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信心危机

作者:黄易

寇仲和徐子陵在廖南引领下进入横贯广场,来到马儿所在地方,一名禁卫军头迎上来。
  廖南向他介绍过两人后道:"这位是御骑长程莫大人,赛场的事归他负责。"说罢告退离开。
  程莫上下打量两人,笑道:"听说两位球技名震太行,曾重挫吐蕃的著名球手。"
  接着压低声音道:"那四个吐蕃球手在这里曾战无不胜,岂知回程返国时竟饮恨两位手上。所以皇上听得两位来到长安,立即命人召你们入宫献技。"
  两人听得心中发毛,要知唐宫高手如云,李渊本身既为一阀之主,又深嗜此道,自亦球技了得,竟然在球场上连战皆北,可推知打马球不能单靠武功,还要讲球技,程莫一番话,登时动摇他们本是十分笃定的信心。
  程莫友善的道:"在皇宫打球有这里的规矩,有人专责唱筹;得一分为一筹,增加一旗,失一筹者拔去一旗,以红旗记分。记着若皇上入球,你们必须停下高呼万岁,其他人入球叫好便成。打入三球为一盘,三盘为一局,那时要看皇上心意,或小休片刻,甚或入殿喝酒。"
  两人至此才明白场外红旗的作用。
  程莫指着放在一边插在木架上近百枝打马球用的曲棍道:"这批是上等鞠杖,专供外宾使用,两位可任意选择。哈!两位该没想过会到宫内来打马球吧?所以没有把自己的便当带来。马儿也任两位挑选,选妥后我会带两位去试场地。"
  寇仲忍不住问道:"我们今天担当那一门子的角色?"
  程莫欣然道:"今趟与皇上对赛的是波斯来的王室队,人选早已定好。你们且在场边准备,在第一局打完后下场作示范表演,齐王府会派出球技最超卓的两个人来和两位作赛。好啦!两位可开始挑选,我处理一些事后回来领你们去试场地。"
  程莫到别处去时,两人移到鞠杖架旁,寇仲苦笑道:"我的心儿现在卜卜狂跳,怎办才好呢?看情况观赛者没数千也有数百,给千百对眼睛瞧着我们两个雏儿上场示他娘的范,和上刑场受宰没大分别。"
  徐子陵从架上取起一枝鞠杖,拿在手上试试份量,道:"非常坚固。"
  寇仲闻言亦取一根,鞠杖尾端呈半弦月形,绘上艳丽的花纹。叹道:"这鬼东西要比我的井中月难用。"
  徐子陵微笑道:"小子又失去信心哩!这正是大师级的人物和一般武术高手之别。
  一般高手是只专一技,换过别的兵器就缚手缚脚,发挥不出平时的水准,更兼骑术有限,在赛场上当然比不上专精打马球的高手。大师级的人物却有点石成金的本领,什么井中月、马球棍拿上手都可发挥得淋漓尽致,加上人马如一,就算发明打马球的也只能食我们马脚踢起的泥尘。明白吗?"
  寇仲精神大振道:"徐小子教训得好,我已忽然变成马球的大师。来!拣件称手的。"
  马上的寇仲接过程莫拿来的马球,拿上手只觉轻飘飘的,比拳头稍细,空心、涂红漆加彩缯,可想像被鞠杖击中时在场中冲动的情景。心中不由暗自叫苦,这马球肯定不易操控。
  往徐子陵抛去,他接过后眼中亦露出一闪即逝的骇然之色,可知感受与己相同。
  程莫道:"趁宾客尚未入场,两位可随意在场上打几球好熟习场地。"
  寇仲那敢献丑,心忖外行遇上内行,只是把球儿该放何处已可能露底,还是先看李渊打一盘稳妥点。忙道:"皇上未开球,那轮得到我们。我们还是随便走走踩踩场地便成。"
  徐子陵明白他的心意,将马球抛回给程莫,不待他说话策骑往赛场奔去,布置场地的众禁卫均露出注意种色。
  徐子陵故意卖弄,真气输入马体,加速奔至场沿,然后纵骑跃起,横过近两丈的空间,健马着地时,他半边身向下俯,以"独门手法"运杖挥击,贴地扫过,发出虎虎风声。
  众禁卫何曾见过如此马术,齐声喝采。
  后面追来的寇仲信心大增,也跃马横空,眼看两四马撞在一起,两骑倏地分开,往两角旋风般奔去。似飞冲出角线外去,两马分别人立而起,仰首长嘶,再凭着地的后足就那么滴溜溜的转动马躯,直至面向场心,前足探前落地,箭矢般驰往场中。
  两人亦不闲着,手上马棍随着身体在马上灵活的前俯后仰或侧身等动作,对球场上幻想的球儿横扫直截,花样百出,看得场上的禁卫如痴如醉,采声雷动,叫好不停。
  此为两人拟定的打马球策略,就是"十成马术,三成功夫"。人马如一是跋锋寒独创,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马的表现如何出神入化,别人绝不会怀疑到武功上。
  他们从一边奔往另一边,醉翁之意不在表现马技,而在对鞠杖的掌握。
  两人在场边甩蹬下马,众禁卫争先恐后过来伺候。
  程莫边鼓掌边道:"蔡兄匡兄请过来。"
  两人应声瞧去,见程莫和十多名御卫正众星拱月般拥着一个太监在场边说话,只看程莫对他尊敬的神态,可知此人在宫内很有地位。
  这太监中等身材,年纪在五十许间,容貌并不出众,但衣着极为讲究,头戴黑色饰金花的冠帽,身穿朱色阔袖上衣,青绿色花边,腰束嵌玉革带,白裙,脚踏黑白双间如意履,予人整齐洁净的感觉,浑身似不着一尘。
  两人趋前施礼问好,倏地心生警兆,感到一阵寒气渗体侵来。
  以寇仲和徐子陵之能亦暗吃一惊,晓得此人已臻隔空试探别人虚实的武学境界,武功可能在李渊之上,忙收敛约束体内真气。
  他们同时想起一个人。
  果然程莫恭敬道:"这位是大宫监韦公公,皇上所有事情均由韦公公安排打点。"
  两人心中暗凛,心忖难怪侯希白对他如此忌惮,确是有两下子。皇宫内卧虎藏龙,像韦公公这种长年伺候皇帝的高手,名虽不显于江湖,事实上却不在一般名家派主之下,不由对他特别留神。
  韦公公一对眼似乎没精打采、暗淡无光,不论看什么都没半丝变异,像对世上所有事物全然无动于衷,似乎非属于活人的,只是用来填补眼窝的黑洞。可是眼力高明如徐子陵和寇仲,却从他眼神的神秘莫测、冷静不变,瞧破这是基于某种特别的功法,故能把眼神完全敛藏不露,达至真人不露相的至高境界。
  韦公公似望非望的扫视两人,皮笑肉不笑的道:"两位骑技非常了得,教人大开眼界,待会只要肯尽心尽力有所表现,皇上必有赏赐。"
  他说的四句话,声调刚和他的目光相反,变化多端,由暗哑低沉,变得尖声尖气,忽又滞闷下来,若断若续,其阴阳怪气保证一听难忘。
  寇仲躬身答道:"我两兄弟必尽力而为,请韦公公多加提点。"
  程莫笑道:"韦公公一向少与宫外人说话,对两位是另眼相看哩!"
  韦公公露出个难得的笑容,淡淡道:"我这作下人的,只是为皇上动了爱才之心,待会皇上见到你们惊人的马技,肯定会非常开心,就看你们能否把握这机会。"
  接着双目微睁,精芒乍闪倏没、投往皇城的方向,平静的道:"第一对宾客来哩!"
  两人别头瞧去,入目的赫然是李密和王伯当,在一位小官陪同下进入横贯广场。心中同时涌起异样感觉。
  从韦公公异乎寻常的眼神反应,可知韦公公心中明白李密到场所为何事,至此可肯定李渊确有除去李密之意。
  没有李渊首肯,李密岂能踏进广场半步。
  韦公公架子极大,再没兴趣与两人说话,着程莫带两人到一旁等候。
  继李密之后,宾客鱼贯入场。
  不片刻,东西看台座无虚席,闹哄哄一片,充满节日的气氛。
  直至此刻,徐子陵和寇仲始明白为何李渊召他们入宫戏技。因为长安的上层社会需要新鲜的刺激,而他两个外来人刚好给他们提供这方面的享受。不过他们能否下场表演,先要韦公公的法眼认可才成,故此韦公公多一番鼓励他们尽心尽力,因为若他们表现不够出色,李渊会失面子,韦公公则肯定受责。
  东西两看台合起来有近千之众,长安的重臣巨贾,官绅名流带妻携儿的前来观赛,还有李渊的皇亲国戚、凑热闹的妃嫔成为一个套交情攀关系的场所,吃得开者满场乱飞,喧闹笑语,可与年夜宴的热闹比拟,只是一在夜晚,一在白天。
  贵妇仕女们大部份穿的是流行的胡服,活泼多姿。
  座上客他们认识的不少,除李密和王伯当外,沙家上下全体到场。可见他们成功融入长安的社交生活,其他如胡佛、胡小仙、池生春、薛万彻、冯立本、常何,封德彝、尔文焕、乔公山、兴昌隆的卜杰、关中剑派派委主邱文盛、李靖夫妇、裴寂、刘文静、萧瑀、独孤峰、宇文仕及等均有出席,一时不胜枚举,其况之盛,可以想见。
  甲胄鲜明,持戈鞠朝的御林军在四方列队。从承天门直抵赛场,铺上长达数百步的红地毡,禁卫沿地毡两旁站岗,以人筑成李渊出宫的御道,尽显大唐的威势,李渊的气概。
  寇仲和徐子陵缩在安置马群赛场西端一隅,幸好程莫照顾有加,使人搬来两张椅子,让他们不用干站。
  此时商秀珣在大管家商震、大执事梁治、他们的好朋友骆方和黎大姐陪同下入场,由韦公公亲自招呼,她一身男装仍不能掩其绝色分毫,登时吸引全场的目光。
  寇仲叹道:"美人儿场主来也没用,沈美人根本没有机会出席,张婕妤究竟可用什么借口不让她参与这宫内盛事,照道理以沈美人的才智,该感觉不妥当。"
  徐子陵道:"张婕妤尚未见踪影,待见到她再说吧!我现在反不那么担心,至不济我们可死跟李密,阻止独孤家加害美人儿军师。"
  寇仲沉吟片刻,有感而发的道:"这就是做奴材的滋味,躲在一角干等,待会还要耍猴戏。不过不幸中之大幸,我们至少可先看一盘从中偷师,若开始即由我们落场,必笑破所有人的肚皮,还以为我们表演滑稽杂耍呢!哈!我的老朋友来哩!"
  鼓乐声起,奏起欢迎外宾的胡乐。
  鼓掌喝采声同时响起。
  一行三十多众的波斯来客,在常何和温彦博陪同下,从皇城方向策马进入横贯广场,波斯中只有六人是一身打马球的轻便马装,其他看来该是外交官员和波斯商人,可见打马球是为两国相交的手段。
  韦公公和程莫迎上招呼,把他们领往设于东看合虚位以待的前席处。
  寇仲道:"我们另一位老朋友云帅肯定是打马球的高手,说不定打马球还是他发明的,那时他作客吐蕃。"
  徐子陵笑道:"又胡言乱语哩!"
  寇仲苦笑道:"不胡言乱语怎成?见到这批波斯来的马球高手,人人精神抖擞,挂在马上的球棍等如神兵利器,我真怕出丑。"
  徐子陵道:"我们在球技上是雏儿,若你还来个怯场,不如趁早去告诉韦公公我们齐齐拉肚子了事,可免丢人现眼。"
  寇仲哈哈一笑道:"我怎会怯场?他娘的!待会我们以长生气遥控马球,管它如何轻巧如何难控制,也要变得随我们心之所愿。我们的长生气也是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包保没有人能看破,还以为我们球技了得,了得至可令球儿拐弯,哈!"
  徐子陵点头道:"这提议还有些建设性。"
  寇仲兴奋起来,道:"我不知在那里听人说过,江湖传言假如寇仲和徐子陵联手,天下无有能匹敌者。两个胜一个虽不光采,但在赛场则叫团体精神,唉!把太行双杰变成天下第一的一对马球手,真不知是吉是凶。"
  徐子陵道:"这个烂摊子必须待人收拾,幸好关外是李世民的天下,由他向太行派的头子说话,那到他不乖乖合作。"
  寇仲仍想说话,蓦地腰鼓、铜鼓、贝鼓一起震天作响,接着琵琶、横笛、等案、洞萧、竖模等齐奏,鼓乐喧天。
  东西两席全体人起身肃立,迎接从太极宫正门楼承天门开出的队伍。
  在十六名禁卫策骑开路下,李渊一身轻便马装,马侧挂着特别精美的御用鞠杖,乘马入场。
  跟在他马后是李元吉、李神通和李南天,都是打马球的劲服长靴,一副落场比赛的款儿。接着是李渊最宠爱的三位爱妃,竟也是一身马装,尹德妃冷艳、张婕妤秀气、董淑妮娇媚,三女争妍斗丽下,为赛场更添春色。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原来是李阀队对波斯队,难怪没我们的份儿。"
  徐子陵沉声道:"沈美人军师来哩!"
  寇仲目光往三妃身后投去,果然见到沈落雁杂在字文伤、独孤凤、尤楚红和一众地位较次的妃嫔中,在她稍前的赫然是李秀宁。
  徐子陵道:"这一招更绝,商场主根本没机会和她私下说话。"
  欢呼喝采声中,李渊昂然入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