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离间高招

作者:黄易

徐子陵从后墙进入崇仁里的华宅,易容改装了的雷九指和宋师道两人正在后厅说话,见徐子陵来会,当然非常欢喜。
  双方大致交待别后情况,徐子陵讶道:"为何不见从人,小俊到哪里去了?"
  雷九指道:"小俊正在装扮,我们再经思虑后,计划有少许变动,但该是更加完美。"
  徐子陵对雷九指或尚有疑惑,但对宋师道却是信心十足,欣然道:"小弟洗耳恭听。"
  宋师道洒然笑道:"事实上只有两项变动,首项是因应形势变化,原来司徒福荣比我们想像中的更为胆小,接得我们警告信后,就那么与申文江两人连夜离开、平遥避祸去也,生意交由亲弟打理,所以我们不能婢仆成群的跟来。"
  徐子陵讶道:"又有这么巧的?他为何不带其他人,而偏和这申文江一道避祸?两人关系这般亲密吗?"
  雷九指笑道:"你这叫聪明一世,蠢钝一时,当然是宋二爷在信内下料子,不怕申文江敢不与老板有祸同当,亡命天涯。"
  徐子陵恍然道:"宋二哥确是算无遗策。"
  宋师道笑向雷九指道:"我并不是宋二爷,而是申先生,苏管家几时可改口。"
  雷九指自掌一记嘴巴,装作诚惶诚恐的道:"小人知罪!小人知罪!申爷大人有大量,勿要和小人计较。"
  这几句他以带着平遥乡音的夸张语调说出,惹得哄堂大笑。
  徐子陵叹道:"若这里有石之轩、婠婠那类高手来探望我们,我们所有心血将尽付东流。"
  宋师道点头道:"子陵说得对,苏管家你该检点些,否则只要文江在福荣爷面前说一句话,苏管家你立即要卷铺盖回乡耕田。"
  三人再次对砚大笑。
  徐子陵挨往椅背,心中一阵难过,若寇仲在此,那有多好。大家一起开怀大笑,共商与奸人周旋的大计。
  一把声音从后门处传来,老气横秋的道:"苏管家又犯上甚么错失?咦!竟是徐爷!"
  徐子陵一眼瞧去,登时心中叫妙,走进来的小俊扮得就像司徒福荣本人大驾亲临,似足图画中他的体型脸相。
  雷九指跳起来,一把搂着任俊肩头,探手捏他的脸皮道:"这张脸虽及不得上鲁师妙手的巧夺天工,但至少亦有他七、八成的工夫,我保证司徒福荣看到他时,会以为自己在照镜子。"
  徐子陵不禁莞尔,笑道:"该说连鲁大师亦以为这张面具是他做的。"
  雷九指欣然放开捏着小俊脸皮的手,笑道:"好小子!何时学懂拍马屁的。"
  宋师道道:"这是我们第二项变更。因为要你徐子陵整天坐在这里扮司徒福荣实在太浪费,所以平时改为小俊代劳,到要在赌桌上显身手,以你的功夫,模拟小俊的声音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任俊正容以带上平遥口音的语调道:"开押店不但是盘生意,更是门学问,想赚钱首先讲商誉,我司徒福荣赚多一个子儿赚少一个子儿绝不是问题,最重要是诸位朋友听到我司徒福荣四个字便有信心。"
  他说话的音调、缓急和断续均有种令人一听难忘的特徵,就因有此异样与别不同处,故容易被掌握和模仿。
  雷九指道:"这是欧良村教的路,司徒福荣确是用这般语气说话的。据欧良材说,小俊学得有七、八成相似。"
  徐子陵信心大增,道:"坐下再说!"
  四人坐好后,宋师道道:"我们和官府打过招呼,并请他们关照我们不愿张扬的愿望。陈甫明天会遣几个婢仆下人来伺候福荣爷,至于护院保镖一类我们曾透过陈甫暗中招聘,若池生春真的对我们有狼子之心,该会趁机让手下混进我们这处来,我们可将计就计。"
  任俊道:"最怕是池生春根本不晓得我们大驾莅临。"
  徐子陵思索半晌,向雷九指道:"雷大哥有否传小俊两手绝活?"
  雷九指尚未答他,任俊探手摊掌,三颗骰子赫然出现掌心处,笑道:"我现在连睡觉亦梦到自己在赌钱,不过在梦中总是轮多赢少。"
  徐子陵欣然道:"那会省去找很多工夫。真正的司徒福荣年纪有多大,妻妾子女情况如何?"
  雷九指答道:"真正的司徒福荣该不过四十岁,似乎不好女色,到现在仍是独身,所以很多人在怀疑他另有癖好,与宋二爷有一手。"
  宋师道哑然失笑道:"雷老哥又来耍我,他是与申文江有一手,而非甚么二爷三爷。"
  徐子陵望向任俊,道:"小俊有否心怯?"
  任俊肯定的摇头道:"有雷爷和二爷在旁指点,我不但不害怕,还感到乐在其中。"
  雷九指正容道:"小俊非常好学,天份很高,子陵不用担心他能否胜任。"
  徐子陵道:"这就成哩!唯一担心的是小俊的眼神会泄漏秘密,因为只要有点眼力,就可看出他是会家子。"
  宋师道道:"敢开押店的人背景怎会简单,司徒福荣出身黑道,本身是平遥一个著名帮会的龙头大哥,我这申文江也是世家子弟出身,自幼习武,所以这方面不成问题。"
  雷九指道:"我扮的苏管家真有其人,是司徒福荣另一心腹,在平遥武林薄有名气。
  司徒福荣和申文江逃离平遥,他便南下不知所踪,该是奉司徒福容之命打听宋二爷家动静。"
  徐子陵深感群策群力的好处,自己可轻松得多,道:"你们今天好好休息,待我安排一切后,明天可实行我们的讨香大计。"
  宋师道讶道:"子陵会有甚么安排?"
  徐子陵长身而起,笑道:"首先要安排一位绝色美女,蛇有蛇路,鼠有鼠路的看上小俊这绝不讨人欢心的司徒福荣,令他改变癖好,改为欢喜女人。我的娘!这是甚么一回事?"
  ※        ※         ※
  战事终告暂时结束。
  唐军屡攻不下,李世民鸣金收兵,控制主动的大唐军有秩序的撤退营地。
  此仗关键处在于寇仲死命抵着李世民的"凿穿天兵",令唐军无法突破郑军的防御线,双方均伤亡颇重,死伤达数千之众,战情惨烈。
  寇仲负伤累累,战袍被自己和敌人的鲜血染得斑驳可怖。
  经过塞外以战养战的修行,他完全掌握如何在千军万马的血战中保命之道。但受伤是无可避免的,任你武功如何高明,刀法何等了得,在避无可避及人挤人的混战中,捱刀碰剑是必然的事,但如何把来自敌人的伤害减至最低,却是寇仲从无数战役领悟回来的超凡本领。
  战士在清理战场,杨公卿和他策马绕过城营,来到慈涧另一边一座小丘上,由此以快马沿官道朝东疾走,两天许的时间可抵洛阳。
  寇仲道:"待会我要去向王世充说话,必须于此设立营寨,以确保粮道畅通,否则若被李世民派小队人马袭劫运粮队伍,可使我们穷于应付。"
  杨公卿道:"那就不如索性建一座石堡,可与慈涧遥相呼应,工具与匠人可从洛阳调来,如此即使慈涧失陷,李世民们不能长驱直进,直追洛阳。而我们若迫不得已退返洛阳,也不惧李世民衔尾追击。"
  寇仲讶道:"我们今天刚打过一场漂亮的大仗,教李世民不敢小觑我们,杨公对慈涧是否能稳守仍这么没信心吗!"
  杨公卿叹道:"我对少帅当然信心十足。但对王世充则是另一回事!谁晓得明天他又会想出甚么蠢主意来。"
  寇仲大有同感,道:"那建一座似点样子的石堡要多少时间?"
  杨公卿道:"为抵御唐军攻打洛阳,早在城内储存大批凿好的方石,准备必要时修补破损的城墙。若把部分运来建有堡,而人手足够的话,可于十来天的时间弄成一座有抵御能力并容纳数百守兵的石堡出来。"
  寇仲讶道:"可以这么快建成石堡,令人想像不到,那就不如夹道建起两座石堡,其防守之力将以倍数增强。"
  杨公卿欣然道:"好主意。不过最好不要由我们提出,由我私下去和跋野纲商议,他追随王世充足有十年,是王世充最信任的外姓将领,他的提议王世充较易入耳。"
  寇仲思索的道:"跋野纲和王世充同是胡人,可能有血缘关系,又或同是大明尊教有关系,该是跟王世充说话的理想人选,杨公想得周到。"
  杨公卿苦笑道:"周到?唉,应说辛苦才是。在战场上,拿主意的人若出问题,神仙难救。"
  寇仲道:"打过今天这场战后,我对整个形势从悲观转为乐观,现在谁都该晓得我是有诚意助王世充击退李世民。现在只要能说服王世充接纳窦建德;另一方面则向窦建德痛陈利害,请他出兵来援,李世民将进退两难,陷进被动的劣境。"
  杨公卿沉吟片晌,沉声道:"窦建德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寇仲微一错愕,好一会才道:"坦白说,直到此刻我仍摸不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说话得体,只说该说的话,圆滑得不会惹人反感。不过他的缺点,也极可能是他的优点,是过度的自信。像攻陷黎阳后,他曾想过挥军渡河攻击虎牢,这不但代表他不把王世充放在眼内,还低估李世民的威胁。"
  杨公卿道:"难怪王世充怕他,窦建德攻陷黎阳,对王世充构成很大的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绝无联手抗唐的可能。"
  此时麻常和十多名手下策骑奔至,道:"圣上有请少帅!"
  寇仲和畅公卿交换疑惑的眼神,均猜不到王世充因何事这么急着要见他寇仲。
  ※        ※         ※
  徐子陵戴上"雍秦"的面具,外加侯希白那副须胡,进入明堂窝的外大堂际此接近初更的一刻,灯火通明的大堂人头涌涌,围着赌桌喧声震耳。
  徐子陵换得少量筹码,施施然在赌桌间闲逛,心中想着的却是胡小仙,只要他在赌厅角落留下暗记,明天将会联络上胡小仙。唯一担心是自己因赶往慈涧,错过与她联络的约定期限,不知会否因而出现变化。
  最后还是把心一横,趁没人注意时留下暗记,以只有他和胡小仙才明白的方法,标示见面的地点时间。
  然后随便在其中一张赌桌赌两手,输掉近半筹码,正要离开,香风袭至,纪倩在他身旁走过,道:"我在那间川菜馆等你。"
  ※        ※         ※
  王世充踞坐总管府大堂南端的"龙座",诸大将段达、单雄信、邢元真、张志、陈智略、郭善才和跋野纲等分坐两旁,气氛严肃。
  见寇仲来到,众将均向他合笑打招呼,态度尊敬。显示他寇仲在他们心中建立起一定的地位,赢得他们的敬意。
  王世充将拿在手上的书简,递给站在椅后的亲兵,淡淡道:"给少帅过目。"
  寇伸大惑愕然,王世充冷哼道:"这是李世民使人射进营地的书函,信是给朕的,话却是向你说。"
  寇仲接过信件,展开细看一遍,其他人除王世充外,显然未悉飞箭传书的内容,露出好奇神色。
  以李世民的作风,此信内容当然不会光是无聊的话。
  寇仲看罢合起书函,哑然失笑道:"好一个李世民,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可令圣上心中不舒服,而我则进退两难。"
  大将陈智略忍不住问道:"李世民究竟在信内耍甚么花样?"
  王世充悻然道:"朕怎会因此介怀,少帅可自行决定该怎么办。"
  众人更是摸不着头脑,不过谁都晓得王世充说自己不介怀,与实情刚好相反,否则不会说这气话。
  寇仲在右方那排椅子的最后一张坐下,把信件搁在几上,拍着扶手哈哈笑道:"李世民在信内邀我三更时分到他营地见面,我究竟该去还是不该去呢?"
  诸将恍然。
  李世民这着确非常厉害,信是给王世充,话却是向寇仲说,正点出王世充与寇仲间最大的矛盾。且摆明不尊敬王世充,明示在李世民心中,只有寇仲堪作对手,王世充根本不被他放在眼内。
  张志干咳一声,道:"圣上须小心这有可能是李世民布下对付少帅的陷阱。"
  寇仲心中暗赞,张志这句话非常得体,将话事权交回王世充手上。
  郁元真叹道:"这封信是非常高明的离间计,圣上勿要中李世民的圈套。"
  只听王世充手下两名大将争着为他说好话,当知众将对他寇仲生出倚重之心,问题是王世充心胸狭隘,理智上晓得诸将所说属实,情绪上仍难接受。
  单雄信皱眉道:"李世民会有甚么话和少帅说?少帅若是可轻易动摇的人,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和我们出生入死的共抗唐军。"
  寇仲心怀大慰,却知道诸将都为他说好话,会更招王世充之忌,可偏拿不出别的办法。
  王世充果然仍神色不善,冷冷道:"这么说!诸位卿家均认为少帅不宜赴会,对吗?"
  一直没有作声的跋野纲道:"照我看以李世民的作风,此会绝非鸿门宴。且即管真是陷阱,以少帅的身手,要突围逃走谁拦得住。或者李世民经过今仗,知难而退亦属可能。"
  王世充冷哼道:"若他是知难而退,该直接来向我提出。"
  郭善才道:"我还想到另一个可能性,就是李世民想弄清楚少帅的心意,然后决定应否退兵。"
  对王世充诸将来说,不论是追随他多年的老部下,又或像段达、单雄信和郁元真等从李密处投降过来的将领,均晓得寇仲是击败李密的大功臣,今天一仗全凭他撑着大局,所以郭善才这番分析人人认为理所当然。只有王世充愈听愈不是味道。
  王世充见众人大多点头同意郭善才的见解,脸容一沉,同寇仲道:"少帅比任何人更清楚你自己与李世民的关系,且说到底少帅是客卿身分,不受朕直接管辖,所以此事应由少帅自行决定。"
  寇仲心中暗叹,表面仍从容自若,淡淡道:"多谢圣上!李世民既敢约我,我寇仲就敢去见他。他对我说过甚么话,我会一字不漏转述与圣上,圣上请信任我。现在我唯一的目标是守稳慈涧,其他的事既无暇去埋,亦无暇去想。"
  他对王世充是说尽好话,给足他面子。若王世充还想不开想不透,那是他自取灭亡,他寇仲还可以干甚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