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棋高一着

作者:黄易

寇仲扯掉头罩纳入怀内,免得影响视听灵觉。在石之轩说话之际,他已掌握到自己的处境和石之轩的用心。
  石之轩并非不想杀他,且是有意杀他于此时此地。他的一番说辞,只为予寇仲一线生机,误认石之轩因要取回《寒林清远图》,所以放过眼前取他小命的机会。
  事实权衡利害,杀死寇仲实为目下石之轩的头等大事,否则他就不会冒险跟进皇宫来,深思熟虑的算计他们;至此几可肯定石之轩并不知道他们窃听到他和尹祖文的对话。
  即使以石之轩之能,要杀他寇仲绝非轻松的一回事。且当寇仲自忖必死,说不定会行险一博,例如奋力逃入地道,又或冲破天窗闯出宫外,那时纵使石之轩变得三头六臂,谅也不敢在禁卫重重的大唐宫内四处与寇仲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石之轩才智超凡,知道只要提出带走侯希白,寇仲必会全力阻止,那石之轩就可不虞寇仲在分出生死前舍友逃走。
  螺旋劲透过刀锋,挟着嘶嘶异响,刀未至劲气先行,兜头兜面往"邪王"石之轩罩去。
  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石之轩的不死幻教人无从捉摸,疑幻似真。而寇仲则是利用本身长生气的灵异特性,正如他和徐子陵可隔壁探察,他现在亦以气劲先行探测石之轩的虚实,只要石之轩有任何反应,他可在气机牵引下,厘定进攻的位置、角度和劲力。
  殿外不住传来禁卫军来回走动的声响和马蹄踏地声,显示禁卫军正作大规模的调集和动员,形势紧张火热。不过谁都想不到江湖上一老一少两位最顶尖的人物,正在皇宫核心的大殿内进行生死决战。
  石之轩露出一丝淡淡笑意,又往左右各晃一下,每一晃均带得寇仲的"气劲场"往晃动的一方偏移。
  等若变成寇仲第三只眼睛的刀锋立生感应,倏地加速,化作井中八法中的"击奇",迅雷激电般往感觉中的石之轩射去,把宋缺传他的身意之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且更上一层楼。
  刀锋刺空。
  明明应可刺中石之轩胸口,至不济该可迫他挡格反击,可是石之轩却出现在他左方侧处,还横掌拍向井中月,以他的功力,如此一掌拍实,保证寇仲拿不稳刀子。
  寇仲明白过来,不死幻不但是世上最迅疾的身法,并能在气劲上令对手产生幻觉,除非寇仲刀尖的灵觉达至可分辨真伪的境界,否则休想破他的不死幻。
  幸好他从宋缺处学晓每出一刀,均留有余力,际此危急关头,临急变招,人往后退,刀势生变,反往石之轩掌心挑去。
  石之轩低喝一声"好",掌化为指,点正刀锋。
  一股可怕和高度集中的内劲重击刀尖,发出"唆"的一声劲气交击清响,寇仲给震得血气翻腾,差点拿不稳井中月,触电般依原势往后疾退。
  石之轩双目异芒大盛,正是要全力出手的现象。
  寇仲心叫不好,忙施展体内真气逆转之法,改退后为侧移,摆出"不攻"架势。
  似攻非攻,似守非守。
  当日他与伏难陀决战时,在强攻之际使出"不攻",迫得伏难陀无奈出手,此刻却是在退守之际重施故智,目的是不让石之轩能争夺上风优势。
  石之轩果然目露讶色,点头道:"这招相当不错。"
  说时掌化为拳,隔空一拳轰来,狂猛无踌的劲气将寇仲完全笼罩。
  寇仲心叫不妙,石之轩这拳脉络分明劲气的强弱轻重角度变化全在掌握之内,晓得其意并不在破他的"不攻",而是以不死印气遥探他的情况,再厘定进攻的最佳方法,等若适才他寇仲以刀气探路摸底,只不过石之轩的独门心法更能探测他体内真气运动的状态。
  寇仲私下曾和徐子陵多番研究讨论破不死印的方法,虽仍是一筹莫展,可是从徐子陵多番与石之轩交手的经验中,却得到珍贵的启悟,所以能判别石之轩这一拳的背后用意。
  一招失着,势将招来杀身之祸。
  寇仲临危不乱,心神晋入井中月的境界,哈哈一笑,回刀护体,真气敛而不发,人刀合成一个无隙可寻的整体,是为"不攻"的变式。
  "蓬"!
  寇仲像断线风筝的应拳往后飞退,落下处刚好是侯希白身旁,还提脚朝侯希白轻踢试图解穴,是龙是蛇,就要看他的长生气是否灵光。
  石之轩想不到寇仲不但能凭刀气凝成的护体真气硬捱他一拳,且有此妙着,露出又好气又好笑的神情,如影附形的闪电追至,两手幻化出漫天掌影,铺天盖地往他罩来,本体像变成没有实质的幻影,虚实难分,教人无从掌握。
  寇仲收回踢往侯希白的右脚,改为往左踏出且是缩地成寸的奇步,哈哈笑道:"这叫脚诈!邪王中计哩!"
  倏忽间他避开石之轩正面的进攻,移至石之轩右侧,看也不看的随意一刀挥扫,心中凝起战场上千军万马互相冲杀,血流成河、日月无光的惨烈情景,登时生出凛例冰寒的刀气,以横扫千军的霸道威势,不理石之轩是真是幻,就把石之轩当作是婠婠的天魔劲场,井中月化作黄芒,疾扫过去。
  石之轩漫天掌影消散,提脚侧踢井中月,在毫无转圆余地下双方狠拼一招。
  寇仲给连人带刀踢得侧退开去,不过心中只有欢喜,交手至此,他尚是首趟主动的迫得石之轩肯与他硬挤。
  石之轩上身微晃,目露杀机,待要追击,寇仲早凭逆转真气之法,反冲回来,冷喝道:"看老子的”方圆”!"
  以石之轩的身手眼光,仍在判断上失误,想不到寇仲能硬接一记后如此快回复过来,更想不到他在退跌的中途能反退为进,更头痛是眼看寇仲只简简单单的一刀溯至,竟生出一堵方阔的气墙,迫身而来,令他不敢冒进,最威胁他是刀锋射出一柱浑圆的气劲,如铁柱般朝他胸口直捣。
  石之轩冷喝道:"找死!"
  蓦然急旋,化作人造的龙卷风暴,迎向刀锋,"方圆"的劲气和旋动的劲气正面硬撼,生出贯满全殿空间的狂飚激啸。
  寇仲那想得到对方有此一着,更害怕对方把他的气墙真气吸纳,反过来对付自己,我消彼长下,一招就可取他小命。
  想也没想过"方圆"可给对方这么破掉,幸好他身经百战,深明穷则变、变则通之理,硬把气墙收缩,方不在圆仍在,一束高度集中,使对方无法吸收消化的劲气,在井中月黄芒剧盛下,改"方圆"为"速战",刀随人去,重击对手。
  变成旋风般的石之轩也不敢以身试法以不死印卸解寇仲的刀气,改为一袖挥出,搭上刀锋,发出"砰"的一下闷响。另一手挥袖拂击寇仲面门,可怕的旋动似从没发生般那样突然终止。
  寇仲的井中月似给整座大山压着,不管如何运劲都不能移动分毫,最要命是对方衣袖轻轻一拂,不但成功的将他自以为必杀的劲气震散,对方那充满邪恶冰寒的真气更沿刀入侵,往他经脉袭至。
  以往大小战役,从没有人能将他灵动如神的井中月如此压服控制。寇仲险些儿要弃刀保命,又晓得倘如此不智只有加速败亡,人急智生下顾不到威仪,就那么侧滚地上,避过拂往面门的夺命一袖,把全身全灵的力量对抗石之轩搭在刀锋可摄魄勾魂的另一袖。
  螺旋劲山洪暴发般透刀反击。
  "轰"!
  石之轩分得一半的力道终及不上寇仲的全力反击,缠刀的衣袖松脱,且身不由主的后退小半步,寇仲则风车般转动着滑地直滚开去。
  石之轩一阵长笑,腾空而起,往寇仲扑去。
  徐子陵的吃惊是有理由的,因为截击他的正是从喘病康复过来的独孤阀第一高手尤楚红,严格来说此时徐子陵只是从她的身手和独门兵器碧玉杖把她认出来。
  她的白发和布满脸庞的皱纹换上乌发和嫩肤,虽仍是老婆婆的形相,此时外貌却至少比以前在洛阳见她时年轻上三、四十年。她真正的年纪肯定接近百岁,现在则横看竖看只是个五十来岁的贵妇,此刻的她头饰黑渍巾,白衣黄裙,朱色短帕肩迎风飞扬,加上徐子陵对她以前的印象,情景诡异得使人心寒。
  她理该和李渊等一道赶来,却能赶在前头从下方冲天而上追截自己,足见功力高明。
  难怪宇文伤有尤楚红可能胜过宋缺的高度评价。能否及得上威镇天下的"天刀"宋缺仍是言之过早,可是只要她与宋缺有一拼之力,此刻给她缠上,徐子陵肯定今晚要饮恨唐宫。
  徐子陵低头下望的刹那,她刚从两组骑兵间离地跃起,拿捏的时间角度精准无匹,照双方移动的速度,她刚好能在空中截住徐子陵。即使凭她以前患着喘病的身手,徐子陵绝无可能过得此关。
  思索间尤楚红以闪电的速度斜掠而上至十丈的高空,碧玉杖生出微妙难言的变化,随疾升往他刺来,杖气把徐子陵完全锁紧笼罩,使他的身法不由受到影响稍有迟滞。
  徐子陵灵光一闪,本蓄势待发射往望楼顶的勾索改为朝她下射,真气贯注。
  钢爪迅疾下抓十丈,由于尤楚红正全力上冲,避无可避,唯有以碧玉杖迎击。
  若徐子陵是一般高手,以尤楚红积近百年的经验功力,可以轻易卸劲反把徐子陵从空中扯下来,可是钢爪挟着火热的劲气迎头攻至,什么巧妙手法都派不上用场。
  无奈下杖头上刺。
  "噗"!
  劲气交击。
  尤楚红硬给震得堕回地面,徐子陵则被震得往高空抛飞,劲气翻腾,险些儿喷血,忙及时运转真气,并借其力道转化为冲势,腾升上四十多丈的高空,再转换真气越过望楼高墙,往东宫范围投去。
  以他之能,从如此高度掉下来亦肯定受伤,不过他有勾索在手,借点力当可安然着地。
  这变化对方无人能预先想及,登时拉远与李渊等夺命煞星的距离。
  就在此时,大喝如暴雷般在后方响起,徐子陵别头瞧去,一个像铁塔般壮健高挺的虬髯粗豪大汉,立在落返地面的尤楚红身旁,挥手掷出一枝重铁矛,迅如流星往他射来。
  徐子陵认得他是随李渊一起追杀他的高手之一,看他只是三十来岁的年纪,该不会是李渊请出山来的前辈名家,但手劲膂力惊人,不敢怠慢,螺旋劲聚,右脚一缩一伸,点往矛尖,看似硬撼,用的其实是巧劲。
  "蓬"!
  重矛斜飞,徐子陵身法加速,改变方向,大鸟般往东宫林木最茂密的花园投去,只要再发两弹迷惑墙头守军耳目,加上没有高手拦截,他将可逃出这可怕的地方。
  谁想到寇仲说的入宫游玩,会变成眼前的模样。
  寇仲滚离石之轩近十丈后,体内长生气运转十多遍,不但化去对方入侵的真气,本身气劲亦回复过来,又信心大增,斗志旺盛,更知若不存拼死之心,小命必然难保,因为正如徐子陵所说的,他或徐子陵单独决战石之轩,实是有死无生之局,所以必须改变力战的劣况。
  两手轻按地面,换转真气,出乎意料的弹往半空,井中月向凌空迫来的石之轩重劈过去,笑道:"这招叫”用谋”。"
  石之轩那想得到他敢反击,既能反击兼且此刀封死他所有进路,而此际正凌空掠行又难施不死幻法,怒哼一声,双拳轰出。
  "蓬!蓬!"
  先后两拳准确无误的命中井中月,以石之轩之能,在寇仲这蓄势以发的全力一刀下,亦不得不被迫堕地上,寇仲则借力飞开,落往侯希白躺地处,还哈哈笑道:"有劳相送!"
  石之轩知追之不及,显露出绝顶高手的风范,两手负后,油然道:"石某人仍是维持原议,若你们明天黄昏不把《寒林清远图》交出来,石某人将把你们假扮司徒福荣的秘密告诉尹祖文,你们该知会有什么后果。"
  寇仲刚落在侯希白旁,正要提脚踢去,闻言虎躯剧震,缓缓别过头去瞧石之轩,脸色有那么难看就那么难看,双目射出不能置信的神色。
  石之轩的话像一盘照头淋下的冷水,使他深切体会到侯希白早前的警告,他们实低估了石之轩。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石之轩好整以暇的道:"你们以为能瞒得过我吗?司徒福荣来得凑巧,又是与宋缺有关系,本身已非常可疑。不过只要你们听教听话,石某人绝不会跟你们为难,甚至你们要对付香家我也不会阻拦。"
  寇仲头皮发麻的道:"然则你索画有何作用?"
  石之轩耸肩洒然道:"石某人不须向你解释吧!"
  寇仲叹道:"可是《寒林清远图》并不在我们手上,夺画者另有其人。"
  石之轩微笑道:"这个我不管,明天黄昏时你们若不能把画放在希白小厅堂的桌子上,你们只好设法杀出长安。"
  接着飘往殿心,立在地道入口的方砖上,淡淡道:"你们可由地道离开,我保证不会偷袭你们,且会为你们弄好另一端出口的关盖。此地不宜久留,子陵成功脱身后,李渊定会来亲来视察,你该明白我在说什么,这样一条地道,封闭了实在可惜。"
  石砖缓缓移开,石之轩一闪不见。
  寇仲颓然苦笑,蹲身为侯希白解开穴道,石之轩用的虽是独门手法,仍难不倒他这曾做过神医的长生气专家。
  侯希白猛坐起来,睁目嚷道:"寇仲快逃,石师来哩!"
  寇仲心中一阵感动,心付石之轩说他未失知觉之言只是诈语,搂着他肩膊道:"这是否你被制前要说的话。"
  侯希白清醒过来,张目四望,骇然道:"石师呢?发生什么事?"
  殿门传来异响,火光从门缝透入。
  寇仲跳将起来,迅速封上短地道的入口,扯着侯希白往长地道入口奔去,道:"好的消息是子陵成功脱身,坏的消息待回家再告诉你。"
  两人没入地道,入口迅速关闭,空广的太极殿像从没发生过任何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