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天一玄功

作者:黄易

三更时份,寇仲借索钧之助,挛越高达三十丈的城墙,偷入长安。由于大批军队外调,故长安城防远不及上趟来寻杨公卖库时的严密,寇仲泅过护城河,观准城兵挨更的空档子,无惊无险的抵达城内。他窃房越屋的朝多情窝赶去,竟发觉自己并不孤独,瓦面上不时有一身夜行衣的江湖人物掠过,又或伏在暗处,累得他须戴上面具,以免偶一不慎给认出是名震天下的"少帅"寇仲,那就冤哉枉也。
  有几起夜行人想把他截停,寇仲差点想停下来问个究竟,终怕节外生枝,摆脱对方后来到多情窝。侯希白这个小窝人去屋空,寇仲经过这些日来奔波劳碌和连番血战的折腾,早疲不能兴,更感到多天没有洗澡的难受,豪兴大麦,把澡房的浴桶搬到后进的天并,从天阶的井汲水,注满大浴桶,把井中月搁在桶旁,脱过精光钻到桶内享受冷水浴的无限乐趣。
  徐子陵和侯希白这两个小子滚到那里去呢?若他们回来时看到自己在床上倒头大睡,会是怎样一副表情?,想到这逵,寇仲大感得意,一时间忘掉战场上的失意,轻松的哼着扬州流行的小调。"又是这个曲子,少帅不怕闷的吗?"寇仲大为懔然,徐子陵说的不差,婠婠果然比以前厉害多了,自己对她芳驾光临竟没有半点誓觉。苦笑道:"婠大姐似是对我洗澡特别有兴趣,偏拣这时间来。"
  婠婠幽灵般从中进飘出,来到桶子旁,笑吟吟的道:"人家从没隐瞒对少帅身体的爱慕,不过今趟则是适逢其会。少帅不是要和李世民决战于洛阳吗?为何竟有间情尊诚到长安来洗澡?"
  寇仲双肘枕在桶旁,细审棺嬉秀美的玉容,讶道:"棺大姐比前更漂亮哩,是否天魔大法的功效。我们好象总斗你不过,令趟又准备怎样害我们?"
  婠婠凑过来蜻蜓点水的轻吻他面颊,香软的红唇令寇仲魂为之销,这才挪开少许,在两张脸只隔数寸的近距离下,吐气如兰的柔声道:"人家怎舍得害你们呢、以前是师命难违,现在则再无颅忌。今晚我本来是要找子陵的,遇上你更是意外惊喜。"
  寇仲仍在回味她香唇吻颊的动人感觉,矛盾的是明知她口蜜腹剑,偏是无法凝聚厌恶她的情绪,甚至不愿记起她以前的恶行,叹道:"唉!舍不得害我们?亏你说得出这种谎话!只不过你要利用我们去对付石之轩,好让你能坐上阴癸派派主之位,为令师完成统一魔道,更至乎统一天下的梦想而已!我有说错吗?棺大姐请指教。"
  婠婠微垂蛲首,轻轻道:"你想听真心话吗?"寇仲心中一软,颓然道:"我在听善。"
  婠婠深邃莫测的眼神往他凝视,回复她一贯笃静冷漠的神态,语调像不波止水般的平静,道:"无论石之轩或我圣门任何一人,甚至颉利或李渊之辈,都在等待你和子陵分道扬镖的一天。因为事实证明当你两人联手合作,天下再没人有能力同时杀死你们。
  不论要对付你们的人如何人多势众,你们至不济亦可落荒而逃。但令趟少帅你到长安来,大有可能是你们最后一趟聚在一起,此后将各散东西,因你寇少帅总不能置洛阳和少帅军不顾。所以若要杀死石之轩,破他的不死印法,这或者是最后一个机会。少帅是聪明人,当晓得石之轩对你的威胁,他是绝不容你和子陵同时活在世上的。"
  寇仲苦笑道:"你的话不无道理。可是杀石之轩谈何容易,四大圣僧办不到的事,我们能办得到吗?"
  婠婠道:"这世上有什么事是十拿十稳的,能有一半成功机会,甚至半丝希望,我们亦不能不试。我练成天魔大法的事石之轩仍懵然不知,大概可给他一个惊喜。"
  寇仲怀疑的道:"不是又重施故技,学令师般来个什么玉石俱焚,要我们陪石之轩一起上路,你大姐则占尽便宜,我和子陵则成为陪莽的傻瓜。"
  婠婠沉声道:"当时究竟发生什么事?石之轩凭什么捱过祝师的玉石俱焚?"
  寇仲不愿答她,更不想答她,推搪道:"此事你的情人比我清楚,因为他是当事人之一,而我正忙着宰深未桓。"
  婠婠幽幽一叹道:"我会设法约石之轩谈判,你们究竟来还是不来?"
  寇仲笑道:"我们只有一个杀石之轩的机会,给你这么浪费掉,岂非可惜。"
  婠婠一对秀眸亮起来,盯着他柔声道:"你好象已有全盘计划,肯让我参与吗?信任我好吗?我真的不会害你们,否则让我五雷轰顶而亡。"
  寇仲苦笑道:"老天爷恐怕很少使出五雷轰顶这类罕有招数来惩罚不守信诺的人,婠儿你真懂立誓的窍妙。全盘计划言之尚早,初稿倒有点谱儿。不过我要和子陵商量后才能答复你,明晚大家在这*吃顿家常便舨如何?我的厨艺比之小弟的井中八法亦差不多少。嘿!我正在洗澡啊!"
  婠婠目光投到桶内水里去,皱起巧俏的小鼻子,微笑道:"又脏又臭!我到房内睡觉,洗干净再来和人家亲热吧!"不理寇仲抗议,径自往卧室去了。
  徐子陵和侯希白临天光前没精打釆的回来,见到寇仲把侯希白"珍藏"的所有干粮糕饼美酒一类的东西全搬到厅心的大圆桌上,左手酒右手鉼,吃个不亦乐乎,均惊喜交集,一时说不出话来。寇仲瞧着徐子陵骤见自己仍活着出现发自内心的喜悦神态,心中一阵感动,先竖起一指按唇表示噤声,再以拇指点向内进的方向,道:"侯公子的床上有位睡美人在等他,我们要小心说话。哈!,侯公子碓是艳福齐天。"
  侯希白愕然道:"竟有此事?"徐子陵醒悟过来,低声提点他道:"不要听他胡诌,是婠婠来哩!"
  侯希白取出美人扇,打开轻摇两记,洒然道:"你两兄弟先说些私己话,飞来艳福,却之不恭,待小弟上床去也。"说罢摇头晃脑的往内进跨步。
  徐子陵在寇仲对面欣然坐下,寇仲收回望向侯希白背影的目光,笑道:"这小子愈来愈有趣。这些年来我们虽遍地树敌,亦着实交得一群肝胆相照的兄弟朋友。"徐子陵忍不住问道:"你为何会在这里的?"
  寇仲叹道:"洛阳完蛋哩!李小子真厉害,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他只请我喝一顿酒,就吓得王世充屁滚尿流的嚷着退返洛阳。他娘的,这种人对多他一刻就是受多一刻活罪,所以索性到长安来和你喝酒,顺道宰掉老石。"
  徐子陵皱眉道:"失掉洛阳等若失掉巴蜀,也等若失去予宋玉致的聘礼,你有什么打算?"
  寇仲苦笑道:"你该知我是死不肯认轮的傻瓜,马死落地坎,干掉石之轩后我立即赶回彭梁,看有什么办法将李子通从我们的家乡扬州赶跑,就算战至一兵一卒,我寇仲绝不会俯首认输的。"
  徐子陵默然半晌,忽然石破天惊的道:"让我助你夺取扬州吧!"
  寇仲剧震一下,双目射出不能置信的神色,感动至眼睛通红,好一会才坚决的摇头道:"有陵少这句话,我即使兵败战死,亦要含笑九泉之下。但我却绝不会接受你的好意,唉!坦白说,一直以来我的心确有些不舒服,以为你对师仙子比对我还要好,现在才知道自己错得多么厉害。正因我们是兄弟,怎能陷你于不义,要你混这潭浑水。哈!
  我寇仲岂是这么易吃的,陵少放心去过你啸傲山林的日子吧!"
  徐子陵叹一口气,欲语无言。寇仲岔开话题这:"你和侯小子刚才到什么地方胡混整夜?"
  徐子陵苦笑道:"确是胡混,且是白忙整夜,搜遍尹府仍找不到小侯想要的东西。"
  遂将《寒林清远图》的始未道出。
  寇仲百思不得其解,思忖道:"尹祖文竟去偷池生春的东西,此事太不合常理。哈!
  难怪有满城夜行人,原来是为万两黄金的悬红四处寻找曹三,笑死人哩!天下竟有这么多傻瓜。"接着向内进大喝这:"侯公子完事了吗?"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失去洛阳似对你没什么关系。"寇仲再尽一杯,摇头颓然道:
  "这叫苦中作乐,李世民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上兵伐谋,明知他如何打这场仗,你却只能眼白白瞧着他赢你,毫无办法。"
  侯希白此时回到厅内,到桌子坐下,苦笑这:"婠美人儿要梳洗更衣。她连衣服都带来哩!似是准备和我们双宿双栖,两位有什么意见?"
  寇仲俯前压低声音道:"她上床前究竟有否将一对小脚洗干净呢?"
  侯希白莞尔道:"你根快会非常清楚。"寇仲望向双眉紧蹙的徐子陵,讶道:"这么好笑的事,子陵为何吝啬笑容。"
  徐子陵道:"因为我晓得一件你不知道的事,商场主刻下正在长安,假若她到这里来时碰上婠婠,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侯希白色变道:"我昨晚暗中知会她子陵在我家时,她说过今早会来见我们的。"
  寇仲骇然道:"这确是个大问题,我们竟与她的死敌同住一宅,她知道后肯理睬我们才怪。"霍地立起,断然道:"我去把婠婠赶走。"
  徐子陵道:"婠婠岂是这么易对付的?不要胡来,由我和她说妥当点。"寇仲颓然坐下,苦着脸道:"我们也实在说不过去,更无法向场主美人儿交待。就由子陵去说服婠婠,她为对付石......嘿!该什么都肯答应吧?"
  侯希白叹道:"不用吞吞吐吐,小弟明白是什么一口事。"寇仲双目射出锐利神色,道:"我从慈涧赶来长安途上,被杨虚彦拦途截击,这小子的影子剑法碓是精进了得,欺我久战力疲,幸好我看穿他爱惜自己的皇帝命,招招同归于尽,迫得他知难而退。亦可能他故意放我来长安对付令师,也是他的师尊,更可能是他让令师亲自杀我。无论那一个可能性,你的石师再不当你是他的徒儿,希白有什么打算?"
  侯希白茫然这:"我能怎么办?"
  徐子陵道:"假若杨虚彦在决战中将你杀死,石之轩因而傅授不死印法予杨虚彦,算否违背贵派的规矩?"
  侯希白摇头道:"当然不算违祖师规法。"
  寇仲一震这:"我明白哩!前晚杨虚彦说身有要事,我还以为他找借口下台阶,原来确有其事,若他受伤,短期内将难与小侯你争锋。"
  侯希白抓头道:"现在弄得我好胡涂哩!石师究竟是要亲手处理我这不知算否是叛徒的人,还是要我和杨虚彦分出胜负?"
  徐子陵叹道:"此为连你石师也弄不清楚的一笔胡涂帐,源于他的性格分裂,而他因为性格的矛盾,故无法自行解决,所以写下不死印法,希望你两人来个了断。不过他现在性格已重归于一,万事只向实际大局着想,自然是舍你而取杨虚彦。"
  寇仲冷哼道:"小侯你须痛下决心,是坐以待毙还是为保命而挣扎奋斗?"
  侯希白断然道:"若只是应付杨虚彦,邪就好办。可是若是可师亲自出手,小弟......
  唉!小弟......"
  寇仲哈哈笑这:"老石交由我和小陵处理,杨虚彦则是你老哥的,成了吧!"
  "还有奴家哩!"三人心中大懔,往内进方向瞧去,美丽如天仙下凡,诡异如幽灵的婠婠赤足白衣立在入门处,秀眸异芒涟涟。直至她说话,三人始誓觉她芳驾光临。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婠大姐变得愈来愈厉害。"
  婠婠淡淡一笑,像足不着地的幽灵般飘掠而来,安然坐下,道:"若我和寇仲、徐子陵联手,仍不能收拾石之轩,天下将再没有人能办到。"
  侯希白苦笑道:"他始终是我师傅,不要说得那么坦白可以吗?"
  婠婠目光往他投去,油然道:"侯公子必须面对这残忍的现实,你是石之轩的一个错误,现在是他纠正错误的时刻。补天派训练传人的方式一向是汰弱留强,石之轩现今摆明要全力栽培杨虚彦,如果你仍婆婆妈妈,还满口什么师徒情义,干脆自尽了事,既可免丢人现眼,更不会拖累朋友。"
  徐于陵不悦道:"你怎可以说这种话。"
  婠婠冷然道:"这不但是我圣门内部的斗争,且关系到天下将来的命运,等若正在洛阳发生进行的争霸之战。在这条谁主天下的战争路上,父可杀子,子可弒父,朋友可反目,兄弟会相残。我只是实话贪说,侯公子必须从迷梦中警醒过来。一是远走他方,永远躲起来,一是奋战到底,第三条路就是成为屠场上的猪羊,等待被宰杀的命运。"
  侯希白的呼吸急促起来,好半晌颓然道:"我纵明知如此,可是真要我切实对付石师,仍是难下决心。这样吧!杨虚彦由我应付,至于石师,唉!我不闻不问算哩!小弟生性如此,奈何?"
  婠婠淡淡道:"你根本不是杨虚彦的对手。"
  侯希白泛起不服气的神色,却没有反驳。寇仲皱眉道:"你凭什么作出这样的判断?"
  婠婠缓缓道:"石之轩的两大绝活,就是自创的幻魔身法和不死印法,而这两种绝学均赖石之轩融汇花间和补天两道的”天一心法”,才能臻达登峰造极的境界。杨虚彦得传幻魔身法,当然亦得”天一心法”的真传,那是集补大花间两道的奇功,而侯公子只得花间一派之长,高下立判,所以我的分析非是危言耸听,而是有根有据。"顿了顿续道:"侯公子和杨虚彦各得半截印卷,但因杨虚彦身负天一绝学,练起不死印是水到渠成,而侯公子将是隔靴搔瘠。即使侯公子能得阅全卷,练至关键处亦动辄会走火人魔,有害无益。"
  三人闻言同时色变。婠婠娇躯一颤道:"难道杨虚彦的半截印卷竟给你们取到手上?"
  侯希白指指脑袋,苦笑道:"全在这里!"
  婠婠美目异彩闪现,不用她说出来三人均知她在打不死印卷的主意。侯希白惨笑道:
  "左不成,右又不成,在下该如何自处?"
  徐子陵道:"天无绝人之路,只要希白兄决定抗争到底,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寇仲冷笑道:"杨小子我早看他不顺眼,就交由我把他干掉。"
  婠婠叹道:"凭少帅的井中八法,或可击败杨虚彦,但若想杀死他,即使他背后没有李渊或石之轩撑腰,怕亦非易事。"
  寇仲待要反驳,扣门声响。三人再次色变,心叫不妙。来的若是商秀殉上岂非糟糕透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