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悔之已晚

作者:黄易

寇仲匆匆赶到少帅府内堂,二十八名在门外守护的宋家子弟兵人人年少力壮、气宇轩昂、虎背熊腰、神气剽悍,一式青衣劲装,腰佩马刀,显是宋家军的精锐,于此非常时期,负起随行保护之责。
  众人先向寇仲肃立敬礼,双目射出崇敬仰色,其中一人趋前施礼道:"二小姐在堂内等候少帅。属下宋邦,拜见少帅!"
  寇仲的心早飞进内堂,恨不得三步变作一步抢进门去,却不得不向宋邦有所表示,一把抓起他双手,微笑道:"辛苦各位兄弟哩!"
  众人齐声应道:"能为二小姐和少帅办事,是我们的光荣。"
  寇仲给他们的整齐一致吓一跳,就像早知他会如此说话,预备好回应以的。
  宋邦低声道:"少帅请入堂见二小姐。"
  寇仲忽然心儿卜卜的跳起来,离开宋邦,往大门走去,众宋家军让往两旁。
  跨过门槛,宋玉致优美高贵的倩影映入眼廉,这美女背着他立在窗前,凝望窗外花园的景致,她以吉绿色花巾裹发,深红色锦带束结,穿的是粉绿翻领袍,乳白色紧袖上衣,下穿蓝、白、金三色相间条纹裤,黑革靴,英姿佩爽,又不失女性的抚媚。
  寇仲的感觉就如一个离乡别井长期在外闯荡的游子,走遍万水千山,苦抗各式引诱后,终回到阔别已久的娇妻身旁,虽然宋玉致顶多只算是他的未婚妻子。
  寇仲战战兢兢的轻步移到宋玉致香躯后,生出把她拥入怀内的强烈冲动,至少也要抓着她有如刀削的动人香肩,却终是怕冒犯她,令她不悦,只好柔声道:"致致!我来哩!"
  宋玉致语气平静的道:"寇仲!唉!寇仲,你可知你的胡作非为,把人家害得多惨?"
  寇仲虎躯剧震,终忍不住探手搭上她香肩,触手处充盈青春活力和弹性,动人的发香体香扑鼻而来,他再说不出话,本来很想告诉她自己如何思念她,可是万语千言,无从说起。
  宋玉致轻轻一挣,似要摆脱他的手掌,当然无济于事,事实上她亦非真要挣脱,只淡淡道:"你可知我是从甚么地方来的?"
  寇仲此刻除宋玉致外心中再无他物,心迷身醉的道:"不是从岭南来吗?"
  宋玉致轻轻道:"玉致尚未嫁你,你不可对人家无礼。"
  寇仲像从一个美梦惊醒过来般,忙放开双手,赔笑道:"玉致息怒,我只是因久别重逢,情不自禁吧!"
  宋玉致淡淡道:"你给我滚开少许!"
  她说话内容虽不客气,但是语调温柔,显然并不是心中动怒,所以寇仲没有被伤害的感觉,还感到能碰她香肩而不受严责,与眼前美女的距离大大拉近。忙后退两步,欣然道:"滚开少许哩,致致究竟从甚么地方来的?"
  宋玉致缓缓别转娇躯,面向这令她爱恨难分的男子,清丽的玉容静如止水,道:
  "我是从海南来的。"
  寇仲一震失声道:"甚么?"
  宋玉致白他一眼,会说话的眼睛清楚传递"都是你搞出来的事"这句怪责的话,语调保持平静,淡然自若道:"你离开岭南后,爹着手进行拟定已久的计划,先把林士宏迫得退守郡阳湖,这方面由智叔负责,联萧铣以对付林士宏,以种种手法打击和削弱林士宏的军力和生产力。"
  寇仲探出大手,道:"我们坐下再说好吗?"
  宋玉致幽幽盯他一眼,摇头道:"我欢喜站在这里说话,说完我要立即离开。"
  寇仲缩手愕然道:"你要立即离开?为何如此来去匆匆?我怎舍得你走?"
  宋玉致霞生玉颊,带点狠狠的顿道:"我爱走便走,狗嘴吐不出象牙。"
  寇仲感到的却是未婚夫妻耍花枪的情趣,微笑道:"不要唬我啦!致致因何到海南岛去,晃公错不是与你们宋家势不两立吗?我今趟到长安没见到,他是否回到海南岛去?"
  宋玉致没好气的道:"我们不是被邀请的。"
  寇仲剧震道:"甚么?"
  宋玉致叹道:"你当天去见爹,早该想到这后果。南海派与我宋家实力悬殊,爹肯忍让晃公错,只因投鼠忌器,现在爹既决定助你争霸天下,再无任何顾忌。明是动员北上,暗里却部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攻占海南。当我们的船队进迫珠崖,晃公错等人仍在梦中,给我们攻个措手不及,仓惶逃走。现在海南和附近沿海郡县均在我们控制下,直接威胁沈法兴和李子通,我们的舰队离这里不到十天的海程。不过这只会使形势更为吃紧,迫李世民对洛阳作速战速决,并在我们北上前把你连根拔起。"
  寇仲听得又惊又喜,头皮发麻,首次深切体会到李阀对宋缺的恐惧,绝非无的放矢,凭空想像。宋缺确是战略和军法大家,惑敌的手段更是出神入化,骗得人人以为他仍在结集兵力动员准备北上之时,在毫无先兆下对海南岛发动特袭,赶跑控制海南的南海派。
  海南岛落入宋缺手上,等若给他取得长江以南海域的操控权,无论是李子通或沈法兴的水师,亦难与一直养精蓄锐、保存实力的宋家舰队硬撼。且宋缺要来便来,要到宋家舰队临门的一刻,敌人才会惊觉。在整体战略上,占据海南岛是精采绝伦的奇着。
  此事对他的计划利弊难分。李子通或会被吓得龟缩不出,又成趁宋缺在海南阵脚未稳的时机,铤而走险,北上攻击他的少帅军,好与李世民大军合对抗宋缺。
  宋玉致柔声道:"爹现在准备对沈法兴用兵,玉致今趟是奉他命而来,嘱你无论如何守稳彭梁,待他破沈法兴后与你分从南北循水陆两路攻打江都。照我们估计沈法兴顶多能撑上半年,明年春暖花开时,但愿我们可在江都见面吧!"
  寇仲的心直沉下去,他的少帅军能撑上半年吗?宋玉致最后一句话,不但大有情意,且含有并不看好他因而有点生离死别的味儿,令他更是百感交集。
  宋玉致垂下螓首,轻轻道:"我很累,你好好保重,玉致走哩!"
  寇仲一把抓着宋玉致香肩,焦急道:"致致怎可以这么说走便走?"
  宋玉致没有挣扎,却有种心力交瘁的麻木表情,淡淡道:"为甚么不可以?"
  寇仲愕然道:"我们这么久没见面,难道除公事没其他话儿倾诉?"
  宋玉致美目流露一丝凄然无奈的神色,柔声道:"你们男人家脑子除争霸天下和统一大业外尚容得下其他东西吗?好好保着你的少帅军是眼前你唯一该想的事,玉致对你再无话可说,爹要我嫁给你,我就依爹的条件嫁给你,明白吗?"
  寇仲如受雷殛,在剧震中松手挫退,脸色转白,心中涌起万念俱灰的失落感觉。
  宋玉致轻叹道:"若现在是太平盛世,我们偶尔在江湖相逢,玉致或会为你倾倒。
  可惜时地均不适合,还可以向你说甚么呢?自从你向智叔首次提亲,把玉致对你的少许好感彻底粉碎,我最痛恨是有条件的买卖式婚姻,偏是出自可让我心仪的男儿之口。寇仲你曾设法了解过人家吗?对玉致心内的想法你可有丝毫兴趣?你不能当我是个征服的对象和目标,就像江都或长安,视玉致只是战争的附属品。"
  寇仲听得呆若木鸡,扪心自问,他虽记挂她、爱怜她,却从未关心过她芳心内的想法,例如她因何反对宋家争战天下诸如此类,只理所当然认为她喜欢自己。
  宋玉致踏前两步,轻纤手,抚上他的脸庞,轻柔的道:"少帅好自为之,不要送啦!"说罢凄然一笑,就那么不顾而去。
  火女和水女伏尸谷外,两者相隔达十多丈,可想像当时战况激烈,大明尊教诸人且战且逃,两女为保教尊舍命阻截石之轩,在他的辣手无情下玉殡香消。
  两人一路寻去,到半里外再见两具男尸,赫然是五类魔中的鸠令智和羊漠,两人尸旁各有一副断折破裂的弩箭机,弩箭撤在四周地上。
  侯希白检视两人的致命伤,下结论道:"确是石师下的手,表面不见伤痕,但五脏俱碎,一击致命。"
  徐子陵想起惨死长安的尤鸟倦,点头同意,道:"他们定是奉许开山之命在这里设伏接应,为阻挡石之轩而送命。我们分头搜索,半个时辰后再到这处会合。大明尊教的人虽作恶多端,可是人死还有甚么好计较的?我们就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寇仲呆坐内堂一角,瘫倒椅上,后枕椅背,茫然瞧着上方屋梁,首次为自己过往的行为感到深切的悔意。
  惭愧、自责、悔恨一起向他袭来,他的功利心和无知把心爱的人彻底地伤害!
  他只是自私地为自己的信念着想,却从未设身处地从她的角度和立场去为她着想过。
  窗外黑沉沉的云低垂半空,似在反映他颓丧的心情!一股无以名之的伤痛使他身心受着万斤重石般的压制,说一句话,动一动,甚至思索他和宋玉致发展到如此田地的关系,也要费尽全身气力方能做到。
  他或者可得到她的躯体,却不能得到她的芳心,纵然赢得天下所有战争又如何?却永远失去她。这些让他感到窒息的想法,令他觉得无比的孤独。在这一刻,再没有事情可使他感到有意义,更无法医治他深心内的创伤。
  自责像无数锐利的尖针刺戳着他的心,彷佛一向强大的意志和自制力一下子消失殆尽,浑体软弱无力。
  宣永的声音在入门处响起道:"禀告少帅,荣阳失陷哩!"
  寇仲把"荣阳失陷"四个字在心中念了两遍,到第三遍清醒过来,坐直身躯。
  宣永和洛其飞来到他身前,忧心忡忡的瞧着他。
  寇仲勉强振起精神,道:"我没有事,坐下说话。"
  两人分坐他左右,洛其飞道:"消息刚传来,我们早猜到魏陆会投降,却想不到投降得这么快。听说王世充派大将张志往荣阳传信,命魏陆发兵增援虎牢,岂知魏陆竟设伏生擒张志和其从人,接着开门迎接李世绩入城。"
  寇仲听得清醒了点,心神转回冷酷的战场处,记起魏陆是荣阳守将,张志则是王世充御令有资格传他谕旨者。皱眉道:"管城、荣阳相继不战而失,郑州势将追随,王玄应如何应付?"
  洛其飞道:"王玄应怕受敌四面夹击,不战而退,躲回虎牢去。"
  寇仲心忖不知今天走了甚么坏运道,入耳的全是坏消息。摇头叹道:"我最清楚王玄应这没用的家伙,绝对没有死守虎牢的胆量和决心。他娘的!我们的行军诈敌大计只好提早立即进行,老天爷一向照顾我寇仲,希望他老人家到今天仍坚持不变。"
  忽然间他晓得无论如何伤心失意,也不能让个人的情绪影响他的少帅军,那关乎到所有爱护和拥戴他的人的期望和生命。
  若有徐子陵在身旁就好哩!
  两人在小溪洗擢手沾的污渍,心情沉重,不久前火女和水女仍是青春焕发,此刻却和鸠令智和羊漠长埋谷外林内黄土之下,对方虽是敌人,心中岂无感触!
  他们搜索过附近方圆近十里的地方,再无任何发现,许开山、辛娜娅、荣姣姣和段玉成四人或能成功落荒逃走。以他们的武功,若非许开山和段玉成内伤未愈,纵正面决战与石之轩应有一拚之力。
  徐子陵愈来愈感觉到石之轩的高明和可怕,难怪天下正邪两道对他如此忌惮!
  大明尊教经此两役a善母莎芳横死,五类魔只剩下一个辛娜娅,伤亡惨重,其进侵中原的计划势必大受打击,短期内难以振作。
  侯希白往溪旁大石坐下,仰望小谷上迷人的深黑星夜,叹道:"石师当有安隆助他,否则大明尊教的人不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徐子陵点头不语,脱掉马靴,把赤足浸进水内,清凉的感觉使他波动的心情平复下来,重新听到谷内秋蝉鸣唱交织的声网。
  侯希白往他瞧来,皱眉道:"青璇究竟到那里去?"
  徐子陵摇头表示无法猜估。
  侯希白问道:"那个你唤作玉成的是甚么人?似是子陵的旧识,剑法非常高明。"
  徐子陵遂向他解释与段玉成的关系,并下结论道:"以前纵使他离开我们,大家总还有几分余情,经此一役,甚么余情都要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仇恨。我当然不会恨他,他却怕不会这么想,仇恨会像林火般蔓延,直至把一切烧成灰烬!"
  侯希白点头道:"他肯定是个思想极端的人,一但对事物生出定见,谁都没法改变他。对我来说宗教只可欣赏不可沉迷,当宗教思想成为一种束缚,人将变成那种思想的奴隶。"
  徐子陵苦笑道:"你这番话自己想想便算,万勿说出来,否则必惹起风波。对有信仰的人来说,他们信仰的本身已是一种解脱,自其自足,不假他求。"
  侯希白哂道:"真理只有一个,世上这么多不同的信仰,那一个是真?那一个是假。
  唉!这些事想想也教人头痛。"
  徐子陵心忖正因人人信念不同,世上才会有这么多争执。
  侯希白盘膝坐定,闭上双目,道:"子陵打算在这里等多少天?"
  徐子陵想起寇仲,心中暗叹,摇头茫然道:"我不知道,见不着青璇,我始终不能安心。"忽然心中一动,朝林路瞧去。
  侯希白亦睁开俊目,一眨不眨的瞧着同一方向。
  在星光月照下,石青璇上戴青黑笙帽,身穿乳白紧袖上衣,锦花捆袖,外套乳黄短袄,翠绿色披肩,朱色长称,以青花锦带束腰,脚踏尖头履,正扰豪婷婷、悠闲从容的回来。
  她没有掩遮玉容,也没改变容貌,步履轻盈,有如来自最深黑星空降世下凡的凌波仙子,她手上提着"青丝为笼系,佳枝为笼钩"的桑篮,随着她的出现,小谷仿似立即被一片馥郁的香洁之气笼罩包围。
  两人大喜起立迎接。
  侯希白更是看得目射奇光,如非没有笔墨随身,早提笔在美人扇上记录这无比动人的一刻。
  石青璇容色平静,没有表示欢喜,没有表示不悦,美目淡淡扫视这两个在家门前的不速之客,最后来到小溪对岸,目光落往徐子陵脸上,露出一丝若月色破开层云的笑意,轻柔的道:"觊子!到今天才晓得来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