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纸上谈兵

作者:黄易

徐子陵进入川菜馆,纪倩背着众人在较僻处的一角等候他,菜馆快要收铺,再不接待迟来的客人,只余三张桌子仍有宾客,宁静安详。
  在纪倩对面坐下,纪倩美目向他飘过来,似回复一贯的生机,仆闪仆闪并饶有兴趣的打量他,待他开口说话。
  徐子陵苦笑道:"小姐请先恕过在下爽约之罪,皆因身有要事,当日须立即离开长安,今日黄昏时分才回来。"
  纪倩一手托着巧俏的香腮,另一手懒洋洋的为他斟茶,漫不在乎的道:"是否又是不可告人的事?"
  徐子陵洒然微笑道:"小姐猜个正着。"
  纪倩放下茶壶,"噗嗤"娇笑,瞟着他道:"你倒坦白,今趟你有很大的改变,不但声音好听得多,说话的神气跟以前更活像两个不同的人。噢!差点忘记告诉你,人家记起阴小纪是谁哩!"
  徐子陵大喜道:"真的?"
  纪倩不悦道:"我纪倩是说谎的人吗?不过若要我告诉你,却有一个条件。"
  徐子陵早知她不会如此驯服,微笑道:"小弟洗耳恭听。"
  纪倩一字一字的道:"你要告诉我为何你要对付池生春,然后由我决定是否参与。
  假如你说的话令我不感兴趣,我是不会透露阴小纪的任何事。"
  徐子陵欣然道:"这个要求很合理,有机会纪小姐可向侯希白询问我是否可以信任的人,他会给小姐一个确切的答案。"
  纪倩抿嘴浅笑道:"不用紧张,若我半点不信你,今晚就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这冤家说话,还会改找我在官府的朋友在明堂窝门口把你擒个正着,关进牢内去。那时我要知道甚么事,会亲自拷问。"
  徐小陵给她说得啼笑皆非,知她仍是含恨在心,怪自己戳破她要学成非凡赌技的美梦,耸肩道:"言归正传,我要对付的不是姓池的,而是姓香的,小姐开始感兴趣了,对吧?"
  纪倩坐直娇躯,秀眸闪闪生辉,柔声道:"先告诉我你究竟是寇仲还是徐子陵。我曾多次问希白关于你们的事,希白只是笑而不语,却承认你们和他有过命的交情。"
  徐子陵明白过来,纪倩是因上趟他提起侯希白,从而猜出他是谁,所以态度大改。
  轻俯往前,迎上她期待的眼神,柔声道:"我应否先说两句江湖的场面话?例如甚么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然后说出自己是徐子陵。"
  纪倩忍不住发出银铃般的动人笑声,掩嘴瞪他一眼道:"不要逗人家笑好吗?我现在想严肃认真点嘛!"
  徐子陵心中暗叹一口气,长安可以说是另一个战场,只是这战场实在比寇仲在慈涧的战场有趣得多。寇仲是否自寻烦恼?
  纪倩在他眼前轻扬玉手,吸引他的视线,道:"你在想甚么东西?"
  徐子陵坦然道:"我在想寇仲,希望他到这一刻仍可活得好好的。"
  纪倩喜孜孜的瞧着他道:"你真的把人家视作朋友,不怕我害你吗?"
  徐子陵正容道:"我从没想过小姐会害我。"
  纪倩凑近他低声道:"告诉你一个秘密,这几晚人家都在明堂窝门外等你,因为知道你一定会来。"
  徐子陵生出不妥当的感觉。
  纪倩笑道:"你扮徐子陵扮得真像。如果我不是晓得寇仲和徐子陵正在慈涧跟秦王斗生斗死,定会给你骗得贴贴服服,现在嘛!嘻嘻!"
  徐子陵心叫不妙,纪倩灵活的跳起来往后避退,三张桌子共七名客人同时拔出兵器,抢过来把他封死在角落处,这些人徐子陵并不认识,全是生脸孔,看样子该是长安权贵的公子哥儿,纪倩的仰慕者,在纪倩的徵集下凑杂成军。
  纪倩在"大后方"得意洋洋娇笑道:"你这骗子算老几,竟敢来骗本姑娘,你若真是徐子陵,就露两手给我见识见识。"
  其中一个持剑的年轻公子大笑道:"即使是徐子陵又如何?就让我们长安七公子令他知道甚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长安岂是随便任人撒野的地方?"
  刀光忽闪,两剑分从两个角度横斩直劈他的颈项和脸颊,既狠且疾,颇有两下。
  徐子陵心中暗叹,若给这甚么他娘的长安七公子暴露他徐子陵的行藏,弄得李渊等全晓得他身在长安,那就冤哉枉也。
  ※        ※         ※
  唐军营寨前摆开一桌酒菜,只有两个席位,李世民悠然自得的安坐靠着寨门的位子,身后立着尉迟敬德、庞玉、秦叔宝、长孙无忌一众心腹大将,在营寨火把光的照耀下,隆而重之的恭候寇仲大驾。
  寇仲单人匹马从慈涧城营方向驰来,直抵酒席前,轻轻松松的甩瞪下马,任得赶来为他牵马的唐军伺候马儿。笑道:"世民兄果是信人,小弟初时还以为把酒言欢只是随口说说,现在才晓得是真的。"
  李世民长身而起,从容道:"我们终曾是知交,纵使要快生死于战场上,在可能的情况下好应该来个叙叙旧情。少帅请入座!"
  他身后诸将无不目光灼灼的盯着寇仲的一举一动,眼神充满敌意,叉隐含尊敬。
  寇仲来到另一边的席位,大模大样坐下,李世民亲自为他斟满一杯,然后坐下举杯道:"我大唐军营内严禁喝酒,违令者斩,所以今晚的宴会,不得不在寨外举行。酒是附近村落张罗回来的米酒,充满乡土风昧。让我先敬少帅一杯。"
  两人举杯对饮。李世民回头向手下诸将道:"你们退回寨内,木王有几句心腹话要和少帅说。"
  诸将齐露愕然之色,又知李世民言出必行,军令如山,无奈下退得一乾二净,只剩两人在营案外隔桌对坐。
  寇仲计算酒席离案门足有二百步的距离,讶道:"世民兄不怕我突然发难?世民兄武功虽高,可是若我肯以命换命,拚着硬涯世民兄一击,说不定在世民兄的手下来救护之前,重创世民兄。"
  李世民哈哈笑道:"若寇仲是这种人,我李世民根本不屑和你共桌谈心,我李世民绝对信任你,更相信不会看错你。"
  寇仲苦笑道:"我确不会这样无耻。唉!你老哥害得我恨惨,使我和王世充再添心病。究竟我们还有甚么好说的?"
  李世民又为他斟酒,微笑道:"以前我是力劝少帅而不果,今趟却想痛陈利害。少帅勿要笑我,因为大家始终曾做过兄弟好友。"
  寇仲举杯道:"这一杯就是为我们以前的兄弟之情而喝的,饮过这一杯,以前的兄弟情一笔勾消。若我寇仲命丧世民兄之手,做鬼亦不会怪世民兄,只会怪自己不自量力,妄图与世民兄为敌。"
  李世民喝一声"好",两方再尽一杯。
  寇仲放下酒杯,油然道:"世民兄有甚么利害须向小弟痛陈?我倒希望有点新意思,若都是我早晓得的,我们就不用花时间,各自早点回去睡他娘的一觉。"
  李世民往前微倾,双目闪闪生辉,凝视寇仲,微笑道:"我想和少帅来一场豪赌。"
  寇仲把扫视寨门情况的目光收回来,迎土李世民锐利似能洞穿任何秘密的眼神,大感意料之外的讶道:"豪赌?我们赌甚么?"
  李世民道:"赌的当然是洛阳,假若我李世民不能在半年内攻陷洛阳,我李世民从此不问任何军事政事,但我如能成功,阁下须放弃争霸大业。我可任你解散少帅军,又或把少帅军归顺于我,我李世民保证会善待寇仲的每一名手下。"
  寇仲虎目精芒乍闪,嘿然道:"半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世民兄不怕作茧自缚!"
  李世民笑道:"若我说的是一年之期,少帅是否还肯赌此一铺?任何赌博,没有风险就没有乐趣。"
  寇仲叹道:"世民兄的胆子比我还大,若换过小弟是你老兄,际此慈涧胜败末分之际,怎敢说此豪情壮语!"
  李世民仰望星空,徐徐道:"让世民亦来一个假设,若洛阳的主事者是寇仲而非王世充,我李世民绝不敢下重注作此豪赌。"
  寇仲一呆道:"你的痛陈利害果然与别不同。你不怕我说服王世充死守慈涧,由于有洛阳作后援,说不定可坚持上一年半载。世民兄那时岂非要眼白白瞧着手上的筹码输个一乾二净。"
  两人表面客气友善,事实上却是针锋相对,各不退让。
  李世民哑然笑道:"少帅会否对王世充过份高估?少帅表现愈出色,愈招王世充之忌。郑国政权内外交困,派系斗争和只重同宗将领更是不得人心。少帅可以有良好的愿望,可惜事实偏是冷酷无情。"
  寇仲微笑道:"王世充始终是曾带过兵打过仗的人,在战场上刀来箭往,岂容他有余瑕玩弄肮脏手段。"
  李世民淡淡道:"那我就把王世充迫返洛阳,予他多点时间考虑自身的处境。不瞒少帅,我已命怀州总管黄君汉和猛将张夜叉在河阳集结三万大军,只要成功渡过孟津,将可克日攻陷回洛。不用世民提醒少帅,同洛和洛口,乃供应粮食予洛阳两大粮仓之一。
  回洛失守,对慈涧这方面的军粮供应,怕多少会有点影响吧!"
  寇仲立时处于下风,苦笑道:"幸好尚有洛口,一天虎牢仍在,洛口可源源不绝把本身藏粮由洛水运往洛阳,以保洛阳粮食无缺,支援慈涧的郑军,更可向大河下游诸城买粮。何况现在回洛已加强防守,世民兄是否言之过早?"
  李世民长笑道:"虎牢!哈!虎牢!"
  接着眸神深深注视寇仲,微笑道:"为了虎牢,世民另遣三军,每军万人,一由行军总管史万宝率领,自宜阳进军伊厥。另一军由刘德威指挥,自太行东围河内。河内乃现今郑军在大河以北唯一据点,此镇失守,大河北岸尽入我手,凭我大唐水师的实力,少帅是否仍有疑惑我们能置大河于控制之下呢?"
  顿了顿续道:"大河既任我纵横,最后一军由上谷公王君廓率兵,渡河枕军洛口,断去洛阳最后一条粮道,洛口的粮草要运往洛阳,那时须问过我李世民才成。"
  寇仲回复冷静,淡淡道:"想不到世民兄对纸上谈兵兴致极浓,小弟就奉陪到底。
  世民兄对攻陷伊阙似乎成竹在胸,小弟却是大惑难解。筹安、伊阙两城,一据洛水之南,一据伊水之西,两城相隔不过一日马程,唇齿相依。寿安有经验老到的张镇周坐镇,只要他发兵呼应,史万宝凭甚么本领攻陷伊阙?伊阙城外尚有龙门堡,况且若襄阳钱独关与朱粲联军北上,史万宝将四面受敌,能否逃回来向世民兄问好请安,势成疑问。"
  李世民笑而不答道:"这处请恕世民卖个关子,任由少帅自行想像如何?"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世民兄是否在暗示张镇周向你归降?"
  他绝非大惊小怪,因为若张镇周投降一事属实,不但对郑军士气打击无比估量,随之而来的后果更是不堪想像。首先是伊阙不保,且切断与洛阳的联系。大唐军那时会如蝗虫般蚕食洛阳南面所有城镇,北面的大河则在唐军手上,再失慈涧,洛阳将只余东线虎牢唯一的呼吸孔道透气。
  李世民岔开道:"不知少帅是否懂下围棋,对我来说,王世充和它的军队是一条大龙,若正面对撼,我纵胜亦伤亡惨重。所以得采取围堵和斩截的策略,堵死他每一个活口,然后逐一收气,到只剩下洛阳一只眼,独眼焉能造活?少帅请指教。"
  寇仲苦笑道:"小弟从未学过下围棋,独眼活不了,那么一双眼是否能活?另一个活口就是虎牢,更是另一条活龙的来路。"
  李世民微笑道:"若世民没有牵制窦建德或你少帅军的方法,根本不敢东来,宁愿在关中坐看窦建德和王世充斗个头崩额裂。"
  寇仲一震道:"我的少帅军?"
  李世民漫不经意的道:"杜伏威既已归唐,李子通还有甚么作为?降我大唐,还可封侯拜将,风风光光。少帅军虽朝气勃勃,士气昂扬,但仍是羽翼未成,自保或可有余。
  只要李子通作出北上攻长之态,少帅的彭梁军将动弹不得,派不出一兵半卒往援虎牢。"
  寇仲整片头皮发麻起来,至此才领教到李世民兵法如神,算无遗策。
  李世民好整以暇的油然道:"至于窦建德,一方面要留下部分兵力以压制北面高开道和罗艺的蠢蠢欲动,更要应付东面另一支义军的挑战,这支义军由山东孟海公率领,与徐圆朗齐名,窦建德想收拾他怕要费一番工夫。"
  寇仲就像一个赌得天昏地暗的赌徒,想下最后一注时,忽然发觉手上筹码全输掉。
  最难过是明知李世民的战略,他仍无法应付和改变。
  深吸一口气,道:"假若世民兄输掉慈涧此仗又如何?"
  李世民哑然失笑道:"我这一仗是无论如何不会输的。由今晚开始,我军将坚垒不出,等待另四支军队分别攻陷回洛、洛口、河内、伊阙的好消息。若这还不够,世民可留下万来人守寨,自己则率其他人沿大河南下亲取北邱山南、洛阳东北的金塘城。那时看王世充会否因慈涧而置洛阳不理,陪少师在这里赏月观星?"
  寇仲拍桌叹道:"好小子!你奶奶的熊!到现在我才明白甚么是上兵伐谋,亦明白为何薛举父子和刘武周、宋金刚输得这么他娘的一塌糊涂。你老哥令我有力难施,你今晚请我来喝酒,就是要这般令我难堪而下不得台,对吗?"
  李世民肃容道:"恰恰相反,我请你来喝酒谈心,因为我李世民们当你兄弟。你寇仲是英雄的,就接受我的赌约。我李世民定下半年之期,就当是还你的人情债。"
  寇仲双目精芒闪闪,凝视李世民而不语。
  李世民沉声道:"不要对虎牢再寄任何希望,我已派李世绩全权负责攻克虎牢,此人无论在李密军中,又或我大唐诸将里,均是一等一的人才,我有十足信心他可轻取虎牢。"
  寇仲摇头叹道:"洛阳之战,对我太不公平哩!"
  李世民道:"战争就是这样,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战争有战争的规矩,就是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少帅入乡随俗,如何竟出此言?"
  寇仲霍地立起,仰望星空,缓缓道:"我寇仲有我寇仲的规矩,秦王由此刻开始,再不用眷念旧情,只该依你战争的规矩把我和我的少帅军斩草除恨。若技不如人,我寇仲死而无怨。"
  李世民叹道:"如此说少帅是不肯接受赌约,这是何苦来由?"
  寇伸大笑道:"因为我愈来愈感到有你老哥这样一个对手,不负此生。"
  两人最后一场谈判,终告破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