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旗开得胜

作者:黄易

战鼓声中,杨公卿亲率三千大军,从营地开出,迅速注进慈涧西面平原敌寨所在的战场上,形成与敌方正面对垒的局面。
  果如寇仲所料,中军的罗士信立即扬起旗号,登时鼓号齐鸣,气氛拉紧,秦叔宝和程咬金两翼军同时移动,以车轮辗螳螂的压倒性优势兵力,趁杨军阵脚末稳之际,试探的涌迫而来。
  两军均以步行的枪盾手作先锋,箭手居后,然后是机动性强的骑兵,只要步行的兵阵牵制对方的攻击,骑兵可从任何一方攻袭对方。
  现在两翼齐展攻势,当迫得杨公卿的三千军继续挺进交锋,罗士信的中军将正面迎击,凭优势的兵力一举将杨军击溃,然后紧咬着败返营阵的杨军摧破营垒,直攻慈涧城,说不定就可这么不费吹灰之力攻陷慈涧。
  这诱敌之计是不怕罗土信不入彀的。
  此时杨公卿的三千军在营外立卒伍、定行列、正纵横,摆出一个前行持戟盾,后行持弓弩的拱月阵,形如弯月,凸出的部份对着对方中军。除杨公卿和八名将领在马上指挥,其他全是清一色的步兵,用的是高过人身的大盾牌,盾下方伸出尖锥,可插入士壤三尺之深,加上枪戟箭矢的助守,不怕敌方战马的冲击。
  两军交战,致胜因素有四,就是"阵、势、变、权"四要,而以"阵列"居首。
  二人对决,那一方技艺高明,便可取胜。两军对垒讲求的却是体合作的力量,倚赖的正是阵法,要做到"出无穷之变,或伏或起,或正或奇,似整不整,似乱不乱。合亦成阵,散亦成阵,行亦成阵,敌固不知我之所以退,抑亦不知我之所以进",才能把战的力量发挥出来。
  故此在战场上,凭的非是个人勇力,而看是否乃"有制之兵",将领的指挥更成胜败关键所在。
  杨公卿是身经百战的名将,一旦同意寇仲的计划,立即抛开对敌人压倒性兵力的畏惧,摆出最能应付眼前局面的阵势,迎战强顽的敌人。
  寇仲和麻常的骑兵趁敌人尚未部署停当的空隙,从营地左右两侧翼营的两个出口开出,布阵在杨军两翼处,形成进可攻退可守,充满机动性的威胁力,与杨军的全守势像日月般互相协调,互相辉映。
  寇仲率一千精骑布军于杨公卿右翼,心神晋入井中月的境界,冷眼瞧着秦军和程军的推进和接近。慈涧城上郭善才率的守城军则准备就绪,投石机和箭弩车严阵以待,若杨军不敌,在有秩序的情况下退返营地,他们将可发挥庞大的支援力量,如若被敌人杀得乱成一团,当然是另一回事。
  在这两方人马逐渐接近的一刻,战场的气氛就像一条绷紧的弓弦,大战一触即发。
  秦叔宝三人昨晚没有吹牛皮,唐军确为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只看其推进的阵势法度,能阵间容阵,队间容队,隅落相连,整而不乱,人人步伐一致,生出千军万马推进的气势,已足可寒敌之胆。
  战鼓声中,敌方两军推进至二千步的距离。中军传出号角声,显示罗士信的中军开始推进,配合秦、程两军的迫近,形成对王军更大的压力和威胁。
  寇仲却是夷然不惧,自天明前的一个时辰,李世民主力军陆续抵达,罗士信的先锋军于此一个时辰而使动员护驾,防止他们的突袭。
  到现在足近三个时辰,不但睡眠不足,辛勤劳苦,且尚末吃早饭。而杨公卿的军队虽轮番挖壕设防,但工事在三更前完成,有足够的休息。现在是以养精蓄锐饱餐之兵,对付对方既疲且饿之旅,只要挡得住他们首轮攻势,对方锋锐一失,他寇仲就可趁机占便宜。
  现在是以守代攻,时机至时,会转为以攻代守,等若由"不攻"变"击奇",兵法刀法,实无二致。
  鼓声骤急。
  秦程两军同声发喊,由缓步变成急步,随着鼓声的节奏,从两翼杀至,登时风云色变,战意横空。
  当两军冲至八百多步的距离,号角再起,后方各奔出一队近二千人的骑兵,绕往外侧,从大外档配合步卒杀来,蹄声起落,轰传整个平原,声势骇人。
  敌阵大后方的李世民主力大军停止入寨休歇的行动,转左木寨前的平野布阵,只看高起随风飘舞的帅旗,便知李世民大驾已临,为己方兵马助威。
  寇仲仰天长笑,道:"是时候哩!吹号!"
  麻常的一千骑兵应号声往寇仲布兵处驰来,慈涧城则中门大开,降下吊桥,冲出商子守兵,在营内箭楼和壕沿处布防。
  喊杀声加强,擂鼓趋急,敌军从急步转为急奔,像两股潮水般,凭盾牌兵在前掩护,冲锋陷阵而至。
  敌骑则从左右外档向己阵两翼冲刺。
  慈涧的会战终拉开战幔。
  ※        ※         ※
  经徐子陵以长生气为玲珑娇疗伤近一个时辰,玲珑娇内伤尽愈,只低声说句谢谢,接着沉默起来,似有满怀心事。
  徐子陵望向阔羯伏尸处,重创他的是自己,杀他的却是含恨反击的玲珑娇。大明尊教的人坏事做尽,阔羯是咎由自取,死有余辜。
  此时他对玲珑娇的身世已猜到七、八成,知她不愿向自己吐露心事,又忍不住心生怜意,问道:"姑娘一向独来独往,行踪隐秘,他们能缀上你很有本事,故姑娘须加倍小心提防他们还有后着。"
  玲珑娇冷哼道:"他们只因猜到我会去见寇仲,故能伏在营地外等我,下趟他们休想再有这机会。"
  接着语调转为温和,瞟他一眼道:"我们到树林内说两句话好吗?"
  她的语气带点请求的意味,徐子陵不忍拂其意,点头答应。
  两人在密林边沿各挨一树坐下,林外炎阳似火,照耀大地,他们却躲在浓荫底下,感受林木内清凉湿润的滋味。
  玲珑娇打开话匣,却心不在焉的问道:"为甚么会这么巧的?"
  徐子陵知她有心事,且在犹豫应否向他透露,口上答道:"我正要去找寇仲,姑娘则是刚见过他,所以会碰个正着。"
  玲珑娇露出一个心力交瘁惹人怜爱的表情,轻摇螓首道:"这不是巧合,而是冥冥里早注定了,因为娘在另一个世界庇佑我。唉!爱上一个人是否会很辛苦的,爱可以令人很疲累啊!"
  徐子陵心中一震,应道:"对这方面我体验不深,没有能力为姑娘解答这问题。"
  玲珑娇朝他美目深注的瞧来,肃容道:"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但只许你一个人知道,不准告诉寇仲。"
  徐子陵心中再震,晓得她看上的男子正是寇仲那小子。
  苦笑点头道:"若是有关姑娘的私隐,小弟可否免涉此事?"
  玲珑娇两眼微红,垂下头去,以蚊蚋般的微细声音道;"你猜到那人是谁啦!我感到他有点欢喜我,可是纵欢喜又如何?他和宋家小姐有婚约,宋家又一向排斥外族,为此无论我要吃甚么苦,我绝不能令他为难,损害他的事业。我本还不舍得离开他,但现在王世充指使邪教的叛徒来杀我,我和王世充已一刀两断,须立即离开。"
  徐子陵听得目瞪口呆,他尚是首次听到一位女子吐露心声,坦言爱上另一男子,更深切感受到她暗恋近乎自虚的矛盾和痛苦!而她是如此娇俏可爱,不由怜意大生。道:
  "姑娘怎知是王世充指使人来杀你?"
  玲珑娇狠狠道:"前天我和王世充大吵一场,我一直当他……唉!我不愿说哩!只有他才清楚我在甚么地方。念在娘的份上,我不和他计较,我很累,只想立即赶回家乡,再不理任何事。"
  接着长身而起,微笑道:"寇仲和你是我见过的汉人中最好的,是真正的英雄好汉。
  你们要小心大明尊教,听说他们新一代里终有人练成悟破《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获封为新一代的原子。你和寇仲已成他们的死敌,以他们一向的行事作风,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来害你们。我说了出来舒服多哩!谢谢你!告诉寇仲人家回龟兹啦!"
  言罢飘进林内深处。
  徐子陵起立叫道:"谁是大尊?"
  玲珑娇道:"是一个叫修古司都的回纥人,乃偷走波斯明尊教秘典逃来东方的”魔王”哲罗的得意传人,更是东方邪教第一个勘破智经的人,你们若遇上他,绝不可轻敌大意。"
  看着她窈窕娇小的背影没进树林深处,徐子陵颓然坐下,苦恋的滋味,他比任何人更清楚。
  ※        ※         ※
  领着十多名手下小将从城内策骑驰出,指挥布在营地的大半手下由南翼出口冲出,列盾箭阵迎击从另一边冲刺过来的敌骑,今杨公卿可集中全力,应付左右两路冲锋而至的敌兵。
  罗士信中军鼓声一变,不但全军加速前进,二千骑兵更从后冲出,望着寇仲的骑队中段切去,若寇仲的骑队给从中切断,变成首尾难顾,在敌人多出一倍的强势兵力下,动辄会全军覆没。
  双方各展奇谋,就像高手对垒,凭的不但是武力的强弱,更讲谁的战略较为优胜。
  喊杀声摇撼整个战场。
  杨公卿阵中千箭齐发,掠过长空,飞蝗般漫天遍野的往秦、程两军射去。营地余下的近千守兵把投石机推往杨军阵后,蓄势待发,只要罗士信的中军移至投掷的范围,十多座投石机将可对敌人造成庞大的伤亡,重达数十斤的巨石,并非盾牌和盔甲所能抵挡的。
  寇仲一马当先,一支支劲箭从射日弓连珠发放,箭无虚发下,射透敌人的战甲,中箭者带着一蓬血雨往后抛掷下马,挡者披靡。
  他无论刀法箭术,都是在战场培养至大成的境界,刀法是兵法,回到战场,如鱼归大海,鸟翔晴空。
  他的心静如井中之月,完全把握到战场上远至每一角落的形势,更清楚若给距离只九百多步的敌骑截着,那由罗士信中军冲来的二千敌骑肯定可把己队拦腰切断及冲散。
  关键处在于己队能否一下子将敌队击溃,突破对方的阻拦,在罗军骑兵切至前冲往敌阵右方空处,那时将可直接威胁到后方李世民的大军。
  敌骑盲目的向寇仲还箭,只能射越双方间大半的距离,便力尽堕往草原上,可是已有十多人中箭堕毙。
  寇仲狠下心肠,到双方距离只余六百步许,再疾往敌骑发箭,一时人仰马翻,累得后面冲来的敌骑纷纷被阻失蹄,乱成一片。
  骑队前阵的溃乱,波浪般影响和蔓延至全队,再不成队形,而是往两旁散开。
  随在寇仲身后的骑兵见主将如此厉害,箭法如神,只凭一人之力重创对方,直比天兵神将,立即士气大振,气势如虹,人人在马背上弯弓搭箭,敌人甫入射程,同时箭雨齐发,令散乱的敌人更是溃不成军。
  寇仲往箭筒摸去,摸了个空,左右各二的四个箭筒一百二十枝箭矢全部射光,狂喊一声,拔出名震中外的井中月,一夹马腹,勇不可挡的跃过一匹倒毙战场上的战马,便闯进敌骑阵内。
  在战场上,甚么诱敌惑敌的招数全是儿戏笑话,每一刀劈出均讲求效率,以硬碰硬,力强刀快者胜。
  "当"!
  一名敌人给他连人带枪,劈得抛离马背,硬被他以重手法震毙,一招都挡不住。
  寇仲展开刀法,见人便斩,手下无一合之将。随在身后的手下配合他无坚不摧之势,正面狂撼失去阵势的敌方骑队,杀得敌骑人仰马翻,往四外溃散。
  此时罗军援骑仍在七百步外奔来,由于敌我两方骑队正在混战的当儿,无法发箭,只能冲过来作近身交锋。
  麻常乃杨公卿爱将,身经百战,见状知寇仲的一千骑兵足可应付变得七零八落的敌骑,忙领一千手下,离开大队改往罗军援骑迎去。
  寇仲此时重整队形,不再追击溃逃的敬骑,也转往援骑杀去。
  在中军指挥全局的罗士信大吃一惊,想不到在寇仲指挥下敌军可强悍至此,若让麻常的骑兵迎头截着己军,寇仲再来个拦腰冲击,己军势遭先前队伍的同一命运,影响整个战局,忙下命令,中军改攻为守,停止推进,又吹号命骑兵撤回中阵。
  正抵御不住全力进攻的秦军和程军的杨公卿,见状大喜,原本准备迎击罗士信中军的投石机改变目标,开始发射,投在两侧攻来的敌军。
  人命在战场上变得不值半个子儿,双方不住有人丧命或受伤,却没人理会,战事无情的继续下去。
  看着敌骑退回己阵,寇仲暗叫可惜,若依刚才形势发展,他说不定可重创战场上的唐军,麻常此时来到他旁,骑队重整阵势。
  麻常兴奋的道:"我们立即回师夹击,定可把敌人杀个落花流水。"
  寇仲往最接近的正和守在营地外杨公卿展开激战的秦叔宝大军凝神望去,微笑道:
  "老秦果然是精通兵法的人,不要看他们似不顾一切的对杨公狂攻猛打,事实上他已作好准备,随时可分出大半兵力迎击我们。且我们若敢进攻他们,他们只要能顶一阵子,罗士信会率大军从后压来,恐怕最后只有你和我或可逃回去。"
  麻常细察敌阵,点头同意道:"少帅真冷静,他们后方的军队确在开始后撤布阵。"
  话犹末已,号角声起,秦、程两军开始有秩序的缓缓后撤,死伤者均被抬走,而罗士信的中军则往前推进,重整队形的两队骑兵分布两侧,若杨公卿乘势追击,又或寇仲想来个拦腰突袭,罗军均有足够能力应付。
  布阵在战场以北的寇仲在马上伸个懒腰,从容道:"今天战事完毕,此战将可大振我军士气,亦可教李小子不敢视我寇仲如无物。"
  麻常全神留意敌人的退却,心悦诚服的道:"如我们真能刺杀王世充,由少帅取而代之,李世民今仗必败无疑。"
  寇仲苦笑道:"在慈涧刺杀王世充,你不是说笑吧!洛阳的守将全是他的人,甚么事都待回洛阳才说吧。唉!希望不用回洛阳便把事情解决。只要能在这里狠挫李世民,他的东征大计将会完蛋大吉,恐怕他连王位都不能保任。若李渊一怒下改派李建成代替他,那天下更将会是我寇仲的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