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幽谷惊变

作者:黄易

会议上众人各陈己见,有人提议诈作撤离,事实上暗中潜往秘处;有人提议以船运走兵员,中途卸人,代之以石头,保持吃水深度,船上扎布假人诸如此类。
  总合各方意见,竟没有人支持一场大规模的行军动员,让少帅军从西疆的梁都,横过少帅国,到达临海的东海郡。
  只虚行之和宣永笑而不语,没有说话。
  任媚媚道:"梁都位于运河要冲处,屯驻重兵不但可迎击循运河北上或南来的敌人,且可支援南北的城镇,若真的抽空兵力,会影响我们少帅国的存亡。梁都可不像江都和洛阳那种坚城,若敌人准备充足,只要四至五万人即可把梁都重重围困,日夜攻打,那时我们将进退失据,军心大乱。"
  卜天志亦道:"若李子通兵分数路来犯,而我们的军队则因长途跋涉疲不能兴,兼之敌人实力是我们的数倍以上,我们势将无力反击,坐看城池逐一陷落。故以诈兵为上着。同样可达到少帅的要求。"
  寇仲心中暗叹,诸将的意见均以稳打稳扎为上,不敢犯险,提出的理由均在情理之中,究其背后原因,皆因少帅国是由他们一手建立出来,刚办得有点成绩,故特别珍惜。
  可是战争却是残酷的,是一个看谁损伤更大的游戏,有如下棋,舍此而得彼,着眼非是一隅的成败,而是全盘的胜负。
  与座诸将除宣永外从没有参加过大型的战争,多是帮会头领出身,当然不会像他般处处着眼全局。
  寇仲微笑向宣永道:"你怎么看?"
  宣永肃容道:"现在我们处于劣境,必须以非常手段才能突破难关。李子通与杜伏威和沈法兴缠战多时,仍能保江都不失,可知并非能轻易瞒骗的人。少帅在我心中是非常人,只有非常人始有非常手段,下属一切听少帅的吩咐。"
  寇仲首次发觉他这位首席大将于骁勇善战、沉着稳重两项优点外的另一长处,就是懂得如何配合作为最高领袖的他,令他在众见纷坛中,说出来的话更有份量。事实上寇仲仍未想得如何在不伤害手下请将的情况下,申述自己的看法。
  虚行之欣然道:"宣镇所言甚是,不论是黎阳之战。慈涧之战,少帅均是以奇兵制胜,说到用奇,天下恐无人能胜少帅。"
  众将全体露出心悦诚服的神色,因虚行之说的是天下公认的事实。从竟陵守城之战,挫退宇文化及、大破李密、扬威塞外,到虚行之提及最近的两场著名战役,寇仲确立了他无敌的威名。不过"无敌"的称誉并非永远可靠,如李密一铺就把所有筹码输掉,现在他们面临的情况更是凶多吉少。
  陈长林恭敬的道:"我们只是各抒己见,最后当然由少帅定夺。"
  寇仲哈哈笑道:"长林不必和我这么客气,大家是兄弟,自然是有商有量。哈!"
  顿了顿从容道:"我们对目标并无二致,只在达致的手段稍有参差。现在李子通高垒深城,按兵不出,令我们攻无可攻,也是守无可守。依孙子兵法,必须攻其必救之处,才可引他空巢而来。这必救之处就是我们骗他若形势危急,我们少帅军会放弃彭梁,撤往岭南,这是李世民绝不容许发生的事。而因时间无多,洛阳城陷在即,所以我们只有一个机会去骗李子通。劳师动众似属不智,但若我们视此为行军演习的机会,将可一举两得。用兵首重行军,即使在城外校场把军队训练至如臂使指,没试过长程行军的队伍始终称不上是精锐。至于如何应付李子通的突袭,这将是另一个问题。眼前要务,是引李子通从高墙后走出来,救其所必救。杨公的军队就是我寇仲的奇兵,至于其中细节,我们再仔细商议。"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众人明白他的心意,更信任他的判断,再无异议。
  寇仲不由怀念徐子陵,与他说话从不用费力气,像眼前简简单单一件事那须如此反覆申明。更可知无论将和兵,他的少帅军仍是中看不中用、而李子通正是供他练兵的最佳对象。
  终有一天,他的少帅军会在他悉心栽培下,变成纵横天下的无敌雄师。
  洛其飞道:"刚接到长安来的消息,李密奉唐主李渊之命往山东招抚旧部,随行者尚有王伯当等人,行兵途上忽接李渊诏命,令李密一人返长安议事,岂知李密抗命不返,继续东行,被唐军追兵斩杀。"
  寇仲心想又这么巧的,刚想起李密,就听到李密的死讯。
  少帅堂内人人露出震骇神色,议论纷纷,有为他的下场惋惜,生出感叹。
  李密聚义瓦岗,在中原一支独秀,大有取隋而代之势,可惜连续犯错,先是杀翟让使瓦岗军内部分裂,未能乘势西取关中,接着在元气未复下对王世充用兵,被寇仲大破于北邙,竟弃李世绩于黎阳投奔大唐,种下今天杀身之祸。
  宣永双目涌出热泪,颤声道:"大龙头在天之灵,可以安息啦!"
  寇仲顺口问道:"王伯当下场如何?"
  洛其飞道:"听说王伯当不但没有陪李密死,且没有获罪。"
  寇仲失声道:"什么?"他是目睹当时情况的人,王伯当怎能免难?除非他就是私通李渊的内奸。
  洛其飞见寇仲关心此事,继续报告道:"李渊派魏征携李密首级往河阴安抚李世绩,同行者尚有沈落雁,以示李渊对李世绩的信任。"
  寇仲向宣永道:"立即把这消息以最快方法飞报大小姐,她会非常欣慰。"
  宣永忙着人去办。
  接着众人再讨论行军细节,寇仲终于发觉他少帅军最大的弱点,就是缺乏经验丰富善于军队后勤补给的人才。
  军队的后勤补给由两大条件决定,就是本身的生产力和运输的部署,当军队远征他方,军需物资和粮饷的供应直接影响到远征军的成败。突厥人到那里抢到那里,以战养战,这方面问题不大,他寇仲却不能这么做。
  后勤补给又可大分为随军补给,就地补给和专线补给三方面。
  随军补给就是依赖军队征战携带的军用物资作应急性的补给,由辎重兵负起运输、保管的重任。在他的少帅军中,这方面的兵种并不完备,只是虚应故事,皆因少帅军只试过一趟出征,远程奔袭曹应龙、朱粲和萧铣的联军,由于速战速决,又不用攻城掠地,所以只每人随身携带足够粮草便成。但当对付的是李子通的城池,当然不可如此马虎用事。
  就地补给只适用于境内用兵,由旗下城池供应补给,至于专线补给则是通过设定的路线,把物资从大后方送往远离国境的前线,像李世民攻打洛阳,先沿大河设站,令物资可从关中送往关外。负责专线补给的补给军与辎重兵同样重要,对远征军是不可缺一。
  现在他少帅军总兵力达四万人,但真要出征,至少其中一万人须负责辎重和补给的工作,加上须人留守少帅国的重要城镇,实际上他可开往战场的军队将不过二万人。
  寇仲全力补救此一破绽,调将造兵,忙得天昏地暗,最后决定由卜天志负责补给、牛奉义主管辎重。
  一名亲兵匆匆入堂,禀告道:"宋家三小姐玉致求见少帅!"
  寇仲整个人从龙座弹起,失声道:"她竟来了?"
  徐子陵终进入幽林小谷,一个令他梦索魂牵却从未踏足的地方。
  他曾多次驰想幽林小谷是怎样一处人间胜地,直至此刻身历其境,始知是无法凭空猜想的。
  在群山环汇形成的宁静幽谷内,溪水于林木中蜿蜒穿流,溪旁婆婆树木间隐见几间小石屋,若他推断不错,溪水该绕过屋前,流至谷口形成清澈的池潭,再流往谷外去。
  谷内枫树参天,密集成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山崖峻峭,石秀泉清,能避世隐居于此,人生尚有何求?
  际此红日初升,小谷沐浴在晨曦之中,满山红叶,层林如染,阵阵秋风吹来,百鸟和鸣,清新之气沁人心脾。
  池中大石从水底冒起,或如磨盆,或似方桌,清泉石上过,小鱼结伴游,充满自由写意,不染尘俗的意味。
  徐子陵耳听流水淙淙,沿溪而行,绕过清池,踏着满枫叶的碎石小径,心神升华,一切似幻疑真,就像在一个美梦中不住深进,每跨前一步,离开冷酷无情、充满斗争仇杀的现实世界愈远。
  林路弯弯曲曲,忽然豁然开朗,一个优美的身形映入眼帘。
  就在屋前溪水旁一方盘石上,一女子双足浸在水内,正全神专意的洗濯衣裳,长发下垂,看不见玉容,但瞧其衣着神态,不是石青璇尚有何人?
  徐子陵却一震隔溪止步,看着对岸似不知他存在的女子,双目射出前所未有锐利凌厉的神光。
  石青璇在他心中形象的深刻,是外人难以理解体会的,纵使此姝体型神态、衣着有七、八成酷似,他仍一眼看破对方非是石青璇。他一颗心同时直沉下去,难道终来迟一步,石青璇已被对方加害?
  想到这里,立时杀机大盛。
  女子双手一颤,显生出感应,缓缓抬起俏脸、朝他瞧来。
  徐子陵心头剧震。
  竟是大明尊教的妖女"毒水"辛娜娅,当日他在小长安城外荒郊,见过她和烈瑕同行,不禁暗怪自己疏忽,竟想不及此,且恐怕悔之已晚!先不说在慈涧附近阔羯因他被玲珑娇杀死,只是石之轩辣手击毙"善母"莎芳和尽戮其随员,大明尊教绝不肯罢休。
  他们想杀石之轩不但力有未逮。日是无从入手,而石青璇遂成他们唯一的报复目标。
  他们能晓得幽林小谷的正确位置,当是得杨虚彦指点,由此可知杨虚彦终与石之轩划清界线,再不认他为师傅。这更可解释石之轩为何对侯希白这剩下的徒儿如此和颜悦色,爱护有加。
  辛娜娅美目透出冰冷的神色,神色却出奇地平静,缓缓起立,手上多出两把短剑,柔声道:"徐子陵!你今天死定哩!"
  徐子陵感到身后有三人迫近,仍是神色如常,双目杀机敛去,把一切杂念排出脑海之外,因为他已准备大开杀戒,为石青璇讨回公道,天下再没有人能阻止他。
  淡然道:"石青璇是否死了?"
  背后传来女子声音道:"石青璇已落入我们手上,你知机的就自废武功,我们可网开一面,让你们活下去。"
  徐子陵忽然整个人轻松起来,不但听出此女之话言不由衷,更晓得石青璇得石之轩和碧秀心真传,要杀她容易,想生擒她是没有可能的事。且以她的性格,于死亦不肯落在敌人手上。
  微笑道:"我从未学成自废武功这么高深的功夫,劳烦姑娘指点。"
  身后响起男性的冷哼。
  徐子陵一震道:"玉成!是你吗?"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徐子陵仰天长笑道:"好!段玉成!是男子汉的就告诉我,你们把石青璇怎样了。"
  对溪的辛娜娅冷笑道:"你既想知道真相,我们就让你知道。石青璇死哩!"
  徐子陵不为所动,一边抗拒段玉成凌厉特异的剑气,几可肯定他因练成《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武功,已脱颖而出,成为新一代的原子,沉声道。"玉成答我!"
  段玉成以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道:"她确已死哩!"
  徐子陵双目杀机一闪而没,双手负后。
  辛娜娅发出一阵得意的娇笑声,冷艳清美的玉容露出不屑神色,喘着气道:"仍不相信吗?还你香尸又如何?"
  徐子陵心神如被雷殛,井中月的境界终于失守,后方三敌在气机牵引下杀机大盛,同时出手,往他后背攻至。
  际此一刻,辛娜娅背后屋内一人穿门而出,双手捧着其状极似石青璇的女子,手足软垂,在臂弯内头往后仰,长发披脸散垂。
  这突然出现的人以黑布罩头,一身夜行黑衣,只露出双目,但徐子陵却可肯定对方是大明尊教的"大尊"许开山。
  除烈暇外,大明尊教武功最高强的几个人尽集于此,可知他们要杀石青璇和他徐子陵的决心。
  他终是低估敌人,安胖子的所谓"知会"更充满误导的成份,但已无暇分辨他是无心之失还是蓄意陷害。
  许开山一言不发,把手上似再没有任何生机的女子照头往他抛来,同时追在其后。
  一拳轰上。
  辛娜娜跃往半空,越溪杀至。
  徐子陵刹那间陷进前后受敌,不知该伸手去接可能是石青璇的遗体,还是应付敌人雷霆万钧的强猛攻势的劣境。
  只要许开山有接近石之轩的身手,而辛娜娅则不在烈暇之下,不要说难为石青璇报血海深仇,恐怕将自身难保。
  由卧龙居整理推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