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初探失利

作者:黄易

寇仲抓头道:"这是没有理由的。"
  出口的封盖就在他们头上的石阶顶,与入口设计相同,问题是地道并没有如寇仲所料的折往皇宫的方向;照位置若推盖走出去,肯定是在皇城的范围内而非是皇宫。
  大唐皇宫占地极广,不把西内苑计算在内,面积等若十二个东市并合起来,皇城和皇宫各占地一半,以横贯东西的横断广场分隔。皇城是文武百官办事的官署所在,皇宫则分为掖庭宫、太极宫和东宫二宫,居中的太极宫是李渊亲政议事和居住的地方。
  布政坊位于皇城之西,与皇城只隔一条安化大街,从布政坊内尹府笔直朝东走,照距离出口只可以是皇城的西南角。就算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皇城,要偷过广阔的横断广场,还要闯过进入太极宫的广运门、承天门或长乐门三门任何一道门关,际此唐宫全面戒备以防石之轩的当儿,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侯希白道:"要不要启关探头出去看看,外面可能是一问密室,有另一条通往皇宫的地道。"
  徐子陵摇头道:"在设计上这太没道理,刚才李渊和字文伤亦非从这里钻出去。希白兄请看铁门,其锈迹该表示是长期没经人激活的。"
  寇仲点头道:"这不但是假出口,还是个陷阱,盖子开关的机括似和入口处相同,其实却有微妙的差异。虽然我弄不清楚作用在那里,却可猜到若激活开关,必会触动警报系统。"
  侯希白同意道:"这才合理。如此一条能通往皇宫的地道,事关重大,唐室的巧匠当然要绞尽脑汁保证其安全,所以设下陷阱,让找到地道的敌人中计。"
  三人开始研究地道的北壁,一块火折烧尽又到另一块,沿道探索,到最后一块火折告终,仍是一无所获。寇仲叹道:"我这新晋机关土木学大师今趟真栽到家,寿终正寝。
  他娘的g区区一条地道,竟似比杨公宝藏更难破解。"
  徐子陵从尹府小楼出口的方向摸黑回来,道:"还漏了另一面的南壁没探勘,但可惜时间无多,我们必须离开,否则天亮后就没那么方便,明晚再来吧!"仍立在出口石阶下的侯希白打出手势,表示上面有人。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大讶,照道理小楼该属尹府禁地,日常的打扫亦不应在天亮前进行,他们却不担心有人会到地道来,一来因出口只能从内开启,除非来者有寇仲和徐子陵刚才联合起来的本领。二来此应为李渊专用的"御道",岂容他人滥用。
  两人移到侯希白旁,功聚双耳下果然隐闻男女的对话声,可是由于石盖厚达半尺,兼缝合后等若密封,以三人的功力仍听不清楚上面的人在说什么?徐子陵的感官向比寇仲敏锐,低声道:"男的似乎是尹祖文,女的......嘿......女的,嗅!是阴癸派的闻采婷。"
  他的听觉大幅增强,不但认出是闻采婷,还听到两人对话内容,因为寇仲举掌按在他背心,真气源源不绝的输进,与徐子陵本身的真气同流合运。天下间,能把真气如此水乳交融的轻易借用,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两人逐步登阶,说话声愈是清晰,不过这只是对徐子陵而言。只听尹祖文道:"此事宜缓不宜急,且是时机未至,我们先种因,后收果。"徐子陵听得一头雾水,心付肯定错过先前更精采的对话。
  忽然衣衫磨擦的声音传来,接着是闻采婶的咦晤声,只要不是傻瓜,就知上方男女缠绵亲热。这闻采婷不知是利用仍未衰弛的色相以遂目的,还是天性淫荡,徐子陵曾亲耳听到她挑逗池生春,而池生春则不为所动。接着闻采婷娇喘细细的道:"人家的功夫怎样?你满意吗?"
  徐子陵向一脸期待之色的寇仲和侯希白轻轻道:"他们刚欢好过。"
  寇仲抹一额汗的道:"幸好如此,否则我们就要闷死在这里。"
  尹祖文的声音再传入徐子陵的灵耳道:"采婷你真是个奇迹,十二年前是那么迷人,十二年后的今天仍是这么迷人,那些嫩娃儿试多两趟就索然无味,怎及得上你。"
  徐子陵心付原来两人是老相好,只是尹府这么多地方,为何偏到这暗藏秘道的小楼来幽会,假若李渊心血来潮,要作今夜第二趟出巡,岂非碰个正着?
  闻采婷道:"地道入口在那里?"
  徐子陵大吃一惊,旋又想到对方是不能从外开启的稍放下心来。
  尹祖文道:"就在榻下,不过只能从内开启,我第一天获分配这府第,便负起为李渊守护地道之责,但却从未进过地道内去。"
  闻采好吃吃笑道:"李渊很信任你哩!"
  尹祖文笑道:"李渊这人不难应付,最紧要投其所好。初时他并没想过借地道出来花天酒地,全赖我的提醒和安排,丰富了他的人生,在他心中,我尹祖文才是真正的大功臣。"
  闻采好汉媚道:"如论智计,尹师兄在我圣门中可入三甲之内,只看你弄个女儿出来,令李阀的天下落了一半进尹师兄的口袋,我们阴癸派望尘莫及。"
  尹祖文道:"你把气力留在床上讨好我吧!闲话休提,我对清儿这后辈非常欣赏,认为她是祝后继承人的最佳人选,比馆儿更适合。"
  闻采婷叹道:"我和辟尘师伯、边师弟均看好清儿,问题是《天魔法诀》一天在她手上,她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尹祖文道:"只要你们能把她生擒,我自有办法迫她把法诀交出来。这女娃的资质非常好,问题是不识时务,竟只顾着为师报仇。现在我圣门的梦想终有实现的机会,所以必须放下嫌隙,团结一致,让最有能力的人出来领导。"
  闻采停默然片响,沉声道:"好吧!只要清儿得到法诀,石之轩又肯杀掉他的女儿以示决心,我可代阴癸派其它元老作主,一切听从石之轩的吩咐!懊,快天亮哩嚣!"
  徐子陵在东市放生池与胡小仙碰头,两人到池旁一角石凳坐下。
  胡小仙喜孜孜的道:"有什么事找人家呢?"
  徐子陵道:"我终找到一个办法,令胡小姐再不怕池生春的迫婚。"
  胡小仙双目秋水盈盈的打量他,娇哆的道:"奴家终于明白徐大侠因何要对付池生春哩!"
  徐子陵明白是欧阳希夷对"大仙"胡佛昨晚说的话已生效。胡佛并将此转告胡小仙,令她心情大佳,因晓得胡佛绝不肯让她嫁往池家。
  装胡涂道:"小姐似乎不大把我的办法放在心上,是否因自己找到别的解决办法?
  又或者认为事情已解决掉。"
  胡小仙讶道:"你这人的思考推理真厉害,竞能从奴家的反应测出许多道理来。唉!
  奴家服啦!本来还想逗着你玩,好吧!又有什么坏消息?"
  徐子陵心中佩服她的灵巧,从语气听出他成竹在胸,微笑道,"假若尹祖文请出李渊为池生春向令尊提亲,小姐可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胡小仙不屑道:"李渊怎会为池生春出头,池生春根本没有那让尹祖文提出来让李渊去考虑的资格。"
  徐子陵淡淡道:"若偷《寒林清远图》的人不是曹三而是李渊又如何?"
  胡小仙花容失色,失声道:"你是说笑吧!"
  徐子陵暗吃一惊,想不到胡小仙反应如此强烈,道:"此事千真万确,胡小姐有什么打算。"
  胡小仙呆了半晌,颓然道:"那就糟糕,我情愿嫁给池生春,也不愿嫁进深宫,过那些暗无天日的凄惨日子。"
  徐于陵楞然道:"你怎会嫁进皇宫呢?更何况《寒林清远图》是见不得光的东西,李渊只为讨好张捷好去偷的。"
  胡小仙叹道:"对李渊这种男人的了解我比你徐大侠要深入千倍万倍,他每次见到我时瞳孔会放光,唉!这种女人的直觉一言难尽,教我怎样向你解释。"接着皱眉道:
  "你怎晓得是李渊偷的?"
  徐子陵胡涂起来,不答反问道:"既然你晓得这么危险,为何仍把池生春手上有《寒林清远图》的事透露予李渊?"
  胡小仙可怜号令的道:"我是想李渊代人家出头嘛!他若是明取,那就不会有问题,暗夺则居心难测。他只要说是从曹三手上将画卷取回来,送给我爹,再由身边的人向爹明提暗示,爹就只有把我这乖女儿送入皇宫,除非以后他不想在长安混。唉!爹整天想着如何发展大仙门,牺牲个把女儿幸福算什么回事?说到底小仙只是他的养女。"
  徐子听得膛目以对,好半响不解道:"倘令尊为人果如小姐说的那样,凭李渊的权势,不用《寒林清远图》该可纳小姐进宫,何用如此大费周章?"
  心中同时想到此事不难证实,只要查证张捷好是否如刘文静向池生春所说的欲求此画就成。若胡小仙的话不幸属实,那将轮到他和寇仲、侯希白三人头痛,要在尤楚红眼皮子下偷宝画已是难之又难,在正严密戒备以防石之轩的李渊手上偷东西,更是近乎不可能。
  胡小仙叹道:"长安城内李渊最想纳入宫中的有两个人,一是纪倩,另一就是奴家,纪倩是青楼最红的名妓,奴家......唉!怎么说你才明白,奴家比较爱结交朋友,你明白吗?总言之以李渊的皇帝身份,对纳我们入宫大有顾忌,伯给天下人笑他好色,虽然他好色之事天下无人不晓。"
  徐子陵心叫糟糕,若是如此,那寇仲的"宝画招亲"岂非害了她,此事何止行不适,徐子陵更不敢提出来。苦笑道:"这是小姐的一个猜测吧。"
  胡小仙嗔道:"你不信我吗?到李渊借此纳奴家入官时谁能打救我?"
  徐子陵道:"待我证实此事确如你所说后。就把宝画从他手上偷定,一了百了。"
  胡小仙道:"但你能怎样证实此事呢?难道去质询李渊吗?"
  徐小陵微笑道:"这叫山人自有妙计,暂时不宜透露。"
  胡小仙不满道:"你这人哪,说话总是吞吞吐吐,藏头露尾,是否想奴家担心死呢?
  纵然真可证实,太极宫高手如云,警备深严,你徐大侠虽然本领高强,但在不知李渊把画藏在何处的情况下,势将无能为力,不要哄奴家欢喜哩!"
  徐子陵苦笑道:"又在耍手段迫我说话。我答应你的事,当会尽力为你办到,你等待我的好消息吧!"
  胡小仙急道:"你尚未告诉奴家要去迷惑的人是谁呢?"
  徐于陵起立摊手洒然道:"这方面的事暂时取消,再有变化时自会告诉你的。"说罢欲去时,给胡小仙一把扯着衣袖,笑道:"我还有一件秘密要告诉你呢。"
  寇仲以蔡元勇的外貌身份来到司徒府,发觉新来的四个健仆,问起雷九指。
  后者笑道:"这样我才似是个管家嘛!否则有客人来时我就变成跑腿,开门的是我,斟茶递水又是我,成怎么样子。这四人是陈甫调派过来的,乃我们福荣爷的同乡,忠心方面没有问题。"
  两入在厅堂与任俊的司徒福荣碰头,围桌坐下后寇仲压低声音道:"宋二爷是否会佳人去?"
  雷九指错愕道:"听你的语气用词,似乎另有所指。"
  寇仲道:"你们不觉得我们宋二爷昨天见过商美人后,整个人神气活泼起来吗?"
  任俊道:"给寇爷这么说,小子亦有同感,宋爷告诉我他跑尽东西二市,始选购得合他心意的花布作送给商场主的礼物,回来后且问我们的意见。宋爷的眼光独到。"
  任俊好奇问道:"了却什么心事?"
  雷九指侍老卖老的道:"小孩子不要理大人的事。"
  看到任俊失望的表情,心软道:"迟些告诉你,如今是正事要紧。"
  寇仲道:"有什么要紧的正事?"
  雷九指道:"尹祖文今晚在上林苑宴请我们的福荣爷,为福荣爷洗尘,你说这是否要紧的正事。"
  寇仲喜道:"终于中计哩!"旋又皱眉道:"那今晚岂非要推掉尔文焕的天仙局?"
  雷九指晒道:"你好象忘掉自己是什么身份,福荣爷的应酬关你这跑腿什么鸟事?"
  寇仲哑然失笑道:"总管对新来的人使的下马威确厉害,小人见识浅薄,不知跑腿的工作是这么轻松容易,只须躲在家中睡觉或随处闲逛,问中入赌场博他娘的两手。"
  雷九指笑道:"我是说你们只须装装门面。我们在里面大碗酒大块肉时你们尽可溜过对街去等待上钓,这正是贪心赌鬼不肯错过任何赌局的本色,包保没有人怀疑你们。"
  任俊道:"雷爷想问寇爷的是今晚我该怎样应付。"
  寇仲欣然道:"很简单,你既要透露对沾手赌场的野心,更要表现出慎重多疑的一贯作风。对尹祖文当然落力巴结,其它的你最好问陵少,对整盘计划他比我清楚。"
  雷九指笑道:"现在是有心人算有心人,幸好我们知道他们心中转的鬼主意,他们却不晓得我的袖内乾坤,我们是占尽上风。"
  寇仲欣然道:"若今晚的陪客里有池生春在,那我们离成功不远耳。尚有一紧要事差点忘记告诉你们,大明尊教的”善母”莎芳和她十多个徒众昨晚给石之轩宰掉,而石之轩竞亲口说杨虚彦是”原子”。"
  雷九指和任俊大感错愕。问清楚事情经过后,雷九指道:"此事肯定轰动全城,震惊天下。"
  寇仲道:"我说是没有人晓得才对。在此对外用兵之时,像这类消息唐室必会设法压下去,不泄漏半点风声,像是从没发生过任何事的样子,免得人心惶惶。"又叹道:
  "石之轩确是不可小看,只这一手,足可镇慑魔门各系,婠婠的处境会更危险。"
  雷九指皱眉道:"你还要姑息这妖女吗?"
  寇仲苦笑道:"我不是姑息她,只是战略上的需要。"
  我们现在非是一般江湖仇杀,而是争霸天下的明争暗斗。若撇除一切顾虑,第一个要杀她的该是我寇仲,因为我们昨晚交过手,她的天魔大法,极可能是我井中八法命中注定的克星,他奶奶的!
  雷九指和任俊听得脸脸相觑,无言以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