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萧规曹随

作者:黄易

寇仲从出口把探出去的头缩回来,一脸不能相信自己那对眼睛的震惊神色,倒抽一口凉气道:"你们自己去看。"
  徐子陵和侯希白忙走上石阶,到阶顶探头外望。
  徐子陵一震道:"我的娘!竟是太极殿的正中处。我还曾和可达志踏着盖子比较过。"
  侯希白环目扫视,星光月色从贴近大殿顶门的天窗透入,殿门紧闭,北端的龙座上燃点着四盏八角宫灯,使大殿那一方被光晕笼罩,另一边则由明至暗陷入昏黑去。皱眉道:"这出口若须推门才能离开,似不合情理。"
  寇仲点头道:"对!只凭正门作唯一出路是绝无可能,这需四、五名壮汉才推得动的重铁门,移动时的声音可把整个太极宫的人惊醒过来。嘿!我是夸大点,龙座后肯定有后门,李渊那趟年晚夜宴就是和群妃从那处进入大殿,不过太极宫乃皇宫重地,殿外必有明岗暗哨把守,从前门或后门出去均没法避过守卫。若我估计无误,当另有一条短地道可通往李渊的寝宫。"
  侯希白吃惊道:"若依你那种逐寸推敲的方法,没有几天工夫休想寻到另一地道的入口。"
  寇仲在出口边坐下,指指自己的脑袋微笑道:"上兵伐谋,肯动脑筋便可省去很多工夫,如确有短地道通往寝宫,为节省人力,地道入口当设于殿内较接近寝宫位置的一方,李渊也可少走几步路。我这鲁大师的嫡传弟子寇小师敢肯定入口设于龙台的位置,最有可能是龙座之下,如此可把搜寻范围大大缩小。"
  徐子陵和侯希白点头同意,因寇仲的推测合乎情理。
  寇仲见两人附和,跳将起来,往龙座高踞的白石台阶掠去,空广的大殿,震慑性的空间令人生畏。
  徐子陵和侯希白从出口跳出,徐子陵注意到侯希白背上的包裹,问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侯希白在殿中盘膝坐下,解下包裹置于身前地上,道:"寇仲有得他忙哩!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先把谋生工具分配妥当。"
  徐子陵明白过来,笑骂道:"好家伙!"学他般盘坐下,瞧他解开包裹。
  那边的寇仲正在对目标展开他"专业"的推敲研究,忙个不亦乐乎。只看先前长地道巧运匠心的设计,便知这条宫内短地道的入口不会是可轻易发现的。
  侯希白得意洋洋地把包裹载的行当尽倾地上,笑道:"我作梦没想过会坐在太极殿中心处分配扮贼作贼的工具,这份是你的,因为你是曹三,所以比我们多出一条腰挂的十八把飞刀和撩牙面谱一个。"
  徐子陵对曹三的东西全没兴趣,拿起侯希白推往他膝前的勾索,讶道:"这是粗牛筋织成的索子,勾抓则以精钢打制,显然非是临时张罗回来的东西。你如拥有一套我不会奇怪,但有三套之多,则出乎我意料之外。"
  侯希白笑道:"城隍就在近处仍不懂求得好签吗?这是我请鲁大师的真正嫡传雷爷精心研制而成的,索长达十二丈,一般庸手送给他也用不上,我们只要在手法上下点功夫,当可像长出一对翅膀般在宫城内高来高去,既方便作贼,更可在必要时溜之大吉。"
  徐子陵指着分作三堆大如枣核不知以何物制成的圆弹子,道:"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侯希白道:"这并非一般下三槛的迷香弹,而是曹三著名的独门防身法宝,既有迷魂作用,又可生出大量浓雾,我从曹三身上得到,本留为纪念,想不到竟派上用场,每人三颗。只要掷出此弹,特别室内封闭的地方,能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且让人相信你果是曹三。"
  徐子陵怀疑道:"这么一粒小圆弹。能生出多少浓烟?曹三是否数颗一起用?"
  侯希白道:"本来共有十颗,我也像你般怀疑,试把一颗掷在地上,说出来你怕不相信,浓烟差点把我活生生呛死,我可不会像寇仲般夸大。"
  徐子陵没好气道:"看你的行头,听你的语气,今晚似乎不是来看看便算。"
  侯希白从怀里掏出卷轴,拨开其他东西摊平地面,以迷烟弹压镇四角,笑道:"这是大唐宫城全图,由小弟凭记忆在这几天精制而成,一草一木均没有遗漏,比刘政会所藏的宫城图更要详尽,以你两位老哥过目不忘的本领,多看几遍当尽记心中,逃起来时可像在家里走动般熟悉方便。空白的地方则是我尚未到过的地方。"
  徐子陵皱眉道:"你尚未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喀嚓"!
  从龙台方向传来的声音吸引两人注意,循声瞧去,寇仲踌躇志满的从被移开的龙座旁站起来,向两人打出大功告成的手势。
  龙椅下的地道入口与尹府通来的地道入口设计相同,只是没有闩锁,不过少点功力也无法开启这入口,故除非像寇仲这有心人,否则休想察觉入口的存在。
  秘道笔直往北延展,三人沿此直抵后宫,始见出口。今趟他们小心得多,先整理行头,各把勾索挂在腰间,徐子陵更把曹三的飞刀和面谱藏好,寇仲把手掌按贴徐子陵背心,让后者能探听地道外边的动静。
  徐子陵在两人期待下沉吟道:"外面应是御花园一类地方,我听到风吹叶动的响声。"
  寇仲喜道:"依小侯的唐宫详图,上面理该是分隔后宫的御园,右为李渊的寝宫,左为群妃院落,张娘娘的凝碧阁就是其中一座独立的庭院。"
  大唐宫城座落长安城南北中轴线的最北部,居高临下,南面称王。宫城分外皇城和内皇宫两大部份,以广场横断分隔。皇宫再分为三,中为太极宫,西为李世民天策府所在的掖廷官,东为李建成的太子东宫。
  太极宫的核心是太极殿,接着是两仪、承庆、立政和神龙四殿,过此四殿往北是御花园和皇帝妃嫔的起居庭院。后宫门是玄武门,设有宫卫所,是宫内御卫大本营,长期驻有重兵,负责宫城的防务。故皇宫后院乃大唐宫最危险的地方,一个不好,动辄引来以千计的精锐御卫围剿。
  徐子陵道:"我对今晚夜探唐宫的真正目标仍有点含糊,一时有人说是探路,一时又有人似真要大展拳脚。"
  寇仲笑道:"不是说好让曹三大展威风吗?陵少不用那样瞧着我,我明白惊动李渊那什么娘的诛邪队是绝对不智,且属疯狂。所以我们只须顺手牵羊的拿走一件看得上眼的宝贝,再以侯公子带的货真价实的燕子印记留下个燕子印。如还嫌不够,陵少可用你的字迹在墙上写下”曹三到此一游”等诸如此类的句子。"
  侯希白兴奋道:"入宝山焉可空手回。就顺手把《寒林清远图》拿走,胜过于等李渊召我们宋二爷入宫。"
  徐子陵向寇仲打个眼色,着他说话。
  寇仲会意,拍拍侯希白肩头道:"事有难易之分,今晚我们是取易舍难。只探李渊的书斋,纵使宝画真的放在那里,你公子大爷看两眼后须放回原处,然后一起回家睡觉。"
  侯希白大感错愕,失望的道:"是否又有什么计划瞒我?"
  寇仲道:"不要多心,全是为你好!就这么决定。我们今晚是悄悄来,悄悄去,只留下曹三的痕迹,请弄熄火折子。"
  地道回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在寇仲的巧劲下,石盖无声无息的下陷横移。
  寇仲低呼道:"这盖子特别重。"
  繁星满天的夜空,出现在三人头顶上。
  徐子陵探头一看,不由暗赞地道设计者的匠心独运,原来出口设置于御花园核心处大鱼池中心一座假石山内,出口在其中一面平滑的斜坡处,四周有山石阻挡视线,出入均不虞被发觉。
  三人钻出去,把出口关闭,再套上头罩。
  徐子陵低声道:"御花园似乎没有人,这可能是李渊为方便出入,故意不于此布设巡卫。"
  寇仲深吸一口清凉的夜风,低笑道:"长安最好的游点该是大唐宫才对,我们是来观光的,来吧!"
  带头急窜,横过七、八丈的水面,足尖一点池旁石栏,腾身斜掠,落在池旁一株大树横枝上。
  徐子陵和侯希白如影附形,追掠而至。
  居高望远,张婕妤的凝碧阁所在处仍是灯火通明,隐隐传来丝竹管弦之声。不论是妃嫔聚居处或是李渊的后宫,都是一个又一个以回廊围成的庭院殿阁,各以高墙把连绵的建筑组群和中间的御花园分隔开来。此时除凝碧阁外,大部份建筑物只透出暗淡的灯火,廊道却被十步一个的宫灯照得明如白昼,隔远瞧去,宛如灯阵,蔚为奇观。
  十多丈的后宫墙外西内苑所在处灯火辉煌,若想从那边离开,只有硬闯一途。
  侯希白皱眉道:"如何可以潜越高墙?"
  寇仲胸有成竹的道:"只要我们找得李渊溜到御花园来的惯常路线,可学李渊般来去自如,李渊总不会每趟出巡都惊动整个后宫的御卫吧?来!"
  三人借着夜色和树木亭阁的掩护,迅速往花园东后宫的高墙掠去,到跃上另一株大树,后宫景况尽收眼底。
  后宫共有九座庭院,布局方整,四角各有一座高过三十丈的望楼,上有守卫。照侯希白手绘的唐宫详图,李渊的寝宫居中,书斋位于寝宫之西。宫内树木婆婆,景色极美。
  看得见的有四组御卫军每组二十人的在各回廊巡逻,不过他们担心的却是布于暗处的岗哨。
  徐子陵以目光扫视远近,道:"无论我们身法有多快,只要望楼的守卫没有打瞌睡,我们休想逾墙而入不惊动人。李渊会否另有出入门道?"
  寇仲以他建筑土木学大师的姿态细视分隔后宫和满园的高墙,除正式出入有人把守的门道外,表面看全无异样。
  侯希白指着后宫正西处道:"那里的树本特别密再过去就是李渊的御书房,李渊若要出宫,可诈作到御书房办事,然后从秘门讲入御花园。我这猜测合情合理吧!"
  寇仲欣然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忽又色变,侧耳听道:"是什么声音?"
  徐子陵正把耳力集中收听那方向的动静,皱眉道:"该是犬只走动的声响。"
  寇仲叹道:"那我们可更肯定秘门设在那里,李渊是不想手下晓得他行踪,故书斋只以恶犬守卫。我的娘,纵使能进去却怎避得开狗大哥们灵锐的狗眼和狗鼻。"
  徐子陵笑道:"你好像忘记我们并不怕有限度的张扬,索性由你老哥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逢狗点狗,把各狗儿的穴道全体制住。"
  寇仲哑然失笑道:"兄弟又来耍我!"
  转向侯希白道:"你石师教过你如何点狗儿的穴道吗?可不许伤害它们。"
  侯希白苦笑道:"江湖上恐怕没有人懂得这类奇门制狗法,不知曹三的迷魂弹能否为我们达致同一的效果?"
  经过一轮推敲探索,果然天如人愿,于分隔御花园和隔壁御书房的墙壁发现一道活门。
  三人不敢弄出任何声息,怕惊动隔邻的恶犬,寇仲和徐子陵再次合作,以奇异的长生气对活门展开查察。
  此墙厚达半尺,若真是砖石砌成,恐怕两名大汉推之仍难动分毫。
  寇仲指指墙脚,表示活门只能从下掀开,同时探手入怀,取出一颗迷香弹。
  徐子陵和侯希白在寇仲点头示意下,蹲低试推活门下方。
  果然活门由下方往内移,露出寸许空隙,三人同时运功收敛毛孔,防止气味散播,否则狗儿狂吠起来他们将功亏一篑。
  墙内群犬发觉有异,齐往活门处奔来,说不定会以为是主子大驾归来,至于是否如此,他们当然永不知道。
  寇仲把手中迷香弹捏破微缝,迷香以烟雾状逐少逸出,在他真劲控制下,有节制的透过缝隙往隔壁喷去。
  不片刻另一边传来狗儿闷鸣和倒地的声前,寇仲大喜,硬把迷香弹按进土内,笑道:
  "大功告成。想不到这么容易,幸好有树荫遮挡,否则教望楼的人看到狗躺满一地会是个大笑话。"
  静心细听,肯定狗儿全体中招,忙把活门从下推开,钻将进去。
  李渊的御书房是一座别致的建筑物,四周林木环绕,以回廊把它从别的楼房分隔,分前中后三进,前进是个议事厅,四壁摆满放宗卷文件的红木柜,中进是书斋,置有两组可休息看书的桌椅书几,内进是李渊处理重要事务的龙桌,挂有字画,饰以古董珍玩、民间巧艺,布置清雅,充盈书卷气息。
  寇仲走到龙椅坐下,面对两人叹道:"能到此一坐,不虚此行。"
  侯希白像没听到他说话般,两眼放光的迅速扫视,然后一股劲儿的开始对任何可藏放东西的柜子进行搜画行动。
  徐子陵忍不住笑的移到龙桌的另一边,道:"若真给他找到《寒林清远图》,你负责把他捉着,我负责把画抢回来。"
  寇仲索性把双脚架在书桌上,探手拿起放在桌面的空印,道:"就偷李渊这枚空印如何?保证李渊暴跳如雷,把整座长安城翻转搜捕曹三。"
  徐子陵摇头笑道:"皇帝的玉玺怎会这么随便放在桌上,恐怕只是个普通的印章。"
  寇仲试图细看印章上的刻文,片晌后立即放弃,摇头道:"这比《长生诀》上的甲骨文更难辨认,侯小子快来解读。"
  侯希白嚷道:"我那有这种闲情,还不快来帮手,我会怨你们一世的。"
  寇仲正要笑他,蓦地头上瓦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异响,接着是金属磨擦瓦面的嘈吵声音,最后是不知名的金属物从瓦脊掉往地上,发出另一下惊心动魄的触地响声。
  在沉寂庄严的大唐后宫,如此响声可传遍远近。
  三人你眼望我眼,头皮发麻,一时间掌握不到发生什么一回事。
  叱喝声在御书房范围外响起。
  三人大叫不好,就像忽然陷进一个噩梦去。
  他们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