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谋定后动

作者:黄易

窦建德立在大堂,没有侍从陪伴,独自一人凝视摆放在厅心圆桌上一个以陶土制成的模型。
  听得两人足音,这位屡战屡胜的霸主露出一丝笑容,双眉一轩,平静的道:"小仲你过来看看,为我想想如何攻破黎阳,断去李渊探出关外的一条臂膀。"
  寇仲心中暗叹,知他对要自已归顺并未心死,急步趋前,定神一看,原来桌上放的是黎阳城的模型,附近山川形势、道路城镇罗列分明,绝非一般军事地图可比,玲珑浮凸,使人一目了然,省去不少解说的工夫。
  赞叹道:"这立体的地形图非常精致。"
  站在另一边的刘黑闼笑道:"这模型是窦爷亲手造的。"
  寇仲为之愕然,心想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要亲手制成这样的模型,首先得下过一番实地观测的工夫,当用双手捏制,更须一番思考和感情的投入,达到兵法上知敌的最高要求,由此亦可见窦建德对黎阳的重视。
  窦建德徐徐道:"黎阳南连扛淮,西连襄洛,北通幽燕,无论我要进军关中,又或用兵洛阳,此为必争的战略要冲。"
  寇仲细察模型 黎阳城的布置,墙垣宽厚,城周挖有深沟,引入永济渠水,可谓固若金汤,易守难攻。指着黎阳西南另一座城池道:"这座是甚么城?"
  窦建德哈哈笑道:"小仲果是不凡,看出攻打黎阳的关键所在。此城名卫辉,与黎阳成犄角之势。昔日宇文化及率十万旧隋精兵北上,李世 弃黎阳而守黎阳仓,李密则率军驻于清淇,每天与李世 以烽火联络,每当宇文化及攻击黎阳,李密就派兵袭他背后,使宇文化及前后受敌。今天黎阳仓已给我破毁变成废墟,李世 再难施退守黎阳仓之计,不过若与卫辉唐军呼应,对我 攻黎阳仍是大大不利,小仲可有破敌妙计?"
  寇仲随口应道:"既有此虑,何不先攻取防守能力比黎阳差得远的卫辉,然后截断黎阳所有海陆交通,使黎阳真的变作一座孤城,那时要杀要宰,窦爷可随心所愿。"
  刘黑闼叹道:"我们不是没想过此策,怕的是当我们绕道黎阳直取卫辉之际,李世 率兵拊身后突击。李世 实为李世民手下最出色的大将,绝不能把他低估。"
  寇仲沉吟片晌,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诈作用兵卫辉,引李世 来袭,我们则掉头反噬他一口。"
  窦建德皱眉道:"我们亦曾想及此策,却有两道难关,首先是李世 精通兵法,不会轻易中计。其次是就算李世 肯出兵袭击,可是从黎阳到卫辉,虽只百多里之遥,但山川形势复杂,我们行军分散,熟悉当地形势的李世 则可集中兵力,组成奇兵借夜色掩护,突袭我军任何一点,那时我们只有捱揍的份儿。"
  寇仲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我倒不担心黎阳不出兵,若黎阳主事的人只有一个李世 ,此计是否可行尚属难料,幸好尚有李神通,他被李渊委以重任,却在赵城吃大败仗,正感脸目无光,在求胜心切下,必不肯错失这良机,放心吧!我包保黎阳会出兵来袭。"
  接着油然道:"我今趟到塞外去,真的大开眼界。突厥人清一色是骑兵,来去如风,从不怕突击偷袭,我们虽不能学足他们行军的方式,却可变通运用。"
  窦建德和刘黑闼均大感兴趣,连忙问计。
  寇仲道:"所谓兵不厌诈,我们不但要引他们来袭,还要不怕被袭,更要反其袭而重创之,立下马之威,夺其志气。不知敌我两方实力如何?"
  窦建德毫不犹豫的答道:"今趟随我来的是我最精锐的部队,不计工事兵的话共有五军,每军万人。黎阳城军民总数在六至七万间,但真正受过严格训练和有作战经验的兵士不过三万人。"
  寇仲哈哈笑道:"我一向惯于以弱胜强,若今趟以强对弱也不成功,应该乖乖卷铺盖回家。但尚有一事虽向窦爷直言,我想知道窦爷攻陷城池后一贯的作风是怎样的。"
  窦建德露出赞赏的神色,因寇仲此问是绝对丙行的话,要知攻城者的声誉,对被攻者会有决定性的影响。例如突厥人惯于屠城,那么城丙军民既知横又是死,竖又是死,宁愿拚尽最后一滴血,对抗到底。
  刘黑闼代答道:"窦爷对待敌人的态度好得没人可以说话。就以击破宇文化及为例,所得皇宫美女数以千计,窦爷立刻遣散,敌将愿留下来的,均加重用。所以旧隋文臣武将,无不乐为窦爷所用,如任原隋兵部侍郎的崔君肃为侍中、少府令何稠为工部尚书、虞世甫为黄门侍郎、欧阳洵为太常卿;至于不愿降我者,我们尊重其意愿,礼送离境。"
  寇仲动容道:"那就成哩!黎阳将是窦爷囊中之物。"
  窦建德深深凝望着他,肃容道:"假若小仲肯与黑闼共事,区区一座黎阳城固不在话下,连天下亦是我窦建德囊中之物。"
  寇仲苦笑道:"此事可否迟些再谈,眼前当务之急,是先夺黎阳,再挫李世民出关东来的大唐军。"
  窦建德欣然道:"小仲可知我窦建德为何特别看得起你,不但因你智勇兼备,更重要的原因是大家都是贱民出身,我的环境虽比你好一点,但少时家 很穷,所以最看不过那些腐败的官吏和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世家门阀。只有我们这些来自民间的人,才能明白民间疾苦。
  纵观历史,谁的武功霸业比得上始皇嬴政,可是大秦二世即亡,正是不恤民情之害。反而汉高祖刘邦流氓出身,却成就汉家帝业,其后文景之治,光武中兴,更是我中土全盛之期,旷古绝今。故此有志之士,都不愿让李渊之辈得逞。所谓合则力 ,分则力弱,小仲要从大处着想。"
  寇仲点头道:"窦爷这番话直说进我心底去,故合作方面绝无问题,我虽有统一天下的意向,却无做皇帝的野心,只希望有能者居之,让天下百姓有安乐的日子过。"
  窦建德大喜道:"这就成哩!小仲请说出如何师突厥人以败黎阳兵的妙计。"
  寇仲深吸一口气,待思路回复清晰,正容道:"突厥人之所以被誉为隐身奇兵,在大草原上神出鬼没,皆因能把骑兵的机动性发挥得淋漓尽致,贵精不贵多。我们当然不能一下子变得像突厥狼军般厉害,却可从五万军中精选二、三千骑射高明之士,诈作为开路的先锋部队,只要能避开敌人探子耳目,这支骑军便可像突厥狼军般化作神出鬼没并能隐身的奇兵。"
  窦建德和刘黑闼听得聚精会神,不住点头。
  寇仲眉飞色舞,声音透出 大的自信,续道:"然后我们兵分五路,一军保护辎重和工事兵居中央。其他四军前后左右遥护,与中军保持三里的距离,清晨出发,以日行四十里计,傍晚可于过黎阳三十里许处扎营休息,敌人该会趁晚上来袭,烧我粮草辎重,我们可依计迎头痛击,杀他娘的一个落花流水。"
  窦建德皱眉道:"若我是李世 ,如施突袭,用的必也是行动迅快的骑兵,借夜色地形的掩护,可从任何一个方向攻来,教我们防不胜防,大有可能真的吃亏。"
  寇仲哈哈笑道:"这正是最精采之处。"长身而起,移至向花园的一边窗户,嘬唇尖哨,在上空盘旋的小猎鹰无名,闻主人召唤,俯冲而入,落在寇仲架起的手腕处,他功力深厚,不用腕套,亦不虞会给猎鹰铁爪所伤。
  寇仲一个大转身,欣然笑道:"有我这头小宝贝在高空帮眼,敌人在无所遁形下将被我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窦爷还有甚么疑虑。"
  窦建德双目亮起来,纵声大笑道:"这叫天助我也,否则小仲你怎能来得如此合时。三天后的早上我们就挥军卫辉,来个引蛇出洞,黎阳既陷,李渊除派李世民出关东来,别无其他选择。"
  经三天全速快马赶路,徐子陵、宋师道、雷九指和任俊四人抵达潼关西黄河南岸的桃林,依约入住迎宾客栈,欧良材早在恭候他们。
  这所客栈不是随便挑的,老板郑佳和是翟让旧部。翟娇这些年来做塞丙外生意赚大钱,遂以钱财支持旧部属改行做生意,过些安定的生活。
  郑佳和安排他们入住客栈后座,楼下是大厅,楼上客房,宁静偏隐。
  众人围桌坐下,郑佳和凑到徐子陵耳旁低声道:"徐爷要的箱子大小姐已遣人送来,放在下面的酒窖丙,封箱的漆印完好,没被拆开过。"
  这箱金银财宝是小龙泉之战抢得回来的战利品,其中小半箱黄金赠予欧良材等平遥商,当作他们被劫货物的足额赔偿,余下的财宝仍够他们去和池生春赌身家。
  徐子陵道谢后,郑佳和知机告退。
  欧良材欣然道:"我首先代表家父和平遥商馆向各位致以最探切的感激,若非你们见义勇为,财物的损失固是惨重,我们更可能性命不保。家父在知道你们要去对付人人深痛恶绝的巴陵帮,且此事又对秦王有利,决定全力支持各位。我二舅那边绝无问题,家父已遣人进关通知二舅。"
  宋师道道:"我们有个更周详的计划。"遂把用计将司徒福荣"吓"离平遥的事说出来。
  欧良材喜道:"这方面我们可以配合,当司徒福荣离平遥时,我们会从平遥附近开出一艘船,驶入黄河,诸位可于此处登船往关中,那即时使真有人查根究底,会以为确是司徒福荣躲往关中去。我们更会放出消息,说司徒福荣困开罪宋家,只有逃往宋家势力难及的关中避祸。平遥官府内我们也有自己人,保证入关的文书一应俱备,没有人会怀疑你们的身份。"
  雷九指问道:"司徒福荣身材样貌如何?"
  欧良材笑道:"我起始为何想到司徒福荣,正因他身材高大,满睑须髯,徐爷扮他只要不是遇上相熟的人,定可鱼目混珠。我回平遥后请人画下两幅画像,分别是司徒福荣和他的副手申文江,待会给各位过目。"
  雷九指竖起拇指赞道:"欧公子思虑缜密,省去我们很多工夫。不过仍有三个问题须解决,首先是气氛的营造。"
  任俊听得兴致盎然,间道:"何谓气氛营造?"
  雷九指得意洋洋的道:"若论骗术,不是我夸口,江湖上能比我高明的没有多少个。最高明的骗术,就是要被骗者自投罗网,心甘情愿上钓。假若我们就那么到六福赌馆找池生春,他怎都会有点防备之心。只有令他自己来找我们,误信自己操控主动,我们才可把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宋师道微笑道:"雷大哥请不吝指点。"
  雷九指哈哈笑道:"这其实是水到渠成之事,香家正全力扩展青楼赌馆业,如能鲸吞司徒福荣的典当业务,势力将以倍数增加。若此猜想正确,我们可在平遥放出消息,指司徒福荣因典当业开罪你宋二公子没有人敢招惹的老爹”天刀”宋缺,致对典当业意兴阑珊,有金盘洗手之意。在这种情况下,池生春既从平遥眼线得知司徒福荣到长安避难,又晓得他想放弃典当业,定会千方百计来找我们,我们当可见机行事。"
  众人无不叹服。
  雷九指已从七针制神完全回复过来,神气的道:"第二个问题是找们必须学习平遥的口音语调,否则只要一开口,就会立即被拆穿身份。"
  欧良材欣然道:"这个包在我身上,第三个是甚么问题?"
  雷九指在众人注视下,从容道:"第三个是随从的问题,必须由道地的平遥人乔扮,人数不需太多,但小婢仆从怎也要七、八个。我可办作管家,小俊是保镖护院。这批人必须绝对忠心,欧公子能否办到?"
  欧良材道:"这事我要回去和家父商量,应该没有问题。"
  宋师道道:"欧公子请告诉令尊,我们会先去和秦王打个招呼,待他点头才进行这有一定风险的计划。"
  欧良材大喜道:"那就完全没有问题,我们行起事来或找人帮忙,亦方便容易多了。"
  雷九指向徐子陵道:"子陵何时入关见秦王?我要为你弄一套入城的户籍文件才成。"
  徐子陵暗叹一口气,自己的兄弟与李世民斗生斗死,他却要去求李世民合作,这算甚么娘的一回事?
  答道:"就明天吧!"
  离黎明尚有个许时辰的黑暗 ,赵城西门大开,蹄声轰鸣下,三千精骑旋风般驰出,没入城外的疏林区去。
  无名在暗无星月的黑漆夜空畅飞盘旋,错非眼力锐利如寇仲,休想看到变成百多丈高空一个小点的无名。
  骑队停在林木深处,刘黑闼和寇仲跃上树稍,观看无名传递到地面的讯息。
  刘黑闼叹道:"现在才明白突厥人为何能称雄塞外,只是这利用猎鹰的探敌秘技,等若在天上凭空多出一对眼睛,既不怕偷袭遇伏,更可掌握敌人形势。"
  寇仲道:"不过鹰目在攻城战中作用不大,所以突厥人虽能横扫大草原,对我中土仍只能进行急攻速退的掠夺战。只是这形势正逐渐改变,不但因他们有刘武周、粱师道等走狗奴材的依附,更因赵德言是攻城的专家,令突厥人逐渐掌握攻城的战术。"
  刘黑闼冷哼道:"一天不除赵德言,始终会成我中土心腹之患。"
  寇仲点头道:"这正是小陵抛开一切对付香家的主要原因,香家线眼遍天下,香玉山那贱种又狡猾多智,配合赵德言的攻城术和突厥狼军的悍勇,迟早会成中原大祸,所以我们须先发制人,将香家连根拨掉,然后就轮到萧铣有难。"
  刘黑闼皱眉道:"突利会否看在与你的兄弟情份上,不和颉利联手入侵?"
  寇仲摇头叹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突利还可推作是助我对付李世民,照塞外的形势发展,其他的民族只有听颉利说话的份儿。塞外联军何时来犯,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刘黑闼笑道:"明天的事明天再算吧!现在该怎么走。"
  寇仲凝? l名在高空飞行的路线和姿态,道:"突厥人称这为鹰舞,可指示敌人探子的所在,大军是停是行和移动的路线。照现在鹰儿的姿态,它仍未发现敌人的踪影。不过这并不可靠,因为它仍非常稚嫩,大有出错的机会。"
  刘黑闼色变道:"它会出错,那岂非很易误事。"
  寇仲哑然夫笑道:"这只是一个可能性吧f小弟还从老跋处学晓地听之术,数十里内大批骑兵的活动,保证我不会听漏耳。来吧!依照原定路线便成。"
  两人跨登马背,领着骑兵穿林越野的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