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两全其美

作者:黄易

寇仲和徐子陵一唱一和,事实上仍是当年在扬州混时的那一套,来完硬的再来软的,给足对方下台阶和挽回面子的机会。假设迫得对方"退此川步,即无死所",无论你多么有道理,最后只余式力解决一途。
  此时寇仲又扮回老朋友状,凑近颉利低声道:"大汗勿要见怪,听说是你邀请秀芳大家来龙泉的,现在要使龙泉变成废墟的又是你。秀芳大家是只爱唱歌弹筝不爱战争的人,而我又敬爱秀芳大家。哈!大汗也不希望秀芳大家伤心得要步老拜的后尘吧?"
  颉利露出为之气结又略带尴尬的神情,压低声音道:"我会亲自向她解释赔罪。"
  临时射靶场所有活动暂时停止,众将都在留心聆听两人的对答。
  寇仲道:"最好的赔罪是化干戈为玉帛,那明早小弟即可乘船回国,看看有甚么事情可做,例如不让李小子得逞洛阳诸如此类。大汁总不能派兵去助王世充守洛阳吧?那就交由小弟代劳好啦!"
  颉利失笑道:"少帅是个很好的说客,就看在秀芳大家份上,我颉利破例让步,粟末人除拆毁城墙外,须献出战马五万匹,牛、羊各十万头,黄金二万两,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大祚荣须被扣押作人质,这是我最低的要求,再没有退让的可能。"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脸脸相觑,粟末人怎肯交出大祚荣,他们也不忍如此对待一个弱子。
  寇仲苦笑道:"大汗令我们好生为难,拜紫亭死后遗骸不保,要送来给大汗验尸发落,已令粟末人无比怨愤屈辱,所以希望能保存老拜的骨肉血脉。大祚荣是个不懂事的稚童,大汗将他带走只有象征的意义,实质的作用不大。失去大批战马牛羊,立把粟末国库掏空,十年八载休想复元,还不计以后年年进贡,大汗可否给小弟少许面子,放过大祚荣。"
  颉利闷哼道:"你们中土有中土的规矩,我们大草原有大草原的规矩。从来只有入乡随俗,没有俗随客改。不信可去请教你们的兄弟突利,去请教菩萨或古纳台兄弟,又或阿保甲、铁弗由,问他们我颉利只带走大祚荣一人,是过份还是宽容。哼!凡与我作对者,男的一律杀掉,女的作奴隶,今趟是例外中的例外,否则我突厥族如何立威大草原。"
  赵德言奸笑道:"少帅勿要把假长安当作真长安,龙泉虽是粟末人的上京,事实上规模连竟陵亦远有不如,我们更非杜伏威的江淮军可比,烦恼皆因强出头,少帅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少帅军或大小姐想想。"
  寇仲和徐子陵都听得心头火发,颉利固是不肯让步,赵德言则是推波助澜,语含威胁,还硬把翟娇牵涉在内。
  寇仲肃容道:"大汁如肯破格允容,我寇仲会非常感激。"
  墩欲谷皴眉道:"大汗对少帅早格外宽容,少帅何不回去与粟末人从长计议,天明前给大汗一个回覆。"
  寇仲仰天长笑,豪情奋涌的道:"何用待至天明,我现在就可立即给大汁个肯定的答案。"
  颉利双目杀气大盛,电芒烁烁,点头道:"好!我颉利洗耳恭聆。"
  寇仲踏前三步,双目扫过摆在空地另一边的箭靶,从容从外衣内取出刺日弓,运劲张开,弓弦"崩"一声扯直时,喝道:"箭来!口说无凭,就以此箭决定龙泉城的命运。"
  他身后以颉利为首的一众突厥将领,排在空地两旁观射的以百计的颉利亲兵,远近备战的突厥战士,无不被他出人意表的行为吸引,猛瞪着他。
  颉利亲手从随从的箭袋抽出一支箭矢,送到寇仲伸后的左手处。
  寇仲毫不迟疑的取箭上弓,轻轻松松的把刺日弓拉成满月。
  颉利等目观这曾使无数突厥战士饮恨的著名摺叠弓,心内都不知是何滋味。
  全场只徐子陵知道寇仲将以螺旋劲射出此箭,将箭靶炸个粉碎,既是立威,更要表明宁为玉碎,不作瓦存的决心和立场。
  在万众期待下,弓弦爆响,弦上劲箭射出,以肉眼难以看得清楚的高速,闪电般横过百步的距离,正要命中箭靶红心的当儿,忽然凝定半空,给一只宽大厚重,似从虚无和另一世界伸出来的手以拇食两指捏着箭锋。
  时间像忽然静止。
  "蓬!"劲箭寸寸碎裂。
  寇仲和徐子陵讶目以对,突厥战士则爆出震耳欲聋的喝釆。
  竟是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武尊"毕玄,不知从何处闪出!于劲箭命中目标前的刹那,以令人难以相信的迅疾和准绳,捏着箭锋。由于劲箭贯满螺旋劲,两劲交击下,长箭化为乌有。
  以寇仲和徐子陵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功夫,亦为之色变,既惊懔毕玄能惊天地泣鬼神的莫测接箭手法,更想不到毕玄随军亲临,难怪突利要故意迟到,亦大增攻打龙泉联军的变数。
  毕玄显然没想到不能尽数化去箭内的真劲,令长箭不能保存,微怔道:"少帅的内劲又深进一重,可喜可贺。"
  寇仲大感不是滋味的将射日弓收起,施礼道:"不知武尊亲临,请恕无礼之罪。"
  "武尊"毕玄仍是那袭朴素的野麻外袍,但自有一股像"天刀"宋缺般不可一世、睥睨天下的气概,两手收后,跨步朝寇仲一方龙行虎步的油然而行,神态间适然自在,冷峻深不可测的眼神,天地间似再无可瞒过他之事物。
  寇仲与徐子陵交换个眼色,均大感不妙。据说毕玄近数十年来从不参与突厥族的战争,今天他老人家亲临,当然不会是在旁看看那么简单,而是针对他们的行动。何况他曾有过警告,着他两人滚回中土,所以肯定来意不善。
  有毕玄在,形势登时生出对他们绝对不利的变化,对事情的未来发展,再没有把握。
  五百步的距离,毕玄倏忽走过,似缓实快,本身充满诡毕莫名的感觉。
  远近所有战士肃静恭立,对他们来说,毕玄不但是精神的最高领袖,更是天神般被崇拜的武学巨匠。
  只有呼啸的夜风,火把的燃烧声响点缀这突如其来的肃静。
  毕玄在离寇仲十步许处停下,微笑道:"本人有个两全其美的提议,可解决大汗和少帅间的争持。"
  寇仲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波动的情绪,正容道:"武尊请赐示!"
  毕玄淡然自若的道:"军事是政治一种极端的形式,是流血的政治,一旦诉诸武力,最后只能以存亡来解决。国与国间如此,人与人间亦是如此,故强者称王。拜紫亭和伏难陀今趟挑起争端,欲取我族而代之,若没有少帅为他们出头,只有灭族的唯一结局。少帅既不愿见这情况出现,何不从大规模的攻防战,改为两人间的生死对决,若胜的是少帅一方,我们可破例删去以大祚荣作人质的条件,少帅意下如何?"
  寇仲和徐子陵立即心中唤娘,若毕玄亲自出手,他们派那一个出去都是送死,深悉他武功的跋锋寒早作出修行一年始再战毕玄的决定,可知跋锋寒心知肚明现仍没法赢得毕玄。
  到毕玄的武功境界,再无任何破锭弱点。
  颉利等亦为之愕然,与赵德言、墩欲谷等你眼望我眼。
  墩欲谷是毕玄亲弟,较颉利更方便说话,乾咳一声道:"这个与我们和突利可汗的协议恐怕有冲突之处,武尊明察。"
  毕玄油然道:"任何协议均可随形势的改变修订,像突利便没想过少帅会站在粟末人的一方,还以为挥军东来,可助少帅出一口恶气。"
  接着深不可测闪动着顾盼生威神采的眼神罩定寇仲和徐子陵,微笑道:"长话短说,本人就以十招为限,只要跋锋寒能过关不死,便如前议。大汗是否别有意见?"
  寇仲和徐子陵为之又惊又喜,心内矛盾得要命。
  颉利却是眉头大皴,露出思索神色。
  四周一片静默,等待颉利的答覆,他始终是突厥之主,毕玄须得他同意始能代表金狼军决战跋锋寒。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均晓得对方又惊又喜的背后原因。
  喜的是毕玄确提供一个解决谈判僵局的办法。两人自问任那一个下场,肯定可硬捱毕玄十招,最糟的情况只是受点内伤。由此推之,毕玄之所以有把握可在十招内击毙跋锋寒,是基于错误的估计,以为跋锋寒仍身负严重内伤,想不到世间有"换日大法"的疗伤妙术,使跋锋寒脱胎换骨,不但内伤尽愈,在武功更再上层楼,非是早前差点给毕玄宰掉的跋锋寒。
  惊的却是跋锋寒的硬朗作风,以两人对他的熟悉,几可肯定他会奋不顾身的务要于此十招内昭雪前耻,那和捱过十招的情况是完全两回事,必须着着均为进手招数,那时谁都不敢肯定生死胜败会否决定于十招之内。
  颉利顾虑的当然是突利,可推断他和突利间当有不得伤害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的协议,若给毕玄击杀跋锋寒,他将难以向突利交待。
  果然颉利叹道:"武尊勿要见怪,我仍有为难之处,少帅可有更好的提议。"
  寇仲心中大骂颉利狡猾,一句话将责任全推到他身上,如若他答应,事后突利很难怪到颉利头上。
  他求助的望向徐子陵。
  徐子陵苦笑道:"我们其中之一可否代他应战?"
  毕玄微笑道:"两位终有一天有此机会,不过却非这星光灿烂的动人黑夜。"仰首观天,双目射出深刻的感情,油然道:"因为两位与本人并没有杀徒之恨。"
  寇仲道:"事关人命,且是我们好友之命,我们可否私下说两句话?"
  颉利点头答应,寇仲把徐子陵扯到一旁,以内功束裹声音道:"这事真头痛,怎办才好?"
  徐子陵头痛的道:"若我们代老跋拒绝,恐怕他会气得干掉我们。"
  寇仲断然道:"我明白哩!老毕既主动挑战,我们根本没有选择,老跋也别无他选。"
  走回去昂然道:"我们决定接纳武尊的恩宠,只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大汗验明拜紫亭的正身后,我们可把他的遗体运回龙泉安葬。"
  颉利爽快的道:"两位均是我颉利尊敬的人,这点面子我怎都要给你们,就这样决定吧!"
  呐喊声再次轰然响起,传遍镜泊平原。
  宗湘花花容失色道:"这怎行?"
  她的反应代表龙泉将领的心声,因为"武尊"毕玄乃大草原上无敌的代名词,既以十招之限,无人敢不相信他有此本事。换言之,大祚荣将难逃被突厥大军俘走的凄惨命运。
  寇仲和徐子陵不禁大感头痛,适才已答应毕玄,且把话说满,偏没想过龙泉诸将合乎情理的反应。
  客素别摇头道:"我们情愿殉城死战,四位为我们尽过的心力,我粟末族永远不会忘记,唉!颉利是从不肯放过反对他的人,你们的兄弟突利实是与虎谋皮。"
  跋锋寒一对虎目亮起来,却出奇地没有说话。
  长风一阵一阵的拂卷立在城头商议的各人,城外则是漫野的敌人和火把,气氛沉重。
  徐子陵心中一动,道:"各位请听在下一言,只要我的兄弟跋锋寒肯答允以救回大祚荣作最高目标,这将是最佳解救龙泉城的方法。"
  宗湘花愕然道:"可是毕玄曾和跋兄交手,对跋兄的武功路子理该摸通摸透,故有信心在十招之内杀死跋兄,这一仗如何能打。事关重大,四位勿要怪我坦言。"
  客素别和十多名将领均点头同意宗湘花的看法。
  跋锋寒嘴角逸出一丝笑意,仍不说话,予人高深莫测的感觉。
  寇仲欣然笑道:"此正是最精采之处,只要老跋肯如陵少所言,必可成功过关,将事情解决,待日后再与毕玄分出生死。因为跋锋寒再非当日初战毕玄的跋锋寒,他亦将毕玄摸通摸透。哈!你们定要继续信任我,想想吧!以我寇仲的为人,会否推自己的兄弟出城去送死?"
  跋锋寒洒然笑道:"知我者莫若徐子陵寇仲,不过你们有否想到,若我只是抱着捱过十招的心态出战,可能真的只是去送死?"
  寇仲赔笑道:"当然不是这样被动,而是该攻时攻,应守时守,凭你老哥的偷天剑,必可给老毕一个惊喜。"
  徐于陵见客素别、宗湘花等仍是一脸狐疑之色,诚恳的道:"与其玉石俱焚,何不行险一博?上一趟毕玄既杀不死锋寒兄,令趟且有十招之限,怎会例外?"
  跋锋寒哈哈笑道:"无论你们怎样想,我和毕玄此战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此正是寇仲和徐子陵最担心的事,以跋锋寒的性格,根本不会理十招的限制,所以必须令他以助粟末解困为最终目标,才肯让他出战。
  宋师道看穿其中关键,向宗湘花等龙泉将领道:"龙泉十多万人的性命,就在你们手上,我信任少帅和子陵的判断,你们若和我相反,将错失关乎贵族日后能卷土重来的天大良机。"
  宗湘花移到跋锋寒身前,伸出纤长的玉手,神情严肃的道:"跋兄勿要见怪,我想知道跋兄的状况。"
  客素别等均点头称善,因为据传闻跋锋寒曾被毕玄重创,若他现在仍内伤未愈,此战将必败无疑。
  跋锋寒露出不悦神色,似要拒绝时,徐子陵叹道:"老哥你可否看在秀芳大家份上,破例一次呢!"
  跋锋寒微一错愕,看看徐子陵,又瞧瞧寇仲,苦笑道:"你两个确是迫人大甚,不过我仍是心中欢喜。"说罢伸手与宗湘花相握。
  宗湘花娇躯一震道:"这是没有可能的,跋兄竟无丝毫内伤之象。"
  客素别移过来大讶道:"难道传言有误?"
  跋锋寒放开宗湘花的手,叹道:"既有初一,自有十五。"改握上客素别递来的手。
  客素别立即催发内气,只觉跋锋寒手硬如铁箍,体内真气深广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测,骇然道:"我明白哩!"
  他明白的非是跋锋寒决战毕玄而没有负伤,而是为何寇仲和徐子陵均力主跋锋寒出战。
  跋锋寒微笑道:"客相的内功想不到如此精纯。"
  客素别收手退开。
  寇仲拍手道:"哈!事情就这么决定。老跋请记着只是十招,若你继续打下去,我们会出手破坏你的好事。"
  跋锋寒气结道:"真是我的好兄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