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临场怯战

作者:黄易

寇仲进入慈涧城,登上城楼,王世充正临高远眺李世民方面的形势,漫空星斗下,陪伴王世充的是追随他的心腹大将陈智略、郭善才、跋野纲、张志、邸奉、宋蒙秋,和李密处投来的降将段达、单雄信、郁元真。杨公卿却不在其中。
  王世充见寇仲来到,堆起笑容道:「少帅请快到朕身边来。」又对其他将领道:
  「朕要私下和少帅说几句话。」
  众将移往两边远处,剩下王世充一个人正在城楼处。
  寇仲来到他旁,心中第一个冲动是要质问他为何对玲珑娇如此狠心无情,最後压下这冲动,淡淡道:「圣上有何赐谕?」
  王世充神色转为凝重,沉声道:「李世民不愧当世名将,比我估计的来牢叁天。
  若非少帅今早当机立断,主动出击,我大军抵达时势将被他杀个措手不及,虽不致就这样决定胜负,但肯定能动摇我们军心士气。现在敌人虽比我们多出近二万人,我们却是有城可做可守,形势仍有利得多。」
  没有王玄应在旁碍手碍脚,两人间谈话的气氛较为协调,大家均是知兵的人,可省去很多无谓的意气争〖。寇仲没有答话,因知他尚有下文。
  王世充默思片刻,压低声音道:「另外五万人到哪里去了?」
  寇仲道:「我有一句肺俯之言,希望圣上可听入耳。」
  王世充别头向他瞧来,道:「说罢!」
  寇仲微笑道:「这句话容後再说,圣上召我来,是否想问子陵找我有甚麽事?」
  王世充道:「你们兄弟问的密话,不说出来朕绝不怪你。」
  寇仲淡然道:「虽是密话,与圣上却大有关系,子陵告诉我:石之轩再次到人世间作恶,他的目标是要我不能活着离开洛阳,而李世民则不能活着返回关中,那天下极可能成为石之轩囊中之物。」
  王世充露出震骇神色,旋又平复下去,肃容迫:「少帅意何所指?」
  寇仲道:「若洛阳被破,圣上只要向李渊说一声投降,李世民绝不敢动你分毫,那是因为淑妮的关系,但李世民却绝不容我活命。洛阳既落人李渊手上,与关中互相呼应,窦建德再不能有任何作为,那时李世民的利用价值亦告完蛋,我的想法就是这麽简单。」
  王世充冷笑道:「这只是石之轩的如意算盘,洛阳是不会陷落的!永远不会。」
  寇仲道:「我的肺俯之言,正是针对洛阳保得住与否而发。假若望上能抛开一切顾虑,不理李世民如何动员攻打其他要塞重镇,死守慈涧,将有极大机会可保洛阳。」
  王世充沉声道:「你是否晓得李世民的全盘作战计划?」
  寇仲道:「那并不难猜。除了来攻慈涧约五万五千主力大军,李世民把馀下兵力分作四路,其中以从河阳渡大河攻击回洛为重头戏。其他叁路只是骚扰性质,作用在拖住圣上的大军,令圣上不敢减少洛阳的兵力,其他城池的军队则难以调来慈涧参战。」
  王世充目光移回城外远方敌营,重复两趟的喃喃道:「回洛城!回洛城!」
  寇仲道:「现在河阳指挥唐军的是黄君汉,他只要据守河阳,就能拖住我们的援军,进退不得,另一方面则守不住慈涧。惟今之计,是任得其他城池失陷,若能守得住慈涧,洛阳可稳如泰山。那时将轮到李世民泥足深陷,进退不得。倘再把李世民赶回老家,失陷的城池还不足手到拿回?」
  王世充又往他瞧来,好半晌始道:「我们能守得稳慈涧吗?」
  寇仲叹道:「恐怕老天爷才有资格答圣上此一问题,且更要看圣上的判断和决心。
  慈涧关系重大,一旦失守,对军心士气的打击无可估计,最怕再来多几个罗士信,圣上会吃不消的。」
  王世充断然道:「好!我就依少帅之言,全力固守慈涧。」
  目光投往城外,一字一字的缓缓道:「若我把军队交由少帅全权指挥,少帅有多少成胜算?」
  寇仲听得又惊又喜,晓得王世充目睹大唐军容阵势,矢去信心,故生出对他倚赖之心。王世充心知肚明,若换过他是寇仲,今天必不敢迎战敌人在数目上超出己方数倍的大军,而他寇仲能在此劣势下出击并获小胜,已赢得王世充和军方将领的好感和尊敬。
  否则王世充不会有这句话。
  寇仲扫视敌阵延绵的灯火,哈哈笑道:「那李小于今趟有难哪!」
  李世民沉吟道:「我有时真想不通你和寇仲怎会走在一起,纯看眼睛便晓得你们有截然不同的性格。寇仲像无时无刻不在找寻新鲜的事物、冒险与刺激、打败对手和征服对手的机会;而子陵你则与世无争,只想过随遇而安的生活。子陵同意我对你们的判断吗?」
  徐子陵愣然道:「我没想过你会这样看寇仲。诚然他是个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心的人,却非蛮不讲理,只是他有自己的一套看法和理想,且不是旁人包括我在内能改变他的。」
  李世民欣然道:「这正是妃暄对寇仲的看法。她要我说出这一番对你们两人的瞧法後,然後说出自己的意见。她指出除非我能在洛阳之战击垮寇仲,甚至把他杀死,否则未来必成南北对峙之局,那时能解决这僵局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你徐子陵。」
  徐子陵呆住片刻,苦涩的道:「这就是她那句话吗?妃暄太看得起我哩!唉!问题是当南北分裂对峙之势形成,再非关乎寇仲一个人,而是牵连到宋缺、宋阀和整个支持汉统的南人,在那情况下小弟恐怕无能为力。」
  李世民叹道:「我也向妃暄说出同样的见解,可是她没有直接答我。只说当天下苍生最需要徐子陵时,千陵是会当仁不让的。」
  徐子陵苦笑道:「这叫仙心难测,她不是想我去找寇仲决斗吧?
  李世民沉声道:「坦白告诉子陵吧!我会尽最後努力避免与寇仲成为死敌。可是若努力失败,我会抛开一切,尽所有力量对付他。否则若让宋缺与寇仲联成一气,後果将不堪想像。」
  顿了顿续道:「世民真的非常感激子陵告知关於石之轩的阴谋,我会小心应付,不会教奸人得逞,致步上随杨的後尘。」
  寇仲步出城门,杨公卿迎上来道:「他有甚麽话说?」
  寇仲低声道:「到营外走走如何?」
  杨公卿使人牵来战马,两人并骑驰出营地,途中遇上麻常,麻常笑道:「若不是有少帅相陪,小将定要阻止杨老出营。少帅可知天策府有派人同敌营溺战的习惯在深夜连番向另一敌方挑战,既可扰敌,假若对方龟缩不出,更可扬威耀武,如你派兵出营追杀,则说不定又会中伏。哈!不过今趟他们却不敢重施此技,皆因我们有少帅助阵,惹恼少帅他们要吃不完兜着走。」
  寇仲哈哈笑道:「你老哥说得我心花怒放,果是拍马屁高手。」
  出营後,寇仲道:「麻常这人相当不错,有勇有谋。且看他现在仍能轻轻松松的开玩笑,当期他不把生死放在心上。」
  杨公卿道:「这人确是个人材。是哩!王世充又有甚麽花样?」
  寇仲与他驰上一座小丘,还目细察远近形势,微笑道:「王世充怯战哩!」
  杨公卿一呆道:「尚未正式与李世民交锋,他竟害怕起来,还用出来混吗?」
  寇仲晒道:「他打过甚麽大仗?李密那场仗是我和杨公为他赢回来的,以前他的所谓胜仗只是侍强凌弱,替杨广镇压未成气候的义军。李世民乃天下有数的名师,军力比我们强,训练比我们好,手下猛将如云,谋臣如雨。躲在洛阳的高墙後死守不出他或者会好一点,在平原会战怎到他不心虚气馁,他娘的!」
  杨公卿不解道:「纵使他心中害怕,该不会告诉你啊。」
  寇仲目不转睛打量远方灯火辉煌的敌营,微笑道:「他当然不会对我吐露心声,却请我明天在他身旁献策,等若间接为他指挥军队,以他的为人,如非怯战,怎肯作此安排。」
  杨公卿错愕道:「明天?李世民阵脚未稳,该没这麽快来攻吧!」
  寇仲沉声道:「这正是我的策略,明天李世民来攻也好,不来攻也好,我们也要出兵布阵示威,引李世民来个小试虚实,假若他龟缩不出,我们就当预演一趟,如他敢迎战,就是被我们牵着鼻子走。」
  杨公卿倒抽一口凉气道:「少帅会否是过份高估我们的作战能力?在这丘原平野之地,能胜自可长驱直进,否则兵败如山倒,倘败势一成,动辄全军尽墨。李世民今趟的东征军,是在唐室约六十万大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乃精锐中的精锐,我们不倚城作战,实属不智,少帅须叁思。」
  寇仲从容一笑道:「我没有奢望可在明天击溃李世民的大军,但要赢此一役,不冒点风险怎行?若待唐军卖精蓄锐来攻,不如我们先发制人。明天倘能斗个平分春色,我军将士气大振,敌人则刚好相反。」
  接着压低声音道:「杨公勿怪我直言,我方上至统帅,下至兵卒,大多数人对唐军都抱有像杨公你般的瞧法,心忖着到慈涧来只是虚应故事,最後还是要回守洛阳。我却不是这麽想,就让李小子在这里见识我寇仲的手段。」
  杨公卿沉吟片晌,叹道:「我现在愈来愈明白少帅和我们的分别,但王世充那胆小鬼肯冒这个险吗?」
  寇仲哑然笑道:「谁叫他想做皇帝,当然要拿出赌注来博哩!来!让我们四处看看,好为明天的大会战做足工夫。」
  李世民亲自送徐子陵到案外,随行约有长孙无忌、尉迟敬德、庞玉、罗士信和十多名护驾亲兵。
  徐子陵不好意思的道:「世民兄不用送啦!」
  李世民欣然道:「我只是顺道吧!照例我要到战场巡视一番,做点功课。让我送子陵一匹马代步如何?」
  徐子陵摇头道:「我还是欢喜用两条腿走路,世民兄不用客气。」
  李世民转头对众将士道:「你们留在这里。」然後扯着徐于陵走远十多步,低声道:
  「还记得长安玉鹤庵的常善尼吗?通过她可把信息传往慈航静斋给妃暄。唉!石之轩的事,你看是否该让她知晓?」
  徐子陵心神剧震,忽然间,师妃暄再不像以前般遥不可及,至少有联络它的方法法!
  李世民道:「子陵看着办吧!」
  接着有点难以启齿的道:「子陵回长安後,可否帮我一个忙?」
  徐子陵收摄心神,道:「只要力所能及,定为世民兄办妥。」
  李世民双目精芒乍闪,沉声道:「设法干掉尹祖文和任何精通七针制神的人,这种邪术对我是很大的威胁。」
  徐子陵心中同意,这种可怕的酷刑,最硬的汉子也承受不起的如若李世民的心腹被掳去施刑,说不定会尽〖李世民的秘密。试想若李世民有、对付建成、元吉,而此事又被揭破,李渊会怎样处置李世民?
  淡淡道:「此事包在我身上。」李世民苦笑道:「我一方面求你办事,另一方面却要杀你的兄弟!子陵会怎样瞧我李世民?」
  徐子陵陪他苦笑道:「两件事不可混为一谈,我只好作这麽想。」
  李世民又道:「还有是杨文干,京兆联虽冰消瓦解,但杨文干势力仍在,不过从地上转往地下,一天不除去他,终是後患无穷。在一般情况下杨文干起不了甚麽作用,可是在长安内,当父皇完全站到建成的一方,杨支干和他的手下将是举足轻重、不可疏忽的一股力量。」
  徐子陵道:「我会设法把他挖出来,为世民兄了此心事。」
  李世民拉起他双手用力一握,道:「子陵珍重!」
  寇仲和杨公卿绕个大圈,从北面一座树林穿出,抵达树林边沿处时勒马停定。
  杨公卿笑道:「少帅是否已胸有成竹?」
  寇仲点头道:「现在确较有多点把握。」接着指向两方营地中间一座小丘道:「若我是李世民,会以此丘作指挥台,既可尽览全局,又不怕被敌突袭。」
  杨公卿道:「若我们先占这小丘又如何?」
  寇仲摇头道:「我们不能勉强自己,只能像今早般靠城布阵,方便进攻退守,除非李世民不敢迎战,我们才登上小丘耀武扬威,风光一番後退却。哈!战场上的风光。咦!」
  杨公卿亦看到二十多骑现身丘顶处。
  寇仲功聚双目,凝神瞧去,剧震道:「李小子不会这麽便宜我吧!其中一个似乎正是他。」
  杨公卿一震道:「若真是李世民巡视战场,那其他的人肯定全是一等一的高手,只我们两人恐怕会吃亏。」
  寇仲摇头道:「不是两个人,而是我一个,杨公只给我在这里押阵,若我能狠下心肠斩杀李小子,今晚我们可抽身返回彭梁。他娘的!我究竟能否在这情况下动手,说到底我和李小子总算有过交情。」
  杨公卿道:「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有人情可讲,更是不择手段。问题是少帅真否有信心应付这麽多人,不如待我回去调一批好手来助阵较为稳妥点。」
  寇仲道:「时机一去不返,更何况若大批人马声势浩荡的杀过去,只会是打草惊蛇,看我的。」
  言罢飞身下马。
  杨公卿大吃一惊,探身一把抓住他肩头,劝道:「太危险哩!」
  寇仲仰望星空,微笑道:「杨公好像忘记我面对颉利的千军万马而不惧,区区二十多个精兵猛将,吓唬别人自是足够有馀,却仍末放在我寇仲眼内。」
  杨公卿受他强大的自信心感染,不由松手。
  寇仲迅如轻烟的闪出林外,藉长草树丛的掩护,鬼魅般往敌骑潜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