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还施彼身

作者:黄易

宫奇和他的狼盗手下,押着骡车,朝主殿左方的马道,往今早拜紫亭接见寇仲的西院方向驰去。
  当时寇仲为自己小命着想,沿途固是用神认路,在西院时更观察过周围环境,几肯定内宫牢应在西院之北,皇宫后苑西北角的位置。因为照道理这类令人不感愉快的地方,不会建于宫殿和宅院之间,只会僻处一隅。
  现在跟随宫奇的手下共十二人,若宫奇离开,寇仲在他们猝不及防下发难,肯定可将他们收拾。难就难在行事时不惊动其他人,且要妥善安置十六位无胆无力的平遥商人,直到此刻寇仲仍未有善策。
  皇宫内的气氛与今早有显着的分别,可能因大批兵员被调往守城戒备,除内外宫门置有重兵,宫内只间中遇上巡逻兵士及在主殿等重地有守卫外,几乎不见其他禁卫。更可能因保安的理由,宫娥内侍均留在后宫,故虽是夜幕低垂,除主要通道外,皇宫大部份建筑物均陷进没有灯火的黑暗中,予人一种大难临头前的荒凉没落的味道,气氛沉重。
  宫奇满怀心事,在马上低头沉思。
  来到西院外,宫奇勒马叫停。
  寇仲环目一扫,四处不见人踪,西院黑沉沉一片,而西北角处则有点黯淡的灯光。
  "嚓!嚓!"
  两名狼盗燃起火熠子,照亮西院紧闭的大门和向左右延展的宽厚高墙。
  宫奇下令道:"开门!"
  两名狼盗甩蹬下马,把门推开,骡车驶进院内的花园去。
  罗意等人一看下见非似牢狱的地方,登时大吃一惊,还以为宫奇等要私下将他们处决,若非有寇仲在,此刻定会纷纷求饶或惊泣。
  寇仲仍在头痛,蓦地一个更大胆的念头掠过脑海,不由暗算自己愚蠢,放弃更容易的解决办法不想,偏去绞脑汁思量只有笨蛋才会去做的方法。
  想到这里,忙大声呻吟。
  罗意等全体提手吊胆的朝他瞧来,心内矛盾,既想寇仲出手,又怕对方人多,更担心的是纵能逃离深宫禁院,亦难以离城。
  宫奇正翻身下马,闻呻吟声不以为意的道:"给我掌嘴!"
  两名狼盗狞笑一声,朝停在园中心的骡车走来。
  寇仲装作吓得屁滚尿流的力图爬起来,又双腿发软的一头栽下骡车,重重掉往草地上,痛得往宫奇的方向翻滚过去。
  众狼盗发出一阵哄笑,充满幸灾乐祸的残忍意味。
  宫奇双目凶光一闪,朝寇仲走来,冷然道:"这家伙最爱闹事,给我揪他起来。"
  两名狼盗扑将过来,各抓着寇仲一条胳膀想把他提起让头子处置,异变突生。
  "砰!砰!"
  寇仲左右开弓,轰得两名狼盗喷血抛跌,接着刀光一闪,黄芒大盛,井中月闪电向全无防备的宫奇搠去。
  此时宫奇始从井中月醒觉这爱闹事的家伙竟是寇仲扮的,魂飞魄散下边退边掣出马刀横架。
  其他包括骡车御者在内没有受伤的十名狼盗,人人骇得呆若大鸡,一时间竟来不及反应。
  "霍"的一声,两刀交击,只发出一下沉闷的声音,原来是寇仲使出手法,尽量避免惊动宫内其他人。
  宫奇给劈得连人带刀跌退三步,豪气全失,狼狈至极,不过他亦算了得,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力挡寇仲全力一刀。
  其他狼盗此时如梦初醒,纷纷拔出兵器往寇仲杀将过去,正中寇仲下怀。火熠掉地熄灭,罗意等在院门外透入的微弱灯火下,只见人影跃动,刀光打闪,那分得清楚谁胜谁负,只能求老天爷保佑寇仲得胜,其他人不要闻打斗声赶来。
  寇仲向宫奇连劈三刀,一刀比一刀重,一刀比一刀的角度刁钻,杀得宫奇汗流浃背,全无还击之力,应刀喷出不多不少三口鲜血,情况惨厉之极。
  "砰"!
  一名狼盗应脚抛飞之时,寇仲回刀割断另一敌人的咽喉。
  就算对方非是尺深痛恶绝的狼盗,在此情况下也不容他留手。
  井中月再次出击,就趁以左手劈开宫奇马刀,硬迫开一线空隙的刹那间挥刀劈人,迅疾得连宫奇自己亦看不真切,宫奇惨哼一声,马刀堕地,往后抛跌。
  寇仲往后疾退,硬撞入一名敌人怀内,人登时骨折声起。
  井中月同时开展,敌人纷纷应声倒跌,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再爬起来。
  "锵"!
  井中月回鞘,所有敌人均被解决。
  寇仲扯下面具,来到仰躺地上的宫奇前,摇头叹道:"要不要我为你念一篇贵教超度的经文?"
  宫奇已是气若柔丝,嘴角渗血,身体却不见任何伤痕,因寇仲故意用上阴劲,以刀气断他心脉。
  宫奇双目射出仇恨的火焰,喘着气艰难的道:"大尊定会为我报仇。"就此气绝。
  寇仲迅快的脱下他军服头盔,装扮成宫奇的外观,回到骡车处。
  惊魂未定的欧良材化众人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寇仲从容道:"没有人晓得你们在这里,所以直至天明前你们仍是安全的,我要立即去办一件非常紧急的事,半个时辰内回来设法弄你们出城。"
  烈瑕苦笑道:"大哥你要杀要宰,当然由你决定,不过大家始终曾同桌吃泥烧鱼碰杯喝酒,依大草原的规矩,怎都该给愚蒙一个明白吧!"
  "锵"!
  跋锋寒掣出偷天剑,淡然自若的盯着烈瑕,微笑道:"我跋锋寒要杀一个人,从不须向对方作出任何解释,为何你会是例外?"
  偷天剑一握,遥指对手,登时生出一股凛冽集中的剑气,追涌过去。
  烈瑕不敢怠慢,从靴管抽出一把长约尺半闪亮亮微呈弯曲的匕首,横架胸前,硬挡跋寒的剑气,没有丝毫不支之状。向立在跋锋寒身后的徐子陵求救的嚷道:"子陵你怎能见死不救,我从没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情,现在更不想动手。"
  徐子陵若无其事的道:"昨晚和你一起来追我的女子是谁?"
  烈瑕微微一怔,跋锋寒冷哼一声,偷天剑照剑刺去,凌厉无匹中隐含虚灵飘逸的味儿,教人既感难以硬撄,更难以闪躲。虽是简单利落的一剑,但其画过空间的角度弧线,却有种玄之又玄,巧夺天工浑然而成的感觉。显示出他"复活"后精进的变化。
  "当"的一声清响,烈瑕的弯匕首生出精微的变化,竟以硬碰的手法挡着跋锋寒此一剑,接着往后飞退,穿过敞开的大门,溜进小回园主堂内。
  两人早晓得他武功高强,想不到借力逃走的本领如此高明,竟能从跋锋寒剑天剑下脱身逃走。
  跋锋寒如影附形,疾如电闪追进屋内去。
  徐子陵怕屋内另有埋伏,紧随其后,当他穿门而入,跋锋寒刚追进内堂,偌大的厅堂空空荡荡,不见半个人影。
  徐子陵心叫不妙,掠往内进,片刻后与还剑鞘内的跋锋寒会合,后者立在一口水井旁叹道:"我们是迟来一步,刚才若是破门杀进来,敌人该没时间溜走。"
  徐子陵循他目光往水井望下去,只见下面另有空间,竟是一条不知延伸往何处的地道。
  跋锋寒道:"我敢包保这地道是通往城外去,大明专教整天在算计别人,当然也怕给人算计,所以设下这形势危急时逃走的秘道,免致给人一网打尽。"
  徐子陵皱眉道:"大明尊教人多势众,怎会不济至给我两人骇走?"
  跋锋寒道:"首先他们不知我们是否尚有后援,至少见不到寇仲,其次他们早生出放弃拜紫亭和龙泉的心,犯不着冒这个险,今趟算他们走运。"
  接着探手搂着徐子陵肩头,头:"好兄弟!我憋不住哩!让我们立即入宫城,看情况再决定如何将宋二哥救出来,他是我跋锋寒最钦佩的人。"
  寇仲如脱笼之鸟在后宫飞掠腾移,先后避过三队巡兵,两个哨岗,来至西北角的院落处,只见宫墙一角有座方横达十丈单层石堡形式的建筑物,以铁栅作门,守卫森严,只门外便有近十名禁卫。心知找对地方,忙搜寻韩朝安的踪影。
  院内只有几株大树用以遮荫,其余是低矮的花草,一目了然,不由心中叫苦,这肯定不是宫奇和韩朝安相约的地点。
  寇仲四面扫视,心忖由于韩朝安不熟悉后宫的情况,宫奇不会约他在太难找的地方会合,最有可能是邻近某处,例如内宫牢的或南方,想到这里,忙翻下环绕内宫牢的隔墙,往南潜去,他先拣这地方,因为只有内宫牢南邻是没有建筑物的后御园,假山石池、亭桥草树,环境清幽,最宜掩人耳目。
  当雨后的夜空份外澄明清澈,幸好不见月儿,虽是繁星满天,内宫牢透出的灯火照不到这边来,幽黑暗蒙,大利他心中的妙计。
  他学足宫奇的行藏,掠往园心小亭,同时模仿宫奇说话的声气语调唤道:"韩兄!"
  先是全无动静,接着一道人影从园北一排竹树后闪出,往他移来。
  寇仲装作一无所见,别转虎躯,背向接近的韩朝安,不让他看见自己的尊容。
  韩朝安踏上小亭的石阶,压低声音道:"宫将军果是信人,我韩朝安包保将军到高丽后,可享尽富贵荣华。"
  寇仲心中恍然,宫奇包藏祸心,想借韩朝安之手杀宋师道,自然要找个藉口为何肯帮韩朝安这个忙。
  寇仲倏地转身,右拳迅疾无伦的痛击敌人。
  换上宫奇那个手下的军服,扮作禁卫的韩朝安惨哼一声,跄踉后退,他不愧高手,竟能于此情况下仍避开胸口要害,以左肩胛迅速硬捱寇仲全力一拳,不但化去他近半气劲,且还了一掌,令寇仲无法连环出招,不过已受到重创。
  寇仲闪电追去,韩朝安终看到他是谁,低喝道:"且慢!"
  寇仲五指撑开,单掌瞄着退往丈许外立定的韩朝安,气势将他紧锁笼罩,只要再施一击,定可取他狗命。不过他却没有丝毫欢喜感觉,还暗骂自自窝囊,不能一举毙敌,令对方仍可发声示警,破坏他的大计。
  只好分他心神的嘿嘿笑道:"昨天你暗算我,今天老子暗算你,算是扯平,现在我们可在这种公平情况下来个大战三百回合。"
  韩朝安嘴角渗出鲜血,英俊的脸容因痛楚扭曲得形如厉鬼,惨笑道:"少帅果然着着奇兵,教人不得不服,不过若我大喝一声,少帅亦不会好过。"
  寇仲被他击中要害,表面当然不肯承认,不边不住加强气势压力,一边笑道:"我寇仲后是风光还是潦倒,恐怕韩兄没有目睹的机会,对吗?"
  韩朝安急喘两口气,道:"那就看少帅肯否妥协,不瞒少帅,我今趟来此打个转,将会立即撤离龙泉回国。只要少帅肯放过小弟,小弟必有回报。"
  寇仲知他所言非虚,伏难陀既死,盖苏文和韩朝安再无油水可沾,怎肯为拜紫亭打生打死,去挑战大草原称霸多年的突厥雄师。
  寇仲哂道:"你当我是三岁孩儿吗?放走你后韩兄翘翘尾巴就去通知拜紫亭,我岂非吃不完兜着走,不如博你老哥的死前惨叫只得牢的人听到,小弟拚着多杀几个人,仍有成功机会。"
  韩朝安苦笑道:"少帅太低估小弟的死前惨叫,保证可直接传入拜紫亭耳内。唉!小弟有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少帅可有听的兴趣?"
  寇仲拿他没法,笑道:"小弟在洗耳恭听。"
  韩朝安精神大振,道:"如若小弟依约离开,不惊动宫内任何人,少帅便请宋公子不把我曾暗算他的事泄露出去,否则反之,少帅以为如何?"
  寇仲哑然失笑道:"那你岂非占尽便宜,我不但要放你一条生路,更要央宋二哥为你保守秘密。"
  韩朝安急道:"所以我早先才说另有回报,首先是进入宫牢的秘密口令,那是宫奇告诉我的,那会省去少帅很多麻烦。其次是小弟尚有些重要情报,是分别关于五采石和王世充的,对少帅均非常有用。"
  寇仲一呆道:"竟有关于王世充的事,你可不要胡诌一个出来骗老子。"
  韩朝安叹道:"在这情况下仍敢骗你的肯定是不知”死”字怎样写的大笨蛋,若我有一字虚言,教我韩朝安日后不得好死。"
  寇仲点头道:"说吧!"收起部份罩着他动弹不得的真劲。
  韩朝安松了一口气,道:"开牢的口令和军令不同,只有拜紫亭和宫奇两人晓得,故非常有用。因为把门者六亲不认,只认口令。"寇仲感到有理,拜紫亭因不信任伏难陀,更怕他杀害宋师道等人,所以凭此口令把内宫牢置于自己的控制下。他又想到拜紫亭屡次不顾一切的对付自己,只是因伏难陀的威胁教他别无他法,因为他的儿子大祚荣正在伏难陀的伙伴盖苏文手上。
  心中一动道:"先勿把口令说出来,我有一个条件,你接受后我才觉划算,并保证纵使日后有人问起宋二哥你是否真是那种卑鄙小人,他还会代你否认。"
  韩朝安给他嘲讽至哭笑不得的境地,无奈道:"小弟除接受外,尚有别的选择吗?"
  寇仲哂道:"放心吧!你对我虽不仁,我却不会不义,绝不会迫人太甚,否则我可联同古纳台兄弟和菩萨去把老盖重重围困,直到天明,你说后果如何呢?"
  韩朝安立即色变,颓然道:"小弟服啦!少帅请开出你的条件。"
  寇仲道:"只是小事一件,你们要把大祚荣交给我。"
  韩朝安大感错愕,显是想不到他晓得大祚荣在他们手上一事,呆了半晌,点头道:"这个没有问题。"
  寇仲低笑一声,欣然道:"交易可以进行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