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少帅精兵

作者:黄易

徐子陵于北邮山见李世民后的五天,寇仲抵达梁都,手下将兵见主子突然无恙归来,均欣喜如狂。
  梁都等若少帅军的京城,规模虽只是长安、洛阳那种大都会十分之一的大小,却是少帅军经济和军事的中心,训练兵员的营地校场设于城西北的丘陵山地,于高处筑有堡垒石寨,有一定的防御力量,可对循运河两岸从水道攻来的敌人构成威胁。
  一直感到自己一无所有的寇仲,见到众人努力建设的成就,当然大为欣慰。
  留在梁都的有宣永、高占道、虚行之和陈老谋,其他将领如白文原、焦宏进、卜天志、陈家风、洛其飞。
  牛奉义、查杰、陈长林和任媚媚都在少帅军势力范围内的其他城市各忙各的,为助寇仲争天下作好一切准备。
  寇仲坐上宣永为他牵来的爱马昂然入城,居民夹道欢迎,只从此点可知虚行之不负所托,治理得他的"少帅国"井井有条,连带曾在民众心底早留下美好形象的寇仲更受拥戴。
  驱马往城中心的少帅府途上,寇仲忍不住问左右道:"杨公没有来吗?"
  宣永答道:"少帅放心,杨公使人传来信息,此际尚未是离开的时刻,当虎牢被破,他会立即赶来。"
  高占道接口道:"杨公是怕若他离开,王军军心将更不稳,会加速王世充的败亡,他留在王世充旁,是要为我们争取准备的时间。"
  虚行之道:"不过他手下的家属已陆续潜来,我们沿途派人打点,到此后均被妥善安置。"
  寇仲开始感到肩头上挑的重担子,若彭梁被破,受苦的就是自己的子民。纵使李世民善待百姓,可是少壮兵员阵亡难免,大部份家庭都要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悲伤。
  陈老谋恃老卖老的道:"少帅不在时,我敢说没有人敢偷懒,不但把彭梁从废墟情况重建成有规模的城市,更把本是乌合之众的军队训练得有声有色。"
  寇仲欣然道:"这正是我回来后最关心的事。"
  宣永道:"少帅扬威塞外,视突厥大军如无物,我们的作为在少帅眼中恐怕只是小孩儿戏耍的伎俩。"
  此时进入少帅府,民众都拥在大门外,高呼万岁,情况激烈振奋。
  寇仲和众人甩蹬下马后接着千里梦的马颈笑道:"宣大将军你不用谦虚,说到练兵你们可比我在行。不过我从突厥人身上确学到点东西,明早到兵营时让你们参详一下,看是否管用。"
  众将轰然应诺。
  穿上鲜明甲胄,以绿和红为主色的少帅军从大门排列过广场直抵石阶上主建筑的正门,见到寇仲回来,人人士气轩昂,高举兵器致敬,动作整齐划一,与以前装备不齐,兵甲破旧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陈老谋在他耳旁怪声怪气道:"这就是金子的好处。杨公宝库加上曹应龙的藏宝,不但令少帅国兴旺富足。装备更比别人胜上一筹。"
  虚行之道:"我们的兵器弓矢大部份均是宋阀从水路由南方运来,宋家还派来各类巧匠五百人,为我们建船造兵器。没有宋家的支持,我们首定没有今天的局面。"
  寇仲放开爱马,由亲兵牵走,道:"现在究竟有多少可用之兵?"
  高占道低声答道:"我们遵照少帅兵贵精不贵多的指示逐步扩军,以免粮响需求过重兼影响生产,目前全国正规军总数在四万人间,分别驻在梁都、彭城、琅琊和东海四郡,全部是募兵,乡镇地方则由团兵轮更戍守。四万军中有五千是水师,由长林和天志负责。"
  宣永接口道:"梁都这里的兵力有二万人,以防止李子通或辅公佑从运河来袭。"
  虚行之道:"梁都已成我们最重要的军事中心,临海的东海郡则是我们的经济命脉,彭城由户部督监任大姐负责重建,由于彭城位处少帅国核心处,对我国安定有莫大作用,故此三地均须重兵驻守。至于琅琊为我国最北的重镇,亦不得不加强城防,以支援北边各城。"
  寇仲从心底涌起奇异的感觉,众人你一句我国,我一句少帅国,令他忽然感到自己变成一国之君,那种滋味怎都没法适当形容出来。
  寇仲长长吁出一口气道:"明白啦!那在需要时我至少可调动二万人出征,我会尽量与时间竞赛,把这批兄弟训练成纵横天下的少帅军,任他李世民十万大军,我也丝毫无惧。"
  说着在众将兵簇拥下朝自己的帅府昂然跨步。
  徐子陵卓立直峰,凝望星斗满天的夜空,感受着人的无奈和渺小。
  为了爱马,他必须坐船缓缓入蜀,但他却失去饱览三峡风光的心情。
  五天前与李世民的一席话,使他体会至深的是双方间的分别。对他这出身市井的人来说,直至此刻仍没法理解李世民对家族的感情。
  李世民出身世阀,免不了自少受世阀风气的熏陶,把家族的理想和声誉置于最重要的位置,就像忠于国君般对家族尽忠,要他公然反对家族是近乎没有可能的。
  不过有谓事在人为,李世民雄材大略,怎都该有办法。
  自己会否如李世民所料,最终被卷进寇仲争天下的漩涡去,泥足深陷?他曾数次想抽身离开,却因事情的发展,更因与寇仲深厚的兄弟之情,欲离难去。
  择善固执,什么对天下苍生有利,他将义不容辞的去努力。
  想通此点,心中的惆怅与失落一扫而空。
  徐子陵召来万里斑,跃登马背,沿长江飞驰而去。
  寇仲在高占道、宣永、高志明、詹功显四将陪同下,肩上立的是飞鹰无名,座驾是爱马千里梦,巡视练兵的野外校场。后两者为宣永的副将,是随宣永来投靠他的瓦岗旧部,年青有为,身经百战,专责练兵。
  在梁都东面的平原上,二万少帅军列成队形,等候寇仲登上设于小丘上高处的帅台检阅,旗帜飘扬,军势极盛。
  在晨早阳光下,人人士气昂扬,高呼少帅三次,响彻平原,令人热血沸腾,壮怀激烈。
  先巡视一匝。
  左边的宣永道:"这二万兵是我们少帅军的精锐,分作七军,中军四千人,左右虞侯各一军,每军二千八百人,左右厢各二军,每军二千六百人。以军、营、队作基本单位指挥行军进退。军有军旗,队有队旗,依旗号调动部署。"
  另一边的高占道笑道:"占道把当年少帅和徐帮主传给我们的搏击法训练他们的战斗技巧,成效卓着,上沙场时肯定不会吃亏。"
  寇仲道:"若在战场上正面交锋,即使敌人兵力在我们十倍之上,我仍有信心和李世民一较高下。可是你们也看到李世民攻打洛阳的情况,兵分数路,以排山倒海之势从四方八面而来,先把脆弱的城镇逐一蚕食,截断粮道,封锁水路,到我们分崩离析之际,再避开我们的锋锐,寻找我们的破绽,待我们只剩下一口气时全面扑击。薛举是这样被击垮,宋金刚亦因此脎羽而回。这是李世民的战略,若我们不能想出一套针对他战术的策略,恐怕根本没交手硬撼的机会,甫接战就完蛋大吉。"
  宣永等无不露出凝重神色,可知他们不是没想过这方面的问题,而是根本想不到对付办法。
  寇仲缓缓策骑,忽然间宣永道:"为杨公传话的人有否提及跋锋寒?"
  宣永摇头表示没有。
  寇仲立即多了一分心事,另一边的高占道问道:"少帅想到应付李军的方法吗?"
  寇仲露出一个充满自信的笑容,欣然道:"若没有办法,我会立即解散少帅军,大家返乡安享晚年。哈!别人或会低估李世民,我寇仲却永不会犯这错误。我还和王世充有一根本的分别,就是手下没有投降之将。"
  四将轰然相应。
  寇仲忽然举臂高呼道:"凡追随我少帅寇仲者,我寇仲一定不会亏待你们。"说罢发出命令,无名应声冲天而起,盘旋晴空,更添其威胁。
  这两句话以内功迫出,传遍全场,山鸣谷应。
  众兵齐声欢呼回应,万岁之声不绝。
  为手下打气后,寇仲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向途经的队伍打招呼,以强大无匹的自信感染每一个人,笑道:"只看号手、弓手、马军、步兵各类兵种配置齐备,布署有序,便知你们训练有方,绝不会弱我寇仲的名堂。"
  宣永忙道:"以中军四千人为例,号手四百、弓手四百、马军一千、步兵一千、辎重兵一千二百,合共四千人。"
  寇仲点头表示赞赏。所到处少帅军均在兵头指挥下欢呼和高举兵器致敬,寇仲则在马上举手还礼。
  跟在后侧的高志明忍不住问道:"少帅刚才指出李世民的战术,不会予我们与他正面交锋的机会,少帅究竟有何法应付。"
  寇仲没有立即答他,先豪气干云的高呼道:"我们少帅军为的是替天行道,为天下百姓的安居落业奋斗,只有我们来自民间的人,才明白民间疾苦,这正是汉高祖刘邦和秦始皇赢政的分别。"
  众兵更是欢呼回应,比上一趟更激烈。
  宣永等都听得心中佩服,寇仲谈笑间仍可不时着意激励士气,方法高明、简单、直接而有效。先许之以利,再为全军定下远大的志向目标,更隐隐为自己和李世民作出比较,使一向饱受世家大族欺压多来自民间的战士生出共鸣。
  不过这些话就算宣永等晓得说出来,绝不会有寇仲的威力效果。因为寇仲已成天下人人景仰的猛将和战略大家,与徐子陵同被认为是汉族人的光荣。他说的话,感染力自是无与伦比。
  寇仲尚未阅毕全军,已成功在军内建立起无可替代,使将士甘于死的地位,而他的感力正在于此,灵活变化,不拘成法。
  寇仲回答高志明的问题道:"上兵伐谋,待陵少从巴蜀赶回来后,我们立即攻占江都,有江都作后盾,大海将是我们的天下。任李世民三头六臂,也没法封锁大海,若他想那么做只是个笑话,哈!"
  众将精神大振,虽仍未能真个解决问题,仍感到前途充满生机。
  寇件问宣永道:"与锡良方面是否保持联系,他们情况如何?"
  宣永恭敬答道:"我们是互相支持,关系密切,现在竹花帮分裂成两个派系,一派由邵令周当家,以江都为基地,得李子通撑腰,但人数只占竹花帮四分之一,邵令周更被视为叛徒,他的女婿麦云飞作威作福,令邵令周不得人心。另一派由桂锡良作帮主,幸容为副,得风竹堂沈北昌和骆奉支持,在我们和宋家的助力下,势力遍罩江东。少帅慧眼识英雄,桂锡良和幸容都是可扶掖的人材。"
  寇仲闻得儿时玩伴卓然有成,大喜道:"立即请他们到梁都来见我,我有要事和他们商量,以武力夺取江都是下下之策,我们更负担不起那损失。幸好江都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举事用计均无比方便。他娘的!李子通这人反复无常,我早看他不顺眼。"
  高占道道:"李子通现在枕重兵于运河下游的钟离,结集船队,只须三天船程可北上到我们梁都来,若不能除去这威胁,我们势将动弹不得。"
  寇仲沉吟道:"给我挑出五百精锐好手,由我暇时亲自训练,既可作我亲卫,又可为从部内颠覆江都之用。若再有陵少和老跋帮手,李子通有何可惧哉。"
  宣永皱眉道:"李子通枕兵钟离,正是要我们难以分身攻打江都。内部颠覆除非能杀死李子通,否则只能制造一场混乱,作用不大。"
  高占道也道:"李子通深悉少帅厉害,宫禁城防肯定大幅加强,要刺杀他并不容易。
  听说他近日招揽大批亡命之徒,为的是要应付我们突袭。"
  寇仲微笑道:"你们算漏了杨公和他的五千劲旅。李子通和沈法兴长年交战,还要应付西面虎视眈眈的辅公估,如非江都城高墙厚,老李早被斩首了事。这人没有什么骨气,长年准备船队,好待见势头不对即卷铺盖逃走或投降,现在又向李家称臣。他娘的!
  就让我弄清楚他虚实后,想个办法把他收拾。"
  一直没作声的詹功显叹服道:"即使是我们想破脑袋都找不出解决方法的难题,到少帅手上立即变得轻松容易,像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办到。"
  寇仲哈哈一笑,此时视毕全军,众人勒马掉头,往山岗上帅台驰去。
  七军开始调动,准备演习阵法变化,以显示操练经年的成果。
  寇仲心中涌起万丈豪情,自出道以来,他没有一刻不是处在劣势恶境中,直至此刻仍是如此。如何于败中求胜?逆境谋生?正是他感到生命的意义所在。
  寇仲笑道:"只要我们把兵马练得其攻能像突厥人般灵活出奇,其守如李世民的沉着稳重,再在水师船只和攻守器械方面依鲁大师的著作用工夫。敌分而我集中,敌集中而我分,以奇制奇,以稳制稳。再得江都,天下至少一半落进我的口袋去,那时李世民休想能称雄中原。"
  宣永道:"宋鲁先生上月曾亲来梁都,传达宋阀主的口令,只要少帅能守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刻,他的大军会从海路开至。"
  寇仲心中暗叹,虽明知宋家军至快明春才至,但怎都存有点希望,期望宋缺能于十月前赶至,可是听到宋鲁亲传的消息,这幻想立告破灭。
  他虽说得信心十足,事实上有大半是夸大来振奋军心,纵使真能夺取江都,可是彭梁一带无险可守,区区四万兵可守得住多少座城池。一旦成败势,李世民将势如破竹的沿运河南下,最后他只能守着江都一座孤城,重蹈王世充被困的覆辙。
  关键处是看洛阳何时城破,若王世充可挨至明春,当然是另一回事。
  现在是七月,虎牢被破,李世民将直接攻城,王世充到那时能多挨一个月已相当不错。
  寇仲甩蹬下马,在四将陪同下登上帅台,演习在战鼓声中展开,只见倏进倏退,井然有序,配合无间。
  高占道道:"突厥人的优点在什么地方?"
  寇仲道:"突厥战士里随便找个人出来都是箭、骑、刀样样皆能的野战专家,战术是用奇,出敌不意,来去如风,攻时比我们汉人勇猛,逃时比我们溜得快,可以一边睡觉一边策马行军。哈!我是夸大点,不过却与事实非常接近。"
  他一边说话,一边观看自己少帅军依旗号生出的变化,先是五十人一队,当两旗相交,立变为五队合一的二百五十人为一队,到五旗相交,则十队合一成五百人一队,看得人目为之眩。无论如何变化,阵形仍保持整而不乱,可知宣永等为训练他们费尽心血,再非以前拉杂成军全凭斗志作战的乌合之众。
  只恨比起李世民的唐军,无论在实战和经验上均相差甚远。李世民手下将领随便找几个出来已非像高占道、陈长林这些没上过多少次战场的人能相比。
  寇仲暗下决心,定要尽力练军,使手下在上战场时不是去送死而是取胜。
  由卧龙居整理推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