要朝伏难陀一刀劈出,忽然刀锋竟变成刀柄,先重重敲中伏难陀拂来的右手鼓涨的袍袖处,发出"蓬"一声的劲气交击爆响。接着拖刀画向伏难陀连珠攻来,袍袖塌缩贴手的左掌处,发出另一声激响。
  寇仲哈哈大笑道:"国师的瑜伽术到那里去哩?"
  正要错身而过时,伏难陀下半身仍保持前冲之势,上身却像违背下身般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的向后拗曲,把本无可能的事变成可能,两手从袖内探出,一取寇仲左颊,另一疾扫寇仲后背,既诡异莫名,又阴损至极点。
  龙泉将士终爆起震天的采声。
  寇仲早领教过他能人所不能的瑜伽奇术,仍有余暇叫道:"国师中计哩!"
  猛换一口真气,改移远为移近,由左旋变成往右旋,反方向移回来,井中月贴身施展,一时刀光四射,像黄蛇般绕体缠动,整个人给紧裹在精芒耀目的刀光中,看得人人惊心动魄,又不得不佩服寇仲出人意表的身法,令人折服的胆色。
  天下间除去徐子陵外,恐怕只有寇仲能以转换真气的奇功去应付伏难陀的天竺瑜伽法。
  伏难陀尚是首次领教到在刹那间改变真气运动方向的绝技,感到寇仲只是借位置的转换,不但避重就轻的使自己的杀着变得搔不着痒处,若给他"嵌入"自己因尽力进攻而露出的空门,后果实不堪想像。大喝一声,上身回拗,变回身体正常的部位,随着双脚疾往旁飘,力图远避开去。
  主动真正落到寇仲手上。
  寇仲出奇地没有乘胜追击,旋止立定,井中月指退开的伏难陀,体内真气积蓄凝聚,逐渐推上巅峰状态。
  徐子陵和跋锋寒心中叫绝,要知纯以功力论,寇仲仍逊伏难陀一筹。论修养,伏难陀的梵我不二更可将寇仲抛离。最糟是比到招式变化,伏难陀的瑜伽奇术比之寇仲的井中月更难防难挡。在这种种不利的情况下,寇仲凭的是以奇制奇,以高明的战略争胜。
  有如两军对垒,对方虽在兵员的质素和数目上占尽优势,却因遇上高明的战略而把双方的差异扯平。
  寇仲先以井中八法最后一式"方圆"远距施展,迫伏难陀反击,在近距交锋时再凭体内真气迅换令伏难陀要变招退避。
  但假若他乘势追击,谁能料到精通瑜伽术的伏难陀会以甚么诡异的手法反扑。所以寇仲遂以不变应万变,任由对方退开,自己则全力部署下一波的攻势,在我长彼消下,以最佳的状态硬撼处于被动的伏难陀,拉近双方在功力上的差距。
  他的刀气遥锁伏难陀,对方停下的一刻,就要面对他气势蓄至最盛的一刀。
  观战者无不生出难以呼吸的紧张,全神静待战事的发展。
  伏难陀蓦地立定,铁钉般钉紧离寇仲三丈许远处,人人均以为寇仲要发刀之际,他竟像狂风拂吹下的小草般,左右狂摇摆动。最骇人的是他的身体变得像草原上的的长草般柔软,摆动出只有长草才能做出迎风摇舞的姿态来。
  寇仲积蓄至极限的一刀,在对上如此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守式下,竟是无法施展,因为他根本不知该攻何处,刀落何点。
  拜紫亭首先带头轰然叫好,惹起他的一方震天喝采声。
  徐子陵和跋锋寒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才是伏难陀的真功夫,瑜伽术的极致,自然之法的制敌奇招。令人攻无可攻,更不知何所守。
  寇仲立时陷进决战开始后最大的危机,倘判断稍为失误,会惹来伏难陀排山倒海似的反攻。
  寇仲生出失去伏难陀的感觉。
  这天竺来的武学大师仍是活勾勾站在眼前,可是他已与梵天合一。
  幸而寇仲心神仍是澄明空澈,不着一丝杂念,心知止而神欲行,哈哈一笑,踏前一步,一刀劈在空处,正是井中八法的棋奕。
  积聚至顶峰的气劲,从刀锋山洪暴发般 出,形成一波又一波的气劲,如裂岸的惊涛般铺天盖地往这可怕的敌手涌去。
  伏难陀摆动得更急更快,就像风暴中不堪吹残的小草。
  可是甚狂摇乱摆的动作再非无迹可寻,在刀气的波卷下,寇仲的刀像长出可透视他虚实的无差法眼,循着某一超乎平常感官的直觉,自然而然的往伏难陀攻去。
  骤见寇仲狂喝一声,腾身飞掠,往伏难陀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