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枭雄末路

作者:黄易

就在此惨剧瞬将发生之际,一声"且慢"从寇仲等后方重围外一座官署屋顶直喝过来,威慑全场,令全场数千人无不翘首望去。
  突厥族与跋锋寒齐名的同代高手可达志神态悠然的坐在瓦旧边沿处,双脚凌空,一对虎目闪闪生辉,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哈哈笑道:"拜紫亭你真有种!我有一个你老哥定肯接受的简单提议,可一举解决你的问题。"
  寇仲知机代应道:"可兄有甚么好提议。"
  拜紫亭冷哼一声,道:"除武力外,你能有甚么提议?"
  可达志冷冷道:"当然仍是武力解决一途。大汗有命,只要你能胜过小可手上的狂沙刀,我们立即撤军,给你一年时间苟延残喘,就看你是否真的有种?"
  拜紫亭龙躯一震,双目透出凌厉的神色。
  可达志续道:"勿要错失此良机,若非看在少帅一心化解今趟屠城之祸,经过我和突利可汗大费唇舌,颉利大汁绝不会答允作如此便宜你的事。如果你落败战死,渤海立国当然功亏一篑,那龙泉只要拆掉城墙,我们亦不损龙泉一草一木,如此划算的安排,大王是否接受,一言可决。"
  客素别趁机大喝道:"请大王下令先收起弓矢!"
  拜紫亭一瞬不瞬的紧盯可达志,好半晌才打出收起弓矢的手势。
  对峙双方均松一口气,箭回鞘,弓下垂。
  可达志仰天发出一阵长笑,点头道:"好!龙王毕竟是龙王,就让我看看是你的龙剑锋利,还是我可达志的狂沙刀了得。"往前翻下,凌空连打三个觔斗,足踏实地。
  包围在寇仲等人后方的战士,自动让开通路。
  拜紫亭忽然喝道:"且慢!"
  寇仲一方均大为懔然,以为他临时改变主意。
  跋锋寒低声向身旁的徐子陵和宋师道说:"若他反悔,立即动手!"
  两人点头答应。
  可达志卓立不动,手按狂沙刀柄,不可一世的冷笑道:"又有甚么花样,最好勿要教我小瞧你。"
  拜紫卒双目杀机剧盛,旋又敛入,露出令人复杂难明的神色,似是英雄末路的伤情,又似不惜一斗的决断,转朝寇仲瞧来,沉声道:"我先要跟少帅私下说几句话。"
  众人恍然,晓得必是与他儿子大祚荣有关,这等事确不宜在与可达志决战前公开谈判,示人以弱。
  寇仲走出己阵,往前朝左前方空地正举步走的拜紫亭移去,到两人会合,成为全场目光众矢之的时,拜紫亭向凑到贴近处的寇仲低声道:"少帅以为我与可达志此战有多少成胜算?"
  寇仲想不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轻叹道:"大王必败无疑,可达志的狂沙刀法不但锋锐难挡,其斗志战意更是气势如虹。而大王则因狼军压境,儿子落在别人手上,兼之众叛亲离,方寸已乱,此战结果如何,大王该是最清楚的人。"
  拜紫亭茫然道:"我真的没有机会吗?"
  寇仲苦笑摇头,深切感受到这末路枭雄失去他一贯的信心,否则怎会下问他这敌人?
  拜紫亭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双目回复清澈冷静,似是下了决定,故灵智再不被阴霾迷雾笼罩,缓缓点头,道:"我和少帅该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寇仲只好以苦笑回报,道:"该是这样吧!大王有甚么心事,尽管说出来,我定给你办到。"
  拜紫亭的话非是随口乱说,他是指两人均有称霸为王的野心,而面对的主敌均比自己强大,故有同病相怜之感。
  拜紫亭压低声音道:"我死后,请把我的尸体送给颉利,只要求少帅为我保存大祚荣这点血脉。"说罢惨然一笑,像忽然苍老了许多年。
  寇仲早猜到他有此决定,而这更是最明智之举,最英雄的做法,因为与其被可达志当众击败杀死,不如留下一点予人追想的空间,亲手了结自己性命,以此换得龙泉军民的平安。
  寇仲低声道:"大王放心去吧1我寇仲必不负大王所托。"言罢朝可达志走过去。
  拜紫亭再召宗湘花和客素别说话时,他来到可达志前,叹道:"是否全是胡诌的?"
  可达志莞尔道:"除此外你能有更好的主意吗?且谎言永不会被拆穿,因为死的肯定不会是我。"接着道:"他是否托你保证大祚荣的安全?希望你没有应承他,因为大汗绝不肯放过拜紫亭的儿子,唉!他也不会放过龙泉的军民,拆掉城墙仍不能改变任何事。"
  寇仲断然道:"我会使他改变主意,你要助我达成这心愿。"
  可达志双目厉芒大盛,面罩寒霜的道:"我可达志因何要助你冒犯大汁?"
  寇仲笑道:"不要装模作样啦!别忘记在这里我们是战友,而且你该知这是秀芳大家的心愿,你若不肯帮忙,我就向秀芳大家告发你。哈哈!"
  他因受拜紫亭决意自尽影响了心情,笑得乾涩而且勉强。
  可达志颓然道:"总说不过你!唉!这似乎与小弟的一贯作风不符。"
  拜紫亭的声音响起,道:"粟末族勇敢的战士听着,从这刻开始,族内一之切事务由客素别右丞相和宗湘花侍卫长全权处理,他们发的命令等若我的命令,违令者斩。"
  宗湘花悲呼一声"大王",泪流满脸。
  在场数千战士呆若木鸡,只看宗湘花神情,便晓得即将发生的事。
  拜紫亭转向可达志肃容道:"烦请可将军告知大汗,拜紫亭认输啦!"接着仰天哈哈一笑,昂然从容的朝主殿方向独自举步走去。
  哭喊震天而起。
  尚秀芳若有若无的筝音从冷寂的东苑传出,仿似内心充满激烈情绪的演奏者,却能以冷峻和落漠的态度以音乐去演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崛起与没落。
  寇仲不晓得是否因这几天内龙泉发生的盛衰转折,又或他受尚秀芳悲天悯人情怀所影响,感到自己愈来愈明白尚秀芳筝音的含意。
  尚秀芳独自一人坐在空广的厅堂中心,抚筝弹奏。
  当他跨入大厅时,筝音忽变,恰如其份的表现了天下动乱时人命贱如草芥的凄述景况,其对时间、节奏和轻重的精确把握,筝音的丰富变化,时如万马奔腾、千军对阵,时如城破人亡,繁华化为焦土的荒凉情景,都从袅袅筝音中表达出来。
  她超凡的筝技唤起寇仲脑海里的视象,战争像宿命般紧缠着他。
  筝声倏止。
  寇仲呆立门旁。
  尚秀芳神色漠然的朝他瞧来,对他的出现毫不讶异,淡淡道:"少帅这么夜还不歇息吗?"
  寇仲深吸一口气,来到她侧旁席地坐下,凝望她秀美的绝世容颜,叹道:"这正是我想问秀芳的一句话,却让秀芳先问了。"
  尚秀芳目光移往仍抚在筝弦的玉手,平静的道:"今晚谁能安寝?刚发生的事,湘花已着人通知我,少帅如今有甚么打算?"
  寇仲苦笑道:"可以有甚么打算?若颉利、突利不接纳我的要求,小弟只好死守龙泉直至殉城,否则我将终生抱憾。"
  尚秀芳摇头道:"少帅绝不需殉城的,因为颉利、突利很难过你这一关,颉利更犯不着为再无抵抗之力的粟末族冒与少帅硬撼之险,秀芳只想问你在龙泉事了之后有甚么打算?"
  寇仲暗中唤娘,心内淌血,口齿艰难的反问道:"秀芳又有甚么打算?"
  尚秀芳别过俏脸对他凝视片刻,忽然伸出纤长玉手,轻抚他的脸庞微笑道:"秀芳准备在大草原流浪一段日子,感受一下塞外动人的风情。"
  寇仲失声道:"甚么?"
  尚秀芳收回令他意乱情述,差点溶化的纤手,幽幽道:"有甚么好大惊小怪的?你既不肯陪人家,难道要人家终日等待少帅去杀人或被杀的消息,活生生的不断被折磨吗?"
  寇仲一震道:"我……"
  尚秀芳伸手竖起玉指,按上他的嘴唇,"殊"的一声,摇首道:"不要说出口不对心的话来骗人,秀芳是你的知己,当然明白你的心事。更不要说甚么塞外危险不宜旅行的话,秀芳从小就懂得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乖乖的去吧!秀芳想独自一个人想点事情,少帅不是有很多事要做吗?"
  寇仲纵有千言万语,却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寇仲登上南城墙,左右有可达志、徐子陵、宋师道和宗湘花。
  极目所见,城外镜泊平原营火处处,布满地平尽头,火光烛天,令天上星月黯然失色。
  宗湘花指着西面的营地,道:"那是菩萨的回纥军,兵力在五千人间,正南是突厥狼军的营寨,兵力不断增强。阿保甲的契丹鹞兵在城东扎营,只余往北到小龙泉和卧龙别院的路线没有被封锁截断。"
  可达志道:"这表示我们对少帅的尊重,我们现时抵达的只是先头部队,大汗和突利可汗会于天明前驾到。"
  徐子陵道:"术文一众兄弟和平遥商由可达志的手下护送往小龙泉,好与古纳台兄弟会合和向他们报告最新的发展。另外跋锋寒亲赴菩萨的营地,若韩朝安和盖苏文依约将大祚荣移交菩萨,就把他接回来。"
  寇仲因尚秀芳的事心情郁结,有点万念俱灰的颓然道:"我们除等待外,尚有甚么事可为?"
  可达志道:"喝两杯水酒如何?"
  寇仲皱眉道:"找到美艳吗?"
  徐子陵苦笑道:"我们依韩朝安提供的地点寻去,早人去楼空,只剩下张她留下的条子,说不会忘记我们的大恩大德云云。"
  宋师道一拍寇仲肩头,道:"还是去休息放松一会吧!"
  龙泉城严厉执行宵禁,晚上除巡兵外再无杂人。
  徐子陵把千里梦从城外的树林带到龙泉城,让它与主子寇仲团聚,刻下就像在大草原般任它们在未雀大街蹈跶,但它们亦只在他们落脚说话的酒铺外徘徊。
  寇仲当然晓得可达志有话要说,果然两杯酒下肚后,可达志先瞥一眼在一角打坐疗伤的宋师道,才压低声音苦笑道:"实不相瞒,当日小弟借烈瑕与你们接近,皆因奉有大汁密令,务要保少帅平安回国,原因不用我说出来两位该晓得所为何事。"
  寇仲与徐子陵愕然对视,半晌皴眉道:"是否因李世民大胜你们和宋金刚的联军,故希望我能活着回去助王世充守洛阳?但你为何肯说出来?"
  可达志叹道:"因为我最后弄假成真,把你们视作战友。坦白说,你们在拜紫亭的事上确帮了我一个大忙,所以无论如何我亦要助你们保存龙泉。"
  寇仲道:"这叫阴差阳错,唉,算啦!以前的事不再计较。你远比我们清楚颉利的心意,可有甚么忠告?"
  可达志正容道:"忠告只有一个,就是你尽量对我们大汗表现得友善点,那就万事可商量。比起李世民,龙泉只是微不足道的琐屑事。"
  寇仲默然片晌,向徐子陵征询意见道:"陵少怎么看?"
  徐子陵耸肩道:"对他友善点并非要你出卖自己,若能使粟末族幸免大祸,当是功德无量。你不是说过政治不讲本意,只论后果吗?"
  可达志欣然道:"两位深明大义,这就好办。尚有的问题是大祚荣,大汗会依规矩将他扣作人质,你们须有心理准备。"
  寇仲一呆道:"这怎么成?我怎样向宗湘花等将官交待?"
  可达志头痛道:"照我看在此事上大汗是不肯让步的。"
  寇仲眉头深锁道:"我要好好想想。"顺道把尚秀芳要周游域外诸国的意愿告诉他。
  可达志听罢色变道:"不是由烈瑕那窝囊废作伴吧?"
  寇仲倒没想过这问题,道:"不会吧?"
  可达志霍地起立,道:"我亲自去问她。"说罢匆匆去了。
  寇仲颓然为徐子陵斟酒,道:"你可知王世充是由大明尊教出身的,是上一代原子。"
  徐子陵动容道:"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寇仲答道:"是韩朝安那小子告诉我的,而他则是从伏难陀处听来,当时他为活命,连老爹都可出卖,该不会是胡诌来骗我。且想想又觉似是事实,可风明明是在荣凤祥指使下来害他,而事后他竟没向荣凤祥追究人,却似更加合作愉快,由此可知两人关系暖味。"
  顿了顿续道:"韩朝安说王世充乃大明尊教派出混入隋皇朝的奸细,不过后来他更有机会做皇帝,所以再不那么听教听话,这确很像王世充这头老狐狸的处境。还有一件事就是龟玆美人玲珑娇,大有可能她亦是大明尊教的人,被派往中土助王世充一臂之力的。"
  马儿欢嘶。
  两人听声辨意,晓得是千里梦和万里斑见到跋锋寒的塔克拉马干,故有此友善反应,大喜迎出门外。
  宋师道行功正到紧要关头,仍是闭目冥坐。
  跋锋寒掺扶着一个人跃下马来,两人定睛一看,赫然是不知所踪的阴显鹤,以为他身受重伤,大吃一惊。
  跋锋寒笑道:"只是喝得烂醉如泥,没有甚么事的,哈!他在那里找到这么多酒来喝?
  真教人难以费解。"
  两人从跋锋寒手上接过满身酒气的阴显鹤,大惑不解的扶他进入店内,后者满脸泥污,衣衫破脏,就像变成另一个人,再非那孤剑独行冷傲的剑客。半闭双目,不住喘息,他们那曾想过他会是这样子的,大感事不寻常。
  将他安置椅内,阴显鹤扒在桌上,拍桌道:"酒来!我要酒!"
  跋锋寒摊手道:"我在路上遇到他时,就是这样子。大祚荣接回来哩!菩萨处理一些事后,会入城来与我们会合,再与你们一道去见颉利和突利。"
  寇仲放下对大祚荣一半的心事,心想算是韩朝安识相,没有在此事上耍花样,讶道:
  "你不去吗?"
  跋锋寒坐下取起酒壶,大喝了口,道:"我不想和突利冲突,还是不去为妙。"
  两人无话可说,因为跋锋寒确有恼怒突利的理中。
  阴显鹤又拍桌要酒,徐子陵伸手搓揉他背心,输入真气,柔声道:"阴兄究竟有甚么心事?何不说来听听,说不定我们能为你想到解决的办法。"
  阴显鹤倏地坐直瘦长的躯体,双目直勾勾瞧善前方,两眼空空洞洞的,梦呓般道:"她不是小妹!她不是小妹!"
  那边的宋师道张开眼来,陪他们摸不着头脑地盯着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