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泥足深陷

作者:黄易

寇仲将钱袋搁往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坐下笑道:"这袋金子可是用小命博回来的,池生春找人在路上杀我,以嫁祸关东剑派,给我来个装作走错路,他便无所施其技。他娘的,池生春这人真要不得,笑里藏刀。"
  又道:"福荣爷在外面见谁?"
  徐子陵目光落在钱袋上,答道:"是胡佛偕女儿来向福荣爷话别,为的当然是能在飞钱生意分一杯羹。我打过招呼后推累进来休息,唉!胡小仙的媚眼儿抛得小俊晕头转向,令人担心。"
  寇仲沉吟片晌,道:"见过婠婠吗?"
  徐子陵摇头道:"你去和她说吧!"
  寇仲沉声道:"明晚如何?"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就这样决定。"
  婠婠秀眸紧闭盘膝坐在寇仲榻上,到寇仲在床沿坐下,始张开美目,道:"你们何时回来?"
  寇仲道:"明天!绾大姐可否先答我一个问题,香家和魔门究竟是什么关系?"
  绾绾玉容平静,淡然道:"这和杀石之轩有什么关系?"
  寇仲道:"因为石之轩想对付池生春。"
  绾绾默然片晌,叹道:"石之轩要对付的并非池生春,而是赵德言。现在魔门中最有实力与石之轩争圣尊宝座的是赵德言。你可知颉利曾派人到长安来与李渊说话,保证不会插手李世民攻打洛阳一事,如非有赵德言在背后怂恿,颉利怎会这般好相与。"
  寇仲道:"竟有此事!那你何苦仍要为香家隐瞒,即使将来统一圣门的是绾大姐,香家亦不会向你效忠。"
  绾绾微笑道:"少帅可知香贵本是我阴癸派的人?"
  接着淡淡道:"严格点说香贵是我们赚钱的工具,巴陵帮只是他掩饰其真正身份的幌子。哼!香贵此人最爱趋炎附势,见赵德言背后有突厥人撑腰,竟敢对我们阳奉阴违,暗中为赵德言办事,终有一天我会教他后悔他的所作所为。我可以说的就是这么多。是否明晚动手?"
  在黄昏淡茫的光线中,穿上水靠的徐子陵和寇仲潜进流经长安城西北的渭水,目送载着宋师道等人的风帆顺流东进黄河。出关时会有人扮作太行双杰,不会露出破绽。
  两人上岸时,黑夜来临大地,长安城亮起的灯火,益显这天下三大名都之一的城市的宏伟壮观。
  两人伏在岸旁一处浅滩的乱石后,耐心等待李密的船队。到关外有水陆两路,当然以水路方便快捷,从城西北永安渠的码头,经渭水入大河,两天后可过关离境。
  寇仲叹道:"李密和他的人分坐三条船,若李密不是把沈美人藏在他那条船上,会令我们很头痛。另一个问题是我们根本不晓得她被安放在那一艘船上。"
  徐子陵道:"这个我反不担心,李密心中有鬼,肯定会把沈落雁带在身边,以防不测。若你是李密,会怎样分配船队的手下?"
  寇仲沉吟道:"换作是我,会把能作战者集中在一艘船上,粮食和辎重置于其他船,发生突变,亦有应付之力。"
  徐子陵点头道:"李密是能征惯战的统帅,想法该与你大同小异,所以那艘船最轻便灵活,就是我们的目标。"
  寇仲叹道:"我真不明白李密,有谓走得和尚走不了庙,即使他能安抵关外,他自己的家人和部下的亲属仍留在长安,如他叛唐自立,岂非祸延亲人?"
  徐子陵道:"所以他要倚赖杨文干,照我猜他大部分手下都被蒙在鼓里,不晓得李密此行真正的目的,否则岂肯舍弃妻儿陪他去冒险。"
  寇仲点头道:"这正是李密千方百计要得李渊批准的原因,首先是要手下安心随他出关,其次是让家人亦有溜走的机会。否则以李密和王伯当的身手,应可轻易溜掉。"
  天色渐暗,夜幕舒展,天空现出月儿和星星。
  寇仲皱眉道:"有点不妥当,为何不见李密船队的踪影?"
  徐子陵正要说话,急剧的蹄声从岸上传来,两人骇然瞧去,李靖沿崖岸策马奔来,还带着两匹空骑。
  两人心知不妙,忙从藏身石滩处跃出,飞身迎上。
  李靖见到他们,道:"快上马!随我来!"
  两人飞身上马,迫在李靖身后。
  李靖策马往东疾驰,嚷道:"李密临时改水路为陆路,于半个时辰前出城,幸好我一直在暗中留意他们。"
  两人暗呼惭愧,如非李靖放不下心,他们将失话交臂,沈落雁则要完蛋。
  李靖道:"李密猜到皇上要杀他。"
  寇仲道:"李密极可能是在沈落雁痛陈利害后醒悟过来,他娘的他明知如此仍要一意孤行,还掳走对自己有情有义的旧部,李密还真是人吗?"
  徐子陵放骑追近李靖,问道:"李大哥晓得李密采取的路线吗?"
  李靖答道:"若要躲避追兵,李密必须借林木掩护,最理想的当是长安东南三十里外的帽子林,这片树林覆盖着方圆达百余里的山丘平原。以李密的行军经验,有各种方陆摆脱追兵,更可选不同位置出林。"
  寇仲听得头皮发麻道:"那怎办才好?半个时辰可走毕三十里,李密现在该在林内,我们怎样找他?"
  李靖领着他们朝山地高处奔去,道:"放心!我和红拂分头行事,她正紧缀在他们队后。"
  三人不再说话,全速催骑,不一会奔至山地高处,下方现出一片广润的密林河道,往四面八方延展至地平尽处,长安变成星光似的暗黑一点,位于西北地平远处。
  寇仲深吸一口凉气道:"我担心的是李渊会在他入林前截着他。"
  李靖道:"我和红拂商量过这问题,假如皇上真的在入林前把李密的车队截着,红拂会现身向李密讨人,揭破他掳走沈落雁的事,那皇上将难以入罪沈落雁。"
  徐子陵穷目搜索,看有否宿鸟惊飞的情况,但因林区范围辽阔,夜色下较远的地方便难看得真切,苦笑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大嫂揭破李密阴谋,李密老羞成怒下势将起而反抗,那独孤家的人可趁兵荒马乱之际乘机害死沈落雁。"
  寇仲紧张的道:"大嫂会以什么手法通知我们她的位置?"
  李靖显是心情沉重,沉声道:"她晓得我们会来到这居高临下的位置,在适当时会以镜子反映月光朝这方反照过来。"
  话犹未已,远方二十里许外的林木间现出一点红芒,瞬又滚去,如是者三次。
  三人瞧得脸睑相觑。
  寇仲皱眉道:"这似乎不是镜子的反照,而是火的光芒。"
  徐子陵灵光一闪,喜道:"我明白哩!很可能是李渊在李密的人中布有内鬼,根本不怕李密能飞出指隙外去。"
  寇仲大喜道:"有道理!李渊要收买李密的人确是易如反掌。"
  说罢跳下马来,道:"伏兵该在林外恭候李密,只要我们在李密出林前赶上他,便有机会把沈美人抢回来。"
  此时又见光影,离开适才火光显现处达五里之遥。
  李靖仍踞座马上,一呆道:"这该是红拂的镜子。"
  徐子陵道:"这代表李密兵分两路,以甩掉追兵。"
  寇仲分析道:"有资格让李渊收买的人,肯定是深悉李密计划的心腹,所以李密在林内的位置,该以内鬼的火光为准。李大哥去找嫂子,我和子陵去追李密。"
  李靖关心娇妻,没法下只好答应。
  两人脱掉水靠,戴上黑头罩,在林木间的漆黑中全速飞掠,把身法提展至极限,终在出林进入关东平原前两里许处,追上李密的马队。
  李密队内没有马车,全是轻骑,匆匆而行,近三百人默默赶路,气氛沉重。
  两人扑上一株老树之巅,俯瞰队尾的情况,借助暗淡的月色星光,用足眼力仍看不到沈落雁的踪影。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我们从旁追上去,见到沈美人立即不管他娘的下手抢人,来个大功告成。"
  徐子陵想不到更佳的办法,点头答应。
  两人逢树过树,无声无息的赶上马队,直追至队头,终有发现,立即心中叫苦。
  李密和王伯当两骑领路前行,后面一骑马背上坐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箱,安然缚在装于马身的木架子上,由人牵马随行。
  李密和王伯当均不是省油灯,即使寇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挑断木箱缚索,无论手法多快,亦将难逃陷入敌人重围的命运,任他们武功通天,怎敌得过以李密和王伯当为首数百身经百战的武士。
  犹豫间,李密和王伯当带着沈落雁离开密林,进入广润的关东平原的疏林区。
  两人伏在密林边缘的一株树上,苦无良策。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边道:"怎办才好?我们顾得抬箱子就难以从容逃走。"
  徐子陵瞧着敌人匆速出林,当机立断道:"我们先设法混入敌队中,伺机抢马,只要能逃返密林就成功哩!"
  寇仲同意道:"就这么决定!"
  两人立即行动,横跃过去,觑准敌队最后两骑,从上扑下去,人未至发出指风,点中目标的穴道。两人无声无息的落在马背上,把那两个要倒跌下马的身体揪着,轻轻放到密林边缘一旁草叶密茂处,顺手取去他们的头盔。
  前方数骑心神全集中于赶往林外,兼之夜色深沉,悄然不知身后两队友换了人。
  蓦然后方蹄声响起,登时惹得队尾的人纷纷回头张望,两人心叫糟糕,想不到队尾后尚有队尾,听蹄音来者有十余骑之众,忙勒马不动,留在密林边缘处,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应变,唯一的方法是把头盔拉下,压至眼沿,希望黑暗中敌人看不真切。
  十多骑循李密队伍经行的路线冲至,出奇地看也不看避往一旁的徐子陵和寇仲,还自催骑出林,领头的人高喝道:"光禄卿留步,皇上圣旨到!"
  两人瞧清楚领头者竟是韦公公,醒悟过来,晓得李渊终告出招。
  李密方怎想得到李渊的人会在此时刻出现,一阵慌乱,队形涣散,李密的手下把驮着箱子的马儿团团围住,不让来骑看见。李密和王伯当则脸色凝重的策骑回头,迎接圣旨。
  寇仲和徐子陵心叫侥幸,李密方注意力全集中传旨的韦公公身上,没暇留意他们。
  李密的人纷纷散往一旁,让来骑通行,到双方临近,勒马停定,韦公公以他阴阳怪气的声音道:"光禄卿李密接旨!"
  李密和王伯当交换个眼色,李密竟不下马跪地接旨,仍高踞马上不耐烦的道:"我今趟出关是由皇上亲自赐准,为何忽然又来圣旨?"
  韦公公道:"皇上有命,光禄卿李密须立即返长安见驾。"
  李密方人人听得睑脸相觑,鸦雀无声,气氛沉重至极点。
  寇仲和徐子陵至此方知李渊的手段,此时的李密如出笼之鸟,怎肯舍弃手下孤身一人回长安接受不测的命运。更大的问题是强掳沈落雁随行,若此事给揭破,任李密舌粲莲花,亦百词莫辩。整个对付李密的阴谋一个环节扣着一个环节,李密此时是泥足深陷,再无选择。
  李密仰望星空,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徐徐呼出一口气,道:"我不相信这会是皇上发出的旨意,韦公公请回吧!"
  韦公公哈哈一笑道:"密公好胆,竟敢违背皇上旨意。唉!那群人鬼鬼祟祟的,是否有什么不能见光的事物?"
  李密脸容一沉,道:"念在一场相识,韦公公最好立即掉头离开,否则莫怪李密不念旧情。"
  韦公公竟不动气,哑然失笑道:"我韦公公自十八岁开始伺候杨坚,从没有人敢对我说这种话,佩服佩服!"
  忽然从马背跃起,发出尖啸,往李密扑去,李密和王伯当立即衣衫拂扬,马匹跳步,只看其声势,已知这唐宫的太监头儿,气功已臻登峰造极的境界。
  各人纷纷掣出兵器。蓦地前方火光大盛,看也看不出有多少人马,从前方疏林埋伏处策骑冲出。同一时间密林内蹄声四起,李密一方顿变陷身前狼后虎的中伏劣境。
  "砰砰"之声不绝于耳,韦公公两袖飞舞,凌空下击,以李密和王伯当之能,此刻亦只有拚命苦抗,无法脱身。
  寇仲和徐子陵见机不可失,策马疾奔,往沈落雁所在冲去。
  形势混乱至极点,以千计的唐兵漫野遍林的从两方杀来,李密方领袖被缠,加上无心恋战,纷纷四散奔逃,不战而溃。
  寇仲和徐子陵目标清晰,见那群带着驮箱马儿的李密手下望北逃去,忙策骑急追。
  此时唐兵像潮水般把李密的人淹没,带驮箱马儿的十多骑给唐兵截着,战作一团。
  另一队十多人的唐兵往寇仲和徐子陵杀来,寇仲心情大佳,哈哈一笑,拔出背上井中月,一刀挥去,最接近的唐兵挥刀格挡,"当"的一声,硬给寇仲此重手法震堕下马。
  投身战场,寇仲就像龙回大海,浑身狠劲大发,不过因是局外人的身份,唐兵又非冲着他而来,加上他非是好杀的人,故刀下留情,只把敌人击下马背了事。
  徐子陵抽出挂在马背的马刀,反手一招,以刀面把拦在前方两人拍离马背,跟在寇仲背后,趁敌人尚未完成合围之势,挡者披靡的朝正惊惶跳蹄的驮箱马儿赶去。
  徐子陵连续击垮数敌,一把揪着驮箱马儿缰绳,寇仲冲往他旁,叫道:"点子来哩!"
  徐子陵百忙中回头一瞥,大吃一惊,竟是尤楚红和独孤凤策骑奔至,离他们只十多丈的距离。
  徐子陵忙拉着驮箱马儿朝反方向落荒逃走,寇仲押后。
  独孤凤显然认不出更想不到带走驮箱马儿的会是他们两人,娇叱道:"那里走!"
  若没有驮箱马儿,凭他们"人马如一"之术,就算对方骑的是高昌的汗血宝马,休想能追上两人。
  现在却是愈追愈近,双方间距离不住缩短。五骑逐渐远离喊杀震天的战场,在草原上展开追逐。
  尤楚红厉叱一声,跃离马背,凌空扑至。
  由卧龙居整理推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