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兵法入刀

作者:黄易

寇仲朝主大堂正门走去,立知不妥,因为越过空地近半的距离,仍没有荣府的人来拦阻他,非常不合情理。
  唯一的解释,就是荣凤祥早猜到他今晚会摸上门来闹事,于是在主大堂设下"鸿门宴",欢迎他大驾光临。
  寇仲涌起段玉成改投大明尊教,包志复、石介和麻贵三人惨被害死的深切仇恨,心中燃起高昂的斗志和浓重的杀机,心中冷哼一声,踏上主大堂的白玉长阶。
  堂内灯火通明,不时传出敬酒对饮的欢笑声,倏又静至落针可闻,显是晓得他寇仲现身。
  寇仲跨步进堂,六道锐利和充满敌意的目光同时投在他身上。
  空广的大堂,在对门另一端筵开一席。坐着形相各异的六个人,全是面向大门,六人面前还摆着一副碗筷酒杯,只看此等格局,寇仲知自己所料无误。
  一眼扫去,六人中有五个是他认识的,辟尘妖道化身的荣凤祥居左,脸含冷笑,正眯起一对妖眼仔细打量他。
  另一边是曾被他重创,洛阳帮的上任龙头上官龙,他脸色不错,该完全康复,双目射出深刻的仇恨,像一头要择人而噬的的凶兽。
  居中的两人分别是"子午剑"左游仙和"云雨双修"辟守玄,两人均是魔门元老级的人物。前者与辅公佑关系密切,后者以地位论,在阴癸派内仅次于祝玉妍。
  坐在荣凤祥旁的人寇仲要好一会才记起他是谁,此人是王薄的手下,人称"病书生"
  的京兆宁,寇仲当年在洛阳曾与他有一面之缘,那时已感到他非是等闲之辈,想不到会在今晚这种情况下相逢。
  不认识的人是个独目中年大汉,壮实魁梧,下颔宽厚,头顶微秃,有些贼眉贼眼,带着一股强悍狠辣的味道。尤令寇仲注意的是倚在他椅背的一把长约八尺的重关刀,使人感到他是兵器从不离身,随时要与人拚过你死我活。
  寇仲心中唤娘,这里任何一人,单打独斗,他均有战胜的把握,难道他们能比伏难陀更难应付吗?可是只要其中任何两人联手,他大有可能落败受辱。
  对方既是专诚布局对付他,当然是不讲江湖规矩兼不择手段,六人联手可不是说笑的,即使强如石之轩,恐亦只有拚命逃走一途。
  不由暗责自己托大,可以推想敌人还有暗处的伏兵,在没现身堂内的荣姣姣指挥下,把大堂重重围困,不怕他突围逃走。
  寇仲非是首次陷身绝地,把所有杂念全排出脑海之外,哈哈一笑,朝六人所坐桌子走去,朗声道:"有劳各位久候哩!"
  荣凤祥微笑起立施礼道:"我们一边喝酒谈笑,一边恭候少帅大驾,颇得其乐。少帅请坐,让荣某人为少帅引见几位朋友。"
  左游仙傲然一笑道:"少帅之名早如雷贯耳,贫道左游仙见过少帅。"
  寇仲大马关刀般在六人对面坐下,"病书生"京兆才起立俯身,为他斟酒,笑道:
  "少帅确是胆色过人,甫抵洛阳即来赴会,京兆宁佩服。"
  寇仲盯着他挂在背上的钢骨伞,故作惊讶道:"刚才外面下雨吗?"
  独目大汉哈哈笑道:"少帅谈笑风生,果然见面胜似闻名,京老师这把伞子不是用来挡雨,而是杀人的。"
  寇仲目光落到他身上,微笑道:"这位大哥是……"
  上官龙冷哼道:"少帅不是关西人,难怪不能从宗兄的关刀认出它的主人是谁。"
  寇仲仍想不出关西的高手中有谁是用关刀的,干笑一声道:"小弟最远只去过长安,至于长安以西是什么样子,请恕小弟孤陋寡闻。"
  "云雨双修"辟守玄道:"天下用关刀者,谁能过于宗罗喉,不用到过关西亦该听过吧!"
  寇仲心中一震,他当然听过宗罗喉,此人为薛举麾下的无敌大将,曾连败唐军,军功甚盛。后来薛举父子被李世民大破于浅水原,奠定独霸关内的局面,还以为宗罗喉已被李世民顺手宰掉,怎知现在竟坐在这里,不用说是针对李世民报仇来了。
  哈哈一笑,举杯道:"原来是宗兄,敬你一杯。"
  宗罗喉喝一声"好",举杯和他对饮。
  荣凤祥微笑道:"少帅今趟光临敝舍,不是只喝两杯水酒那么简单?"
  寇仲放下酒杯,点头道:"说的对!这当是先礼后兵吧!小弟是算旧账来的,你们一起上还是逐个来,小弟无任欢迎。"
  又转向辟守玄道:"祝后因施展玉石俱焚对付石之轩无功而亡,顺便告诉辟老一声。"
  辟守玄立时色变,欲语无言。
  荣凤祥、上官龙和左游仙同时露出震骇神色。
  只一句话,就试出他们与阴癸派联成一气,不愿臣服于"邪王"石之轩,唯一不解处是杨虚彦与荣凤祥的密切关系。
  宗罗喉推桌而起道:"就让宗某人先领教少帅的名震塞内外的井中八法吧!"
  房内布置华丽,正中处拽放一张大床,在床旁几台上的烟火映照下,一位美女正在床上盘膝打坐,运气行功。
  使徐子陵发呆的是此女为祝玉妍另一女弟子白清儿,婠婠的师妹,兼且她头上插着三支金针,勾起他对七针制神的联想,顿然令他生出满脑子的疑惑。
  白清儿因何会出现在这里?照说香玉山该是靠向魔帅赵德言的一方,而阴癸派则与赵德言因邪帝舍利势成水火,白清儿怎都不该在池生春的寝室内练功。其次是她头上插着的金针,显是出于七针制神同类源的手法,难道尹祖文到池生春的家为白清儿施针,这是徐子陵一时间难以理解的。
  心中警兆忽视,事实上他听不到丝毫足音,只是感觉有人接近,心中大凛,暗忖若来的是池生春,他的武功肯定比香贵和香玉山高明多了。
  再不敢向内偷看,贴墙静立,收敛精气,从外呼吸转为内呼吸。
  片刻后,一把男声在房内响起道:"清儿的进展比我预期中的要更好,下趟可增添至五外激穴,到能十针齐施时,姹女心法有望大功告成。"
  徐子陵听得眉头大皱,只听姹女心法之名,便知是魔门异术,而练功的方法又如此邪门霸道,绝不会是什么好路数,似乎是颇有风险,白清儿为何要冒这个险。
  房内男子的声音有些耳熟,似曾在某处听过,但总想不起是谁?
  另一把女子的声音道:"这个险是值得冒的,唯有练成姹女心法,才有十足把握杀人于无影无形。今趟全赖我们阴癸派和灭清道两门经典会一,始能还这失传近百年的圣门秘法一个完整的面目。"
  徐子陵认得是阴癸旅长老级人物闻采婷的声音,心想灭清道岂非是给自己宰掉的"天君"席应所属的门派吗?如此看来房内男子该是灭清道的重要人物,像尹祖文般精于针刺头顶要穴,大有可能尹祖文本身亦属此一魔门派系。
  男子冷笑道:"或者我们该感激岳山,若不是他在成都击杀席应,我们结为同盟的事势会被他阻止。识时务者为俊杰,现今天下的形势,实是我圣门一统天下千载一时的良机。若我圣门诸道仍是一盘散沙,势将痛失良机。"
  闻采婷道:"许师兄说得对。"
  姓许男子道:"闻师妹在这里好好为清儿护法,是我回六福的时候哩!"
  徐子陵听得心中叫苦,若闻采婷守在房内,他今晚的偷画大计岂非要泡汤。
  宗罗喉两手提起关刀,摆开架势。
  其他五人分别移往大庭四周,隐隐形成把即将动手两人包围在庭心的形势,守大门一关的是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一的"子午剑"左游仙。
  寇仲心念电转,明白过来,暗呼厉害。
  表面看对方似在讲江湖规矩,只派一人下场,事实上却是高明的战术策略。试想当宗罗喉与他激战难休的当儿,虎视在旁的敌人则看准时机,以旁观者清的优势觑隙出手,轮番施袭,他能应付多久?
  想通敌人的诡计,寇仲哈哈一笑道:"失陪啦!"
  众敌闻之无不愕然时,井中月离背出鞘,化作长虹,往守在后方的左游仙劈击。
  宗罗喉首先怒喝一声,双足离地,凌空扑击,关刀照寇仲背脊搠去,登时劲风呼啸,声势十足。只要左游仙能把寇仲挡着,他有把握在数招内置寇仲于死地。
  "蓬"!
  "病书生"京兆宁的铁骨伞张开,旋又合拢,从左侧横扫往寇仲;辟守玄、荣凤祥和上官龙分由不同方向向寇仲扑去,无不全力出手,务要阻止寇仲逸出大堂。
  寇仲一个动作,牵动和改变了原先的形势。
  左游仙冷哼一声,掣出子午剑,剑锋指向迅速往他迫近的寇仲,登时剑气剧盛,子午正气随剑发出,望寇仲照胸冲击,连寇仲亦不敢怀疑他没有足够本领阻止他闯关出门。
  若寇仲到洛阳来只为闹事逞强,他现在会施尽浑身解数,突围离去,只恨他有更远大的目标,就是要助王世充击退李世民,若这么走为上着的溜掉,以后还不知要应付这批一心置他于死地,又得王世充暗中同意他们行动的强敌多少防不胜防的滋扰。
  所以在拔出井中月的一刻,他狠下立威的决心,务要凭更高明的战略,与敌周旋到底,将敌人镇慑。
  寇仲晋入井中月的境界,霎时那间计算出敌人的距离和下一刻的位置,倏地体内真气迅速转换,在出乎敌人意料下,竟改进逼左游仙为疾退,一个旋身,逸离势将被诸敌联手围击的危险位置,一式击奇,反迎向宗罗喉凌空砍至的关刀。
  众敌无不色变,谁想得到他全力攻向左游仙的当儿,竟能来此近乎不可能且神乎其技的变式。
  怒喝冷哼声中,敌人纷纷变招改向,往寇仲猛击,均迟却一线。
  宗罗喉则无暇变招相迎,只能眼睁睁瞧着寇仲的井中月循着虚空一道合乎天然的玄妙线路,往自己关刀画至。
  既像蓄意而为,又如无心插柳,其势有一种玄之又玄,秘不可测的味儿。
  塞外之旅的刻苦修行,是寇仲刀法修为的非常重要阶段,在生与死的威胁下,他的井中八法彻底与兵法融为一体,成为旷古绝今,惟他寇仲独有的刀法。
  "当"!
  井中月斜砍在关刀锋锐处,宗罗喉胸口如被大铁锤硬撼一记,关刀则被难以抗御的螺旋劲带得强将他往横扯开,那种难受和有力难施的无奈感觉,实是生平首遇。
  "哗"的喷出一口鲜血,踉跄横跌。
  宗罗喉本身肯定是高手,至不济亦不会在一个照面被寇仲所重创,问题出在他不及变招,本是气势十足的一招变成师老无功并摸错敌人虚实的败着。而寇仲则是计算精准,蓄势而为,故能一刀克敌。
  高手相争,正是这一线之差。
  强如"天竺狂僧"伏难陀亦要因此饮恨于寇仲刀下,何况是不熟悉寇仲底蕴的宗罗喉。
  寇仲大笑道:"这就叫天下第一的关刀好手?再看老子的兵诈。"
  说话时,身子往四方各晃一下,似要往某方逸去,最后偏仍是立定原地。
  这招变体的兵诈,是从伏难陀处学来的绝活,教人不知何所攻,更不知何所守。
  果然众笨敌无不放缓一线,不敢鲁莽攻来。
  此时左游仙、荣凤祥和上官龙均位于靠大门的一方,在寇仲的背后,距离较远。
  京兆宁和辟守玄分在他左右两侧,其中以京兆宁最接近。
  寇仲身子再晃,似要扑击右侧的辟守玄。
  荣凤祥眼力高明,大喝道:"京老师小心。"
  寇仲笑道:"迟哩!"
  竟往侧疾冲,反手一刀往持伞最先攻至的京兆宁扫过去。
  他的策略是绝不容对方形成合围群攻之局,只要战略得宜,将可逐个击破,否则必死无疑。
  宗罗喉此时勉强立定,寇仲嘲讽之言传入耳内,想到一世英名,尽丧于寇仲此刀之下,又吐出另一口鲜血,无力再战。
  双方交战间的玄奥精奇,形势变化,实非旁人所能了解,此时若有人在一边观战,只会见到众人位置不住变化,以快打快,没有半分迟误。
  京兆宁冷哼一声,钢伞陡张,旋转着往寇仲的井中月迎去。
  寇仲心知他这类邪门奇兵。必有奇异的手法和招数,若只两人决战,他会兴致盎然的采取种种试敌测敌的手段,看对方能变出什么把戏来。此时强敌环伺,再没有这种闲情,忽然一个侧翻,来到亦兆宁头顶。
  京兆宁不愧高手,立变招相迎,伞边往寇仲下盘割去,凌厉非常。
  寇仲足尖点中伞边,发出"噗"一声闷响,同时往上腾升,哈哈笑道:"不攻来啦!"
  京兆宁浑体剧震,虽未至如宗罗喉般吐血受伤,亦气血翻腾,难过至极点,寇仲以螺旋方式输出他体内合长生气、和氏壁、邪帝舍利而成的真劲,实在非同之可。
  京兆宁虽乃一方高手,但比起寇仲这名震天下的人物,终仍有一段距离。
  左游仙、上官龙、辟守玄和荣凤祥四人心知不妙,怕寇仲破顶而出,纷纷跃起来追,变成各自修行,再无合围之势。
  寇仲的所谓不攻,正是要如此耍弄敌人。
  一个翻腾,寇仲足尖点在横梁处,人刀合一的朝手下败将上官龙俯冲疾去。
  己方三名伙伴虽全在大堂半空,上官龙却感自己变成孤零零的一个人,只能单凭己力应付寇仲惊天动地的一击。
  他以前已非是寇仲对手,现在寇仲功力大进,比前判若两人,刀未至,凛冽的刀气早将他完全笼罩锁紧,心胆俱寒下,上官龙的龙头铁杖改攻为守,除保命外再无他求。
  "锵"!
  寇仲与上官龙错身而过,后者像断线风筝般横抛开去,寇仲则借力横移,赶上改往下降的荣凤祥,一刀抹去。
  荣凤祥终非上官龙可比,长剑疾挑,"当"的一声正中井中月。
  寇仲长笑一声,使出卸劲,带得荣凤祥往下堕跌,自己则借力再往上腾升。
  此时左游仙和辟守玄一口真气已尽,只能继续降往地面,欲阻无力。
  上官龙"蓬"一声掉在地上,龙头杖脱手滚往一旁,发出嘈吵的磨擦声,胸口血如泉涌,不用细看均知他只余几口残气。
  眼看寇仲破顶而出,但他又哈哈一笑,足尖再点梁柱,改往尚未触地的左游仙凌空扑去。
  他的勇悍和高明,是敌人在动手前梦想不及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