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慈涧会战

作者:黄易

王世充和寇仲登上城楼,遥观敌势。
  唐军在两座营帐外开始集结兵力,调动井然有序,迅捷灵活,确是军容鼎盛,士气如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
  虽仍在初步的集结阶段,已可见微知著,令人看到整个战阵的雏形。
  王世充在寇仲耳旁低声道:"朕错啦,少帅可有甚么补救方法?应坚守还是迎战?"
  寇仲心头一震,王世充真的是怯战,失去信心,故方寸大乱下低声下气来求教自己。
  王世充这反覆不定的情况非常危险,会令他在面对取舍时,作出错误的判断。
  他凝神打量敌阵,兵力约在五万人间,其他五千人该是留守营寨。中央清一色是步兵,两翼和前后阵均是骑兵。中央步军又分九组,每组三千许人,由不同兵种的队伍合成,各备弩、弓、枪、刀、剑、盾、拒马等兵器。可以想像作战时在李世民的指挥下阵法变化无穷,随时针对敌人而作出种种最有效的应变。
  寇仲见唐军如此威势,亦不由心生寒意,从而推出王世充等其他人的感受。不禁恨起王世充来,若王世充肯听教听话,先李世民一步出军,便不用被李世民抢吃这头一道汤,累得现在连他都感进退两难。
  如若慈涧是洛阳、长安级的坚城,甚或次一级如黎阳或虎牢,他不用想也会主张坚拒不出,凭稳固的城池和强大的防守力削弱损耗唐军的力量,只恨慈涧却是不堪大军冲击的小城池,且根本无法容纳二万多郑军,只能及早依城立帐抗击庞大的敌军。
  杨公卿和其他诸将来到王世充和寇仲左右两旁,听候王世充的指示,而王世充则等待寇仲这"护驾军师"的说话。
  矮壮强横,脸相粗豪,有胡人血统的王世充心腹大将跋野纲分析道:"敌人的动员正接近完成阶段,若我们现在仓卒出营迎战,阵势未成,敌人压阵攻来,我们一个抵挡不住,正要吃大亏。照臣下看该以据壕城固守最为稳妥。"
  城头十多名将领近半数人点头表示同意。
  连杨公卿亦叹道:"我们已失去在营外会战的时机。"
  寇仲晓得杨公卿是说给他听的,表示他不支持在这种情况下迎击敌人。深吸一口气,心神晋入井中月的境界,若连他亦失去斗志,此仗必败无疑。
  从容笑道:"若我们坚守不出,李世民会有怎样反应,是挥军强攻?还是收兵了事?"
  王世充忽然皱眉道:"真奇怪,他们并没有预备跨壕攻城的工具。"
  郎奉谀媚的道:"可知李世民只是要显示实力,耀武扬威,我们可置之不理。"
  大将陈智略沉声道:"李世民的功业战迹,全是从守城得回来的,并不善于攻城,所以我们打定主意据城稳守,李世民将莫奈我何。"
  寇仲心中暗叹,李世民既是守城的专家,当然比任何人更明白城池的强处和弱点,如守然后知攻。事实王世充和手下大将是被李世民的威名和现在显示的实力吓得不敢迎战。
  寇仲淡淡道:"诸位尚未答我的问题,李世民究竟是挥军强攻,冲击我们的营地,还是展示实力后收兵了事?"
  郭善才道:"少帅怎样看呢。"
  众人目光齐集中往寇仲身上,听他的答案。
  寇仲哈哈笑道:"李世民不愧纵横无敌的主帅,虚实相生,使人摸不透他的目的。
  我们则连他究竟是挥军来犯,还是想示威一番亦弄不清楚。"
  转向王世充道:"李世民在测试我们的反应,如果我是李世民,圣上若龟缩不出,他可派出一军,绕往慈涧后方,在那里选取战略地点,设立能坚守的营寨,断去我们与洛阳的联系,绝我们粮草。等到他能成功在慈涧四方建成这类营寨,慈涧将被重重封锁,我们将不战而溃,以最窝囊的方式输掉这一场本应是漂漂亮亮、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的大会战。"
  王世充一震道:"少帅是主张出战?"
  寇仲道:"我们是别无选择,主动之势已落入李世民手上,当其阵势完成,便向我军推进,待钳制得我们动弹不得之时,我们将变成帖板上的肥肉,任他宰割。圣上必须当机立断,否则延误军机,后悔莫及。"
  杨公卿点头道:"少帅的话很有见地,圣上请立即决断。"
  王世充的呼吸急促起来,倏地喝道:"就如少帅提议,立即布阵迎敌。"
  此时敌阵爆起震天的喝采呐喊声音,潮水般不断涌来,只见李世民帅旗出现在营寨出口处,主帅李世民在天策府诸将簇拥下,加入唐军中阵。
  寇仲仰天笑道:"李世民啊!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真本领。"
  郑军从城中和营地源源不绝注入战场,唐军亦开始推进,果如寇仲所料,李世民选取在双方间的小丘作临时指挥台,以旗号、战鼓、号角指挥全局的进攻退守。
  郑军布的是半月形圆阵,以慈涧城作依托,将防御线尽量缩小,以收紧密集的队形,尽可能形成有机的防御体系,藉此对抗唐军较为疏散的进攻型方阵。
  二万郑军分左、中、右三师,左、石两师各五千骑兵,两万步军居中。右方骑兵由杨公卿和麻常指挥,左方骑兵则是陈智略为主,跋野纲为副。
  中军步兵分作四大组,每组五千人,分由郁元真、单雄信、段达和郭善才统率,宋蒙秋和郎奉留守城池。
  寇仲和张志陪同王世充和其二千人的亲卫兵团位于中军正中处,指挥进兵,统揽全局。
  方阵的唐军,与半月形依城布阵的郑军,两方兵马,隔远对峙。大战一触即发。
  实际上唐军只比郑军多出二万人,但由于唐军布的是疏散的进攻阵式,郑军是密集的防守阵式,骤眼看去,漫山遍野均是唐军和迎风飘拂的旗帜,兵力便似在郑军数倍以上。
  从寇仲的角度瞧去,前方尽足往左右延展的各式兵种唐军,声势骇人至极点。
  确是其悍将勇,军容鼎盛。
  反观己方,由于先势被夺,被敌军牵着鼻子走,人人脸容沉重,无不抱着能抵住敌军的进攻便非常了不起的被动心态。
  寇仲排开一切杂念,全无旁惊的观敌察敌,寻找敌人的破绽空隙。
  "咚!咚!咚"
  敌阵战鼓齐鸣,中车前三组的合成步兵团和前锋骑队向前推进,直逼而来,到离郑军中锋步兵阵千许步外停止,队形往两旁舒展,形成长方阵,动作整齐划一、迅疾而有效率,尽显训练有素的成绩。
  虽未真的进攻,已对郑军构成庞大的压力,仍是骑兵居前、步兵居后的阵式。
  寇仲欣然笑道:"好一个李世民,我寇仲差点看漏眼。"
  号角声起,郑军侧翼两支骑兵策骑缓进,逐渐散开移往外档,像一对巨掌伸展般以挚敌人。
  王世充脸色凝重的道:"少帅看破李世民甚么阴谋诡计?"
  寇仲道:"右方骑兵共有五队,每队千人,靠内侧的一队就是李世民最精锐的玄甲天兵,也是能凿穿的奇兵,李世民仗之屡克大敌,若我们不能早定计对付,今仗必败无疑。"
  王世充另一边的张志讶道:"我们并不是未曾听过李世民的玄甲亲兵,可是这批骑兵表面看与其他骑兵没有半点分别,少帅凭何判断此队正是李世民的玄甲天兵?"
  王世充点头表示同样的疑惑。
  寇仲好整以暇的道:"看他们的座骑,要比其他队伍的战马安详整齐,这是突厥人观马的要诀,马儿有敏锐的触觉,若主人紧张不安,它会清楚感应,更在行动与神态反映出来。正因这队人马是精锐的精锐,久经战阵,所以人人神凝意舒,不像其他人般心情紧张,遂经马儿反映出来。"
  张志定神细看,叹服道:"果是如此,少帅的眼力真高明。"
  王世充道:"我们该如何应付?"
  寇仲淡然道:"敌方最强的一点,正是弱点破绽所在,假若我们顶得住他们,李世民在今仗将无所施其惯技,至于下一仗,留待下一仗再算吧!"
  往王世充瞧去,沉声道:"圣上最精锐的部队是否我们身后的亲兵团?"
  王世充无奈点头道:"应是如此!"
  寇仲笑道:"没有牺牲怎能有收获?圣上只要分出五百人给我指挥,我可对李世民这支钉子般有穿透力的奇兵迎头痛击,杀他娘的一个落花流水。否则如让这队人由阵前杀到我方阵后,又回头冲杀返来,我们就阵不成阵,军不成军!"
  "咚!咚!咚!"
  战鼓齐呜,喊杀连天,唐军终发动攻击,漫山遍野却又阵形完整的奔杀过来。
  双方大军,终正面交锋。
  ※        ※         ※
  徐子陵于黄昏时分进入长安城,今趟他打醒十二个精神,施展种种撇敌手段,以防被高手如石之轩或婠婠之辈跟踪在背后,潜往侯希白的多情窝。
  侯希白见他回来,喜道:"早猜到你今晚该是时候回来,所以不敢到上林苑去,情况如何?寇仲肯否听你的话?"
  徐子陵在书斋一角坐下愣然道:"听我的甚么话?"
  侯希白赔笑道:"我是不知该问甚么才好,所以顺口来这一句,只要寇仲提高警觉,杨虚彦该难逞奸谋。李世民又有甚么打算?"
  徐子陵苦笑道:"他的打算就是管他娘的长安事,先干掉寇仲再说其他。"
  侯希白呆头鸟的在他旁坐下,茫然道:"这算甚么打算?"
  徐子陵叹道:"此事多想无益,不如搁下不想。有和雷大哥联络过吗?"
  侯希白点头道:"他们昨天入城,住进崇仁里的华宅去,一切似乎颇为顺利,雷大哥他们摆出力求低调的姿态,不过司徒福荣来长安的消息已暗地传开去。不过由于唐郑交战,又有寇仲参与,吸引了唐室的注意力,现在碰口撞面的话题都是与此有关,没有人有闲情去理会一个暴发户的出没。"
  徐子陵问道:"见过纪倩吗?"
  侯希白摇头道:"这几天她都以抱恙为由没有返上林苑,至于阴显鹤仍未有消息,他会否遇上不测之祸?"
  徐子陵叹道:"我们不必胡乱猜测,免徒闹得心烦意乱。"
  侯希白道:"婠婠来找过你两趟,该怎样应付她才好?"
  徐子陵道:"她再来找我,请代我和它的个时间在此处会面。我还要去找胡小仙,还有你那幅《寒林清远图》,对吗?"
  侯希白精神大振,喜道:"对极!在下还怕陵少忘掉此事。你甚么时候去偷,我就甚么时候到上林苑制造不在场的铁证。"
  又压低声音道:"石师全无动静,看来你真的牵发他的伤势,使他必须密藏潜修,希望这段好日子何以拖长一些。"
  徐子陵想起石之轩立即头痛,问道:"你的百美图进展如何?"
  侯希白道:"只差十来个美人儿,画美人一点不难,难就难在那百首美人诗,百首不同,累得我差点要放弃。"
  徐子陵拍拍他肩头道:"今晚到上林苑去花天酒地吧!我要去和雷老哥、宋二哥会合,弄清楚情况后再行事,今晚会是非常忙碌的一晚。"
  ※        ※         ※
  激烈的攻防战,从上午延续至黄昏。
  唐军主攻,郑军主守。
  在李世民的指挥下,唐军将士对郑军发动一波又一波持续不断的狂攻猛击,从远距离的箭射到近身的肉搏,此起彼继,无休止地进行着。
  马蹄军靴踢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双方互有伤亡,血染草原,尸横遍野,战况惨烈。
  寇仲以奕剑术的心态面对这场等若由他指挥的剧战,王世充反成他的传令将军。
  在这一刻,他变成只求成功的指挥者,每一名将士,都是他放在棋盘上的棋子,以冷眼去作出判断,哪子该留,哪子该弃,作为争取最后的胜利。不如此,郑军早抵不住唐军的撼击,被迫退回营里城内。
  号角声起,接战中的唐军潮水般退却,寇仲下令追击,却给迅速补上的唐军硬以强弓劲箭迫回来,双方再成对峙之局。
  寇仲暗责自己疏忽,唐军退而不乱,连死伤者亦全部送返后方,可知是有秩序的退却,不宜追击,就是一念之差,累得百多人命丧敌手,身为主帅的确足责任重大。
  敌我两阵燃起千百计的火把,日战转为夜战,又是另一番气氛情景。
  王世充沉声道:"李世民究竟尚有甚么鬼主意!"
  这是郑军一方每一个人都急欲晓得的事,战场上的李世民指挥若定,策略变化无穷,如非有寇仲这军事上的天纵之才冷静应付,一一化解,郑军肯定不能像目前般不失寸土。
  双方重整阵脚,移走死伤。
  寇仲身上多处负伤,他却像个没事人般不以为意,甚至拒绝包扎治理伤口。别人以为他英雄了得,不畏伤痛,他却自家知自家事,长生气比任何圣药更有疗效。
  他和王世充分派的五百亲卫多番出击,粉碎敌人连番猛攻,他的射日弓发出的连珠箭,更使敌人心寒胆丧,否则战局会变成由唐军全部控纵的发展。
  王世充的二千亲卫精锐,分作四批让他统率调遣,故每趟都是以生力军勇不可挡的姿态反击唐军,屡创奇功。
  张志道:"真奇怪,李世民为何仍不出动他的天兵?"
  直至此刻,那一千被寇仲法眼看破的天兵骑士,只曾佯攻两趟,仍在养精蓄锐,等待时机。
  寇仲微笑道:"大将军累吗?"
  张志叹道:"除非是铁铸的,怎能不累?"
  寇仲道:"所以大家都累哩!李世民就是等候此刻,他的天兵才可发挥最大的效用。"
  话犹未已,唐军留在后方从未参与过攻击的一队步骑兵,开始推进,其中正包括天兵骑队在内,退回去的两万步骑兵重整阵势,按兵不动,不过若在李世民一声令下,他们可随时再投身战场。
  敌人不住迫近。
  寇仲拔出井中月向身后休息充足的五百骑兵嚷道:"成功失败,就看我们的本领。"
  五百战士轰然响应,寇仲在他们心中建立起无敌的领袖地位,人人乐意追随他,为他效死。此事虽招王世充之忌,但寇仲已顾不得那么多,否则他将横尸此地,洛阳、少帅军全不关他的事。
  前方中军步兵依鼓声旗号的指示,往两旁懂移裂出去路缺口,让寇仲领军冲出,迎击首次杀到的玄甲天兵和以万计的唐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