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并肩作战

作者:黄易

徐子陵回到多情窝,等待他的是去而复返的婠婠,她仍是那美得令人心颤的样儿,并回复一向冷漠笃定的神态,似乎世上再没有能使她动心的东西。可是徐子陵却感到她和以往不同,但究竟怎样的不同?他却说不出来。
  直至踏进内堂,目睹她安祥悠闲的坐在靠窗椅子处,他才知道她芳驾在此,而不能预早生出感应。如此不济的最大原因,是因他担心寇仲致心神不属。
  婠婠冷冷的瞧着他,樱唇轻张的道:"这么夜哩,子陵到那里逛?"
  徐子陵在她旁坐下,沉声道:"昨晚你是否在利用我?"
  婠婠皱眉道:"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好吗?人家现在孤立无援,你仗义帮忙好应该吧!"
  徐子陵摇头不悦道:"你若要我帮你,何不开诚布公的提出要求,竟要来骗我!你那甚么为师傅哀伤的哭哭啼啼,全是装出来的。用心是先引起我对你的同情心,再利用对我长生真气的认识,助你在天魔大法上修炼到功行完满的最高境界,我有说错你吗?"
  婠婠默然片晌,心平气和的道:"子陵是甚么时候醒觉的?"
  徐子陵想不到她敢坦然承认,心中反响起危险的警号!硬将不平之气压下,淡淡道:
  "我太愚鲁哩!要直至刚才看到你的一刻,才敢肯定自己又中你的奸计。"
  婠婠凝望前方空处,声音转寒,道:"子陵勿要再侮辱我。我现在正挣扎求存,否则只有臣服于石之轩的一条路走。你助我成为阴癸派的新主人,我则助你除掉石之轩,各有得益,岂非两全其美。"
  徐子陵苦笑道:"你想得真周详妥当,你该比我更想除掉石之轩吧!他正是你想统一魔道最大的障碍。"
  婠婠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动人娇笑声,摇头叹道:"子陵错哩!且错得非常厉害。我只要向石之轩俯首称臣,他会对我爱护惟恐不及,说不定还将我收作他的女人,让我成为他的左右臂助。可是你和寇仲却是他的眼中钉,寇仲他尚可容忍,因为可利用他来牵制李世民,但你和师妃暄的关系却是他无法容忍的。更大的问题是你两人的修为每天均在突飞猛进中,终有一天会成为宁道奇和宋缺那级数人物,深深威胁到我圣门的存在。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石之轩绝不会错过杀你的机会。"
  徐子陵听得糊涂起来,婠婠固言之成理,可是当他面对石之轩时,确实感到他因石青璇的关系至少目前尚未有杀他之意。不过石之轩真正的心意谁都没法捉摸,则是不争的事实。
  婠婠终朝他瞧来,原本冰冷的眼神被复杂难明的神色替代,柔声道:"你可以信人家一趟吗?石之轩上次放过你,是因他受祝师玉石俱焚所创,至今内伤未愈,所以借石青璇以稳住你,一旦他内伤尽愈,那时不但你要遭殃,石青璇亦将遭他毒手。石之轩是没有人性的人,绝不能以常人之心测度。"
  徐子陵暗里出把冷汗,因为婠婠的分析有强大的说服力,说的极可能是真实的情况。
  兼且师妃暄曾说过石之轩"康复"后,第一个要杀的就是自己的女儿,虎毒不食儿这类说法对凶残如石之轩是两码子事。他可以不信婠婠,却不能不信师妃暄的预测,何况他曾亲口向师妃暄说过会尽力除去石之轩。
  那晚石之轩明明是要来对付侯希白,却因他的介入改变计划,装作专为与他见面,并劝他到巴蜀找石青璇,说不定全因不想他在这里阻手阻脚,妨碍他统一魔道的大计。
  婠婠的说话再一字一字的传入他耳内道:"要杀石之轩,现在正是最后一个机会。
  否则若待他完全复原,那时即使天下三大宗师联手对付他,他仍有安然逃逸的能耐。"
  徐子陵仍坚守最后一道防线,不说出石之轩就是坐禅的大德圣僧,沉声道:"我们纵有杀他之心,但该到那里找他和如何着手?"
  婠婠道:"这方面由我想办法,只要你肯答应和我并肩作战便成。子陵啊!为己为人,千万勿要错过这千载一时的良机。"
  徐子陵别头朝她瞧去,婠婠的目光忽然变得锋利如刀刃,似能透视他内心的想法。
  徐子陵心头一颤,清楚感受到婠婠在精、气、神上无不比前大大提升,再非昔日婠婠。
  婠婠语气却出奇的冷静平和,淡淡道:"你的一句说话,可决定我圣门未来的命运。"
  徐子陵感到自己的心正"霍霍"急跃,长长呼出一只气,尽量令自己冷静下来,好一会断然道:"好吧!"
  寇仲从禅定中天然醒觉,窗外刚透入第一道曙光,新的一天开始,新的烦恼随之而来。
  刺杀王世充一事,根本没可能作真正的筹划,只能见机行事。于此大战即临之际,洛阳城内任何风吹草动,均瞒不过王世充和荣凤祥的耳目。
  所以杨公卿和张镇周既不能调动兵马,更不敢知会其他存有异心的将领,只得和彼此信得过的心腹手下作好心照不宜的心理准备。
  杀王世充,只有一个机会,一击不中,将招致王世充亲卫的反击,没有第二个机会。
  王世充本身为货真价实的高手,虽及不上杜伏威、晁公错那个级数,但若及时惊觉,硬挡他寇仲全力数击肯定没有问题。所以寇仲必须营造出最有利的形势,掌握时机,予他致命一击。至于成功刺杀王世充后会出现甚么的局面,则只有老天爷才晓得。
  想到这里,寇仲暗叹一口气,隐隐感到刺杀王世充实是兵行险着,来一场生死豪赌。
  蹄声在宅外响起,自远而近。
  寇仲功贯双耳,立时大吃一惊。
  他所居宅院位于城南择善坊内,紧傍通津渠,是前巷后河的格局,现在不但街巷两端各有数十骑驰至,渠上更有多艘快艇破水的声响,一下子将整座小院落重重包围起来,难道刺杀之谋已经败露?
  探手抓着搁在床上一边的井中月。
  王玄应的声音从外面喝进来道:"少帅开门。"
  接着是叩门的激响。
  侯希白满身酒气的回来,徐子陵仍呆坐椅子,前者在他旁坐下,兴奋的道:"偷到手吗?"
  徐子陵没好气的道:"亏你还有这种闲情,灭清道的高手中,有谁是姓许的?"
  侯希白失望的摇头,道:"灭情道我只认识一个”天君”席应,此道在圣门两派六道中行藏诡秘,不过听石师提起他们时的口气,与他们的关系该相当不错;因为灭情道一向支持圣门诸道合一,你昨晚遇上此人吗?"
  徐子陵将昨晚的经历细说一遍,侯希白的酒意登时退掉几分,色变道:"灭情道竟肯与阴癸派联成一气,不是有石师在后主持吧?"
  徐子陵皱眉道:"这有甚么出奇之处,在巴蜀时阴癸派不是曾和席应合作,要把宋缺引往巴蜀去吧?"
  侯希白神色凝重的道:"那怎相同呢?其时祝玉妍尚健在,至少名义上是圣门的领袖,而石师则患上怪病。圣门诸系谁都不会服准,更不会轻易结盟,现在只有石师够资格将像一盘散沙的圣门各系统一团结起来。"
  徐子陵心中一动,开始有些明白婠婠所说的孤立无援非是违心之言。
  侯希白陪他齐发半晌呆后,长长呼出一口气道:"石师若迫我表态,我该怎办才好?"
  徐子陵探手过去,抓着他肩头,语重心长劝道:"找个僻远些的地方避避风头好吗?"
  侯希白梦吃般道:"那你怎么办?"
  徐子陵苦笑道:"我想抛开一切,立即动程往洛阳找寇仲,迫他解散少帅军,放弃争霸天下的妄想。"
  侯希白剧震朝他瞧来,摇头道:"你不是说笑吧?寇仲是那种天生爱驰聘沙场的人,就像我爱到青楼去偎红倚翠一般无异。"
  徐子陵放开搭在他肩头的手,软弱的道:"最近他曾多次表示对战争感到厌倦,现时洛阳死路一条,或者我可以趁此时机说服他。"
  侯希白叹道:"有时我也会厌倦青楼打滚的生活,但还不是离不开那里?因为没有其他更能吸引我的事物。我所有拿手绝活,甚么吟诗作对、琴棋书画,都要到青楼才有人欣赏,令人生出共鸣。寇仲亦然,战场是最能表现他长处的地方,要他像你般闲云野鹤的生活,我们的少帅绝对办不到。"
  徐子陵颓然道:"你好像比我更了解他。"
  侯希白勉强振起精神,道:"哈!我决定不走啦!要走也待完成能留芳后世的百美图卷后考虑。哈!我准备在卷上作一百首诗,每首诗形容一个美人,这可是从没有人曾干过的壮举。若你能再接再厉把《寒林清远图》偷回来,事情将更完美。"
  徐子陵忍不住泼他冷水道:"你的石师来找你时怎办?"
  侯希白豪兴忽起,笑道:"就和他来个据理力争!谁叫他把我教导成这么一个只爱风花雪月的人。"
  徐子陵苦笑摇头,道:"你好像完全失去斗志,我对你的鼓励难道丝毫不起作用。"
  侯希白颓然道:"纵使练成不死印法,且击败杨虚彦又如何?石师若一心杀我,我终仍是难逃他毒手。"
  徐子陵道:"你老哥似乎每天早上从青楼回来,都是现在般斗败公鸡的颓丧模样,全无斗志!可是一到晚上,又会脱胎换骨的变成另一个人。好好睡一觉吧!黄昏见。"
  侯希白茫茫然的瞧着他站起来,道:"不是又要到陈甫处学经营押店生意吧!"
  徐子陵耸肩道:"或者先去和纪倩打个招呼,她的香居在那里?"
  寇仲心念电转,把眼前的处境迅速作出分析。那关乎到他自身的生死,与及是否要助王世充守洛阳的大计。
  若王世充蓄意杀他,他最聪明的做法是立即突围逃走,再不理王世充的事。
  但除非王世充晓得部下对他刺杀行动,否则杀寇仲实属不智。既与窦建德关系破裂恶化,更使位于东南的少帅军成为他的死敌,有百害无一利。
  所以现在的问题可能只是王玄应私下的行动。王世充并不知情,纵非容易应付,总胜过王世充尽起高手来围杀他。
  寇仲一边应道:"太子少安毋躁,小弟即来开门迎接。"一边把井中月背到背上,又把暗藏刺日折弓由楚楚手制的外袍搭在左肩处,悠然往前进走去。
  刚推开前厅大门,尚未步下台阶,"砰"的一声门闩断折,外院门给硬撞开来,王玄应策马领先闯入,紧随他旁的是满脸杀气,杏目圆瞪的荣姣姣。
  眨眼间,院子内满是高踞马上,杀气腾腾的郑国战士,王玄应的亲卫高手,人人对寇仲怒目而视,手按兵器。
  寇仲明白过来,呵呵笑道:"太子若以这种连等开门亦不及的心情去对抗李世民的玄甲战士,肯定必败无疑。"
  王玄应戟指怒道:"闭嘴!我来问你,我们大郑视你为上宾,为何你昨晚竟到荣府杀人放火,是否不把我们大郑放在眼内?"
  寇仲抓头道:"你究竟要我闭嘴还是答话。"
  王玄应勃然大怒。
  荣姣姣娇叱道:"还要砌词狡辩,今天有你就没有我,上!"
  寇仲大喝道:"且慢!且容小弟先请教清楚,太子今趟是否奉旨而来?"
  王玄应微一错愕,旋即怒道:"杀你区区一个寇仲,难道还要向父皇请示吗?"
  随来的手下始知王玄应非是奉有王世充之命来杀寇仲,无不露出犹豫神色。若王世充因此怪罪下来,王玄应顶多被痛斥一顿,但他们这批左右从人,却要承受严重罪责。
  寇仲好整以暇道:"我差点误会哩!我本还以为太子是公报私仇,原来全与公无关,纯为私仇,要替一个帮会的女子出头。哼!际此新安失守,李阀大军兵临慈涧的当儿,难得太子尚有这种闲心闲情,自乱阵脚。你杀我于大郑有何好处?除非太子认为你父皇的敌人不够多,打起来未能尽兴,否则的话,我们不该动手。"
  王玄应脸色变得忽红忽白,显是得寇仲提醒后,开始思索杀寇仲随之而来的严重后果。
  寇仲知他很难下台,转向荣姣姣道:"虚彦兄近况如何?没有荣大小姐在长安陪他,他的日子定是寂寞难挨啦。"
  王玄应一震往荣姣姣瞧去,双目射出嫉恨神色。
  荣姣姣气得消脸煞白,向王玄应怒道:"休要听他生安白造的胡言乱语,还不动手?"
  寇仲火上添油的道:"太子若肯到一旁平心静气听小弟的几句肺腑之言,当知小弟是否生安白造。"
  接着向王玄应左右喝过去道:"你们来评量评量,我寇仲面对颉利金狼军的万马千军而不惧,会否在这时候诬蔑别人以保命?"
  王玄应左右当然无人敢答话,但看神色却知他的话既有威吓力,更有说服力。
  王玄应双目忽然杀机大盛,至乎带点疯狂的意味,朝寇仲瞧来,沉声道:"今天无论你如何舌粲连花,将难逃一死。"
  寇仲仰天长笑道:"早知太子心意已决,我寇仲就不用花那么多唇舌。是英雄的,就接老子三刀,三刀内若我不能再次把你生擒,我就当场自刎。"
  王玄应双目透出炽热的仇恨和屈辱,狂喝道:"去你的娘!给我上!"
  寇仲心中暗叹,给这蠢人如此一闹,刺杀王世充的大计势将泡汤,如这刻杀伤大批郑国战士,此残局老天爷都不晓得该如何收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